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鱼:太原12.13案一审

    作者:T大漠鱼T 提交日期:2016-11-12 11:04:11

      备受关注的 “12.13” 山西太原农妇讨薪死亡案11月10日下午在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公开宣判,被告人太原市公安局小店分局龙城派出所民警王文军犯故意伤害罪、滥用职权罪,并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被告人郭铁伟(民警)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二个月,缓刑三年;被告人任海波(协警)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一个月,缓刑二年。

      

      这起发生在2014年的致人死亡案,历经2年后,终于有了一审结果。那么,这样的判决是否就是终审判决结果,对死者与其家属以及社会是否能够完满交代?可以预见,网络必将掀动又一轮争议高潮。

      一审判决当晚17点左右,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教授曲新久及时发文(关于王文军案一审判决的一点看法)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不能将出现死亡结果的此类案件,因为有死亡结果的发生,反推行为人客观上采取了伤害性质的行为、主观上具有伤害故意进而认定为故意伤害(致死)罪”。所以,曲教授认为,太原中院定刑准确,量刑适当。

      以“过失致人死亡”为嫌犯定罪,该量刑确实并无不当,但如此为嫌犯定刑真的无懈可击?个人以为还待商榷。

      我们且看中国新闻网10日晚19点左右的报道(太原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被告人王文军等人案):“当日17时52分许,(警车拉着当事人)到达派出所后…”、“18时39分许,120急救人员赶到后,诊断周秀云临床初步印象为救前呼吸心跳骤停。后山西省荣军医院确认周秀云死亡”。

      再来看看此前2014年12月31日新京报的报道(农妇讨薪被民警踩头发案追踪:警方欲54万私了):王奎林称,17时40分前后,周秀云被四名警察合力抬上警车时,“都不会动了。”

      也许观众不明白我为什么罗列这一系列时间数据,其实很简单,从时间上观察,周秀云从不能动弹到宣布死亡,前后不足一小时。这就是说,周秀云在被强制抬上警车前,已经生命垂危。所以,不排除周秀云在案发现场就已经死亡的可能。而120急救医生也表示:周秀云系“救前呼吸心跳骤停”。那么,具备了这样的情节,是否还可以认定嫌犯“过失致人死亡”呢?

      现在我们来看 “过失致人死亡行为向故意杀人行为转化的问题”解释:行为人过失致人重伤,客观上被害人已经达到无法救治、必然死亡的程度,由于行为人误认为只造成了重伤,为逃避罪责而逃之夭夭,这种情况下,行为人基于过失行为而负有紧急抢救的义务,如果及时进行抢救,虽然被害人仍然死亡,行为人的行为属于过失致人死亡罪。而行为人故意逃避抢救义务,主观上放任被害人死亡结果的发生。因此,行为人主观心态和客观行为均发生了由过失致人死亡罪向间接故意杀人罪的转化,应以间接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源自百度百科)。

      很显然,尽管周秀云在案发现场已经显现出生命危象,但以王文军为首的出警民警并未对伤者采取急求措施,而是强势将涉案人众一并押解回派出所,无论其主观心态还是客观行为对当事人的死亡都采取了放任态度。一个为人民保驾护航的警察,在滥用职权,违法殴打当事人后,还能一味地强势到底,可见其犯罪情节已经不是一般的恶劣。在这样的前提背景下,法院还能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对罪犯施以轻刑,恐怕难以服众。

      事实上,我们知道,不管民意如何,不管异议如何鼎沸,要想推翻法院的判决,几无可能。我之所以在这提出不同于法院判罚的意见,旨在于希望通过这个案例,能够对我们的现行法律和文明执法起到一个借鉴和推动作用。

      就此案而言,我们不妨来回顾一下警察在执法过程中那些令人不解的行为:

      1、发生纠纷的当事双方都报了警,然而警察到达现场后,却单方面对弱势的死者一方进行了询问,甚至殴打。而且,更可恶的是,主管警察王文军将死者的头发踩在脚下长达23分钟。我们每天都在强调社会主义中国人民翻身做主,人人平等。现在,人民警察将人民扎扎实实踩在脚下,最终致其于死地,这叫人民情何以堪,叫平等、公正的社会主义原则情何以堪?

      2、踩踏死者头发的照片上传网络后,太原公安内部有民警称:网络照片的拍摄角度是从当事民警侧后方拍摄,因此产生了脚踩着妇女头发的视觉误差,而且上传者断章取义故意误导广大网民。无需过度解释,这已经是再熟悉不过的回应了。人民警察不但在执法过程中咄咄逼人,在人被打死之后,也能振振有词,这样的洒脱和冷漠足可与日月同辉。当普通网友出言不慎被以“造谣传谣”治罪时,人民警察信口雌黄,误导舆论又该如何审视?

      3、在此案发生后的第一时间里,太原公安不是依法对嫌犯的犯罪事实采取积极的侦查,而是有警方人士拿着钱试图与受害方进行私了。在反腐声势日益强劲的当下,此行为不管是受单位指派,还是个人行为,均不免行贿之嫌。要知道,刑事案件不同于民事案件,没有“民不告官不究”一说,单从此一点上即可看明白,这样的人民警察要多龌蹉有多龌蹉,要多可恶有多可恶。在这些知法犯法的警察眼里,人民是没有生命可言的,更没有尊严之说。尤其在死者家属告状讨说法的过程中,还疑似遭到了不明身份之人的围堵,请不要告诉我们行此下流手段与警方无关。

      4、“12.13讨薪死亡惨案”一审判决已经出笼,此结果能不能告慰死者,我想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看法。此时,公众还需知道此案附带的民事赔偿如何,以及民事赔偿的主体是谁? 尽管我们知道这一事件发生在公务行为过程中,但共纳共享的社会资源没有道理为罪犯买单,还希望太原警方及时对此予以公示。

      警察打死人的新闻,近几年来已经算不得新闻了。但从最终的判罚结论上看,总能找到警察致人死亡的理由。在一个以“依法治国”为基础原则的国度,这不能成为一个正当的解释。无论在什么样性质的国家里,警察都肩负着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责任,人民纵有万般不是,也不该死于警察之手。更何况诸多的警察致人死亡案件中,死亡惨剧大都是可以避免的。所以,类似悲剧发生的根本原因在于一些警察心底从未滋生过为人民服务的意识,他们在意的是手中的权力以及更大的强权和恶法为其提供的保护。

      对于判罚,本人更倾向于判罚王文军涉嫌“故意伤害罪”。就案情而言,王文军制止被害人周秀云阻拦执法的方法有很多种,但他选择了“扭按”周秀云头部的暴力手段(坊间理解:扭脖子),并且长时间踩着死者的头发,最终导致了周秀云“因钝性暴力致闭合性颈部损伤”的死亡后果。作为一个有行为意识的正常人,王文军应该知道,颈部是人体部位中一个极其脆弱的环节,在他向周秀云施暴的过程中,完全可以预见这么做足可导致死亡后果的发生,但他并没有停止客观的伤害行为。因此其行为显然不是无意识的“过失行为”。与此同时,我们还可以看出,我们的法律在制定过程中不无累赘地将法律条文分概念细化,也为因人定罪埋下了伏笔。正如此前我国法律既有“奸淫幼女罪”,同时还有“嫖宿幼女罪”一样,同样指“行为人与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发生性关系的行为”却区别量刑。所以,那些年来,见诸新闻的不少变态官员总被以“嫖宿”判罚,其因就在于“嫖宿”大都科以几年有期徒刑,甚至是几句道歉的话就算赎罪,而“奸淫幼女”则可上至死刑。(2015年,在业界和民众的呼吁下,嫖宿幼女罪才得以删除)。

      因此,通过周秀云死亡案件,民众希望看到的不是哪个个案能不能够做到量刑公允,而是在依法治国的原则下,不独为特权留有选择的机会和空间。唯此,正义和公平才不至于失守。(作者:大漠鱼)

    大漠鱼:太原12.13案一审

    热门评论:

    昵称:提交时间:2018-06-20 03:08:59

      山寨法律、、、、

    昵称:继鲁提交时间:2018-06-20 02:57:46

      看似替死者说情,当国家的暴力机构变成小绵羊时面临真正的威胁时如何保护百姓,百姓的撒泼无赖都一句没有文化一笔带过而不予追究,到最终损害的还是我们百姓。

    昵称:佛如我心提交时间:2018-06-20 00:47:07

      不想评论什么,大概也就这样了
      

    昵称:歆懿云提交时间:2018-06-19 22:42:32

      @水涛60190 2016-11-12 20:25:00
      
      
      -----------------------------
      支持楼主和层主!点赞!


      文章信息
      作者:

      T大漠鱼T

      文章来源: 京味悠长
      时间:2016-11-12 11:04:11
      阅读次数:43
      回复次数:1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