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威宁县官商勾结侵占他人征用补偿款的情况控诉

    作者:ty_二哥297 提交日期:2017-07-22 22:24:24

      关于威宁县官商勾结侵占他人征用补偿款的情况控诉

      控诉人:
      郭品龙(男、身份证号:520111198108261812、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孟关乡人),原威宁县草海镇茂屹砂石厂股东,电话号码:13608599662
      被控诉单位和人:
      1、马永琴(威宁县人大公职人员,同为该县人大代表),电话号码:13985361165
      2、毛玉平(威宁县政协公职人员,临时任威宁县都香高速指挥部主任),电话号码:13985361766
      3、威宁县五里岗办事处及赵锟

      2014年初,原威宁县草海镇茂屹建材砂石厂法定代表人毛坤武(系马永琴丈夫)为扩大该厂生产规模,引进我先后投入550余万元(其中自筹350余万元,银行或亲友借贷200万元)新建了一条产量为2000立方米/日的大型砂石生产线。2015年该生产线刚建成投产不久就被列为“都香高速公路”征收范围 ,在处于投资尚未收回的情况下,我义无反顾的支持国家建设,不与政府唱对台戏,积极配合开展前期测量工作。但后面发生的官商勾结、官官相护、为官不仁等一系列事情让我始料未及,上百万的征用补偿款被莫名侵占。期间我多次找到当事人和有关部门协商反映该问题,希望能够得以妥善解决,拿回属于自己的补偿款,但得到的都是推诿搪塞和威胁恐吓。如今,我已对当地公职人员和相关政府机关失望至极,几百万元的血汗钱眼看就要血本无归,我只有通过信访的办法解决该问题,如问题久拖不解我将到省里和北京反映问题。

      一、官商勾结,只手遮天
      在获悉自己投资的生产线处于“都香高速公路”征地红线范围(K05+200-K105+600段)后,加上该厂法定代表人毛坤武经常发生说一套做一套不讲诚信的情况,我和其他股东非常担心毛坤武会私自领取征用补偿款,于是我们在咨询律师相关法律条款后按照程序,
      一是依法依规在2015年12月16日,我与砂厂其他股东会同毛坤武就该厂征用补偿事宜进行商讨,达成三点共识:1、补偿款按股份制分配(股份分配协议附后);2、毛坤武委托我参与与相关部门就征用补偿事宜的协商;3、补偿款由我代为毛坤武进行领取;二是依法依规在2015年12月16日,前往威宁县公证处就上述第2、3点进行了委托和公证(委托书和公证书附后);三是依法依规在2016年6月,将具有法律效应的协议、委托书和公证书及股东联系电话送达该县五里岗街道办事处拆迁处赵锟处,赵锟回复:“你们的材料和要求我会向上汇报”,最后我们请赵锟签收此材料,但拒签未果;四是在2016年6月期间,我有礼有节的多次找到五里岗办事处和“都香高速指挥部”毛玉平主任,再次送达材料和表明该厂的征用补偿事宜法人代表毛坤武已委托以我的信息,但未得到正面肯定的答复,均为口头含含糊糊的说“我们知道了,到时会通知你们的”。
      2016年7月3日,都香高速公路指挥部威宁县高速拆迁办通知毛坤武到办协商拆迁补偿事宜。我听闻后前往参与,但会前被毛玉平态度生硬、语气强势地要求离开,他说:“我知道你们是股东,你们没有资格和我谈,我们只和法人代表谈,赔款时会通知你们的”。面对如此强势霸道的官员,我能怎么办?我一个外乡人,在当地无任何上层关系,毛玉平又掌握着砂厂征用补偿大权,我敢和毛玉平对抗吗?我只能离开!
      会后,我找到毛坤武询问会议情况,其遮遮掩掩地说:“正在协商中,还没有最后确定”。此后,我及其他股东也未接到指挥部或五里岗办事处任何形式的通知和消息。
      2017年2月7日(大年十一),高速路施工单位突然要求我们赶紧移走机械设备时,才被告知补偿款已支付。后经委托的律师查询:2017年1月23日,毛坤武与威宁自治县五里岗街道办事处私自签署了《都香高速公路(威宁境)茂茂屹砂石厂及附属物拆补偿协议》(见后附件),2017年1月25日(除夕前两日),共计413余万元补偿款汇到毛坤武个人银行账户上(转账凭证附后)。
      在如此事实确凿的情况下,难道这不是一起典型的官商勾结?指挥部、办事处及毛玉平主任公然赤裸裸地藐视法律法规,根本不把老百姓的合理合法的要求放在眼里,别有用心地利用我春节回家期间,只手遮天地将补偿款划到毛坤武账下!

      二、官官相护、沆瀣一气
      413余万元补偿款已被毛坤武领取,我立即联系毛要求支付我应得的款项,但毛坤武告知补偿款已被银行冻结无法取出。为搞清楚被冻结的原因,在与毛坤武及其妻马永琴交涉过程中,毛、马两人一是承认通过找关系打招呼的办法与指挥部私自签订了《补偿协议》,并领取补偿款;二是说明了补偿款被银行冻结的原因,由于两人还有外债,为急于归还外债,便伙同债主打起补偿款的主意,采取先让债主起诉至县法院,法院判决后法官通知指挥部将补偿款打至毛坤武账户,最后转到债主账户的办法,还清了外债。
      这些官员们为了一己私利和照顾关系,不顾事实和真相,官官相护、操纵法律、有失公平、沆瀣一气把平民老百姓玩弄于鼓掌之中。通过这些官员们的一系列地暗地操作和黑心勾当,将本属于我的款项变为他人囊中之物,也解决了毛、马夫妻债务问题。

      三、为官不仁、诚信丧失
      整件事情水落石出后,马永琴怕影响其在威宁的名义和工作,与我协商不要起诉。2017年2月8日,马永琴以公务员的信誉为担保,夫妻两人共同亲笔写下200万元的欠条和还款时间,但到期后夫妻两人并未归还,口口声声地说“这个钱我们认账的,再缓一缓”,最终是当面一套背地一套的一拖再拖。
      为了讨回此款我多次往返贵阳与威宁,到后期毛坤武均不与我见面,并将其妻马永琴推至前台与我进行所谓的“协商”。在此期间,毛坤武在电话里自称在威宁黑白两道通吃,对我进行人身恐吓。马永琴与我协商时还会带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当面对我进行言语攻击。夫妻两人轮番采取如此卑劣手段企图让我退让,已明显起不认帐之坏心。后来,马永琴态度傲慢地直接声称:“你去法院起诉我,告我的人多的很”。
      2017年5月17日,在百般无奈下,我将毛、马夫妻诉至威宁县法院,要求夫妻支付200万元欠款。2017年7月11日开庭,开庭期间夫妻两人均未到庭,其委托的律师在庭上提出很多无理的说辞、颠倒黑白,再次充分暴露想欠账不还的目的。
      马永琴作为县人大代表和国家公职人员,其在整件事情中的所作所为彻底展现了她的真面目,不断利用权力和职务之便为其夫毛坤武在生意场上开山劈路、穿针引线、施加影响,从而达到谋求私利的目的。共产党是一个好党,但就是坏在马永琴这类心术不正、人品不端的官员手中!
      如今,我未收到一分还款,同时仍有200余万元借贷未还,无颜面对家中妻儿和亲友。我深深的自责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看清毛、马夫妻的本性,过于相信当地相关部门的公正和公平,导致我出现举步维艰的现状。我如实将整个事情反映给能管事、能替我们百姓主持公道的政府部门,希望相关部门管好公职人员,促其早日归还我血汗钱,以脱我欠债之苦为谢!




      控诉人:郭品龙
      2017年7月22日





      
      
      
      
      
      
      
      
      
      
      




    关于威宁县官商勾结侵占他人征用补偿款的情况控诉

    热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


      文章信息
      作者:

      ty_二哥297

      文章来源: 多彩贵州
      时间:2017-07-22 22:24:24
      阅读次数:57
      回复次数:6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