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评论】记念复旦女生钱小景去世一周年

    作者:六盘水评论 提交日期:2017-09-30 15:51:07

      【六盘水评论】记念复旦女生钱小景去世一周年

      很多人问起过我,为何去帮助一个素不相识的美籍华人——“复旦伉俪婚变 惊闻丈夫私生子”呢?其实,我也感到很奇怪?直到今天我还在思索“好奇害死猫”——为何会上复旦女生钱女士的“贼船”呢?而且我没有喝过她一杯茶,没有吃过她一顿饭,仅仅是一面之交而已。这个问题说来话长,按时间程序排列;赵老师、钱表哥、复旦女生钱女士,这三个人是我生命长河中的前生有缘、今生相会吧……。

      2014年的初春,赵老师看见凤凰网原创写手古月轩主写的许多情感文章,她有许多问题想要找一个人倾诉,于是就和古月轩主取得了联系,古月轩主非常聪明!他不愿意多管闲事——于是把我拉了过去,在上海闵行区七宝镇的一间茶室里我们和赵老师及她的外甥女见了一次面。

      2015年赵老师在上海申汇律师事务所里偶遇钱小景,在上海已经从事离婚、家庭财产分割等诉讼案件30多年——著名女律师葛珊南的介绍下,她们认识了。在钱小景万般央求之下,赵老师未经群主我的同意——让钱小景悄悄地“潜伏”进我的微信群了。后来我发觉我在群里每讲一段话,她总是点赞,我感到奇怪不认识这个人,后来我问她;我们见过面吗?她说;没有。我问:你住在那里?她说:上海徐汇区。因为同是上海人,我就加了她好友。

      2015年10月3日我在苏州,赵老师发微信给我:“10月12日周一上午,上海闸北区法院审理重婚案件希望我去旁听一下。”我感到非常奇怪,谁的重婚案件非要我去旁听干嘛呢……?我没有放在心上。2015年10月10日周六,我在家里接到一个陌生的手机号打给我的,我接听后,传来一种柔和的语气和娓娓动听的声音:“夏老师;10月12日周一上午,上海闸北区法院审理重婚案件您能来旁听一下吗?”这时我立即想起赵老师发微信给我,原来是有的放矢!我立即追问了一句;是你老公吗?钱小景回答是的。我用婉转的语气告诉她,我一定抽空来一次。

      2015年10月12日周一上午,等我处理好网上的工作以后,离法院领旁听证结束的时间还有45分钟,我赶到马路上想叫出租车,却怎么也叫不到,眼看着时间在一点点的过去,我只有叫“摩的”了,可是这些驾驶摩托车的司机,一听说我要去上海闸北区法院就集体摇头不去了,任凭我加价到一百元,拉我到离闸北区法院一公里远,我下车自已走过去,他们也坚决不去……。什么原因呢?他们不说。我只记得曾经和原新民晚报网、东方网的版主老党去龙华殡仪馆参加一位好朋友的追悼会,下了地铁以后没有一辆出租车愿意拉我们过去,可能是认为“戳霉头”——不吉利的意思吧?

      我没有办法了,只能通知钱小景我不去了,但是她的手机打不进去。到了13点余,我打赵老师手机,告诉她我不去的愿因,然后不经意的问了一声;开庭结束以后在那里吃的中饭啊?赵老师说;“没有!她就在旁边小店里买了几个面包一人一个。”哦!我意味深长的回答了一句。这种就是典型的美国人的作风!其实,我从心里面已经对这个所谓的美籍华人有了一个“否定”的影响了……。

      2015年10月13日下午16点钟,我正在家里炒菜做饭,准备好儿子下班回家吃晚饭的。钱表哥打电话给我;说是他们组织了一个聚餐活动,钱小景说;六盘水出席,她才愿意来!你来一下吧?我阴差阳错的应了一句,好吧!在什么地方?钱表哥说地址通过微信发地图给我。等我忙完三菜一汤,已经是17点钟了。我急匆匆地赶路赴钱小景设计好的“鸿门宴”去了……。

      坐8号地铁到西藏北路站下车后,我找不到一辆空驶待客的出租车,门外停着很多电动的、摩托车引擎改装的三轮车,我不愿意坐这种车。这种车转弯容易翻车后,驾驶员爬起来就逃,车子也不要了!我到那里去找人讨一个说法呢?我就一路沿着止园路走到芷江西路右手转弯往西走,我还不停的东张西望有空驶的出租车带我到共和新路芷江西路方向去,钱表哥不停在微信上问到哪儿了?钱小景打我电话说;“打的吧?我来付出租汽车费!”这是钱小景不知天地厚犯下的第一个错误,假如不是看在钱表哥的面子上,十个钱小景请我吃饭,我都不会去!我不认识你,谁知道你的葫芦里想卖什么药呢……?

      上海闸北区芷江西路、止园路、中华新路、中兴路、平型关路等,过去我们称“下只角”——很偏避的地方,尽管现在鸟枪换炮了,假如让我去订饭店,我决不会去找这种地方,交通不方便,打不到出租车!我赶到芷江西路门牌号时,大红门面的柱子,抬头招牌上书六个大字“牛魔王大宅院”——乖乖隆地咚、韭菜炒大葱!我倒吸一口冷气,我就是孙悟空也斗不过牛魔王啊!不是太上老君出面降服大力牛魔王,孙悟空早就死定了。

      进了牛魔王大宅院后堂的包厢里,灯光灰暗,一个长条木桌上,顶头坐着头梳小辫、仙风道骨的钱表哥,两边便是哼哈两将外加蓝采和还有何仙姑——钱小景。我就坐在钱小景的对面,发了一圈名片给他们。钱小景穿着很普通的衣服,头发是染过色以后没有保养过乱糟糟的、脸色憔悴、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我没话找话的故意问她:你看上去很年轻哦,顶多四十出头一点吧?

      “没有!我只比你小几岁而已。”钱小景说;“听说你想买一块瑞士表,我到可以托人从美国给你带一块表,比国内便宜。”这是钱小景说的第二句话。

      “谢谢你的好意,我已经买好了。”紧接着我话锋一转,腊月里的债还得快:“上次我在微信群里公开征询想买瑞士表,希望大家给我出出主意。你也在场,你当时为何不发表意见呢……?”钱小景顿时哑口无言,低下头装着看手机了……。

      钱表哥不失时机的出来打圆场,来来,大家举杯干一杯!钱表哥举着一瓶二两半的56度“北京二锅头”,怎么会喝这种烈性白酒呢?我心里面在嘀咕着,右手举起了啤酒杯。后来交大男生大谈他的社会经历,吸引了钱小景的关注,手机不看了,菜也不吃了,就聚精会神地听着他说的每一句话。

      到聚餐快结束的时候,钱表哥提出大家AA制,钱小景对我说了第三句话:“夏老师,您的钱我来付。”我对她说:不用!我已经付清了。钱表哥又说了;吃剩下的菜,他打包带回家,别浪费了。钱小景站起身来,一边思索着一边往塑料盒里装菜……。

      又过了一段时间,钱小景打我手机,说是11月8日周日14点钟,徐汇区有一个会馆举行红酒品尝会,希望我去参加一下……。我一听就明白了,她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想和我谈一点什么事情。上海的咖啡馆、茶室遍地都是,偏偏去挑一个红酒品尝会,我不善于喝酒,我随口就答应了,我有空一定来。11月8日周日下午,上海下着大雨,我没有去红酒品尝会。后来我才知道,她站在门口呆呆地等着我前来,失望得——心里面也下着滂沱的大雨……

      转机出现在2015年12月20号周二的晚上,钱小景突然打了一个电话给我,说是她要回美国去了,明年一月份中旬飞回上海。问我需要带什么东西?我问了一下儿子后,就让钱小景带一个iPhone 6s Plus回来。从一个手机开始,堡垒终于让钱小景给攻破了,从这一天开始,我们才开始了短短的21天的交往……。(待续)(文:文化评论网副总编辑夏金根/笔名:六盘水评论)

      【任何平面媒體,網路轉載及文摘,恭請註明作者和出處】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六盘水评论

      文章来源: 京味悠长
      时间:2017-09-30 15:51:07
      阅读次数:74
      回复次数:2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