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衡阳黄茶岭想起黄巢……

    作者:漂泊诗人1 提交日期:2015-12-18 15:54:02

      游衡阳黄茶岭想起黄巢……



      文/漂泊诗人





      游衡阳黄茶岭想起黄巢……



      

      古城衡阳雁峰区黄茶岭东升街道旁的黄巢雕塑像长满瓜菜藤



      酷暑八月,闲来无事。不经意乘车来到久违的黄茶岭,途经东升街时,看到一尊雕像,虽有几分威武,但被周边居民种的瓜藤缠住身子,犹绳索捆绑犯人一般,此人是谁,是被某伟人称之为“农民起义领袖”的黄巢。


      


      黄巢何许人也,张谋子的《满城尽带黄金甲》钜片宣托的就是这位唐末农民起义军领袖黄巢。黄巢曾博得伟人的推崇,而在早先的北宋,也是一位农民起义领袖叫宋江对他更是敬仰,据《水浒传》记载,宋江就因那首“他日若得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诗句引发朝廷的追杀。

      在宋江一等人眼里,诗中仿佛在赞颂黄巢为民请命,替天行道的义举,却掩饰了黄巢因谋私权,滥杀无辜,且非常残忍,惨无人性。





      


      “黄巢拴马”雕像



      翻阅历史得知,黄巢,曹州冤句(今山东曹县西北)人,出身于一个世代贩卖私盐的家庭。《新唐书》称他:“世鬻盐,富于赀。”当时的盐业系官府专营,而黄巢家族私贩属犯法买卖,因此黄巢家族在当时是具有黑社会背景的,且在江湖地位比较显赫。黄巢自己呢,因为常要出去和那些不要命的盐贩打交道,时常和官府动刀子,所以黄巢的武功是过硬的,弓刀马箭是样样精通(《新唐书》:“善击剑骑射。”)。黄巢这人不仅武艺好,也颇爱读书。



      黄巢本想考科举转走仕途,做人人敬仰的大官人。曾几次应试进士科,均失利。黄巢科第失利后,没有审视自己的天资和勤奋,却把一种不满渲泄到唐朝政府上,心想,我黄巢文武双全,就不能谋个一官半职?

      黄巢的一种愤世和报复的心理油然而生。他把愤世积怨凑成那首《不第后赋菊》诗:“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就是这首充满杀气的诗,还成了张谋子娱乐钜片的片名,用超奢华的场景来掩盖那杀气腾腾的凶残历史……

      而黄巢写下这首诗后,整个人生轨迹得到急转,报复和残杀、残暴的凶形尽露……




      


      “黄巢拴马”雕像侧面






      唐僖宗乾符元年(公元874),藩镇割据,战事不断,百姓的生活越来越苦。爆发大规模农民起义的两个条件,一个是政治黑暗,民不聊生,另一个是碰上了百年一遇的大灾;唐僖宗这倒霉的皇帝都遇上了,全国范围内爆发了大旱灾,河南省受灾最重。此时河南出现了一位牛人,就是王仙芝。

      公元875年,王仙芝等为首的上千人,于长垣揭竿而起。很快王仙芝等攻陷了濮州(今河南范县)、曹州,并击败了前来镇压的官军。当时呆在曹州家中非常郁闷的黄巢,看到了王仙芝的作为,兴奋极了(《新唐书》:“巢喜乱”)。乱世出英雄一时成为当时血性方刚青年奋起的口号。

      黄巢把族中的兄弟子侄召集来商量,结果大家一致赞成参加起义军,捞点实惠的。黄巢与族兄弟子侄黄存、黄揆、黄思邺及外甥林言等八人聚众数千人,响应王仙芝,各地饥饿的农民争先加入起义军。数月之后,这支起义军已经达到了数万人。

      起义军声势浩大,唐朝政府非常恐惧,诏令五路节度使出击义军。乾符三年(公元876年)七月,天平节度使宋威在沂州(治今山东临沂)城下击败了义军,宋威误认为王仙芝被打死,所以奏报贼乱已平,几路节度使也就撤退了。





      


      当年黄巢驻营的地方



      僖宗皇帝荒唐的决定,给王仙芝、黄巢一个难得的喘息机会。王、黄利用这一时机,经过短暂休整之后,便转战河南,迅速攻占了阳翟(今河南禹县)、郏城(今河南郏县)等八县之地。接着,农民军又攻陷了汝州(治今河南临汝),王仙芝杀其守将,汝州刺史也被迫逃走了,王仙芝、黄巢的声威大振,连洛阳都被震动了,这里的官员纷纷逃跑了。

      王、黄义军攻破阳武,便瞄准郑州。而郑州城墙高,兵马强。王、黄巢攻了几个月都没有打下来郑州,并面临粮食短缺的问题。此时,这支农民军的本性开始彰显,在郑州以东的诸多州县,都恐惧起义军,而因为打不破郑州,王仙芝和黄巢开始纵兵抢掠。

      《新唐书》描述了当时的情形,“残郢、复二州,所过焚剽,生人几尽。”这两个州县的百姓,基本上被屠戮殆尽,而这样的杀戮并不是个案,在日后,这场战争中,所谓的起义军已经成了屠戮无辜百姓的巨大杀人工具。

      久攻不克郑州的情况下,王仙芝和黄巢开始转变战略,把战线南移,接连进攻申、光、庐、寿、舒、通州等地,逼近扬州,淮南节度使多次向朝廷告急。唐朝政府面对巨大的压力,开始使出了杀手锏,招安。

      王仙芝动心了,朝廷能给自己官做,起义时光宗耀祖的目的已达到。黄巢也想接受招安,因为当年科举不利如今通过造反达到。而当他看到封官的名单没有他的名字时,勃然大怒。(《新唐书》:“巢恨赏不及己。”)

      黄巢质问王仙芝:“君降,独得官,五千众且奈何?丐我兵,无留。”然后,黄巢举起了拳头重重地打在了王仙芝的脸上。



      黄巢这才认清一个道:不能跟着别人混,当马仔永无出路。而王仙芝面对朝廷的橄榄枝,欣然接受了官职。

      谁想朝廷使的招安是假的,趁王仙芝放松警惕之际,官军偷袭了王仙芝,王仙芝知道上当了大怒,遂进兵荆南,不久在黄梅兵败战死,手下五万余人被斩首。

      而王仙芝的残余势力大部分归于了黄巢。从此,黄巢走向他的独霸时代。



      纵观所有史书,从《旧唐书》、《新唐书》到《资治通鉴》,没有一本史书说过黄巢一句好话。论人品,他从不坚定;论心术,他举义旗并不为民;但论杀人,他算的上嗜杀狂。

      黄巢洞悉了当时的形势,北方虽遭旱灾,但北方人素来民风彪悍,士兵勇蛮。所以他把目标定在南方。说干就干,黄巢率军南下与王仙芝旧部王重隐会合,接连攻下了虔、吉、饶、信等州。八月,黄巢军进攻宣州,在南陵为官军所败,于是又进入浙东,经婺州至衢州(浙江),然后披荆斩棘,开山路七百里,攻入福建。

      乾符六年(公元879年)三月,福州观察使韦岫战不胜,弃城而逃。黄巢军队,冲进了福州,这支军队残忍一面得以发挥,他们见人就杀,见房子就烧,情景恐怖之极。

      黄巢占领福州后,南下包抄广州。在此期间,黄巢曾致书浙东观察使崔璆、岭南东道节度使李迢,要求朝廷封自己为天平节度使。二人惧怕黄巢威势,极力申奏,但朝廷不许,黄巢不甘心又自己上书,求为广州节度使,朝廷这次只授予了他府率的官职。黄巢一辈子最嫉恨别人看不起,怒火冲天的他,率军攻城,当年九月,广州失守。

      黄巢连番血战,粮草早已殆尽。黄巢军见人就杀,看到值钱的就抢来。而各国在广州的教会,也没有幸免。回教、基督教、犹太教皆被黄巢视为邪教,黄巢命令将成千上万的教徒统统杀死,也就说在广州城内,除非你信奉儒学,有其他信仰的人一律杀光,无论国籍。

      当黄巢军到达广州港口后,因为大批的外国商船停靠于此,船上的货物不计其数。黄巢立即下令,把这些商船上的货物全部收缴充当军费。可以说黄巢是大大发了一笔横财,可是码头的水手和各国的商人们却遭了殃。黄巢无论他们反抗与否,下令全部杀死。一时间,广州码头的尸体堆积如山,海水都被染成了红色。据史学家推测,广州屠城死伤人数达12万余人。



      唐僖宗恨透了黄巢,从太宗帝到现在,唐朝威仪一直远播世界,但此时却发生了这样屠城事件让他尊严全无,因此僖宗决心除去黄巢这个败类。

      黄巢率军离开广州,向西北进发,攻取了桂州(今广西桂林),恰遇湘江水暴涨,黄巢军便乘数十只大木筏顺流而下,经湖南永州、衡州(衡阳),攻占了潭州(长沙)。之后,又转而进攻饶、信、池、宣、歙、杭等十五州,这时黄巢军发展到二十万人。

      唐僖宗此时派出淮南节度使高骈剿匪。不可一世的黄巢遇到了可与之抗衡的宿敌,黄巢且战且败,退守饶州(治今江西波阳)。张璘又乘胜进军,黄巢无奈退守信州(今江西上饶)。

      此时,各地节度使的援军已经赶到,眼看着黄巢的军队就会土崩瓦解。黄巢便使无耻伎俩,贿赂加“投降”。这一招很灵,张璘和高骈减慢了进攻的速度,缓了缓节奏。这给了黄巢喘息机会,黄巢利用这个空隙迅速北渡淮河,偷袭张璘部,张璘战死。

      各地散去的节度使闻黄巢又死灰复燃,已不敢再来围剿。黄巢抓住此机,预备进攻东都洛阳。

      这时朝廷乱作一团,大宦官田令孜自请率两神策军弓弩手去守潼关,因潼关是首都长安的大门,一旦失守,长安城必然不保。11月17日,黄巢大军进抵洛阳城下,唐将齐克让退守潼关,东都留守刘允章则率众出城迎接黄巢入城,洛阳失守。

      黄巢军进占洛阳不几日,即向关中挺进。当黄巢走到潼关下时,面对潼关上早已吓得发抖的军士,黄巢心中无限的得意“吾道淮南,逐高骈如鼠走穴,尔无拒我!”

      黄巢军奋力攻关,而黄巢的谋士尚让又从关旁谷中小道迂回到关后,前后夹攻,官军溃退,潼关失守。长安城此时就在黄巢的眼前,“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黄巢多年的夙愿就要实现,而其人性最凶残的一面尽显眼前……

      黄巢下令制造了数百巨碓,陈州周围瞬间变为了大型的肉联厂(史称捣磨寨)。大批活生生的乡民、俘虏,无论男女,不分老幼,悉数纳入巨舂,顷刻磨成肉糜。河南、许、汝、唐、邓、孟、郑、汴、曹、徐、兖等数十州的百姓,除了陈州(赵犨守卫)和汴州(黄巢的叛将朱温守卫)外,基本上被黄巢吃光了。据保守统计,当时被黄巢军吃掉的人数,超过三十万人。历史上暴残忍的食人惨幕血淋淋地演绎着……



      从潼关退阵的乱军一下子拥进长安城,唐僖宗知道长安再也无险可守,在田令孜神策军的护卫下,狼狈逃往成都避难,唐僖宗是秘密逃走的,是为了迷惑黄巢,让其不必快速进攻。金吾大将军张直方与群臣均无办法,向黄巢投降,黄巢不费一兵一卒便占领了这座古都。



      黄巢进入长安春明门后,升座太极殿,宫女数千迎拜,黄巢此时已自称黄王了。而此时,尚让民众们喊了一句话,“黄王起兵,本为百姓”。这句被无数现代历史书引用的名句,很快就被历史无情的证明,它是中国历史上最虚伪的谎言。



      韦庄的诗《秦妇吟》,记录了当时的场景,“华轩绣毂皆销散,甲第朱门无一半……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



      广明元年(公元881年)12月13日,黄巢称帝,建大齐政权。黄巢在长安当上了天子,生活越发淫荡和奢侈。这种未得天下就沾沾自喜的做法,凸现流氓本质,因为他们心无子民更无天下。黄巢的奢靡腐化,长安有人题诗讥讽,黄巢大怒彻查此事,可是怎么查也查不出个结果来,黄巢再也不遵守攻占福州、广州时那个不杀儒生的偈语,索性把长安城中三千多无辜的儒生都砍了头。

      黄巢正想长安养尊处优之时,愤慨的各路藩镇在各地连连痛击黄巢军。

      黄巢军入主长安后,并没召集百姓,开垦荒地,而是坐吃山空。次年,黄巢发现十万大军在长安城内人吃马喂,粮食早入不敷出。不光是军粮危机显现,且周边百姓均无存粮。



      黄巢为维持其黑暗政权,竟采取食人政策。黄巢军抓长安附近的百姓,将人变成他们口中之食。食人充粮虽然做的极为隐秘,但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还是被传得沸沸扬扬,在这场浩劫中百姓们终于认清了黄巢的真面目。

      公元882年,王处存与各路官军大败了尚让的大军,进逼京师,黄巢大慌,丢下了一切,开始逃亡之路。而王处存认为黄巢已跑远,不能再回,所以放松警惕性,没想到当天夜里,黄巢反击,把王处存又赶出了长安。

      当黄巢再次坐皇位时,他无法容忍百姓对他的背弃,黄巢下令,屠城。在这次大屠杀中,长安城所有的男性基本上全部被杀,长安街道,血流成河。(《旧唐书》:“贼怒坊市百姓迎王师,乃下令洗城,丈夫丁壮,杀戮殆尽,流血成渠。”)当时尸体基本上把路都堵死了,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新唐书》:“备流于路可涉也。”)。

      而《新唐书》也记载在这场屠杀中的死亡数字超过八万人被杀。而就当黄巢屠杀长安城的百姓时,他派出去攻打邓州的大将朱温投降唐朝。

      黄巢军驻扎长安有十万人,还有几万人游走在长安周围。而李克用只带一万沙陀人竟大获全胜,李克用不费吹灰之力就杀进了长安城。

      失落感让黄巢迷茫,而黄巢军也跟瞎驴撞槽一样,又回到起兵的河南。黄巢派心腹孟楷攻打陈州(即现淮阳),陈州刺史赵犨痛击,一举袭击了孟楷所部。

      孟楷被俘、被杀,其军队大败而回。孟楷的死,让黄巢彻底愤怒,他纠集了唐朝的降将秦宗权合兵围攻陈州。这一被围就是百日,此时双方都在苦苦的挣扎,城内外,都面临着一个问题,那就是缺粮。

      赵犨没粮食了,就派人出来征粮,百姓早没粮食了。《新唐书》记载:指乡聚曰:“啖其人,可饱吾众。”官军追蹑,获盐尸数十车。官军用这些尸肉维持生存。

      黄巢发现这个问题,竟下达了令人作呕的命令。《旧唐书》:“贼围陈郡百日,关东仍岁无耕稼,人饿倚墙壁间,贼俘人而食,日杀数千。贼有舂磨砦,为巨碓数百,生纳人于臼碎之,合骨而食,其流毒若是。”

      黄巢的军队见活人就杀,然后吃掉,这样被害的百姓,一天竟然达到了数千人。

      在黄巢围攻陈州时,唐朝不断调动军队。黄巢的克星李克用又来了,已经是唐朝河东节度使的李克用亲率蕃、汉兵五万前来增援。

      黄巢见官军四面围来,只得从陈州撤军,而天公这时也似乎不再会给这位魔王任何逃生的机会。

      五月,天降大雨,一下就是几天,平地水深达到了三尺,黄巢的军营让水给灌了。

      当黄巢军从中牟(今河南中牟)北汴河王满渡口渡河时,李克用击其半渡,黄巢军大败,死伤万余人。而此接骨眼下,黄巢最铁杆兄弟尚让,竟投降唐朝。

      黄巢率残兵败将向东北逃去,李克用又追杀到封丘(今河南封丘)。这天又下大雨,黄巢军行动速度缓慢,军队脱节,黄巢只带亲兵近千人,冒雨东奔兖州。

      六月十五日,武宁将李师悦与尚让追至瑕丘(今山东兖州),黄巢与唐军打了最后一场仗,结果是他身边最后的那点亲信全部阵亡。

      黄巢的外甥林言走至泰山狼虎谷的襄王村(今山东莱芜西南),突然对舅舅黄巢举起了杀刀,一道寒光,黄巢已经身首异处。

      中国史上最罕见的嗜杀狂,死于自己嫡亲外甥刀下,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而就这么个杀人魔竟在白寿彝的《中国通史》里这样概述:“黄巢从揭竿而起至失败身亡,历时十年之久。他的活动北起山东,南至广东,西至陕西,转战南北,纵横全国十二省,推动了各地的农民斗争,沉重地打击了唐朝的腐朽统治。黄巢打着‘天补平均大将军’的旗帜,表明了农民朴素的平均主义思想,这对后世的农民战争具有深远的影响。”

      “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这是被记录在《全唐诗》中的一首黄巢的诗,黄巢是个没落知识分子,也是愤青诗人,但因仇恨和私怨,便成了杀人恶魔,弑杀无辜,碟血神州,必将永挂历史耻辱柱……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漂泊诗人1

      文章来源: 京味悠长
      时间:2015-12-18 15:54:02
      阅读次数:35
      回复次数:3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