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炭火烧烤香气中栗木在燃烧(转载)

    作者:阿表妹 提交日期:2012-11-29 20:20:32

      一木炭经营店老板表示:每月昆明的烧烤摊大约要烧掉100吨栗炭,而砍伐一吨栗树材只能烧出150公斤左右的白栗炭或300公斤左右的黑栗炭。
      烧烤,在中国人的饮食生活里无疑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尤其是夜间忽然冒出的临时炭火烧烤摊,更是受很多人的青睐。据相关部门统计,昆明几乎每个区都有集中的炭火烧烤点。由于烧烤大多用木炭,炭火烧烤在给食客们提供美食的同时,不仅附带隐藏着食品安全的隐患,四处飘散的油烟和满地的油污还给城市居民带来了污浊的空气和脏乱的环境,炭火烧烤已成为市民投诉的一个热点。
      主城4区都有集中的炭火烧烤点
      “昆明每个区都有比较集中的烧烤摊点。”昆明市数字城管办公室相关工作人员介绍,白天这些都是普通的街道,一旦夜幕降临,临近城管队员下班时,烧烤摊贩便会从附近涌出来,支摊起火,开始“固定的生意”,一直营业到凌晨四五点,刚好打了监管的时间差,难以管理。据数字城管办公室统计,仅五华、盘龙、官渡和西山4个区,比较集中的炭火烧烤点就有15个左右,而因炭火烧烤引起的相关环境卫生、噪音和交通问题,则不断引起市民的投诉。
      从数字城管办公室的统计结果中可以看到,从今年6月至11月21日,数字城管系统共受理露天烧烤类投诉302件,其中市民反映183件,监督员上报109件,网站等其他渠道举报的则有10件。与这些问题联系在一起的,总是反复出现的“垃圾”、“油烟”等相关字样。数字城管办公室相关负责人称,这两个是炭火烧烤最突出的问题,其次则是烧烤摊占道经营影响交通、居民区附近的烧烤摊噪音扰民等问题。
      在昆明市数字城管公众信息网上,投诉烧烤摊的信息并不鲜见。9月20日,一位市民投诉道:“盘龙区忠民路中段健之佳旁边的烧烤摊,近期22点后声势浩大、人声鼎沸,也油污横流。”11月5日,又有一位市民投诉道:“盘龙区马家营、忠民路口,每天22点至凌晨5点,都有数个烧烤摊在经营,吵闹声、喧哗声对周围住户影响很大”……
      从数字城管公众信息网上的投诉案例看,记者发现,有的片区、地区曾被多次投诉,虽然城管队员对投诉的问题都进行了快速解决,并将解决结果公布到网上,但没隔多久,对这些区域的投诉又会再次出现。“几乎每个区都有固定的、比较集中的炭火烧烤摊。”对此,数字城管办公室工作人员解释道,这次清走了,他们下次还会再回来,很难管理。
      “用栗炭烧烤味香不燥火”
      昆明的烧烤摊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小打小闹到如今逐渐形成规模,从最早在闹市街头支个小摊讨生活到现在较为集中的新迎、祥云街等烧烤城,而星罗棋布的摊点则分散在市内各街道。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昆明的烧烤摊点近万个,从业人员达数万。
      有人说“烧烤烧的是森林”。记者走访中发现,昆明大多数烧烤店、烧烤摊都是用木炭烧烤,有机制木炭也有栗炭,只有极少数用电烧烤。“用栗炭烧烤,烤出来的食物味香,不燥火。”在昆明站前路开烧烤店的陈力(化名)称,自10年前他摆烧烤摊起就一直是用栗炭烧烤。站前路有近十家烧烤店,而烧烤摊更多。17日晚上记者发现,在这条路上有20多个摊点在营业,从烧烤炉升起的是浓烟和喧闹声。
      对于武汉推出的禁止使用木炭烧烤、提倡使用电烧烤的相关措施,昆明大多数烧烤老板不赞成:“电烧烤味道不正宗,速度还很慢。”祥云街一烧烤店吴老板称,人们已经习惯了炭烤食物的独特味道,因为木炭在燃烧过程中,散发的炭火香气被食物吸收,让食物有一种炭熏的特殊风味,就像农村的熏肉一样,如果换成电烧烤就不会有这个味道了。
      昆明炭火烧烤按“四禁”查处“
      ? ? ? ?对炭火烧烤摊的查处,我们一直是根据‘四禁’的相关规定执行的。”昆明市城管局华山城管中队队长何惜民介绍,此外,每年进行卫生环境整治时,城管中队都会联合环保等多部门对包括炭火烧烤在内的多种经营进行取缔整治。
      何惜民介绍,“四禁”具体指“禁煤、禁白、禁磷、禁铅”,其中的“禁煤”就包含禁止炭火、煤炭。2008年,昆明市政府又颁布了《昆明市高污染燃料禁燃区管理规定》,再次强调昆明四城区和呈贡新城禁止高污染燃料。其中,被禁止的高污染燃料包括:原(散)煤、洗选煤、蜂窝煤、焦炭、木炭、煤矸石、煤泥、煤焦油、重油、渣油等。并规定凡是在四城区、呈贡新城内销售、使用高污染燃料的单位、个体经营户和个人都将受到严处,并处以50元-1万元的罚款。
      “虽然规定颁布实施了这么多年,对炭火烧烤的取缔查处也已列入日常工作,但这个现象仍然很普遍。”何惜民无奈地说,主要是源头堵不住,“和占道经营一样,经营炭火烧烤的摊主多是为了解决生计问题,这个市场有买方也有卖方,靠单纯的取缔根本无法杜绝这种情况的再次出现。”
      何惜民表示,虽然目前城管中队队员看到炭火烧烤都是直接没收木炭、火盆进行销毁,但有经验的摊贩已有自己的对策。像翠湖门口烤烧豆腐的和烤羊肉串的,大老远看到穿着城管制服的人来了,便拎起火盆就跑。为防止这些摊主“快闪”,城管队员便换上便装执法,可摊主们与城管队员都脸熟了,即便穿上便装,他们依旧能认出是执法人员,换装执法彻底无效。
      迫于无奈,城管中队不得不交叉执法。“也就是联合执法,我们中队的队员借调到其他中队的执法区域执法,而其他中队的队员则换来我们管辖的区域执法。”何惜民说,下一步想采取疏堵结合的方式,把炭火烧烤限制在一个规定的区域、规定的时间段内,这样既方便管理,也能降低对路面大面积的污染。


      ?
      ? ? ? “昆明栗炭来源无正规手续也不查处“
      随着“烧烤业”的兴旺,烧烤必用的木炭也派出一条火热的经济链——用炭行业。昆明气象路红海商住区日杂品批发市场(简称红海批发市场),就是昆明木炭的一个集散地,这条不到500米的小巷子里,就有二三十家店专门经营木炭。这些木炭中有较为环保的机制木炭,也有最传统的窑烧栗炭,这里木炭的出售对象主要是烧烤摊主。
      整个市场的栗炭多产于武定
      一件件用纸箱装好的机制木炭摆放在店面比较明显的地方,而一袋袋窑烧木炭则放在不太显眼的地方。如果你去买木炭用来烧烤,老板首先会推销机制木炭,原因并不是机制木炭贵,相反机制木炭相对窑烧木炭,每公斤还便宜0.5元到1元。那为什么老板会先推销机制木炭呢?“机制木炭有正规的进货渠道,有手续的。”一木炭专营店老板称。
      18日中午,红海批发市场内一家木炭专营店正在装车。“这不是机制木炭,是窑烧制的木炭。”该炭业批发经营部老板李宏(化名)介绍,正在装车的是黑栗炭,是栗树烧制而成的。“这些窑烧的黑栗炭是从哪里购进的呢?”他犹豫了一会说道:“从缅甸进口的。”
      ?
      从装车的黑栗炭包装袋(一种肥料包装袋)上,看不出木炭原产地在哪里。记者发现在该批发市场所有的栗炭都是用不一样的肥料袋包装的,而机制木炭包装箱上则印有出厂地址。从包装箱上可以看出,该批发市场里的机制木炭主要是来自西双版纳州、宁洱、临沧、陆良、昭通等地。
      正在装车的栗炭将运往呈贡的一个木炭销售店,那么这些栗炭真的都是来自缅甸,难道没有来自云南省内的?李宏说:“没有,栗炭本身是不允许卖的,我们没有合法的手续,怎么会有云南的栗炭?”随后,他没有再多说关于黑栗炭的情况。
      除李宏的店外,记者在该市场内没找到销售缅甸进口栗炭的店铺。一家土杂竹木制品店同样在销售各种白栗炭、黑栗炭、机制木炭等。该店老板李智(化名)从事木炭批发已有五六年,对于木炭销售货源都十分清楚,也有了自己的进货渠道。但他表示,在该批发市场内不可能存在缅甸进口的栗炭。“四五年前,市场上曾销售过缅甸栗炭,但一年之后就没有了。”李智坦言,目前整个市场上的栗炭大多数来自楚雄武定。
      据他介绍,现在市场上销售的栗炭是把树木截成段,在炭窑中点燃,烧到一定程度,封闭炭窑防止空气进入,继续加热让木材干馏,水分和木焦油被馏出,木材炭化成为木炭。而机制木炭则是利用木屑等废料加工机制木炭的方法,将这些废料压制成型,在炉中间接加热进行干馏,让这些原料炭化成为木炭。
      “昆明烧烤摊每月要烧100吨栗炭”
      木炭专营店里的栗炭是从哪里来的,有无正规手续?在调查中发现,大多数商家都会坦言栗炭的来源地,但一旦询问是否需要什么手续时,他们都会避而不谈,而李智似乎并不忌讳这些。“现在的栗炭大多数来自楚雄武定,前几年还有来自昆明东川的栗炭。这些栗炭都不需要什么手续,也没有什么出厂发票。”李智说,他经营栗炭多年,有自己的进货渠道。
      “刚开始我是从朋友处得到栗炭进货电话的,我们只是知道他们那里有货,但货源怎么来的不知道。”李智说,他销售的栗炭都来自楚雄武定县,“估计栗炭货源有两种来源,一是收购农户烧制的,二是一些厂家自己挖窑烧制的。”
      库存栗炭不足时,他就会打电话要求供货商拉货到昆明,每次交易都不是老板亲自送货,每次送货的也不是同一个人。“货拉到了,称了多少斤,按照协商好的单价付款,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他说,有时候会开张收据,有时候就没有收据,更不用说手续或出厂证明。“就连这些供货商是否有工厂,我们都不知道。”
      相对于栗炭而言,机制木炭的信息比较明朗,在机制木炭的包装箱上都会出现厂家、地址、规格等信息。“机制木炭都有出厂发票,以及环保证明等手续。”李智说,一般陌生人来买木炭都会首先推销机制木炭,因为这有正规的进货渠道。
      目前一件15公斤机制木炭的价格在50到70元之间,而栗炭在52.5元至90元之间。因为栗炭的原料木材层次不一样以及窑烧的方法不一样,栗炭的质量也会随之变化,价格昂贵的木炭相对比较耐烧。
      “砍伐一吨栗树材只能烧出150公斤左右的白栗炭或300公斤左右的黑栗炭。”李智称,一些生意好的木炭店每个月的销售数量就在10吨左右,估计整个昆明的烧烤摊每个月大约要烧掉100吨栗炭。栗炭老板李智坦言,不难想象一个事实,为满足昆明烧烤摊栗炭的需求,每个月要砍伐近600吨的栗树。
      “难道相关部门不查处吗?”“没有查过,好几年都没有查了。”他说,前几年查过一次,叫栗炭老板们去补什么手续,但最后也没有补,这个事情不了了之了,也没有罚款。
    昆明炭火烧烤香气中栗木在燃烧(转载)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阿表妹

      文章来源: 昆明
      时间:2012-11-29 20:20:32
      阅读次数:82
      回复次数:4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