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前有人给我下咒,外婆给我娶鬼媳妇压命

    作者:浮梦流年V 提交日期:2017-11-22 15:16:24

      一九八九,那是个骄阳不稳的年代,母亲在赶往医院的途中迷了路,大晚上的把我生在了坟地。
      人说生时命贱如狗,往后那是要成龙成虎的。
      可我出生后,却总会莫名奇妙的生病,就是大医院都没能拿我怎样,病危通知书多得被我叠起来,订成作业本。
      为了让我能活下去,母亲拜访了许多的人,想尽了各种各样的土办法、偏方,最后才找到了个能掐会算的先生。
      先生说,我出生前就让人给算计好了,阴年、阴历、阴时、阴地、阴鬼接生,天生阴气重重,招厉鬼,还说这种命叫什么‘阴尸鬼命’,根本没得解,就算用尽办法也决计活不过七岁,死后,还会给那心术不正的人养成‘血衣小鬼’,驱来害人。
      母亲听完傻了眼,想到我死后要还要变鬼去害人,顿时浑身发毛起来,忙求那算命先生救命,算命先生本来还怀有恻隐之心,可掐指一算后,立即就背着行囊飞也似的逃了。
      母亲哭得昏死过去好几次,最后想起了能给人驱鬼祛病的外婆。
      外婆是鼎鼎大名的仙婆,当年文化大革命扫除一切牛鬼蛇神,为了躲过批斗遁入了深山老林中,无影无踪。
      母亲倔强,当时就抱起病危的我,沿着外婆当年进入的深山老林的老路走了三天三夜,吃尽苦头,还好,天见可怜,最后还是让她找到了外婆居住的地方。
      外婆从母亲手里接过了我这外孙,高兴得泪眼婆娑,可随后掐指一算,当时就跺起了脚大骂起来。
      “哪的小畜生,敢害我宝贝外孙的性命!”
    热门评论:

    昵称:维恩_wit提交时间:2018-01-12 17:11:09

      那厉鬼叫声越来越低,却也悲鸣得越来越惨,看她形态扭曲魂体不稳,朦朦胧胧的像是要消失的样子,我赶紧装着叹了口气。
      “唉,孽缘,既然都哀求到这份上,媳妇姐姐,还是留她一条小命吧。”我老气横秋的唉声叹气道。
      没想到媳妇姐姐不卖我面子,干脆就冷哼回应了我。
      那小厉鬼已经吱吱呀呀起来,黑色的眼球我怀疑她如果能翻白早就翻白了,怕是随时都能魂飞湮灭。
      “我说媳妇姐姐,你就……”
      “你说请。”
      “请?”我愣了下,才想起外婆每次对媳妇姐姐都是恭恭敬敬,凡事无不说‘请’,立即才想起了这媳妇姐姐的架子老大了。
      暗暗压下心中的不甘,低声说:“媳妇姐姐,请……还请您高抬下手,放过这小鬼吧。”
      “叫九公主。”
      “是,九公主……请您老高抬下贵手,就放了这小鬼吧……”不是,我说这……你老脾气再大可也是我媳妇,怎么欺负起我来了?
      “哼,也罢,既然连他都请我手下留情,我就不难为你一介区区小鬼,不过你也好自为之,但又异动,或有刚才那一丝半毫行径,我便让你魂飞天外!”媳妇姐姐毫不留情的警告小厉鬼,言语中的狠意让我鸡皮疙瘩都冻了出来。
      小女鬼立即害怕的不停嘀咕,对我又磕起头来。
      我松了口气的同时,却对现在小厉鬼近乎奴才一样的恭谦完全抖不起半点的威风,咱俩可都是苦命的人和鬼呀。
      “你那点阳寿还不足以让我真身停留阳间多久,你还有什么话要和我说么?”媳妇姐姐仍旧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我想看你一眼,就一眼。”既然时间不够,那千言万语倒还不如一次相见,我很好奇这古装打扮的媳妇姐姐到底长着什么样。
      “三十年阳寿,你可愿意?”
      她直接丢过来一句,言语的寒冷,仿佛不是那个整天偷偷拉我衣角的媳妇姐姐。
      三十年阳寿就看一眼?我说九公主呀九公主,你这可不是敲诈勒索抢劫了,这是要命呀!
      “好。”我还是咬着牙点了点头,有今天没明天,我现在摊上了大事,外婆都说我九死一生,加减乘除算下来也就剩那么几年,三十年算什么?我有就拿去吧。
      “你……三十年阳寿换我一次真容相见,值么?”媳妇姐姐沉默了下,似乎对我的答复有些错愕。
      “呵……从小你就看着我长大,二十年来,你保护我无数次逃过死劫,光是这样,三十年又算得什么?倘若我一生里,连见你一面的机会都没有,我活着又有什么意义?还不如死了算了。”我洒然笑了起来,电视剧里怕都是这么演的吧,我算是给自己冷到了。
      我说完,媳妇姐姐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然而在我快确定她不会回头时,她回头了。
      恍若漫长的一刹那转身,她让我生出了世间的一切女子都不过庸脂俗粉的错觉。
      我不知道媳妇姐姐现在年纪多大,不过看起来,她年纪绝不会超过我。

    出生前有人给我下咒,外婆给我娶鬼媳妇压命

    昵称:维恩_wit提交时间:2018-01-12 15:43:34

      双目圆瞪的抓着桥的护栏挣扎,脸也扭曲起来,脑袋更是以不可思议的角度狂扭着,最后仿佛发疯了一样,跳下了桥。
      霍队根本拉不住他,不过他并非新人幼雏,立即就给手枪上了膛,朝着天空鸣了三枪。
      枪响能惊鬼。
      本来我还以为他要开枪打人,但看着巨响震散了阴气,就知道这霍队不是普通人,对鬼神阴魂还是知道一些的。
      不过你霍队也不能乱开三枪啊,这哪是惊鬼,这是报丧呀!
      果然,霎那间就是无数的阴鬼从河中冒出头来,直接把掉到河里挣扎不已的张开富拖入了水里!
      正在霍队吓得脸色惨白之际,屯子外来了一男一女,女子一手拿着铜钱剑,一手拿着铁铃铛,一边念咒,一边划剑的走来。
      男的长得五大三粗,相当的结实,几步就跑到了桥上,手上一把纸钱就洒向了河底,并拿出了一撮香,点燃,插在了桥上。
      “过路的诸位,金银赔礼,焚香借道,请高抬下贵手。”
      说罢,男子就跳下了河,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把张开富像是拖死狗一样给拖了上来。
      霍队眼中露出惧意,看着男子说不出话来。
      二十多岁的漂亮女子拿剑摇铃,也跟着到了张开富身边,随后把剑抵在张开富的额头上,说:“太上之敕令,上请五方五帝,下请斩鬼大将,凡阴魂野鬼,皆不得久停!百解去!如律令!”
      叮当一响,张开富醒了过来,女子露出了微笑。
      看了眼张开富脸上淡淡的黑气去而复返,又看了眼桥底下本来开出的道再次恢复了原样,我眉心皱了起来,忍不住就提醒还蹲在那查看张开富的女子:“快离开他,他已经不行了。”
      壮实的男子对我露出一丝冷笑,似乎有些不屑的样子。
      而女子虽然没有跟男子一样嘲笑我,但明显的摇头笑了下,仿佛对我说的根本不放在心上,或者也是对自己的法术有很强的自信吧。
      我有些无奈,不过人死不是我死,老子还被人拷着呢,何必去在意她,这不还有两个大男人么?
      我想得没错,张开富醒来后,嘴角流着口液,露出了邪邪的笑,然后双目瞬间瞪得跟铜铃一样大,伸出两只大手,迅雷不及掩耳的捏住了女子瘦弱的脖子!
      张开富疯了一样死死掐着,几乎是直接拖着人就站了起来。
      女子双脚离地,挣扎也不能落下,无论她怎么本能的拿剑戳张开富的眼睛都脱不了身!
      壮实男子也愣了下,不过马上就猛地一拳拳死命打向张开富!
      “小张!快住手!”霍队也扑了上去,要拉开张开富的双手,然而那张开富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居然死也不放手,掐得女人两眼翻白,殷红的舌头和口水都吐了出来。

    昵称:维恩_wit提交时间:2018-01-12 14:27:02

      怎么全部是重复的,楼主粘贴复制也不带这样啊

    昵称:维恩_wit提交时间:2018-01-12 12:42:24

      嘭!王恒整个尸身都倒飞了出去!
      我怔了一下,才明白王恒扑向了阴气最重的我,然后却给惜君拍飞出去。
      惜君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居然还能打飞对方不下一百六七的身躯。
      这一幕让王诚和林飞瑜等人吓回了神。
      “没法子了,你们不行我就要开枪了……不能让他出太平间,否则外面的人肯定要死一两个,我担不起这责任!”天气也不算多热,霍大东脸上全是汗,枪也上了膛。
      “王哥,我也得拼命了,要不然都出不去,夏小子,你帮我挡着,别让它偷袭我!”林飞瑜咬咬牙,蹲下,从保险箱里拿出一扎生锈的钉子,一把手术刀。
      我愣是没看明白林飞瑜要做什么,但现在可不是问他的时候,只能命令道:“惜君,你继续挡着它,别让他靠近我们!”
      惜君如同猛兽一样嘶吼,就像当时第一次攻击我的情况,死死盯着撞到存尸箱后爬起来的王恒,纤手如同竹竿般伸出!
      嘭!
      王恒整个胸腔都洞穿了,不过它身体里面的厉鬼也爬了出来,它浑身都是黑红的,一阵阵阴气冒出来,摆出奇怪的姿态缠住了惜君。
      惜君从开始就不是专司战斗的厉鬼,使用的力量或许过量,加上给缠住后,魂体就出现了不稳的样子,如果连她都要消失,我真不知道怎么面对死去的外婆。
      我立即看向了林飞瑜和王诚:“还不行么!”
      “好了!”林飞瑜手术刀擦过了中指,开了个很大的口子,血溅得那把钉子都是:“王诚!你还不拿出你的家什!你也不怕我和夏小子玩完了!老子打儿子,是天经地义!”
      “你姥姥的!你吼个毛呀!那又不是你儿子!阿栋!拿我准备好的狗血来!”王诚吼了一句,在大衣里摸出了一把红色的鞭子,这鞭子一甩,啪啪的声音清脆无比。
      王栋本来哆哆嗦嗦的身体都软了,可给他爸一吼,就回了魂,连滚带爬的跑出门口开门,拿了桶狗血跑进来:“爸!血来了!咋个弄?”
      “泼我!”王诚吼道,接着闭上了眼!
      王栋二话不说,把一桶狗血都泼了出去!
      哗的一声,狗血泼得林飞瑜满头满脸都是,林飞瑜正在做法,给这一泼,法都给破了,顿时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大骂起来:“我日你个憨儿!你泼你老爹就行,泼你林叔干鸟呀!”
      “叔!我哪是故意的呀!”谁让你两人挨得这么近?王栋吓得泪都飚了出来。
      王诚也是一怔,但这难不倒他,看了地面还没干涸的狗血,立马就拿起鞭子抽了向了地面,然后也不管脏不脏,往地面一滚,整个人都血红血红的了:“一提生神染沥血!”
      “二打命亡三魂灭!”王诚怪叫一声拿鞭子往上一甩,带起了地上的血迹,染成了一条线打向了那厉鬼!
      啪的一声,那厉鬼给中鞭痛苦的翻身!我暗道这王老头行呀,有这招咋不早用出来!
      “三抽封棺裂白骨!”王诚再往下用鞭子一抽,啪的又打得厉鬼如遭重创。
      “四缠耘雷灭七魄!”最后一鞭子缠住了厉鬼,那厉鬼在哪嘶吼,不断的挣扎!


      文章信息
      作者:

      浮梦流年V

      文章来源: 莲蓬鬼话
      时间:2017-11-22 15:16:24
      阅读次数:91
      回复次数:1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