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农家院儿,生态园

    作者:吕文绣 提交日期:2005-08-14 21:04:00

      在如今人们重视生态、环保,向往天然、绿色的时代,各种各样的生态园生意火爆,大行其道。其实,仅仅几十年前,我们的生态还没有发展成这样。破坏的力量是巨大的,种一棵树须几十年才能成材,毁一棵树却只要几分钟。我们的山,我们的水,都已不再有昔日的容颜,而我们心里,却还留有着那些宝贵的记忆。
      
      每个农家,除了大田以外,房前屋后,还经营着自己的小园子。勤劳的农人,在这个小园子里,倾注了极大的心血,农家乐,农家乐,农家最乐的,给我感觉就乐在这个小园子的经营上。每个农家小院儿,都是一个样样俱全的生态园。虽然我并不了解各种农活的方法和奥妙,但和如今那些标榜着纯天然、纯绿色的生态园比起来,我仍旧更喜欢我小时候的那些农家院儿。
      
      七几年的时候,改革开放的春风刚刚起了点热气儿,偏远农村,还是出工赚工分儿的日子。回家种自己的小菜园儿,收获自己的成果,虽是私心作崇,也是人之常情。
      
      那时候的农家普遍地穷啊——一水水儿的土坯房,高梁“该”子扎的障子,冬天的时候,放眼整个屯子,在茫茫的雪野里,只有一溜溜的东倒西歪的黄土草房,房前屋后的树下,堆着一垛垛的苞米“该”子、高梁“该”子,那是一冬的柴火,热量上比不上煤和煤气,但它产自原野,烧完后又只留下草木灰,绝不会污染环境。到了饭口,家家户户的炊烟升起,苞米“该”子的味道,盘恒在村子上空,久久不散,现在偶尔闻到这种味儿,我立马会饿……高梁“该”子比苞米的长得顺溜,剥去叶子,就剩下光溜溜的一节节的杆儿,所以,高梁“该”子又被农人们派上了另外的用途:夹“障子”和做植物依攀的支架。
      冬去春来,冰消雪融。这时候,农家就开始为春种做准备了,除了备种子、翻土地,夹“障子”,是每年的一个重要工作。因为穷,加上地处平原,我们家那儿没有山石什么的天然资源,家家户户的院子,冬天时是敞着的,春天开始种地时,为了防止鸡鸭什么的侵害作物,就要用高梁“该”子把院子圈起来,就得夹“障子”。这活儿得俩人干,高梁“该”子要先挑直溜、粗壮、挺实的,削成一般长,一捆捆地准备好。然后沿着院子的边儿,把地上挖出十几公分深的一溜儿浅沟,一个人扶着高梁“该”子戳在沟里,另一个人用麻绳儿一根儿根儿地把它勒好。有个比较经典的讲“嗑巴”的笑话中的一则,说的就是爷儿俩夹障子的事儿:儿子负责勒绳,老爹扶着高梁杆儿,老爹说:勒!儿子勒一下;老爹又说:勒!儿子又使劲勒一下;老爹说急了:兔崽子!勒我手了!发明这个笑话儿的人,肯定是个地道的东北人,而且熟悉农家生活。“障子”夹好,农家院儿就有点气势了。一般独门独户的庄稼院儿,都把前面的园子分成左右两块,中间留有一米到两米的过道儿,是进入主屋的通道。我姥姥家在农村属于后落户的,是文革时下乡的黑五类分子,所以,她们家的园子,只占了右边这一半儿,左边那边儿,是村子里的原住户的。我的关于农家院儿的知识,就是在这里启蒙的。
      
      障子夹好了,园子就开始种了。其实对整个园子的规化,每年都基本差不多,根据上一年的收获情况和自家的需要,稍稍作些调整就行了。
      大葱、小葱是必须种的,这种植物对东北人太重要了。小葱是用种子种出来的,一池池地长出来,一开始毛毛的,看上去就像那块儿地长了嫩绿的细毛儿(说这个可能有人认为我罗嗦,但我必须样说明一下,因为——接着看吧!),大葱不同,一种是冬储吃剩下的,直接栽种到地里,一陇一陇的,一开始全靠土陇的支持才能站住,几天后,在浇灌和土地的作用下,它们自己就站起来了,很快就抽出新叶儿,马上能成为餐桌上的绿色食品了:干豆腐卷大葱,夹几茎香菜、抹上大酱,不但能当菜吃,还能盯饱。另一种大葱,是小葱长到一定高度后,挖出来分种出来的,专开一片儿地,把分出来的小葱种上去,一株株地要有距离,小葱才能长成大葱,这样的大葱,能让农家吃上大半年,每天饭前,进菜园子,挑嫩叶掐下来,用冰凉的井水洗净,葱叶儿上还带着一种白白的蜡质的东西,但吃了也绝对无害。有的葱叶儿里面会生一种绿色的小虫,眼神不好都看不见,所以吃葱叶儿的时候,要把葱叶儿破开,认真检查一下再吃——有的农人就不检查了,当补充营养就是了——有时候,我还会把葱叶儿叠成一个鼓鼓的小三角儿再吃进去,仿佛这样一来,味道还真有点儿不同呢!这样的葱分了种种了分的,到最后,会专门有一块地,来种秋葱,十月一前后,就可以收获、进入冬储了。
      黄瓜也是重要植物。东北的黄瓜分早晚两种,早黄瓜也叫水黄瓜,种的早,收的早,晚黄瓜又称旱黄瓜,相对的要晚种一些,下来的自然稍晚一些。两种黄瓜味道不太相同,长样也不同,早黄瓜深绿色,身上的刺儿比较多,又明显。所谓的顶花儿带刺儿,指的其实就是这种早黄瓜的新鲜时的状态。晚黄瓜长得白嫩一些,身材稍显短小,身上也很光滑,刺儿比较少,但清香的味道会更浓厚一些,就像江南的美女,长相美、性子也柔。晚黄瓜长到成熟变成老黄瓜后,皮子会成为硬硬的黄褐色,一般东北人称它为老黄瓜种,用它做的汤,是一道比较经典的农家菜。但无论哪种黄瓜,从春到秋,都是农家院儿里的菜品主角,它吃着方便,味道可口,可以做菜吃,也能当一种水果吃,真的是个宝贝。
      另一种可以做水果的,是柿子。柿子也有两种,一种是长得像桃形的小柿子,一种是西红柿。柿子的秧就得用上文说的那种高梁杆儿支起来了,要不然结了果实以后,柿子秧会承受不住果实的重量,趴在地上。在农村时,我最喜欢吃的就是柿子,不论是大的、小的。每次我一去,姥姥就会笑着说:好哇,你一来,我这园子里的柿子又得罢园了!我会短时间内吃光所有红起来的柿子,然后就每天早上去看,看哪一个柿子又有变红的迹象,就差坐在那儿等了。姥姥见我着急,就会亲自去挑几个,或者放进柜子里捂上,这样它很快就会变红;或者放到柿子架顶上晒着,它也会比在秧上红的快些。后来我才知道,植物的一种特性,就是当果实在未熟时被强行摘离母体时,能启动一种迅速成熟的程序,以使这个果实有机会传播种子。不过,我最怕的,是柿子秧的缝隙间会生长一种花蜘蛛,黑黄花纹儿的,结的网上面会有那种像英文字母的图案,这种蜘蛛让我觉得很恐怖,虽然并没有真正被它怎么样,但吓也把我吓倒好几次。
      茄子、豆角,也是重要作物。我曾生吃过嫩茄子,刚摘下来的小小的那种,有点儿甜味,不很好吃,但也能痛快痛快嘴。豆角的品种很多很多,我最喜欢吃的,是姥姥从辽宁老家带回来的叫“家雀蛋儿”的那种,犹其那里面的豆儿,特别好吃。姥姥吃道我爱吃,经常在熬豆角里把豆给我扒出来,用线串成串放锅里,菜熟了以后,一拎一大串豆,全给我一个人吃了。园子里还会种辣椒、香菜、韭菜、白苞米、倭瓜、丝瓜、小白菜、生菜、大萝卜、胡萝卜、芥菜……从地里开始长草开始,一直到秋末,每一块土地、每一个时刻,都为农家生产着各种各样的食品。而这,只是农家生态圈中的一个环节。
      
      农家院,除了植物这一环,还有一环,是动物。为了吃而养起来的,自然少不了猪、鸡、鸭、鹅、羊什么的动物。家家户户都有猪圈,农人还准备一个大缸,把每天吃剩的饭菜存在里面,叫泔水,用来喂猪。当然也得喂猪吃苞米面啦、野菜啦什么的。我曾帮舅舅“馇”过一次猪食,那次是大人们下大地干活去了,家里只剩下孩子们,我是孩子头儿,自然得负责起来。鸡鸭鹅倒好说,猪食就得做熟的才行,回忆着大人们做猪食的配料,我们有模有样儿地做着:放泔水、
    热门评论:

    昵称:风之男人提交时间:2017-12-07 21:58:17

      怀念ING。。。

    昵称:风之男人提交时间:2017-12-07 20:25:59

      好美啊!!我毕生追求的目标就是回归大自然,过返璞归真的生活。

    [文化]农家院儿,生态园

    昵称:一江水_提交时间:2017-12-07 19:43:48

      害得我又想下乡了,你要给我报销回来的路费

    昵称:一江水_提交时间:2017-12-07 18:21:44

      又是一篇好文。
      这个图片最漂亮的,立刻做成桌面了,惹来同事不少赞叹,别告我侵权。
      


      文章信息
      作者:

      吕文绣

      文章来源: 吉林
      时间:2005-08-14 21:04:00
      阅读次数:63
      回复次数:4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