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逝世一年不敢下葬,平民百姓为亲人讨个说法何其难!

    作者:一抹尘烟2017 提交日期:2018-01-14 20:51:51

      
      2016年11月25日,我永远铭记的日子,我的堂弟刘迅,他的生命终止于这一日,时年十八。
      2016年11月23日,堂弟刘迅因牙齿肿痛去泉州180医院治疗,经过医生诊治,诊断结果为:左侧咬肌间隙感染、38#冠周炎,但是当时堂弟的情况是一直在吐口水,并且有血液一起流出,刘迅妈妈要求医生进行进一步的检查,并且仔细询问了医生孩子的症状是否严重,当时医生跟我们说:“问题不大,病情不严重,只是牙齿没长好”
      于是在医生的允许下,我们就在医院购买了其方子内的药物,(盐酸头孢替安、奥硝唑氯化钠注射液等)但是在药物取回以后,我们发现当前门诊的情况并不是适合输液,所以我们把情况和医生进行了反应,并且询问是否可以把药物带回家里的门诊部进行输液,医生给我们的回复是“可以,你把处方和药拿回去,医生一看就清楚了。”但是在离开之前,刘迅妈妈知道孩子从小就对很多药过敏,我们就询问了医生是否可以进行药物的输液,也把孩子从小就容易过敏的体制进行了强调,当时的医生对我们的回复就是“没事,都是这么打的。”
      在得到了医生的准确的信息以后,我们拿着药物回到池店镇洋茂村一个叫彭顶所开的诊所输液。(后才得知彭顶没有医师资格证,也没有营业执照)。在输液之前,我们把医院的方子以及药物一起给了彭顶,并询问是否要做皮试彭顶说不需要,直接就开始进行输液。
      2016年11月24日,刘迅又再次进行输液,并且告知了在昨天的输液过程中,由于输液速度太快,在没有进行是否为药物不适的情况下,继续进行了输液。
      2016年11月25日凌晨,我们发现刘迅去世,刘迅的身体平常都很健康,并且能够确定在日常的生活中,没有任何不适的症状,事情发生以后,我们迅速的进行了报警处理,第一时间进行了尸检,得出的结果仅为死于急性白血病,但是孩子根本没有任何不良病史,也没有在最近的生活中反应过度的不适,此次突发急症,我们怀疑刘迅的死亡原因 ;
      一是泉州180医院对刘迅的就医过程中存在漏诊行为。没有对药物进行皮试就允许人员进行药物的带出,并且没有进行要在输液单位进行皮试的提醒,更是忽视患者本身为过敏体质这一严重信息,因此医院存在着很严重的疏忽行为。
      二是药物配方的剩余问题,经过查证我们发现了有可能是药物剂量的加倍或者是药物本身的问题导致死亡(因警察取证后,我们发现药物剩余的数量不对,并且无法对剩余药物去向进行追查)。
      三是彭顶非法行医,并且没有在输液之前进行皮试,也没有对药物的注意事项和家属进行询问,因此彭顶对刘迅死亡有不可推卸的过错责任。
      2016年11月25日,晋江市公安局对该事故以彭顶涉嫌非法行医案立案侦查。认为有犯罪事实发生,需要追究刑事责任。
      2016年12月,我们对尸检资料进行了提交,因为在报案的初始阶段我们就对药物的配方、注射量以及剩余药物的数量产生了严重的怀疑,所以我们再次对案件的经办警官魏警官,刑警张警官以及法医陈警官进行了询问,并且强调了药品数量不对这些要怎么处理,他们说等尸检结果出来了一切都会真相大白的,什么药品啊是不是漏诊啊。这些都可以鉴定的出来。
      2017年2月12日,我们得到了尸检报告,可是尸检报告的结果只有死因报告,但是对药品以及其他东西却只字未提。我们就要求重新进行药物鉴定和就诊过程是否有过错的鉴定。警方答应我们说:“可以鉴定”。可是等了几个月之后,警方回复我们说证据不足不能鉴定。我们最想不明白的就是既然不能鉴定为什么要在一开始就给我们可以鉴定的明确答案,为什么在长达一年多的等待过程中,没有把结果或者鉴定过程中所遇到的问题反馈给我们。
      2017年8月,我们决定不再单纯等待,于是开始积极上访。经过我们的上访,警方又答应我们说可以给我们鉴定。
      2018年1月8日我们再次去了公安局,他们依然不愿意给我们看新的鉴定结果(这是我们拨打市长热线才知道有这份鉴定结果的,公安局并没有直接通知我们),面对如此状况,已经常年处于崩溃边缘的刘迅妈妈也终于坚持不住,直接跪在公安大厅苦苦哀求,面对如此情形,他们才从一袋资料中抽选出其中一份卫计委的鉴定资料发给我们看了一眼,就匆匆又收回去了。
      还有一点必须强调,彭顶是没有执业医师资格也没有营业执照的,可以说,他完全是在非法行医。可是在与公安部门的交涉中,他们透露出的讯息是,彭顶的行为,不能追究其非法行医的责任。
      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年多,这个案子都一直没有移交到检察院。我们去检察院多次求证,就是公安局没有移交,我们回到警察局进行询问,得到的结果就是公安局一直不承认他们没有把案件进行移交。
      我们在一次上访过程中,公安局的警察在接待室的门口和我们见面,没有问我们案件的进展,而是让我们不要去上访,告诉我们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商量,他们会帮我们解决问题。可是一旦上访日一过。他们就又是另外一番嘴脸了。
      于是开始我们逐级上访,可是从晋江到泉州,再到福州,全部都是再三的相互推诿,没有任何一个部门能对我们的案件进行明确的帮助,也没有任何一个部门愿意帮助我们进行案件的重新调查,也没有一个部门愿意对办案公安局的消极怠工以及办事效率进行过问。
      至今没有公平合理地说法,也没有一个公平合理地判决。一年多都过去了,人命关天无处伸冤,可怜一条年轻无辜的生命—刘迅尸骨未寒还在殡仪馆冷冻着,非法行医犯罪嫌疑人却任然逍遥法外,没有收到法律应有的制裁。究竟何时才能得到一个合理的说法,让刘迅这个可怜的孩子早日入土为安。
    少年逝世一年不敢下葬,平民百姓为亲人讨个说法何其难!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一抹尘烟2017

      文章来源: 泉州
      时间:2018-01-14 20:51:51
      阅读次数:37
      回复次数:3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