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祖业,山林,田地,祖屋,被人为故意,用暴力,诈骗手段,强抢,强占,霸占了,

    作者:艺令2016 提交日期:2017-12-02 14:43:34

      本人,邓辉,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维新镇,严家山村(原水田坪村,中心大队)一组人。

      自国民党后期,别人通过其它迷信途径,得知,国民党,必定会败给共产党,为了做我家祖业上的新主人,故意,骗取我祖母的慈善同情心,将现属,一组的邓某喜,介绍的,交由我祖母,接回家抚养,等邓某喜长大成人后,再返还回邓某喜所在的原组,

      别人将邓某喜成功安插到我家祖业上后,将自己的毒恶计划,到处说出,其他(她)人,听了,多次劝我祖母将邓某喜,返还到原组,由于别人,善于口蜜言
      语,游说之本领,再次蒙骗住了我祖母,
      国民党败给共产党后,等我祖父一死,别人便,以自己是共产党的名义,强行入驻到了我家祖屋上,同时,用暴力威胁手段,将原本属于我家祖业的田地强占了一部份,自己种着,

      由于,国共两党,还未内战时,国民党人,专程交待了,一组的其他人家,帮忙永久性看着,不让认何人分割了,以防国民党,真的败给共产党后,被人为的强行分割归自己所有,

      别人,强占了,一段时间,由受国民党人,所托的一组其他村民,手持锄头,赶跑了,致止有安宁了一些年,

      别人知道,用暴力手段据为己有,是不可能的,便采取了,他的占有,只是帮助看守,的说词,游说了,一组赶他的人。别人为了,实现再次占有,以一套共产主义言论,以先分裂,化整为多块的方式,来逃壁,共产党,当时的行政规则,说服了,一组赶他的人,更是说动了,原国民党在当地的党员,

      别人连合了,自己的亲属,共同两面夹击游说,别人为了表现出,他自己,没有占有心,承诺将我家祖业,先化整分给一组赶他的人,由于当年,国民党,为防止自己败给共产党后,一组其他村民,跟着共产党,为自己瓜分我家祖业,曾试探性的,以帮他们杀掉我们为由,将我们的祖业全部分给他们,如果当天,他们答应了的话,他们当天就会被全部杀掉,国民党的执行队人员,早已整装待发的,在九支拐的地方,待命着了,

      别人,准备分裂的当天,指使自己的亲属,到了,赶他的人住的地方,听了,一组人,讲了,今天去分守我家祖业的事,故意大惊小怪的,对他们说:“你们,今天就是傻,别人是什么人,你们就忘了当年,别人今天,是以你们分守为由,再次组织国民党人,对你们进行杀掉的,你们今天,不管别人,怎么分给你们,你们都不能要,一要你们就完了,听我的,到时,你们将所有管控权,托付给别人一人,就行了。一组人,听了,信以为真,分守的当天,将所有,看守权,交托给了,别人。

      过后没多久,原国民党人,问了当天,他们为什么不受,将看守权托付给别人,一组人听了,说了实情,原国民党人,听了,顿时悲痛不已,说:“你们被骗了,现在都是共产党的天下了,我去哪里组织人马,来对你们进行杀害。一组人听了,得知真像后,笑了,说:“这还不简单,我们再夺回来,不就行了”。说完,几人一伙提着锄头,去了,和别人,械斗了一阵,将别人,这一次赶的,是求饶,承诺永久性不再来了,才罢手。

      别人真的自己没再来了,但心还是不甘的,一直等待着下个机会,以邓某喜为依靠,

      土改时代的来临,给了别人,一次重新的机会,自己不能出面了,指使亲属中邓某喜是近亲关系的共产党员,开始为邓某喜,全面独占我家祖业做行动了,

      虽有成功,但也有失败,而为阻止这些共产党员,为邓某喜分占我家祖业的人,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为邓某喜分占我家祖业的共产党员,曾狂妄的说,分不到他们的地方,也要搞死他们的人,反正都要搞到一样,要让那些人死的连猪狗都不如,

      经过多番分割后,为邓某喜一家分占我家祖业的人,通过多方,利诱,形成威胁条件,策反,说动了,一组的人,和采取暴力分割强制手段,为邓某喜一家分得了我家祖业的大部分,曾经放言,狂妄的说,他们既要用共产党的权力,为邓某喜一家分得我们的祖业,山林,田地。又要用分得到的我们的祖业,山林,田地面积,为邓某喜一家勒索我们的钱财,作准备。至此,将所有利于我们的各个路径,都分给了邓某喜一家。

      由于,以共产党员,文某谁,(译音)及其他与邓某喜是近亲关系的共产党员为首的,这种针对我们性的,分割极端毒恶思想,引起了,其他非邓某喜一家亲属的共产党员的不满,利用最后一次分割山林的条件,为我们分还回了,几块有利于我们的出入路径。由于,触动了,邓某喜一家,今后勒索我们的利益,引发了邓某喜三父子的恨之入骨,邓某喜,多次,经常的,对人说,如果当天,他在家的话,非得将那些共产党员全部打死,决不让那些共产党员为我们分还回,

      一:至此,以邓某喜,邓某海,邓某龙,三父子各自为首的,开始以各种暴力手段,开始了对我们,长年不休止的危害行为,曾放言,杀不掉,我们,也要把我们赶跑,

      二:至此,也引发了,为邓某喜一家分占我家祖业的共产党员的恨之入骨,曾放言,将不惜一切代价,只要有机会,便会再次强占回,

      三:至此,也引发了,邓某喜,亲侄子们的恨之入骨,曾放言,要用尽一切发奋图强,获得在共产党社会里新力量,和支助,必将全部夺回,定将我们赶尽除决,

      经过改革开放,30年的经济建设,他们也获得了,成就,

      2002起,便发动了,再次以邓某喜,邓某龙,为主导,邓某海,为暴力强抢,强占实际行动,

      以,其他亲属的自身成就,左右、干涉司法,为辅助,再次进行了十年强抢行为,

      最终,几块地方,又被强抢回去了,现已被确权,成合法的了,

      我们也被他们成功赶出了石门县,


    热门评论:

    昵称:提交时间:2017-12-04 13:59:12

      我接受剥削了,难道他们不知道我已经投降了吗?这样才能苟延残喘地生存。

    昵称:提交时间:2017-12-04 11:26:09

      

    昵称:提交时间:2017-12-04 11:14:54

      

    我家的祖业,山林,田地,祖屋,被人为故意,用暴力,诈骗手段,强抢,强占,霸占了,

    昵称:ty_只愿沉醉提交时间:2017-12-04 10:59:42

      


      文章信息
      作者:

      艺令2016

      文章来源: 百姓声音
      时间:2017-12-02 14:43:34
      阅读次数:48
      回复次数:5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