上坟的东西别乱动,小心丢了魂都没地方治

    作者:洛带V 提交日期:2017-09-27 16:38:43

      我从小在乡下长大,村里人传统守旧,每年的头等大事是祭祖上坟。祭祖是大年初一早上,上坟是农历七月十五。
      那时节农村人缺吃短穿,但这两件事上谁都不含糊,祭祖时候要用上好的褪毛猪头,上坟时候最差也得三样点心。不过这中间还有个差别,祭祖时候的东西拜祭完了还能撤下来自家人吃,上坟的点心却不能带回来,只能留在坟头,任凭蚂蚁虫子分食。
      点心都是些劣质的桃酥饼干之类,可即便是这些东西,经济不发达的农村人,一年也不见得能吃上两三次。大人们传统,东西给了老祖宗也不心疼,可小孩子们哪懂这些?
      初三那年七月十五,中午在家上了坟,下午到了学校,同桌小胖子就过来蛊惑我,说晚上一起去坟地里偷吃。我也早有这心思,顿时一拍即合,当天晚上就摸到了学校附近半山腰的坟地里。
      大大小小的坟包前都是点心,有富贵些的还多出几份水果来。十四五岁的年纪,正是狗胆泼天的时候,我俩一点也不怕,没一会儿就吃了个肚皮滚圆。
      点心吃多了就口渴,我四下里寻摸一阵,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坟头,坟上是新土,前面摆的祭品没有点心,也没有水果,反而是一包花生,一包红枣,还有一包圆圆的不知道啥东西,后来才知道是桂圆。
      除开这些,前面还放着一个挺精致的酒杯。
      我心里纳闷儿,上坟哪有用红枣花生的,那不是结婚时候才用的吗?不过我也没多想,嘴里渴的不行,看见酒杯里有水,本能的就拿起酒杯,一口干了。
      那时候没喝过酒,一口咽下去之后,才被辣的泪眼汪汪的,肚子里像放了一把火,脑袋也昏的不行,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那天晚上回家的路上,湿热粘稠的夏夜莫名的刮起了风,吹的我头更昏了,最后几乎是胖子一路扶着我回去的。
      回家之后我跟我妈说头昏就去睡觉了,半夜里做了个奇怪的梦。梦里我站在一个点着很多红蜡烛的房间里,面前站着一个一身红衣服,头上挂个红盖头的女人。
      这场景我似乎在哪里见过,前几天我们村二狗子结婚的时候好像就是这般摸样。
      我脑袋里有些转不过弯儿,我才十五岁,怎么就跟人结婚了?
    热门评论:

    昵称:菩萨3分性提交时间:2017-12-05 08:44:36

      好看!!已收藏

    昵称:不高兴没头脑J提交时间:2017-12-05 06:11:14


      校长一愣,摇摇头说,“不是,那个女生进了殡仪馆之后,我还陪同家长一起去认尸,她一头长发完好无损,这点我可以确定。”
      胖子他爹眉头皱的更紧了,轻声嘀咕这说,“这不应该啊……既然是剃阴头,那就是养鬼地,没道理放过一个好……”
      说到这里,胖子他爹忽然想起了什么,又问起了当初那个女生的生辰八字,校长这里却没有,不过他当即就打了电话,让学校的教导主任去查了下学校的档案,找到了那个女生的出生日期。胖子他爹嘀嘀咕咕的算了很久,最后脸上还是一副不解的样子。
      胖子他爹掐算的时候,那边校长和教导主任也说起了这件事,两边说着说着,教导主任忽然脸色一变,凑到校长跟前说了些什么,然后校长脸色也变了,赶紧过去跟胖子他爹开口说道,“老哥,你刚才说的时候我没想起来,当初那个女生跳楼的时候的确不是光头,但那个在家里为罪自杀的男生,死的时候却是光头,只不过男生本来头发就短,当时发现他是光头,我们也都没往心里去……而且当时还有一件事很奇怪,那个男生是在家里吊扇上上吊的,用的是卫生纸搓的绳子,家里人发现之后,过去一扯,人就从上面掉了下来,按理来说,那么脆弱的绳子是承受不住一个人体重的,但当时那个男生确实那么吊死了,因为这件事跟派出所调查自杀他杀没直接关系,所以也没人往深处追究。我本来也没多想,但现在回忆起来,确实有点奇怪……”
      胖子他爹这时候眯着的眼睛却睁开了,点了点头说,“果然,剃了阴头的人,三魂已失,身比魂轻,这么说,就合理了……走,带我去宿舍看看。”
      当即,校长给宿舍的管理员打了电话,让她上去把宿舍门打开,然后我们一起往宿舍楼去了。
      到了宿舍楼下,宿舍的管理员陈阿姨在那里等着我们了,陈阿姨是个五十多岁的妇女,见到校长陪着我们一群人往宿舍去,以为是我和胖子闹了什么事,惊动了校长,于是路上就开始絮絮叨叨的感叹说,以前这层楼住的都是女生,一整年一整年也没事情,现在刚住进来男生,就一个个调皮捣蛋。
      她这一说,胖子他爹立刻接口问道,“这个宿舍以前是女生宿舍,今年才刚搬进来男生?”
      陈阿姨一愣,开口说是,胖子他爹点了点头说,“怪不得这么多年没出事,上次是男生,这次自然也得是男生……”
      陈阿姨显然不明白胖子他爹在说什么,一脸疑惑的回头看着校长,校长显然也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内幕,随便找了个理由把宿舍钥匙要过来之后,就让陈阿姨先走了。
      到了地方,校长正要过去开门,胖子他爹伸手拦住了校长的动作,凝目盯着宿舍门看了一会儿,说道,“这里好重的阴气,你们在这里等着,不要进去。”
      说完,他从校长手里拿过钥匙,过去开了门,让校长和教导主任在外面等,只带着我和胖子走了进去。
      刚一进门,胖子就打了个寒颤,嘀咕着说这里真冷。
      我倒是没什么感觉,自从红影子给我的玉环带到脖子上之后,这几天我一直都觉得周身凉爽,即便是在白天三十多度的太阳下,我也不会觉得热,自然,这时候也没有感觉到冷。

    昵称:LIFDG提交时间:2017-12-05 03:31:00

      此楼主正常3-4天一更,经常一星期都不更。老早挖了个大坑,可能填到80都填不完。现在完全没心情看这死人经。

    昵称:行善积德640提交时间:2017-12-05 01:51:23

      哎没有了

    上坟的东西别乱动,小心丢了魂都没地方治

      文章信息
      作者:

      洛带V

      文章来源: 莲蓬鬼话
      时间:2017-09-27 16:38:43
      阅读次数:13
      回复次数:0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