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江青择婿也一波三折(转载)

    作者:zhen243 提交日期:2016-02-23 10:22:01

      人们只知道林彪、叶群为儿子“选妃”的故事,却不知道江青也曾为自己的女儿择婿的内情。一九六八年,我在上海曾一度参与这后一件事,特把经过情形记叙如下:

      毛泽东有言在先

      李讷──江青和毛泽东的女儿,一九四○年八月生于延安,随着中国政治风云的变幻,李讷的个人生活也是命运多舛、一波三折,曲折多变。

      李讷的相貌,宽额方脸,酷似乃父;而眼神和嘴巴,又像其母,长得很淸秀。毛泽来转战陕北的时候,化名李德胜,江青过去的姓名,叫李舆鹤,所以李讷也姓李,取名则采自孔子《论语》中《里仁》篇的一句话:"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李讷性格,沉稳而内向,从小只爱读书,话语不多,倒是应验了她的名字的内涵。

      解放战争时期,李讷只能在马背上读书识字,直到一九四八年春天,中共中央机关在进驻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村以后,她才有机会进入一所简易小学。到了北京以后,李讷插班到北京两郊的干部子弟学校──育英学校读书。由于家庭的熏陶,李讷对中国的历史和古典文学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聪明好学,成绩优秀,但生活俭朴,毫不骄奢。一九五九年秋天,她以高分考人了北京大学历史系。

      一九六五年夏,李讷从北京大学毕业,被分配到《解放军报》当一名普通编辑。但时过一年,文化大革命的狂颷席卷大地,李纳也卷人了这个政治旋涡:她在军报带头“造 fan”,化名“肖力”(小李的谐音),贴出大字报批判当时的军报总编辑“反党,反社色主义,反毛泽东思想”。不久,军报全面改组,才二十七岁的“肖力”当上了军报总编辑。以后,毛泽东又把她调到自已身边当联络员,专门负责了解北京各大专院校的运动情况。

      未婚姑娘年轻有为,名气很大,正处在事业的巅峰,又属于中国的一个特殊家庭,当然为众人所瞩自,李讷的婚事,首先受到了江青的特别关注,江青想为李讷物色一位理想的对象,可是因为毛泽东有言在先,他希望子女不要找高干子弟做对象,所以江靑也难以找一家“高门大户”,来一个“门当户对”。但是,找的对象总得讲政治条件,总得看人品,相貎、才干,气质和文化素养呀!当然,首先得要李讷自己满意,同时要得到江青的认可。江青反复物色以后,终于把目光投向了张永生。

      张永生红极一时

      张永生何许人也?浙江美术学院的学生,生于一九四○年,原藉安徽含山,文革初期,他是浙江美术学院红卫兵组织的头头;在夺权的过程中,又成为浙江省最大的“造反”组织“省联总”的负责人;夺权以后,当上了浙江省革命委员会的副主任,小伙子二十多岁年纪,出身很好,正所称“根正苗红”。本人是共产党员,长得一表人材,长方形的脸庞上架着一副浅色的玳瑁眼镜,白晳的脸孔,操看一口略带安徽口音的普通话,颇有辩才,而且艺术修养也不错,画得一手好画。总之,初次接触下来,令人感到此人和那些靠冲冲杀杀,“造反”起家的粗鲁汉子不同。

      张永生他们在文革初期有一个阶段的处境非常艰难:“省联总”一派在打倒原浙江省委负责人、向省委夺权的过程中,遭到了省军区等的抵制和反对,几乎寸步难行。但是,原浙江省省长周建人老先生却偏偏支持“省联总”的观点,这位老科学家、鲁迅的小弟弟有一股倔脾气。他亲自赶往北京,站在国务院大门外,说是“八十老翁无所求”,只要求面见周恩来总理,为“省联总”鸣不平。后来,“中央文革”就把浙江的两派头头召到北京开会,张永生代表“省联总”出席会议,当着江青的面侃侃而谈,陈述自己的观点。这个青年给江青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久,“中央文革”表态支持了张永生一派的夺权,驻浙江的野战军部队和空军部队也都站到了“竹联总”一边。张永生终于掌了权,成了浙江省叱咤风云,红极一时的人物。这个得到江青支持的高等艺术院校出身的红卫兵领袖,和李讷是同年出生,而且如今他的政治地位相当于副省长,和李讷的军报总编辑的地位相当。这样,张永生就自然地进入了江青择婿的视野。

      钓鱼台受宠若惊

      一九六八年,趁张永生上北京汇报情况的机会,江青提出要在钓鱼台住所单独接见他。这在当时可以称得上是极高规格的待遇和殊荣,张永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幸运,他被接到钓鱼台江靑的客厅里边,但是没有马上见到江青。原来,经过江靑的精心安排,在接见之前,先让肖力(李讷)出来很自然地和张永生见了面,两人作了初次交谈。肖力当过《解放军报》的负责人,张永生仰慕已久;而张永生在文革风浪中翻滚两年,能说会道,见了人“自然熟”。两个人一见面,谈得比较投机,据张永生后来对我说:“见了肖力同志,觉得很谈得来。我们谈到了彼此的出生年份我说我是一九四○年出生的,肖力同志说她也是四○年出生的,原来是同年。肖力同志还说,我们是同龄人,所以对事物也有许多共同的语言和看法。”

      两个年轻人会面以后,江青再出来单独接见张永生,垂询再三,其中的特殊含意,不言自明。

      张永生回到浙江杭州,想起在北京见到江青和李讷的事,感到受宠若惊。过了几个月,在上海的张春桥接到江青亲自打来的一个电话,要他把张永生召到上海当面详谈一次,把张永生的近况了解清楚,直接向她汇报,这说明江靑在择婿方面有了新的考虑,她需要进一步从多方面来深入考察和了解张永生。但是,江青又关照张春桥,要他以“中央文革”副组长的身份出面谈话,从关心浙江形势的话题谈起,不要暴露江青特别垂靑张永生的任何痕迹。

      张春桥曲折考查

      张春桥受此重托,不敢有丝毫的疏忽,急着要办。但是他又考虑到:如果由他直接出面通知张永生来上海,恐怕风声很快就会传出去,容易引起驻浙部队负责人的误解,也会造成另一派的波动。于是,他想由我出面去请张永生。

      我在文革初期,曾经支持过浙江的“省联总”夺权,张永生上对我比较信任。因此,张春桥要我出面把张永生请到上海,不至于引起任何一点猜疑。接到任务,我直接给张永生打了电话,第二天中午,张永生乘了一辆小轿车从杭州赶到上海。在康平路上海市革命委员会贵宾室,由我先和张永生见面。我和张永生交谈了一小时左右,询问了他的工作,学习和生活情况,当然也“顺便”了解了一下他和江青,李讷接触以后的反应。谈到最后,我单独出来把情况向张春桥作了汇报。

      下午二时,在康平路小礼堂楼上的203会议室,张春桥接见了张永生,张永生意外地见到了这位“中央文革”的副组长,非常兴奋,十分恭敬,一口一声“中央首长”,“感谢关心”。张春桥对他也特别地显得和颜悦色,只是绝口不提把张永生请来的真实意图,只是声称中央很关心浙江的形势,所以委托他直接了解一下情况。

      提到浙江的形势,张永生的话就像打开了闸门的水一样,滔滔不絶,原来,由于他处处“唯我独革”,“唯我独左”,排斥他人。自行其是,和各方面的关系都很紧张,他还反复埋怨解放军部队“支左”不力,听着张永生絮絮叨叨地诉苦,无穷无尽地指责别人,张春桥微微蹙起了眉头,不时在纸上用铅笔记上几个字,张春桥淸楚地意识到:张永生恐怕连浙江的造反领袖都当不下去,还想常江靑的女婿吗?

      谈话东拉西扯地持续了两个多小时。下午四点多钟,张春桥结束了这次接见,绝口不提李讷或肖力。

      告别的时候,张春桥并没有留张永生在上海住几天,而是要他立即返回杭州。张永生走了以后,张春桥连夜整理了和张永生的谈话材料,密报江青。

      此后一段时期,浙江的形势一直不很稳定,张永生的错误也暴露得越来越严重。当新的中共浙江省委成立的时候,他已被被排除在领导班子之外,从此张永生的飞黄腾达的政治生涯结束了,江行也不再把择婿的目光投向张永生,张永生和李纳的那段没有发芽的“情缘”(恐怕连常事人也蒙在鼓里),也终于半途夭折,文革以后张水生被捕,判处无期徙刑,这是后话了。

      (文/徐景贤)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zhen243

      文章来源: 京味悠长
      时间:2016-02-23 10:22:01
      阅读次数:76
      回复次数:0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