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枫骨灰归葬报道有内幕(转载)(转载)

    作者:我爱真理2011 提交日期:2011-07-19 22:54:09

      转载新华网:
        http://forum.home.news.cn/detail/86245110/1.html
        揭开朱枫骨灰归葬报道的内幕—— 一次经济利益之举(一)
        
        朱枫骨灰长期找不到,早在2005年就有南京等地媒体报道,当时因朱枫家人通过民间渠道到台湾寻找骨灰时,遇到绝望(指寻到朱枫的台湾女儿,被回答:不知道赤匪骨灰),故也放弃了、死心了。就在这朱枫后人万分痛苦的当时,作为朱枫娘家人的宁波媒体,可在哪里?为何不报道哪怕一个字?
        
        宁波媒体长期不关注朱枫烈士,没有丝毫片言只字的报道——即使是把国家承认朱枫为烈士的年份从1950年7月(也有1951年7月)撒谎编撰道1983年,那么,1983年后,为何宁波还是没有报道朱枫烈士?
        
        但2010年,朱枫的骨灰经南京等媒体报道后,在台湾的作家努力下,终于被找到,并于12月9日从台湾飞到北京,放入八宝山,实现60年来烈士的回家,当时,没见总部在北京、还有北京分社的新华社记者的任何报道。可见,隐蔽战线的战士都是无名英雄,这是由他们的工作性质决定的。并非国家安全部不懂新闻、不邀请新华社记者来报道;也并非新华社分管公安、国安的记者偷懒、漏了新闻。而是,作为间谍身份,我国没有报道过!
        
        所以,骨灰从台湾飞回北京时,当时是国家民政部陪同朱枫后人接机的,没有写到有国家安全部和国务院等部门人士在。一切都是静悄悄、由民间人士进行的交接。
        
        宁波媒体的报道,也并非来自分管公安、国安条线的记者,而是分管殡葬、民政的记者,骨灰,现是许多殡葬部门的发财之路,记者得到信息快点也是意料之中。可宁波的媒体,现在竟标榜自己是第一个报道朱枫烈士骨灰的人,如果没有南京等媒体的报道,朱枫的事能有那么多人知道、帮助在台湾寻找?当朱枫后人寻找绝望痛苦的时候,宁波的媒体你在哪里?这种举动不禁令人想起宁波历史上有过摘桃子的人和事。
      

    热门评论:

    昵称:栖阳逐剑提交时间:2018-02-11 13:34:58

      
      
      吴石将军为国家为民族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报道中说,毛泽东看到台湾兵防图放在面前,就赋诗献给吴石。听说《潜伏》里的余则成,就是以吴石将军为原型,那不是贡献很大吗?
      
      可为什么,2000年吴石骨灰从台湾回大陆、骨灰下葬,连个悼念报道都没见,骨灰还没能葬八宝山,只葬在福田公墓——这个烈士,怎么待遇如此?
        
      特别与朱枫——吴石将军的交通员相比,更是纠结。交通员如此风光,将军却暗淡无光,这媒体干的算怎么回事呢?这,真的是国家安全部的“指示”?反正是一个不近民心的“指示”。
        
      何况,可贵的是,吴石将军的后人、虽说也是享受国务院津贴的专家,但据说非常低调,很少在媒体露面吧?这就更让我想代表他们,代表可贵的福建籍人士,说一声:居功不自傲,这是高风亮节啊!
      
      

    朱枫骨灰归葬报道有内幕(转载)(转载)

    昵称:朝天门麻辣小面提交时间:2018-02-11 12:05:05

      
      人民网>>浙江频道>>宁波视窗>>宁波新闻
      http://nb.people.com.cn/GB/200892/15124235.html
      
      宁波有1941名烈士
      2011年07月11日10:24 来源:《宁波日报》 作者:杨静雅、谢民亚
      据统计,目前全市共有烈士1941名,县级以上烈士纪念设施中有烈士墓1066个,纪念碑8个,纪念塔1个,纪念亭8个,纪念馆8个,纪念广场10个,安葬有名烈士1158名,无名烈士127名。另外还有很多未列入县级烈士纪念设施的设施。
      (责任编辑:吴志清)
      
      

    昵称:提交时间:2018-02-11 11:27:42

      
        (转载)发表于 2005-10-21 16:58 |
          香港凤凰周刊: 中共台湾地下党被侦破全过程
          
          
          国民党保密局在“吴石案”档案的“综合检讨”中,对吴石着墨不多,反而对华东局派遣人员朱谌之颇多解析,反映国民党眼中所见的朱谌之。
          
            检讨说:“……(五)朱匪因与匪台湾省工会书记蔡孝干及女匪干严秀峰联络,暴露身份,致遭失败,影响匪帮之‘策反’即搜集情报工作甚大,而致此之由,实缘发生‘横的联系’,所构成之严重错误。”
          
            保密局的正式公文档案虽然指出朱谌之工作上的疏忽导致失败,但仍掩不住对朱的人格表示“诚有可取法之处”,至于承办人员李资生对朱谌之的描述笔调虽然浮夸,但仍有一情感的轮廓,他写道:“朱小姐虽然是一个被党重视的女干部,可是她的思想上的素养,显然不太够,她对于什么马、列、史、毛的理论是没有深刻认识的。据她自己所说,与共党人士交往的情形,以及过去她替党工作的经过,甚至于她入党的经过,都可以证明这位共产党员并不是一个理智的党员,而只是情感的党员。情感重的人,可以对人好,也可以改变她的好,朱小姐就是这样一个人。保密工作人员把握了她这样一个弱点,只需要用情感去征服。生活上的优待,谈话上的安慰,接触上的温和……。”
          
        1950年6月10日下午4时30分,朱谌之、吴石、夏曦、刘晋钰(原台湾电力公司总经理)、严惠先等七名中共地下党员在台北马场町刑场被执行死刑。
      
      

    昵称:朝天门麻辣小面提交时间:2018-02-11 09:56:29

      请收看吴石将军长子吴韶成的视频讲话,提到何康要他保密不说出父亲牺牲的真相:
          
        http://news.xinhuanet.com/video/2009-04/24/content_11249679.htm
      


      文章信息
      作者:

      我爱真理2011

      文章来源: 福州
      时间:2011-07-19 22:54:09
      阅读次数:41
      回复次数:0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