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时代,记者们不幸失去了精英地位,得到了什么?

    作者:石屏山 提交日期:2017-11-08 15:26:06

      据说,记者节与护士节、教师节一样,是中国仅有的三个行业性节日。

      今天,11月8日,就是记者节。

      时间穿越到整整八十年前,范长江领导左翼新闻工作者在上海成立中国青年记者协会。这是如今中国记协的前身。

      2000年1月25日,记协向有关领导部门提出确定记者节具体日期的请示,经专家严格论证、领导层层圈批,于8月1日正式回复,同意11月8日为记者节。

      在范长江的年代,也有记者节,定在9月1日。

      据某百科里的说法,“1933年1月,江苏镇江的《江声日报》主笔刘煜生,被江苏省民政厅长赵启以‘宣传共产’之罪名,下令杀害”,舆论哗然,愤怒四起,南京为平息民愤,“在1933年9月1日被迫发出《切实保护新闻从业人员》的通令”。

      之后,杭州记者公会倡议以9月1日为记者节,得到全国同行响应。

      世易时移,不管是9月1日还是11月8日,记者节都有些尴尬了。

      无论网易、搜狐、新浪、腾讯、凤凰五大门户网站,还是中国网、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网、光明网、中国经济网等各导航页面置顶的“权威推荐”新闻网站,以CTRL+F搜索“记者节”三字,绝大多数首页上完全无结果,最多的,也就两个,而且,都未在显著位置。

      在一个微信群,群主统计出,72人里,有28人是记者或曾做过记者,有一半人已转型,成功的,却仅仅一二人而已。

      同是在今天,腾讯在成都召开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两天之前,便已流传出一架飞机上涂装着企鹅,一些做内容的人雀跃等着上机的照片;某列高铁座位的广告,都是企鹅开会的消息;此时正在进行的会场里,据说挤进了五千人,场外还有两万多人……

      媒体的尴尬,在于网络时代,人们早已不习惯拿着报纸看新闻了;

      记者的尴尬,在于每个拿手机的人,都可以迅速传播最新发生的事,采访报道由精英们的劳心劳力,变成了草根们的随手一抖。

      时代变了,世道变了。

      最近几年风头颇劲的澎湃新闻在其社论《记者节献词|初心在,就会有千山万水》中写到——

      数字技术正以史无前例的迭代速度,催生传媒版图的变革:自媒体崛起;行业垂直媒体日益发达;网购平台做起了“新闻内容”;聚合平台仗着“算法”和资本力量,横冲直撞……那些原本与严肃新闻毫不搭边的行业,如今都成了“媒体同行”。

      看完,我却总觉得有种怪怪的滋味,就像放久了的馒头。

      社论还写到——11月8日,是记者节。在这个节日里,在这个新时代里,我们重申新闻记者的职责,严肃报道的力量。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在众声喧哗中,变化得越多,就越知道什么是不变的。

      从初中的思想政治课起,我们就学到,世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

      澎湃觉得不变的,应该是他们的严肃报道,是他们的新闻理想,是他们的铁肩担道义……

      可,道义是那么容易担的么?当权力之手按在记者们为稻梁谋的肩上,还担得起么?

      中国一件很有趣的事在于,把本来普通的职业神圣化……

      农民被尊称为农民伯伯、工人被尊称工人叔叔……可又有多少人愿做农民和工人?

      神圣化就意味着特权,就意味着看不清自己真正的地位。就会胡思乱想,就会觉得与别人不同;就会在戳穿美丽的泡泡之后暴跳如雷。

      实际上记者、教师、护士、警察、律师、公务员……哪个不是普普通通的职业?就一份工作而已,没有谁比谁更高尚啊,没有谁比谁更是地球缺不了的呀。

      大唐会昌三年,长安东市大火。正史无载,邸报无载,一个来中国游学的日本和尚记下了,他写到,“夜三更,东市失火。烧东市曹门以西二十四行,四千四百余家。官私财物、金银绢药,总烧尽。”

      对一个真正有理想的记者而言,新闻的去中心化,正是这个时代的馈赠,是值得庆幸。因为普通人都在指点着江山、辑录着历史。

      记者们失去的,只是不合时宜的精英意识,看到的,却是这个国度最偏远的角度正在发生着的事。

      他们因为精力、形势所限而做不到的事,正在有人做着,不好吗?

      更多精彩尽在微信公众号 史为镜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石屏山

      文章来源: 京味悠长
      时间:2017-11-08 15:26:06
      阅读次数:93
      回复次数:5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