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三不像”大军里的苦与乐

    作者:多刺玫瑰2015 提交日期:2016-04-26 08:58:01

      “三不像”大军是如何炼成的?(长篇连载)


      文/多刺玫瑰2105


      前言


      老年人整天闲着,长期生活在极度安静的居室内,无所事事,这种养老生活未必是好,这种静养老人的外观容貌往往比实际年龄显得更苍老。古希腊伟大的思想家亚里士多德有一句名言:“生命在于运动。”老年人除了有规律地生活、良好的饮食习惯、保持乐观外,还应当适度劳动,参与一定的社会活动,对外界保持一定的好奇心。适度的劳动,可以活动筋骨,促进全身气血流通,增强大脑思维活动;可以忘却孤独和寂寞。中国老人从来不怕做体力活,他们退休之后,谁也没有闲着,继续发挥作热,除了要给国内的子女帮忙,还有几十万老人漂洋过海出境到国外给子女们帮忙和分忧去了。


      十年前,上海有一位记者在老年委获悉:美国100万华人家庭中有10万老人在为他们带孩子。这些老人是中国留学生的父母,他们因为儿女的缘故远涉重洋来到美国这片相对陌生的土地,平均年龄在60-70岁之间,不少人近期刚升级成为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他们一批又一批来到美国,不只是为了自己在美研修和工作的孩子,更为了孩子的孩子们,除了实现旅游签证带来的一家三代人一次次为期六个月的团聚之旅外,他们更多的是担当着帮助子女照看孙辈的重大职责。


      别的国家也是一样,加拿大在120万华人的家庭中,每年也有几万退休老人为他们的子女带孩子,这几万老人中,多伦多约占40%以上。老人为何要到加拿大带孩子,这是因为加拿大人工工资很贵,请个保姆除支付一定的工资外,还要包吃包住,替她们买养老保险、医疗保险。一般中等收入的家庭,根本请不起保姆。加拿大还有这样的法律规定,12岁以下的孩子不能独处,必须有成年人监护,每天上学、放学都不能让孩子自己行走,必须有成人接送。夫妻二人如果都在上班的话,没有老人过去帮忙,势必要留下一人在家里照顾孩子,如果有了老人帮助他们带着孩子,顺便料理家务,夫妻才可以同时上班,并能减轻很多家务负担和经济负担。


      在很多人的眼中,儿女在国外留学或工作,他们比同龄人更优秀。孩子在国外,老人们独居在国内,时常牵挂,他们的辛酸却没有几个人能知道。假如他们随子女去了国外,很多人都不会英语,不能独自上街,不能与邻居聊天,也不敢走稍远的地方去散步。每天除了看中文电视,上网外,就是打扫卫生和做饭,几乎没有别的娱乐活动。年轻人都上班去了,小区里白天静悄悄的,他们把放学孙子、孙女接回家以后,再等儿女们下班回来,儿女因为有事耽搁,他们等待的心情更加急迫。在儿孙们回家之后,孩子们又各自忙碌,真正能和他们坐在一起说说话的时间并不多。日复一日,老人们心里还是有说不出的寂寞。他们离孩子很近,离幸福很远。


      “三不像”大军是本连载的暂用名,如果网友们有更好的建议,也可以把这个暂用名撤换。拟“三不像”大军作这个标题也不是个人的心血来潮,这是一位在加拿大看孩子的老太太有过对这种老人生活的总结和概括,她在参观渥太华展览馆候车时调侃着说:“我们来到加拿大,如果儿女们把我们当成是主人,可我们说话不算数;如果他们把我们当成是客人,我们也没有受到刻意招待;如果把我们当成是保姆,也没有人给我们付过工资;我们的身份是‘三不像’”。一把辛酸泪,谁解其中味?从今天起,本人准备用这个连载把自己所经历过的、所看到的、所听到的一下记录下来,呈献给广大读者。
    【长篇连载】“三不像”大军里的苦与乐

    热门评论:

    昵称:老海博客提交时间:2018-01-22 05:49:01

      “三不像”大军里的苦与乐——(13)没有许可也挣钱


      文/多刺玫瑰2015


      有一位上海人,夫妻二人来加拿大带孩子,老太太把做家务和带孩子的事情都包揽了下来,老头则在多伦多市区的一家餐馆做洗碗工。老太太悄悄告诉我,她老伴一年下来能挣十多万元。我觉得非常奇怪,在多伦多,一个中等收入的白领,一年挣十多万加元的都很少,他老伴这样一个打黑工的,怎么就能挣到10多万元呢?经她解释才明白,她老伴每月能获得2000多加元,一年下来就是2万多加元,兑换人民币就是十多万。原来是我的脑子没有拐过弯来,她也没有把货币单位说清楚,才造成这么大的误会。


      在加拿大,工作要经过许可的。就是留学生,他们想凭打工挣钱付足的学费和生活费简直是天方夜谭。加拿大移民法规定,持学生签证的留加学生必须是全日学习才能维持学生签证,也不允许在学校之外工作。一旦查出,即被遣送回国。来加探亲的更不用说了,根本没有资格申请工作许可证。就是留学生毕业了,符合工作条件,才可持雇主信件到市政府的移民中心申请就业许可证,并交纳手续费。被批准后方可工作,否则视为非法,没有商量余地的要求你离境。


      打黑工这种现象经济发达国家都会存在,就是我们国家的沿海地区,也有不少打黑工的人。所谓的打黑工,其实就是不向政府缴税。一般打黑工的人都不与雇主签订劳动合同,也不会使用信用卡、银行卡,工资均以现金的形式支付。打黑工的工人通常报酬不是很高,干的全是苦脏累的活,没有做人的尊严,而只是被当作奴隶驱使。


      在加拿大各社会底层的角落,有无数新移民、老移民、还有那些来探亲的部分人员在打黑工。他们每天工作在紧张的、有压力的气氛中干着机器人般单调的工作,拿着极低的工资,随时忍受着不人道的数落、呵斥、责骂、羞辱。这种黑工大都是中国人在干,这是因为中国人做生意习惯了现金交易,税务机关一下子也不容易查到。黑工一旦被抓了,就会被遣送回国,留下了不良记录,以后再难获得加拿大的签证;雇主也会很麻烦,税务机关往往会毫不留情地对他们处以高额罚款。


      这名上海人能长期在加拿大打黑工,还得益于加拿大的签证政策。进入加拿大,海关落地签证时给了6个月呆留时间,住满6个月以后,可以继续签证,还可以连续签到住满3年为止。如果申请了移民,就没有这种限制。这位上海人,因为岳母去逝,他们俩老口双双回上海奔丧,才被迫中止打黑工,要不然他仍可以继续做下去。


      打这种工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一是要有雇主用工的机会,就是有这种机会,雇主也必须用自己信得过的人,否则对谁都不利;二是要交通便利,多伦多居住分散,假如交通不便也是做不到的。有位衡阳人,他的儿子给他办了移民手续,但还没有办好工作许可证。但他已经在一家华人开办的豆制品小作坊打黑工,他所承担工作是油炸豆腐,每天工作10小时,报酬是50加元。他每天早上由儿子顺路送他到工作地点,下午儿子下班后再接回家。回家时顺便带回一些豆渣埋在后院的地里,这种废弃豆渣是用来种蔬菜的最好有机肥料。他本人还利用业余时间为华人理发,剪一个头收5加元,不另收小费,这价格在多伦多是最低的了。他的打工经历就是我在找他理发时,听懂他自己讲述的。


      其实本人也遇到一次找上门来的挣钱,有一位青年,他们夫妇均有工作,孩子从学校放学后没有管,想请我每逢星期一到星期五帮他带3个小时的孩子,每小时给我的报酬是5加元。因为老伴马上就要回国了,我的孙子每天要睡午觉,我不能保证这五天放学的时候都能按时去他的孩子,所以不能答应他。最后他把这名在校的孩子,交给了附近幼儿园托管,直到他下班后去接。当然幼儿园届是要收费的,且不会便宜。


      加拿大赚点小钱还是比较容易的,我看到华人超市的大馒头,0.5加元/个。加拿大的面粉打特价的时候,一般用8加元可以买到一袋10公斤面粉,如果用100克面粉做成一个馒头,肯定比超市的馒头大得多,即一袋面粉可以做出100个大馒头。像我每天做出100个馒头应该不费事的,当地华人很多,每天100个馒头也可以轻松销完。

      因我们住在公寓里,水电是包干的,用电用水不需要另外付费,做成100个馒头加上酵母的成本也不足10加元,馒头可以卖到50加元,实现了400%的利润,这岂不是一个极好的商机?我对儿子提到这个事情,儿子说:“虽然在加拿大卖馒头不需要工商税务登记,但要做饮食行业《健康证》是必须的,您办不到这种《健康证》,所以也就不考虑做馒头的事了”。一个看似很能赚钱的商机,被儿子的话当头浇了一盆冰水,顿时凉了半截。



      

    昵称:0悠悠闲云提交时间:2018-01-22 03:14:52

      “三不像”大军里的苦与乐(18)“大军”游览蒙特利尔


      文/多刺玫瑰


      大巴又前行了170多公里,太阳已经落山了,我们宿在蒙特利尔市,晚餐之后没有什么统一行动,大家自行逛逛蒙特利尔的夜市。这里是魁北克省的辖区,人们通常都讲法语。我们这个团仅有一人会点法语,她便成为大家的“香饽饽”,有不明白的地方都会向她请教。


      蒙受特利尔市移民过来的华人也不少,很多华人在本市从事经营活动。唐人街是座名副其实的中国城,四座古典的中华彩绘牌楼,有如它的东西南北四座城门,形成了一个独特的世界。在它环抱的范围之内,清一色都是中国店铺、中国字、中国商品、中国人。在这里,中国话可以畅行无阻,法语、英语反而成了番语、外国话;在这里,有华人自己的教堂庙宇和医院药房;在这里,你可以采购到几乎所有你想要的中国商品和华文书报。


      导游分配我们每4人一个标准间,有不愿意4人一间的,可以补差换房。这些“三不像”老人都是经历过苦日子,生活上要求都不高,也没有人要求加价调换房间,导游怎么安排就怎么住。由于这一天赶了500多公里的路,又游览了两个城市,有些疲倦了,反正电视台用英语和法语两种语言播出的电视节目也没有几个人看得懂,大家便早早地入睡了。中餐和晚饭,都是在华人饭店吃自助餐,餐费为15加元,估计导游也不会向饭店老板交出这么多。第二天的早餐,我们自费在蒙特利尔华人开的饭店用餐。


      蒙特利尔市具经济优势的地理位置,使它迅速发展为加拿大最大的城市、经济和文化中心。这里是法语区,交通规则和红绿灯也和加拿大的其它城市地方不一样。法语在法律上享有和英语相同的地位。法国后裔还是不甘屈服于英国统治和效忠英女皇。还有为了更“纯正”地守护法国传统、文化和语文,魁北克省曾闹独立多次。70年代始,蒙特利尔的经济发展因独立运动开始走下坡路。在1980年和1995年魁北克独立的公投失败,1976年奥运会巨额亏损后 ,不但使魁北克省陷入萧条期,更重重打击蒙特利尔在加拿大的政治和经济地位。这些年来,魁北克省都必须靠加拿大中央政府的经济援助。


      我们在蒙特利尔市呆了整整一个上午,在加东三日游的景点中,在蒙特利尔市逗留的时间最长。古城内的教堂、富欧洲特色的古老石砌房屋,似乎借季节的转化,在续续细说它这几百年来所见到的人事变迁。古旧建筑内有的是艺术馆或画廊,高尚的餐馆,奔放的酒吧,闲逸的咖啡馆,还有各类纪念品商店。钻进曲折蜿蜒的小巷内,见有点郁郁不得志,却又潇洒自如的艺术家在摆卖琳琅满目的手工艺品和画画。空气中荡漾的是文化气息和小资情调!突显出浪漫色彩。我们在导游的安排下,瞻仰了市中心的圣母大教堂和山顶上的圣约瑟夫大教堂。参加了奥运会体育场馆,参观了植物园中昆虫馆。


      蒙特利尔因其拥有种类繁多的哥特式教堂而被誉为"尖塔之城",在这里每跨一两个街区便矗立着一座座教堂,蒙特利尔市的大小教堂几十座,其中最富盛名的当数圣约瑟夫大教堂和圣母大教堂。我们由于时间关系,只瞻仰了这两座教堂。游客进入教堂是不收门票的,为了表示对宗教的虔诚和尊重,我们每次进教堂都捐了两加元,聊表我们的一点心意。


      蒙特利尔圣母大教堂是北美最大的教堂,建成于1829年,位于蒙特利尔市旧城区中心地带,在达尔姆广场对面。据说圣母大教堂是参照法国巴黎圣母院的样式建造的,所以人们亲切地称呼它为:“小巴黎圣母院”,同时它也被称作北美最大的教堂。圣母大教堂的正面矗立着两座高耸雄伟的塔楼,外形像极了的哥特式风格的城堡。中间部分建造稍低,正上方是一个圣神的十字架,下方泛着金光的是圣母雕像,教堂门前三扇呈尖拱式的大门庄严而又神秘。圣母大教堂前面有一家银行,虽然有些历史,至今也富丽堂皇,让它显得比别的楼房更高贵。


      圣约瑟大教堂不仅是北美最大的教堂之一,而且也是蒙特利尔最高的建筑物。其高为150米,分上下两层,共有 4000多个座位。到达教堂的顶层,需乘坐五次电梯。在此俯瞰全市,风光尽收眼底。我站在这座教堂的建筑上,用录像机把蒙特利尔市的全貌都录下来了。
      圣约瑟大教堂旁边有一座小教堂,教堂的创始人安德鲁教士就住在这里,一间10平方米的房间是他的卧室兼办公室、厨房,他的医术很神奇,为无数人治过病,据说许多年老多病的人本是带着拐杖来这里朝拜,因得到神佑,离开时已经不需要拐杖,于是就将拐杖留在这里。我们在瞻仰圣约瑟大教堂时,就看到堆放着几百根形状各异的拐杖。安德教士经手过无数的钱财,他对自己是非常苛刻的,为了向世人昭示他的心是无私无邪的,死前嘱咐他身边的人在他死后将他的心脏解剖给人看,如今他这颗被解剖开的心脏,仍然陈列在一个密封的玻璃橱窗里。


      蒙特利尔奥林匹克体育场是加拿大耗巨资在梅宗纳夫公园修建的规模巨大的奥林匹克体育中心,占地面积750亩,包括奥林匹克体育场、室内游泳池、跳水池和自由车赛场等。奥林匹克体育场是由塔利伯特和达欧斯特设计的,能容纳71,920名观众。整个体育场呈椭圆形,四周用34根钢筋水泥柱支撑,离地面最高处为54米,看台顶棚由悬臂支撑。第21届奥运会于1976年7月17日在此正式开幕。巨大的奥运会开支,使这届奥运会成为历史上最赔钱的奥运会,直到 2006 年底,魁北克政府和蒙特利尔人才支付完高达15 亿的债务。


      植物园中最引人注目的应该属昆虫馆,昆虫馆位于植物园朝向奥林匹克场馆的大门内侧,整个建筑十分崭新,建于1990年。植物园中的昆虫馆号称北美最大的昆虫。展馆一共分为2层,拥有多个主题馆,展览了像:蜜蜂,螳螂,甲壳虫,蜘蛛,蜈蚣,蝎子等昆虫标本大部分是昆虫活体,很少有昆虫标本。此外,还展览了许多奇特的昆虫,例如具有拟生态和保护色等奇特生存武器的昆虫,让人趣味横生,流连忘返。奥运会体育场馆和植物园本身就是挨在一起的,昆虫馆就陈列在体育馆的室内。


      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蒙特利尔植物园内一处中国风格的庭园,名叫“梦湖园”,它象征着中加文化交流以及上海与蒙特利尔市的友谊。该园按明代造园风格设计,为北美地区同一风格的园林之最,湖水与假山为此园的特色,园中亭台廊榭,处处精雕细刻。该园终年有多姿多彩的活动,让人们领略华夏文化,让我们产生一种回到家的感觉。蒙特利尔——这座加拿大古老的城市,你留给“三不像”大军的印象太深刻了!


      

      奥运场馆

      

      圣约瑟大教堂

      

      植物园



    昵称:老海博客提交时间:2018-01-22 01:03:24

      “三不像”大军里的苦与乐(28)续签有期提前归



      文/多刺玫瑰2015



      我在加拿大不像别人那样过得很痛苦,相反日子过的好充实,每天带带孙子,做做饭菜,容易把日子打发掉。尤其是把孙子带出去的时候,我会把相机丢在童车底部,看到美丽的景色和漂亮的花卉,就把相机取出来咔嚓几下,留下美好。推着孙子户外走动,他快乐了,自己也获得了一次放松和休息。那位负责少儿活动中心的俄罗斯裔姑娘还经常在在儿媳面前夸我把孙子带得非常好。儿子儿媳以及孙子们,也从来没有说过我的饭菜做得不好,有种被需要的感觉,自己觉得非常有成就感。



      分开久了,日子过得再怎么充实不免也会想家,自己的父亲迈过了80多岁门坎,岳母早已经是80开外的人了,他们年老体弱,我生怕他们在我不在身边的时候出现什么意外,心里总存着这方面的重重顾虑。老伴历来身体不好,她带着刚刚才学会走路的孙子,也不知道她的身体能不能吃得消。我隔三差五地给她打个电话,询问家里的情况。如果我在国内的白天时间给她拨电话,她也许带孙子出去玩去了,如果我在国内的傍晚上给她拨电话,她也许有事外出或者跳广场舞还没有回来,太晚了会影响她的睡眠。因此我掐准通话时间。在加拿大的早上8点半钟,一般只在伴晚上跳完广场舞刚回来时才拨电话。加拿大拨个这样的国际长途,其费用也就是我们在国内打个市内电话一样简单,也用不了多少钱。



      有一天,我给老伴打电话,她在电话中有气无力地对我说:“老头子,你快回来吧,我带着这个孙子感觉非常累,爬咱们家的楼梯的时候,都上气不接下气,你不回来我可能就这样死掉了。”老伴历来能吃苦耐劳,她的自理能力相当强,她有一股万事不求人的劲头,小病小灾从来都不会放在心上。今天这样说,绝对不是她矫情,估计确实是有大病在身了,不然她不会说出这种丧气话来。我听后非常难过。我在电话中说:“你对二媳妇说一下,让她请假带几天孩子,让儿子带你到中心医院去做一次检查,看究竟是什么问题。”老伴说:“我对她说了,她说老年人都会有这样那样的毛病,她妈也是这样,我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我们退休以后,有时间也有精力,有能力帮孩子们出点力时,尽量帮他们一下,有何不可呢?自己也能享受到含饴弄孙的乐趣。原来我打算,把加拿大的小孙子带到1岁后我再回国。我申请的续签的手续刚刚办好,这次续签移民局倒是很大方,批了我再住10个月时间,签证允许我在加拿大住到2009年的1月26日。听老伴在电话里这样讲了以后,我在考虑,加拿大的小孙子也有8个月了,现在交给媳妇自己带完全没有问题,我就告诉儿子赶快为我订下回国的机票。儿子说,“现在的飞机票很贵,可以稍为推迟一点时间吗?”我对儿子说:“你不了解妈,要是能挺的话,她绝对不会把这种话讲给我听。她不到万不得己的时候,才审不会对我讲这种话的。她讲得这么严重,一定是有大病在身上。现在机票再贵,你也要给我拿下一张!”



      9月是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开学的时间,8月份正是中加两国的署假期间,此时的飞机票确实紧张而且非常贵。儿子没有与我争辩,马上查找合适的飞机票,查来查去单程飞机都很贵,仅有一张往返的飞机票还相对便宜一些。儿子告诉我,这张票估计是别人刚退掉的,不然不会这么便宜。我想只要能便宜,往返的就往返的,我不用它的返程就是。我让儿子赶快预订下这张往返飞机票。金融危机发生后,油价飞速上涨,航空公司为了降低成本,除了飞机票不降价,随身携带的行李减少了60%的重量(原来允许带30公斤的行李2件,现在规定只能带23公斤的行李一件)外,飞机上也不再提供餐食,儿子又特意为我订妥了中餐。



      在候机的日子里,我手把手地教会他们怎么炒菜,怎么发面做和馒头。有些事情我能提前做好的,就多做一些预备下来。虽然我归心似箭,当我真的离开他们时,想到大孙子懂事,小孙子乖巧,也照样有着千般的无奈,万般的不舍,内心还悄悄地藏着没有住满续签时间的丝丝疚意。当然他们更是舍不得我离开,为了母亲,也要坦然地接受这个事实,自己去克服暂时的困难。



      虽然加航对外声称不再提供餐食,实际飞机上还是提供了餐饮。因为我有订餐,每次送食前,都是把我所订下的中餐提前送到了我的座号上。然后为大伙送餐时,同样给我递上一份。我本可以拒绝,但我的旁边是一位回国探亲的留学生,小伙子长的人高马大,我估计他一定有胃口,就把我的那一份免费餐转送给他享用,他非常感激。到了北京,我借了同机人员的手机,给国内的二儿子发了一条信息,告诉他已经平安抵达北京,将乘当天的K157次返株。



      回到家里,时差都还没有来得及倒过来,我便拉上老伴到中心医院外科看医生,医生诊断出老伴患上甲状腺肿瘤,已经压迫了气管,必须手术。但考虑到现在是酷署季节,做手术容易导致感染,医生建议先用药物把病控制起来,待秋凉时再完成手术。难怪老伴呼吸困难,全身无力,原来是这家伙在使坏。我们选择在当年的国庆期间就医,此时无所凉了,还可以不用带孙子,湘雅二医院成功地为我老伴做完了切除手术,从此安然无恙。



      事后在医生那里了解到:甲状腺肿瘤有良、恶性之分。恶性很麻烦,还怕转移。良性甲状腺瘤本身并不严重,一般瘤体小时无明显症状。但是,如果不及时治疗,瘤体会日益增大,个别瘤体较大患者会因为瘤体压迫气管、食管和喉返神经出现呼吸困难、吞咽困难、声音嘶哑等症状。甲状腺肿瘤若不治疗,病程一长,气阴两伤,最终阴阳互损,成为难治之病,甚至危及生命。



      人的一生很短,下辈子不一定遇见,这一辈子既然携手,这份情缘就要格外珍惜。好在我及时赶回来了,如果让老伴把这病拖延下去的话,其后果真不敢想象。


      

    昵称:老海博客提交时间:2018-01-21 23:53:57

      我历来有失眠的毛病,一失眠就爱读书。后来的日子里,在失眠状态中,我在加拿大读了十几本书,这些书有网络小说《城管来了》;日本已故作家渡边淳一所箸的小说《如此之爱》;有台湾作家张晓风所箸《我知道你是谁》、《这杯咖啡的温度刚好》的散文;有台湾作家张义之所箸《为了下一次的重逢》的散文;1989年台湾散文选编;台湾政治活动家龙应台所箸的《亲爱的安德列》;台湾作家橘子所作的长篇小说《不爱也是一种爱》;有新加坡作家所写的科幻与灵异小说《很饿》;有中国作家野夫所作的散文《乡归何处》;中国专栏作家沈宏非的《笑场》等箸作。


      我深深地被他们的文笔所折服,我想:他们之所以能够写出这么精彩的箸作,除 了他们个人的丰富经历外,是主要的是他们博览群书,吸取了古人与别人的精华,才能做到下笔有神。假如他们什么书也不读的话,会有这各天赋吗?写得最有水平的是渡边淳一,他所描绘的婚外情的男女心理过程,就像自己所经历的一样,根本看不出是虚构的情节。张晓风的散文真是盖了帽,那笔刀不是什么作家都可以相比的。野夫的散文情真意切,是让人看了要陪着流泪的。如果下次还看到有他们的著作,非要接着看下去才行。这些书是失眠逼着我去读它们,又是它们为我渡过了那些无聊又无奈的失眠时刻。



      

      

      


      文章信息
      作者:

      多刺玫瑰2015

      文章来源: 京味悠长
      时间:2016-04-26 08:58:01
      阅读次数:29
      回复次数:2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