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发烧11个月女婴一针致死?事发惠安县山霞镇卫生院

    作者:xiohn 提交日期:2017-10-25 15:01:40

      感冒发烧为何一针致死?真相何在?事发惠安山霞医院


      泉州惠安县山霞镇山腰下塘村一名11个月大的女婴感冒发烧在山霞镇医院卫生所就诊,仅仅打了一针,不到10分钟小孩突发抽搐,面色苍白,双眼睁大,呼吸急促,此时山霞镇医院并没有采取及时的抢救,而只是慌张的通知家属拨打120急救电话,快20分钟后,120急救车赶到后经抢救无效死亡,本网将带您回顾一下为什么简单的感冒发烧会导致小孩死亡?为什么在入院前后不到30分钟的时间内孩子会在这么极短的时间内死亡?小孩发烧打针一定要慎重,一针致死的真相何在?

      
      


      事发:打针后小孩身亡

      正当国庆假期,大部人沉浸在国庆中秋的假期中,10月2号早上6点30分钟左右,家住惠安县山霞镇下塘村的杨秋炉杨瑞琼夫妇11个月的宝宝小静文发烧39度多一直不退,夫妇两非常着急,骑着摩托车来到就近的山霞镇卫生院,当时医院还没正式上班,正值国庆放假期间,夫妇两为了说让小孩尽快退烧,当时的值班医生接诊,在给小孩量了体温,发现此时小孩发烧已经到40度,医生就问杨秋炉夫妇是否要给小孩打一针退烧,小夫妻两原本以为发烧打针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再一次讯问了医生说打这针要不要紧,医生说没要紧,主治医生就给小孩打了一针,事后经了解 该针注射液名为地赛米松注射液,没想到针打完10分钟后,小孩子突然抽搐,面色惨白,呼吸困难,双眼睁大,据家属描述医生慌张的对家属说 赶紧拨打120急救电话,家属杨秋炉赶紧拨打了120,但是此时医院在发现小孩异常反应,竟然没有采取任何急救设施,事后咨询专家称医院在此时间内没有采取任何的急救方式,严重耽误错过了小孩抢救的最佳时间,20分后救护车到来,小孩子口鼻呕吐,简单的急救后,120当场宣布说没办法了你们抱走吧,此时家属以及家属母亲痛哭跪地喊叫说“你们一定要救救小孩子呀”,异常的悲痛,而此时医院的打针的医生竟然只是站在医院门口观看,没有随同120抢救人员一起,事后家属咨询,医院在此也存在救治不力,严重不负责任的行为,主治医生也存在淡漠生命严重失职之责,一个活生生的宝宝就这样打了一针后惨死在家人面前,死后经家属反映尸体手脚身体开始发紫黑,全身异常的红斑肿块,嘴唇惨白,双眼睁大,死相异常,父母家属悲痛欲绝。事后家属几十人悲痛向医院讨要说法,医院一直未答复任何说法,甚至连诊疗单都不开给家属。在采访中,家属质疑造成小孩子死亡的主要原因就是打了一针地赛米松注射液,在于医院和当事医生,他们质疑院方在诊疗过程中存在抢救不及时以及严重过失行为。


      感冒发烧一针猝死:地赛米松致过敏性休克猝死

      事后经家属以及本网就地赛米松注射液相关咨询泉州医疗方面的专家,专家表示地塞米松注射液属于肾上腺皮质激素类药,虽然具有抗炎、抗过敏、抗休克的作用,但是在使用中特别是小孩必须在住院3-4天后经过验血等相关检查才可以使用该针,必须非常的慎重,专家表示地赛米松在临床使用中全国各地存在不少致死的案例,医学专业名为:地赛米松致过敏性休克猝死。

      根据相关推测:小孩在入院到120急救车来的时间 前后不超过20分钟,这么极短的时间内导致猝死,而且在入院情况下医院除了打这一针地赛米松注射液,并没有给小孩实施其他药物,综合全国各地地赛米松导致过敏性休克的案例分析,完全可能导致在极短时间内引起过敏性休克导致呼吸心跳骤停,而且医院一方 在注射完地塞米松后发现小孩状况反应激烈,并没有马上实施急救,而只是通知家属拨打120急救,严重耽误错过了小孩最佳抢救的时间,事后根据尸体所体现的现象:手脚指甲肤色产生紫黑,全身出现红斑浮肿点(有拍照图),双眼异常睁大,这些现象也完全符合药物过敏和猝死产生的现象,完全有理由推测小孩就是注射了地塞米松引起过敏性休克猝死,医院有完全不可推卸的责任!目前医院尚没有给出具体说法!惠安县卫生部相关部门派出所已经介入,家属表示如果相关部门没有履行自己的责任袒护医院方,家属将不惜搭上性命北上福州北京申诉上访。



      

      感冒打针需谨慎

      每个人的身体个体有所差异,或多或少可能存在对某种药物的过敏反应,特别是儿童小孩身体机能还没有发育完全,所有感冒发烧打针需要慎重,需要咨询医生,建议到正规大医院问诊。在此我们特别对杨秋炉杨瑞琼一家表示关切慰问,希望家属能化悲痛为力量,为小孩子为这个社会的公平正义讨要说法,日前家属也表示已经联系医疗方面专家律师正式起诉惠安山霞镇医院。

      生命诚可贵

      生命诚可贵,每个生命来到世间都非常不容易,医院医生作为救人天职,我们也希望医院医生能拿出积极的态度对待,不要枉顾生命淡漠生命!每个生命都值得被认真对待!



      2017年10月2号凌晨1点多,我摸了下小孩额头,发现有点烫,于是就帮小孩量了下体温,是38度多,于是就喂小孩吃了一滴管的美林布洛芬混悬滴剂。期间快3点的时候,又帮小孩量了一次体温,也是38度多。早上5点半左右,我帮女儿杨婧雯量了一下体温,大约39度多。心里很着急,又喂小孩吃了一滴管的美林布洛芬混悬滴剂。小孩一直没退烧,我跟老公杨秋炉很心急,在6点30分左右骑摩托车带小孩到就近的山霞卫生院就诊。6点35分左右到达医院。一进医院大门,到挂号处,此时挂号无人值班。喊了几声后,一个收费人员睡眼朦胧地走出来,叫我们直接上三楼找医生。到了三楼后,护士台空无一人,喊了几声后,医生从走廊的一房间走出来。我们抱着小孩走到医生跟前,详细跟医生说明小孩从凌晨1点多到入院前的状况,问医有没有较快降温的方法。医生看了一下,拿出体温计,夹在小孩腋下,帮小孩量体温。几分钟后,医生拿出体温计一看,跟我们说是40度2。然后径直走进配药房,边走边说要给小孩打一针,我问医生要打什么针,要不要紧。医生没回答,走出配药房后,看到医生拿着针管出来,我又问了一次医生要打什么针,要不要紧,医生说是打激素针,不要紧。然后就直接在护士台旁边,往小孩屁股打了一针。大概5分钟后,医生看了一下小孩,神情慌张的让我们赶紧拨打120急救电话。我老公赶紧拨打120,此时时间大概是6点44分左右。与此同时,我们夫妇俩看了一下小孩,此时小孩的呼吸急促,面色惨白,双手发抖,嘴唇发白。这时候来了一个护士,医生赶忙让护士推出氧气罐,让我们将吸氧管放置小孩鼻孔。这期间,我们很着急,问医生救护车大概几分钟会到,医生说大概20多分钟。这期间,医生跟我们一起等待救护车,未采取任何的急救措施。看着小孩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我和老公心急如焚。大概7点5分左右,医生告诉我们救护车到了,我们抱着小孩冲下楼去。此时帮小孩打针的医生站在医院大门口楼梯上。并没有到救护车跟前。刚踏上救护车,小孩的呼吸急促,瞬间类似奶粉的液体,从小孩的嘴巴,鼻子喷涌而出。救护车人员见状,拿出手电筒照了照小孩眼睛,跟我们说小孩瞳孔已经放大,没救了,让我们把小孩抱走。与此同时,小孩的奶奶也赶到了。听到救护人员这么说,我们三人全身瘫软,泪如雨下,我老公和婆婆跪着求医生救救我们的孩子。经我们哀求后,救护人员才让我把小孩平放在救护车上。救护人员拿出类似吸痰的东西,放到小孩鼻子里面。此时救护人员急匆匆从医院拉了条排插出来,插上电,才开始给小孩做心电图。做完心电图,医生告诉我们心跳为零。我们不敢相信,医生又做了一次,告诉我们小孩没救了,让我们抱走。我们悲痛欲绝,难以相信。经救护人员劝说,我们才将小孩抱下救护车。救护车开走后~我们悲痛哭泣~伤心欲绝后面陆续很多亲戚得知消息赶到医院。这就是小孩从发烧到过世的详细过程

    热门评论:

    相关推荐


      文章信息
      作者:

      xiohn

      文章来源: 泉州
      时间:2017-10-25 15:01:40
      阅读次数:36
      回复次数:6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