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重庆人的昆明印象

    作者:不虚哪个 提交日期:2018-03-10 16:37:45

      曾写《一个重庆人的广州印象》,现在写另一个我呆过的城市,作为鲜明对比。
      我在广州从40岁到60岁呆了18年;昆明从16岁一人独自出家门儿到29岁呆了13年。两个地方可谓对比鲜明。
      相对其它省会城市来说,昆明人应该是世面见得不算多的。在我看来,原因大致有二:一来其地处边陲,与外界接触不甚广泛;二来则与其居住民盲目自恋情结有关,这也妨碍了其与外界的深入接触。与外界各种信息资源整体接触的窄与浅,乃导致其整体文化素质偏低的一大原因。
      昆明人有相当浓烈的“地域”自恋情结。在那里,你说全国任何一个地方好,都有昆明人表示“不服”。我一直在琢磨:到底是什么东西使得昆明人如此“自信”?思前想后,唯一值得他们自豪的,恐怕便是“四季如春”的气候吧?其实所谓四季如春,也言过其实。要说昆明夏天不热,倒是实情,那里卖空调确实是没啥生意的;但要说冬天不冷,就是胡说八道了。况且风沙之大,春夏秋出门一天回来,衬衫领口一圈黑印,满口鼻灰尘;众所周知,昆明经济并不发达,但那儿的人出外谋生者相当罕见。谁听说过北漂、南漂者中有几个昆明人?他们即使蜗居昆明一黑不溜秋单间,便觉得自己是地地道道的正宗“昆明人”,那份豪气让人不服不行。
      昆明话不说是中国话中最难听的,但怎么也谈不上好听:没有后鼻音,黄、环,党、胆不分——共产党念成共产胆;灯念成单,黄色念成环色,如此等等。且没有儿化音:儿子念成额子,屁股念成屁狗,要多难听有多难听。嘿,整个云南人却都以学昆明话为荣,因为啥?并非因为它好听,而是因为:你不会说昆明话,昆明人就知道你不是昆明人,会小瞧你是乡巴佬;且昆明话的词汇比较单调,比起重庆话的言子,那可真是小巫见大巫,你们有兴趣上昆明天涯看看那儿的昆明话言子炫耀,保管叫你笑掉大牙。
      曾听两个女人吵架,一个老太婆为一个昆明人帮腔,你猜她是怎么帮腔的?保准你想破了脑袋都想不出来。只见她问另一方:“你不是昆明人吧”?那女人回道:“凭哪样说我不是昆明人”?“我听你说话就不像昆明人”!你看,这就又吵起来了!由此可见,昆明人觉得自己是昆明人,要证明自己是昆明人,比证明他爹是市长还来劲!  
      不能只写昆明的不好,插一曲花絮。
      20来岁,正是青春萌动的时候。那时我的工资39元,一个人的生活还是比较滋润的。有年回重庆,遇到一个中学同学,正在待业,听我说工资39元,羡慕道:龟儿好提劲哟。
      在昆明,每逢周末(那时不是双休哈,只有星期天一天),便独自搭免费交通火车进城,看场电影,再独个儿在冷饮店点一杯冷饮,看着出双入对、谈笑风生的年轻男女,落落寡欢,暗自神伤。
      有一次在电影院坐下来,前面一排来了一对姐妹,妹妹肤色黑黝,小巧玲珑,看了一哈我,神情呆滞(附带介绍一哈:那时我长得还是嘿称透,算得上白面书生相哈),待电影散场,姐姐要拉妹妹离开,只见妹妹执拗地站着不动,面对我站了大约5秒,最后才依依不舍地离去。唉,那情景现在想来还历历在目,没那个命啊。
      另一次厂里组织到昆明黑龙潭公园游玩,只见一群女孩中的一个肤色白皙、柳眉杏眼的姑娘故意落单,站在离我约10米开外,不断侧头看我,我也凝视她良久,终于不敢上前搭飞白,从来没耍过女朋友,胆儿小啊,又一次错失良缘。
      还是先讲讲我的第一段无疾而终的恋爱史吧。
      在昆明车辆段参加宣传队的时候,分来了一群高中毕业的昆明女学员,其中一个长得白白净净(这在昆明是不多见的),身材大约一米65,鼻梁挺直,书香门第家庭出身,舞跳得不错,在车辆段女孩中甚为出众,男人们大都望而却步,不敢轻易接近。但也有几个年纪稍长、已有对象的昆明本地男人以老大哥“关照”姿态献殷勤,其它年轻男人则尽可能显示其“艺术才能”,以期引起该女孩的注意,我的心思也蠢蠢欲动。要说昆明男人也不是傻瓜,看着我长得一表人才,艺术功底也不赖,总觉得我是个潜在的“竞争对手”,经常酸不拉叽的找岔子踏雪我。有个曾经失恋的昆明小伙子,表面默不作声,一个劲儿苦练小提琴,见另一个献殷勤的“老大哥”找我的茬,也跟着起哄。看着这群小子围着那昆明姑娘打转,鄙人近不得身,不得其门而入,我是个急性子,琢磨了一哈,想着这样耗下去肯定搞不到着,与其远交不如近攻,想来个出奇制胜的一锤子买卖,这下好戏就要开场……
      这天,我故作潇洒状,趁旁边无人,用一纸筒敲了敲该女孩的肩膀:崔**,来我宿舍一趟,有话跟你讲。随即先回了宿舍,打开门窗通风(我宿舍住了个昭通男人,狐臭甚重)。女孩很爽快地来了,鄙人便来了个“要成便成,不成拉倒”、“言简意赅”的精彩说辞,搞得女孩臊红了脸,夺门而出,撂下鄙人在那里发呆。
      那是大概1978年的事儿,这下,直到我1981年考上大学离开之前,鄙人度过了整整三年被一众女孩鄙夷冷眼、四处张扬的苦逼日子……
      插一段昆明话:
      去读作“克”:你克哪点?
      慢慢的读作“悠悠呢”:你慢慢的走——你鸡悠悠呢
      干什么——整哪样?
      你是不是不服?——你给是不得?
      恶心——曹籁
      老公——老倌
      不服来打架嘛——不得吗比比克
      你这个妓女养的——你这个烂屎养呢
      骂——操
      下面翻译一段昆明话:
      原话:整哪样?谱气都谋得,过克点儿过克点,真呢是。不是我说呢话,你鸡不得呢话,明日挨特比比克嘛。曹哪曹哪?我老官儿哪点惹你了?合了嘛,还格是你呢不对噻?喔,克哪点?悠悠呢哈,明日再说?好呢好呢,随你咋个整,某得哪样,好呢好呢,我等的,有哪不得呢,克了克了,憨包一个。切!
      翻译:干什么?规矩都不懂,过去点儿过去点儿,真的是,不是我说的话,你不服的话,明天和他打一架嘛,骂什么骂什么?我老公哪点儿惹你了?对了嘛,还不是你不对噻?喔,去哪里?慢慢的哈,明天再说?好的好的,随便你干啥子,没什么,好的好的,我等着,有什么了不起的,滚滚滚,傻逼一个,操!
      当年在昆明读云艺时,有一个昆明同学,师范学声乐的,人长得还算可以,随时摆“帅哥”架子,嗓子那叫一个绝,唱歌练声可以说是恐怖型,只见青筋直冒,发出的声音简直让人毛骨悚然。我学器乐的,高兴时也唱几句,他居然很不爽,不知道关他啥事儿?大概觉得让他丢脸了吧?此其一;其二,有个周末,我和他有点事儿一起出门,回来后在一家店里吃午饭,我要了四碗米线,一人两碗,付钱后他觉得很诧异,似乎觉得我帮他付账是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然后觉得占了大便宜似的,马脸立刻缓和了。此其二;不久后,我有一个老乡来看我,穿得比较寒碜,几天后该同学说他的一个录音机丢了(不知真假),竟然怀疑是我,他提出的理由是:因为我的老乡看起来很穷,所以他丢了东西,首先得怀疑对象便是我,把我气得……此其三;其四:专业学得那叫一个丢人,还四处显摆他是多面手,这个的二胡他拉一下,那个的笛子他也吹一下,一副洋洋自得的样子,实在是恶心。另一个昆明同学,他妈住院,让我陪他到老远的医院去看望,回来时肚子饿了,进了一家糕点铺,他居然稳起,等我买单,也是一绝啊!附带说明,只限于此两位,不包括其它昆明人;自报家门:我是重庆人。
      由于不虚哪个在昆明业余界才华出众,名声大噪,1979年被借调至云南省歌舞团,这是我借此跳离当工人命运的大好时机。
      除照拿39元工资外,昆明铁路局还给我每个月36元的外勤费,那段时间的日子潇洒得不摆了。
      云南省歌舞团与各地省级歌舞团相比,水平不算高,是以本地特色为招牌。比如:以跳孔雀舞著名的刀美兰(比后起之秀杨丽萍长一辈)和唱云南民歌著名的黄虹为台柱子。
      刀美兰是个好人,不仅长得丰满漂亮,对人也很不错;黄虹虽然时任团长,但实际上是个土,每天教学员唱歌,学着美声唱法的路子在钢琴上瞎摆弄,却是个一指禅,只会一个指头敲钢琴。要说民歌的调调,根本和钢琴的音高不是一回事儿,搞那套纯粹是邯郸学步,牛头不对马嘴也。
      不久,中越战争爆发,我即随歌舞团上老山前线慰问。那时,国家级演出团体相继来到云南,云南省歌舞团跟在中国曲艺团(即姜昆一班人马)之后开赴前线。
      老山前线一行,印象深刻。在帐篷里,看到一昏迷不醒的战士,不断念叨:我要入党……,该战士在爬上一隐秘土碉堡时,被一子弹从下巴穿过头顶……歌舞团女歌手为他唱起了《松花江上》,泪如雨下……
      团里有些歌舞演员也很不识事儿,当某连长为我们讲述惨烈的战斗经过时,竟在下面不断嗑瓜子儿,面无表情……每次吃饭,像饿牢里放出来的,没等人到齐便狼吞虎咽,后来的长者来时,一条鱼已被吃的只剩下骨架。
      一次吃晚饭时,发现汤里捞出来一些剩菜,有人估计是前面北京曲艺团吃剩下的,我觉得也是活该报应吧。
      下面谈谈我正儿八经的一场恋爱。
      1981年,我考上了昆明一所艺术院校。当时要求考英语,但我一无所知,只好将26个字母背下来,以为总比啥都不知道要好。结果交了白卷。另一个考生因为跟我一样啥都不知,弃考;因当年考生大都不懂英语,故那次英语考试只是走过场,不计入总分,我被录取,而那个考生因弃考“犯规”而落榜。
      入学后,有的同学多少会点儿英语,经常蹦出几个单词炫耀;而我学的专业不吃香,估计不好找工作,听从家人鼓励,立志考研,故每天死啃英语,居然后来居上,能磕磕巴巴听说些句子,成为班上英语“高手”。
      入学后因一心考研,没想着耍朋友,但要说心头不一点儿开小差,看到女娃儿一点儿不动心,是不可能的,只能把不时冒出的“性”冲动使劲儿按压住也。
      有个女生,长得胖乎乎的,眉目还算不错,每次对面路过,脑壳昂得高高的,不理不睬。我想,也,还有点儿怪也,我又没惹你撩你,为啥子看到我像个仇人似的呢?心想管他的,反正我也没想着打她的主意。
      某天,我在橱窗看报纸,她与一群女生也凑过来看,只听得她叽叽呱呱大声垮气的说了一通话,扭头便走了,凭我的直觉,这姑娘可能是想引起我的注意吧?
      我与另一个男生同一间琴房,每天我也不怎么练琴,就呆琴房看书备考。几天后,该女生进我琴房找那个男生请教问题,我也不管她,自个儿只管看自己的书,一连几天,她都来找那个男生讨教,我听到一些,似乎都是些磨皮擦痒的问题,每次她都很郁闷地离去。我这个脑壳还是够用的,看来醉翁之意不在酒也。
      过了几天,我与那个男生发生了点儿矛盾,吵了起来(具体原因记不起来了,可能是我老呆在琴房坏了他的好事儿吧?),一时冲动,冒了句:信不信?我三天之内就跟某某(那位女孩)好上?他嘲笑道:你就吹吧!:这下可把我逼上梁山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好戏即将开场……
      在昆明铁路局车辆段宣传队,我算是个小才子,二胡拉的那是杠杠的,唱歌声音嘹亮,乐感上佳;自学乐理、和声,还会写点儿曲子,曾经写出四声部合唱,斗胆投稿音乐刊物,固石沉大海;怀揣梦想,经常逛新华书店买点儿五线谱乐谱自学认谱,时刻盼望被专业界人士发现我这个可造之材也。
      那时车辆段调来了一个比我年长的工人,胖乎乎的,名叫张庆舜(这里写下他的名字,希望认识他的人看到与我联系也)也是个音乐爱好者,颇有文化底子,见我拉得一手好二胡,眼前一亮,相互热络了起来。那时,我经常晚饭后到单位播音室拉二胡曲,通过喇叭放出来,听得一众人一愣一愣,赞曰:像收音机里面放的一样好听!那时我的梦想分几级:铁路分局宣传队、铁路局宣传队、进歌舞团干专业。某年,昆明铁路局传出风声,铁路局要组建专业文工团,不少人蠢蠢欲动,想方设法展露音乐才华,以期混入之,一圆梦想。我考入专业院校后,铁路局文工团真的成立了,车辆段有一个喜欢唱歌的,人倒是长得一表人才,跟我一样,工作上只能打杂,迟早是下岗的料,费尽心机混了进去,但他那个嗓子确实不敢恭维,喉咙是堵起的,发声很是费劲,青筋暴涨,面部肌肉扭曲。后来听说被文工团裁掉了,失魂落魄地回到车辆段,让张庆舜帮忙继续留下干活,后来提前退休,据说现在拿个相机到处拍照玩,无聊滴打发时光。另一个铁路局宣传队弹琵琶的,弹得不错,但一辈子没有干成专业,将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竭尽全力培养之,兄弟姐妹资助下,父子俩赴京中国音乐学院赶考,囊中羞涩,大冬天租一廉价民房,没暖气,相拥卷缩炕上,甚为凄凉。
      能够进铁路文工团,那是很风光的事情,为大多铁路工人羡慕,不仅逃离了辛苦的工作,而且可以展示其艺术才华,吹拉弹唱,不亦乐乎?但虽然脱产,实际上毕竟是业余的水平,整体质量并不高。可以蒙一些不太懂艺术的老百姓,终究难登大雅之堂也。不过其中也有一些刻苦用功的人,想方设法提高自己的水平。如有个吹双簧管的,会写点儿调调儿,稀里糊涂会识点儿总谱,便干起了指挥,成了文工团大腕儿。云南省京剧团差个双簧管,还借他去帮了会儿忙。不过据京剧团的人说,他吹的双簧管,音色像唢呐。关于音色问题,说起来大家可能不懂,就不多谈。就好比说某人唱歌是个公鸭嗓、破锣嗓,是一回事儿。过了些年,据说好像办不下去了,最后散伙幺台。不知有没有人知道,现在昆明铁路局还有没有文工团也?里面的人水平参差不齐,有时还模仿着演奏一点儿外国作品,居然变化音都不会,全部奏成自然音。大家懂不懂什么叫自然音和变化音?不懂的话,有空我再跟大家说一哈。不过有一点还是胀眼睛的,就是里面的姑娘长得乖桑桑的,黑打眼也。我曾经谈了个对象,就是里面报幕的,大家不要嫉妒哈,不过后来吹了。是啷个吹的,有兴趣摆给大家听一哈,反正是我第一次失恋,有点儿故事哈,很有意思的。我后来考上大学,跟她很有关系,算是阴差阳错、歪打正着也。
      这个姑娘是个铁路小学音乐教师,他爸爸是铁路分局公安处长。那年我从云南省歌舞团借调工作了3个月之后,最终调动没有搞成,垂头丧气地回到了铁路局,心情比较失落,梦想成了泡影。那时她们几个喜欢文艺的男男女女约起来经常自己排点儿节目,到一些工厂去演出,其中有个女孩叫姜波,歌唱得不错,另一个女孩负责报幕,叫小郭(名字就不说了哈,别个现在都是娃儿的妈,可能都当外婆了)也凑一块唱唱歌(业余嘛,都是万金油),这个女孩后来跟我好上了。啷个好上的呢?听我慢慢道来。
      记得我说过的那个唱歌费劲儿的哥们儿吗?就是他带我去参加了这个小演出队。那时我刚从歌舞团回来,她们还是觉得有点儿稀奇噻,是不是嘛?当那个男娃儿介绍我的时候,小郭脸红红的,低着头没有看我。我一哈斗把她看上了,心想一定要好好表现,争取得到她的青睐,找个这样的媳妇,对我这个当工人的命的人来说,那是天大的福气了。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不虚哪个

      文章来源: 昆明
      时间:2018-03-10 16:37:45
      阅读次数:10
      回复次数:2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