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太爷落网:民间故事

    作者:超越琴行2017 提交日期:2018-04-28 13:08:41

      县太爷去偷莫尔根勃的供品,虽然受了惊吓,吃了不少苦头,但还是把金银首饰弄到手,也觉得巴拉根仓是个机灵能干的人。他贪心不足,回来后又盘算起如何偷张员外的珍宝如意的事。他正在琢磨对策时,发生了一件事。

      张员外老两口虽说是很有钱,可就是身边没有传继祖业的男儿,只有一个独生女。离县城西南六七里远,有个王家庄。王家庄住着个王员外,他有个独生子。几年前,张员外和王员外两家就谈定了婚事。可事情很不凑巧,这年春天,王员外得暴病去世。过了百天,儿子继承了父亲的员外郎的家业后,决定就在这个月成亲。

      对于张、王两家来说,这门亲事非同一般,两家自然不惜一切准备婚事。尤其是张员外,陪女儿的嫁妆,不说田地、牲畜、金银财宝和服饰有多少,就连祖传的如意也决定给女儿陪嫁。

      贪财的县官听了这消息喜出望外,心想:趁着办婚事的时候人多手杂,可以混水摸鱼,偷取如意。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不能错过。于是,县官把巴拉根仓找来商量对策。县官说:“兄弟,如果把如意弄到手,你我二人就能享一辈子福啊!”

      巴拉根仓心里想:县太爷认我做义弟,是想发财呀!于是,他满口答应:“行,我想办法把如意偷来。不过,王家庄我没有去过,再说要偷这么贵重的宝物,我一个人也不行,得有个帮手。”

      “那么……”县太爷想到上次盗供品时的情景,“我给你找一个熟悉王员外家情况的人,跟你去。”

      “不,不行啊!”巴拉根仓说,“你想想,你是县官呀!干这种事情,只有你我知道,再扯进个人进来,万一事情败露,对你不利呀!再说,银白眼红,人心隔肚皮。知人知面不知心哪!等偷来了那个无价之宝后,你派去的那个人见财起了歹心,你我不但空忙一场不算,说不定还要吃官司呢!我看这事不能用外人,就得你我同去才行。”

      听了巴拉根仓的话,县太爷心里犯了难:去吧,怕被人抓住;不去吧,巴拉根仓说得有理。想来想去,没有别的出路,他就说:“贤弟,我可以跟你一块儿去,不过有句话说明白,事后不管遇到什么情况,你可不能把我扯进去。你要是发誓,咱俩一齐去。”

      “好啊!”巴拉根仓听了县太爷的话,气得肺子都要炸了,心想:我先答应了他再说。于是,他冲着寒剑利刃发誓:“不论发生什么事,我一个人承担,绝对不牵连哥

      到了红日落山的时候,哥儿俩都换上夜行衣——上穿百扣紧身黑褂,腰系丝织宽带,足登软帮布鞋,头裹黑色丝绸巾,怀揣双刃匕首,走出县城,直奔王家庄。黄昏过后,兄弟俩便来到了王家庄。这时,王员外家的婚宴刚散,客人们正往回走,全村熙熙攘攘, 一片欢腾景象。按那时候的规矩,贵客回家,新郎必须陪送到村口作揖送别。因此,新郎小王员外一会儿陪他大舅到村西头,一会儿又陪同岳父家大婶到村东头。

      巴拉根仓跟着他干哥刚进村没走几步,就碰上了正在送客的新郎小王员外。

      “咿!”巴拉根仓一见小王员外就认出来了,“好你个仇人!”他差一点扑上去跟小王员外撕打起来。

      怎么回事呢?原来是在两三年前,这位新姑爷仗着他家有钱有势,横冲直撞,每次路过巴拉根仓家的园子,都要带领一帮侍从、轿夫走进瓜地挑着好的吃个饱,不但不给分文,临走还要驮上瓜。巴拉根仓的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穷庄户人,对这位阔少爷的所作所为不敢吱声,白吃亏,干叹气。所以,巴拉根仓从小就认识这个小王员外,早就怀恨在心,想着有朝一日非报这个仇不可。正是冤家路窄,偏巧今天在这儿碰上了他,一下勾起了巴拉根仓的旧仇新恨。报仇的时候到了!他暗暗下定决心,就跟县太爷进了村。

      尽管天时已晚,正在办婚事的王员外家门庭敞开,人来客往,出出进进,一刻不停。县太爷和巴拉根仓就混杂在来往的客人中间,走进王员外的院子。眼下,如意已放在洞房里新娘的身边。他们要动手,只好等到酒宴消停,人们入睡之后。因此,县太爷和巴拉根仓只好找个墙角蹲着。
    县太爷落网:民间故事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超越琴行2017

      文章来源: 吉林
      时间:2018-04-28 13:08:41
      阅读次数:44
      回复次数:1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