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版鬼聊(鬼故事接力!)

    作者:轶名CBD 提交日期:2010-10-08 14:35:26

      天涯有个帖子叫宜昌鬼事,最近很红,点击率几百万!听说还出了书,已论坛上每个人讲个鬼故事的模式写的。 我看长版也有人校仿,也很不错。闲得无事我也用手机写了一个,希望吉版的涯友也都能跟着写个鬼故事以聚人气。
      
      
       92年的秋天还没参加工作多久的我被单位派到一个叫缸窑的小镇出差。
       那个小镇真的是很小,小的象个村子,一条不宽的柏油路旁聚集着这里所有的商贩,路过镇子的公车也停在这条路和通往县城的交汇口上,镇里的居民都住在半山上的平房里。之所以叫缸窑是因为这里的泥窑很多且盛产大缸。哈, 当然这个故事不是这么开始的。。。
       那日从市里出发,在跑外线的汽车上颠簸了俩个小时,下午四点终于到了缸窑镇。下车第一件事是找个没人的墙角舒畅地撒了泡热尿。抬起头才发现这里的院墙也都是用大缸垒码起来的,黑深深的一片连着一片,看的头皮发麻。
       我要去的那家民营碳素厂就在山坡上,问了几个附近的居民很轻松的就知道了具体位置,奇怪的是他们回答我时的表情都很奇怪,当我问到最后一个大妈的时候终于知道了答案!
       “孩子,你上那里干什么?”大妈张着没几颗牙的嘴说着。
       “哦,我是去那维修设备的,那里有一台我们公司生产的设备出了故障。”我都不知道那时候为什么会跟一个大妈去解释这些事情。
       “别去了,那最近邪得狠,连着失踪好几个人了。。。”她颤惟惟地说。
       我胆子还算不小况且完全是工作上的事,所以我并没有在乎,告别了大妈我走上了山坡,风吹得很紧,在耳廓里窜荡发出忽忽的声音,还有大妈那声 ’别去了’ 总是绕在耳旁,消散不去。
       又向上大概走了五分,终于看到了厂子的大铁门,俩扇红凄凄的铁门上写着’高高兴兴上班来,安安全全回家去’的黄字。收发室的大爷见我走进来拦住我问我到这里作什么,我和他讲我是吉林市来的到这来修设备。听明白来由大爷很高兴地对我说,说他姑娘嫁到了市里,他每年都要去几次。热络了一会儿我问他厂子领导在哪里,我好了解一下设备损坏的具体情况。
       “小伙子,你来的真不是时候,最近厂里连着失踪好几个人,厂里管事的都被民警叫去调查了。”大爷说道。
       “哦?那怎么办?”我皱起了眉头。
       “没什么的,反正你今天也回不去就住厂里的招待所吧。我去找食堂的吴妈,让她给你找一套被褥就先住厂里吧。。。”看门大爷说道。
       时候不早,我的腿也走得有些酸实在不愿再下山找旅店了,就将就一下吧。
       “那就谢谢你了。。”我客气地说。
       “你到前面招待所等我,我先去食堂找吴妈!”看门大爷说着奔着食堂快步走去。
       看到大爷的背身我发现,他后脑的头发长的很奇怪,发根处都是白的,再往上的发梢是灰的到了发尖就是黑色的了,这种颜色渐变的头发真是不多。
       没俩分钟看门大爷就带着个50多岁的大婶走了过来。
       “小伙子,今晚住这啊?正好一楼最里面有个单间,你就住那吧,我给你找被去,跟我来吧”大婶说道。
       厂子的招待所是一个没几间屋的小二层,其实就是一些四点班的工人下班后不太方便回家临时过夜的地方,因为厂里后来又改为俩班倒,也就是只有白班和夜班之分。所以这个所谓的招待所其实没有几个人住了。好象只有几个搞后勤的长期驻厂的人在这里住。
       走在招待所阴湿的走廊里真的让我很不舒服,有股发霉的味道冲进鼻子,觉得好象痒痒的。墙上的窗户被一层腻乎乎的东西呼着,是猪油吗?地上铺嵌着老式的实木地板,上面刷着层厚厚的血红色的油漆,踩在上面嘎滋嘎滋的响。。。
       吴妈把我领到最里面的房间又在旁边的储物间拿了被子,暖瓶。房间很小,只有一张单人床,一台支出天线的黑白电视机摆在一张学生用的课桌上。整理一下被褥吴妈开始跟我聊起了家常,从中我了解到了她的丈夫和儿子都是这个厂的装卸工,前几年在一场吊卸事故中都被砸死,厂子陪了她五万块钱,把没有工作的她安排到厂里的食堂上班。她为人热情干净利络,做的饭菜也好吃所以大家都亲切的叫她吴妈。
       又聊了会,吴妈要走了。
       “小张啊,你看还需要啥不,没啥事我就下班回家了。”吴妈说。
       “没事,没事。吴妈你快走吧,天要黑下来了都。”我说道。
       “行,那我走了,卫生间在二楼右手第一间。记住啊。”
       “诶。。。”
       吴妈走后我躺在床上拿起最近正在看得一本书,张洁写的《无字》看了起来,由于天色渐暗,我打开了屋里的那只白轵灯。故事情节还满吸引我的,作者以自己的人生经历为主线,讲诉了家族几代女性凄惨的感情故事。女主人公疯掉那段写的很是精彩,让我感觉女人的内心世界真的深不可测。
       专注地看了一个小时书,手臂和脖子都有些酸痛便放下了手中的书一骨脑地坐了起来。这才发现天彻底的黑掉了,外面静悄悄地,一点声音也没有。是啊,这荒山野岭,我还真不期望它弄出些动静来。
       洗洗就睡吧。。。我拿着洗漱用具上了二楼,二楼右手边卫生间里的灯坏掉了,里面很黑,只有月光照进来的一点点亮。借着那一点点亮我走到了水池子旁边接了水开始洗脸,洗着,洗着,我就觉得后面有声响,一抬头看了一下水池子上的镜子,真的是大吓我一跳,我后面竟然有一个身材高大的黑影!!
       “啊!”我喊了出来。
       “嘿哥们哪来的?你看恐怖片看多了?!”我这一嗓子把后面的黑影也吓了一跳。
       哦,原来是个人啊,可吓煞我了。。 整了半天后面的那个哥们是在厂里开大货的司机,姓杨,人送外号杨胖子。
       杨胖子把我请到他的屋里递过来一杯热水说“哥们,你嗓门挺大,胆子可够小的了。”
       “这么黑,突然出来个人,谁能不怕,再说你们这不失踪好几个人了吗?”我咕咚喝下去一口水顿时舒服多了。
       “倒是有这件事,跟你说,前几个月我晚上在厂里看见一只白狐狸,那东西成了精后就会吸人脑髓,一定是它搞得鬼,我他妈得抓住这个害人精。。。”杨胖子咬着牙说。
       “你胆子够大的了。”不过我不太相信有狐妖。
       “那当然,你大哥我下乡那阵子熊瞎子也敢打!哈哈!这几天晚上我一直蹲点守着那妖精呢?!”看来杨胖子对抓狐妖还挺胸有成足的。
       聊了半个小时杨胖子还在那侃侃而谈而我觉得有些困了就借由下楼睡觉去了。
       这一晚我睡得并不好,我做了一个恶梦,梦见一只白狐狸从我的窗口爬了进来。慢慢地靠进我的床,伸出他那长长的嘴巴子贴近我的脑袋。我确怎么也动不了,好难受。最后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惊醒,擦擦脑袋上的汗打开了门,门外是杨胖子。
       “老弟还懒床呢?快起来洗洗吧,上食堂吃饭去!”杨胖子总显得精力十足。
       “唉。。。等我会,杨哥。”我迷迷胡胡地说。
       食堂其实很近就在招待所的对个,是一个红砖平房,里面只摆着四张桌子其中一张摆满了蒸好的。地上放着盛满粥的不锈钢桶。取了碗筷儿,我和杨胖子坐到临门的那张桌那。
       “奇怪,看门的老赵怎么没来,哪天他都是第一个来吃,拿回去吃了?”杨胖子嘴里塞着自言自语道。 “对了,吃完你就去找厂领导吧,他们办公楼就在前面。”。
       “好的!”我说。离开食堂走向办公楼的时候吴妈从后面追了上来,非塞到我手上俩个煮鸡蛋,说鸡是自己养的,蛋香的很!
       我在办公楼里找到了李厂长,说了来由他很热情,先递过来一根玉溪又打电话让设备主任过来说情况。设备主任领我到现场看了一眼,我查了一会发现只不过是电机因为单相的原因烧毁,换个接触器,换个电机就没问题了。我记下型号让他去买。“买回来你们自己换上就行了。”我和他说。
       “小张,你再等等,我们换完了咱再试一试!”他说。
       “哦。。。。那好吧。。”我实在不愿在这鬼地方多呆一天,可谁让人家是顾客,是上帝呢。 去市里买设备,回来再安,我这一天又废这了,还得再住一宿?闹心!
       回招待所等吧,在招待所门口又看见了杨胖子旁边还有几个拿着铁锹的工人。“草他妈的怪了!看门的老赵不见了!!又是那该死的狐妖!今天晚上我一定抓住它!”杨胖子骂着。
       说起来,就在那天傍晚,杨胖子真的抓到了那只白狐狸!我那时还躺在床上看书,就听外面喊着“抓到了,抓到了。”。我急忙跑出去,看见杨胖站在大门那被一帮人围在中间,象个英雄,鲜血淋淋的手里提拉着一只胖胖的白色狐狸,狐狸歪着脑袋显然是死了,不过临死前也咬掉了杨胖子一截手指。英雄炫耀了一会就被厂里的车拉去市里处理伤口了。
       不过终于抓到它了,真的是有白狐,我还曾经不相信,不管相不相信这件事也该告一段落了,设备也正常运行了,我该走了,离开这个鬼地方。
       第二天的上午,我准备收拾一下回城,吴妈端着一碗什么东西敲开了我的门。
       “要走了啊小张?我邻居家刚杀的猪,这不我做了碗猪血糕你吃了吧。吃完再走吧。”吴妈亲切的说。
       “谢谢,吴妈!”闻到了一股香气,我还真想吃掉它。
       接过碗来,用勺崴了一下,刚想放入口中,突然看到崴掉的缺口里有一丝东西,看清了后我突然全身发冷,冷得发颤, 感觉整个人毛发都竖了起来,连头皮麻簌簌的!
       那丝东西竟然是一根头发,一根黑白渐变的头发!!和那个失踪的赵大爷的头发一模一样!!!!
       我颤抖地说“吴妈,我先去趟厕所,回来再吃。”
       “你脸色不太好啊?”吴妈好像也发现了什么,因为她的脸色更糟。
       “我尿急!”我一口气跑了出去!!跑到厂外一个僻静的地方颤抖地拿出手机播打了110。。。。
       十多分钟警车就开上了山,警察逮捕了吴妈,在民警的逼问下吴妈很平静地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后来警察在她家围墙的大缸里发现了很多被肢解过的尸体,经检测得知那些就是在厂子里失踪的人的尸体!
       是什么让她如此丧心病狂地做恶呢?事后在几个工友的口中大概知道了真象。几年前他丈夫和儿子一起出了事故,厂里把她叫来的时候她儿子还有一口气,她哭着喊着让围在一旁的人帮忙把她儿子送到医院,可是没有人伸出一只手,工厂领导宁可赔丧葬费也不愿养活个废人!就这样,她儿子一个多小时后也咽了气。厂里赔了她点钱,把她安排到食堂工作就草草了事。可是表面正常吴妈已经疯了。她记住了那起事故旁边每一张默然的脸。她要报复!!她找准时机在晚上的饭菜里作文章,在尾随那些吃了有迷药饭菜的人,等他们晕过去后拽到自己家院里用锤子砸碎他们的脑袋后肢解!
       一个悲剧引发了另一个悲剧,吴妈的确罪有应得而那些没有人情味的人们是否也有罪呢??冷漠的人们,难道你的身边就没有一个’吴妈’吗?。。。。。。。。
      

    热门评论:

    昵称:与山交流提交时间:2017-11-22 06:28:22

      算了,与山兄说得在理儿!我倔强地找到了个专业人士问了一下。 大作家说了没鬼当然可以是鬼故事,有鬼也不一定是鬼故事,你这个写得像故事会里的传奇故事,框架还可以但着重点没抓好,喧染效果也不好! 好了!斑竹们把标题改成传奇小故事接龙吧。

    吉版鬼聊(鬼故事接力!)

    昵称:_忽忽_提交时间:2017-11-22 03:45:21

      还没来得及看,做个记号!

    昵称:只能想象提交时间:2017-11-22 01:55:17

      这不是侦探小说嘛

    昵称:三界草提交时间:2017-11-22 01:06:57

      以前听说过一个农安酒厂关于白狐的传说
      
      吉林省双辽市哈拉巴山金马的传说
      
      。。。


      文章信息
      作者:

      轶名CBD

      文章来源: 吉林
      时间:2010-10-08 14:35:26
      阅读次数:68
      回复次数:6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