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们的遭遇,看辽宁百姓的生存环境,辽宁的明天会美好吗?

    作者:wzzhbd 提交日期:2017-12-14 19:17:36

      群众利益无小事? 我们何时能向东港市海洋与渔业局讨回活命的工资?系列
      辽宁的经济状况这么差的原因是什么呢?我们想主要是这个地方已经不适合老百姓生存了,这才是主要原因。这就是各个新闻所说的为什么辽宁的年轻人都逃离自己的家乡的原因。如果这个地方还说得过去,谁愿意背井离乡啊?这个问题不解决,我们想辽宁是不会有未来的。因为没有公正的环境。百姓有冤屈没有地方申张正义。这样的环境,经济能好起来?除非吹牛皮!
      我们想请教一下各位,为什么东港市海洋与渔业局的官员非要把我们的国企身份硬要说成是合资人员的呢?我们与这个合资公司没有任何劳动合同,是由海洋与渔业局的委派过去工作的。我们原是这个局下属的另一个国企的员工,凭着这个局开具的调令到这个局的行政办公室报到的。这么明了的办事程序和过程是不容置疑的,也是有档案可查的。可为什么我们说到这个问题时,局领导这样对我们说:要是你们的档案丢了呢?或是让人撕了呢?我们先不说这话说的对不对,我们想说的是两点:一点是,我们的档案若是真像如是所说,谁该为此负责呢?二是,为什么不惜说出这样无赖的话,也要把我们往合资人身份上安呢?我们的猜测可是就是一个问题――钱。可能他们想把我们以合资人的身份打发了,这个公司的巨额国有资金到哪儿去了就无从可查了吧?因为到那时就没有我们这些国企身份的人牵扯了。我们甚至都怀疑那4900多平米的国有资产的土地还在不在国有名下都不好说了。种种迹象表明好象国有资产和资金已经流失了。所以,为了绝后患,就想把我们这些人给灭了,也就是不顾事实硬给你安上合资人的身份。我们分析的对不对呢?请各位帮忙给分析一下。

    热门评论:

    昵称:森林里的寻路人提交时间:2018-01-19 03:53:18

      从我们的遭遇,看辽宁百姓的生存环境,辽宁的明天会美好吗?
      群众利益无小事? 我们何时能向东港市海洋与渔业局讨回活命的工资?系列一
      .我们是辽宁省丹东市东港市海洋与渔业局下属的国有企业职工《原东港市水产局,以下简称海渔局》。因海渔局直属国企东港市水产经贸公司于1995年与日本方面成立了一个合资企业----东宇水产有限公司,其作用是为了建立一个外贸窗口,用于出口海渔局下属国营东港贝类示范养殖场和滩涂管理站及水产经贸公司滩涂上生产的杂色蛤,通过正式招工和海渔局开具调令从海渔局下属的其它国有企业调转人员的方式《开始十一人,现剩下九人》调入水产经贸公司,这是海渔局于2014年12月22日和2016年1月15日出具的答复书中所认定的,因海渔局的局长同时又担任水产经贸公司的领导,其人事管理又是海渔局行政办公室代管,所以我们手持海渔局开具的调令交到海渔局行政办公室孙主任那儿,东宇公司的董事长也是海渔局局长杨吉良担任,东宇公司董事由海渔局中层干部担任,会计由海渔局局属水产供热站会计、站长担任,《东宇公司中止后,该会计升任国家公务员调局机关任职》。我们到海渔局行政办公室报道后,时任海渔局局长杨吉良给我们开了一个会,告诉我们工资标准为企业每人每月480元,你们是国有企业职工,得按国有企业标准,要按照国家国有企业政策,要懂得细水长流,单位得攒点钱,以后单位业务不好时,单位积累的资金可以完全保证国有企业正常开展经营业务。随后我们被派到东宇公司,春季和秋季出口杂色蛤期间,一部分人员给东宇公司办理出口杂色蛤业务,另一部分人员在水产经贸公司杂色蛤养殖滩涂上24小时从事护滩、投苗、养护、生产及维修生产船只等等工作,实行轮换制,伏季休渔期和冬季无出口任务这段时间,全体人员也是轮班制24小时从事护滩、投苗、养护、维修生产船只等等工作,直到2003年五月公司中止了进出口杂色蛤业务,时任海渔局雷天国让我们回家开最低工资,福利待遇不变,
      从2014年6月至今,这点活命的最低工资被现任局长张旭给停了,理由是单位钱没了,经过我们层层诉求,现得到的海渔局单方面的答复是我们不是国有企业职工,是合资企业员工,这让我们迷茫了,我们什么时候成了合资企业员工了呢,谁给我们更改了国企员工的身份?我们可是有着二、三十年的工龄的国企职工,是海渔局的调令调到经贸公司,被委派到东宇公司的,合资企业的人员进出需要政府职能部门的海渔局开具的调令吗?如若是合资企业员工,我们和东宇公司签订过劳动合同吗?退一步说,就从我们全体职工在给海渔局直属国企水产经贸公司十多年的工作劳动的这个层面,也符合劳动法规定的永久合同的条款,再退一步说,如若是海渔局领导把我们的劳动保险等等挪到合资企业交的话,有没有义务告知我们?这样做会是什么后果?如果告知我们,我们或是同意或是不同意改变身份,法律不是规定企业用工需劳资双方自愿同意吗?我们怎么莫名其妙的“被”成为合资企业员工身份了呢?海渔局在开具调令时候告知我们了吗?我们作为国企职工辛辛苦苦为国有企业贡献了一辈子,听从上级组织部门的安排,为国有企业出口创汇而工作,到最后竟停发了我们活命工资及一切福利待遇,还要面临失去国企职工身份的资格,还有说理的地方没有?
      目前的情况是职工工资发放到2014年6月,且在此八、九年之前,东宇公司所有帐户早已销掉。我们的工资都是海渔局给我们的现金发放的工资。 
      我们不明白的还有一事,为什么同在这一情况下,局长还是局长、局中层干部还是公务员、会计也摇身一变成为公务员,怎么就我们普通老百姓不仅没有变成公务员,连原有的国企职工身份都有“被”莫名其妙的变为合资员工的身份,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2016年12月20日在历经两年多的层层诉求之后,东港市信访部门的领导电话通知我们,说第二天省及丹东市信访部门的领导来督查此案的办理情况,要我们参加,我们听了极为高兴,以为终于可以解决问题了。当天参加会议的人真是不少,有东港市政府的领导,包括海渔局的局长、书记,可让我们失望的是,领导们口头的结果还是维持海渔局所说的我们不是国有企业身份。在我们陈述了前面所讲的情况后,最后的答复是让我们自己举证,去劳动仲裁部门仲裁我们的国企身份。我们很是诧异,还要我们举什么证?我们还能举什么证?还有什么证可以需要举?海渔局的调令没有档案可查吗?(还真的像海洋与渔业产局领导对我们所说:假如你们的档案丢了或是让人撕了呢?)况且在海渔局的两次答复书里都是予以确认的。至于在海渔局经贸公司滩涂上工作是人所众知的、有目共睹的。这样明明确确的事实,还需要劳动仲裁吗?是分不清是非吗?还是故意刁难?把为难百姓作为己任?还有什么“奇葩”的证明要我们举吗?劳动仲裁是你们行政不作为的挡箭牌吗?信访领导还说,在事情处理期间,不能再往上信访了,我们想问一问,这样的结果算是在处理期间吗?又过了一年了,事情还是没任何结果,我们如何生活没人管吗?我们是群众吧?让政府职能部门的国家公务员断绝生活来源是利益吧?按说这是大事不是嘛?怎么三年多了还是推三拖四的呢?这个事情对信访部门及海洋与渔业局的领导来说可能就是工作,可对我们来是这是生活啊,活命的事儿呀。在我们看来,天大的事呀。
      我们百思不得不解,我们招谁了惹谁了?遵纪守法,听从上级领导部门安排,为海渔局所属国企出口创汇而工作,怎么海渔局领导们就要改变我们国企职工的身份,停掉我们的活命工资呢?在我们刚讲那个出口窗口单位是1995年成立的,我们是从1996年被海渔局开具调令调来的后,就被丹东信访局的领导打断,说:九十年代那时比较乱。我们就不明白了,九十年代怎么就乱了?九十年代就没法可依了吗?九十年代就不讲理了吗?就算你说的对,九十年代乱,那“文革”不是更乱?不是有拔乱反正嘛。中国的改革开放及建设法治社会不就是从拔乱反正开始的吗?这一优良作风保持到现在,现在不是还在昭雪冤假错案嘛。再者,东宇公司的会计在单位中止以后,就能给了公务员身份到局机关任职呢?我们则要停发了工资,还要面临失去国有职工身份的危险?这就是乱的结果吗?这样依法办事是有选择性的吗?为什么只给会计这样的身份?为什么?是有难言之隐吗?丹东信访局的领导还说:以前的当事人都不在了。我们想问一下,光是上两届局长是当事人?我们职工不是当事人?为什么不向我们职工这方的当事人了解情况?当事都不在就不解决我们的问题了?这届局长接替的是谁的职务?是他个人的吗?不是我们伟大的党和人民政府的吗?你还重起炉灶了?还新任不理旧事了?退一步说,那余下的巨额国有资金和资产是谁在支配?这样说的目的是什么?
      想来想去,只能猜测出一个可能的结果,大概可能是钱闹的吧?据我们职工的模糊记忆,公司每年的净利润是300-500万之间,职工最初的月工资是480元,两三年后涨至580元,可到2003年五月公司与日方中止业务时,传说公司账面上分红剩余的国有资金,仅剩400多万元左右。我们职工所知道的费用支出,就是这11个员工的工资福利,和买了一块工业用地4950平米的,花了50万元,再无其他,那么多的国有资金哪去了呢?没有人说明。
      还有一个不吐不快的事情,我们21号参加的那个信访督办会议一开始,丹东市信访部门的领导,问我们现在干什么,我心里一热,觉得终于有领导可以关心我们的生活问题了。回答说,50多岁的人了,没人要咱打工了。可人家领导回答咱:“捡破烂也可以生活啊,你怎么不去捡破烂呢?”我无语了,凭什么?我们身为国企职工,有着二三十年的国企工龄,被政府职能部门的海渔局断绝了一切生活来源和保障吗,领导为什么不根据实际情况,解决我们的生活问题呢?我们认为领导应该按国家政策,把此事公正的处理好,至于捡不捡破烂那是我们自己的事情,领导费心了,感谢领导考虑了这么多。
      我们还有一事不太明白,请大家帮助科普一下,同日的会上,省信访局的一个领导说了这样一句话,你们若是合资企业员工的话就无权监督单位得资金款项。这事我们想不太明白,我们身为国企职工对国有资金就无权监督?如果我们什么都不是,可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吧?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有企业每个中国的公民都应有一份吧?就没有权监督国有资金了吗?请赐教。
      从满怀希望到漫长的申诉等待,经历了两年多的失望之后,这次我们又失望了,我们的生活又在困顿中继续。我们只想说:为了我们能活下去,海渔局的领导是否能把我们的活命生活费发给我们,让我们先生活着。你们接着慢慢研究处理这件事情。等你们从实际情况,按照国家政策出来一个切合实际的、公正合理的结果后,咱们再根据安置政策,多退少补,行吗???你们可是父母官呐,人民公仆啊!先关心一下我们普通百姓的生存问题,就权当你们扶贫了,行不???
      还有一事儿我们挺迷茫的,不是说群众利益无小事儿吗?不是光嘴上说说的吧?我们两年多来走访、网上信访了多个部门,省、市三级信访部门,民心网等。都说自己高度重视,但有的答复是我们的情况他们很同情,建议我们找找相关的部门;有的答复是上级领导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到现在也没有任何解决方法,我们的生活也继续没有着落。我们弄不太明白,群众利益这个事儿是有选择性的吗?还是辽宁省丹东东港市海洋与渔业局的事儿不太好办??可是我们要生存呐!就这样让我们安分守已,奉公守法的老百姓该怎么办呢??
      2016年12月22日
      13352177699

    从我们的遭遇,看辽宁百姓的生存环境,辽宁的明天会美好吗?

    昵称:提交时间:2018-01-19 02:35:23

      群众利益无小事? 我们何时能向东港市海洋与渔业局讨回活命的工资?系列
      三年多来,从下到上,从上到下,从省里到东港市,我们真的是在路上啊,各个部门到处奔波,问题就是得不到解决。就在今年12月11日,我们到东港信访局询问结果。一年又过去了,我们的生活依然处在困顿之中,我们的问题何时能得到解决。得到的回答是等他们问一下海洋与渔业局。12日得到信访局的电话答复,告诉我们海洋与渔业局说还在办理过程中。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儿。因为三年多来,我们无数次的询问,得到的都是雷同的答复。其实宗旨就是一个——拖。我们猜想可能就是两个原因:一个可能是局里上届的领导把国有资金弄得不清不楚,这届领导不愿意得罪人?或是不愿意为上届收拾乱局?二个可能是本身自己也可能是不清不楚?所以不能清楚的处理?要不没有理由这样啊?
      我们咨询纪委是否涉嫌领导干部不作为,得到的回答是人家还不算不作为。因为人家没亲口说出:我不管!这三个字。笑话不?
      三年多的信访、申诉等等历程,其中之艰难无以言表,我们深深的体会到。辽宁省丹东东港市从上到下,各级政府所设的机关真不少,但都是踢皮球。可能人家是一个圈子的吧?都在维护这个圈子。(在封建社会这是不是叫士族阶级?)老百姓的事就是没人管.各级信访都是层层下转,最后转到你投诉的那一方,让他们自己处理,各级信访还一点儿责任没有,也不监督处理的对不对。纳了闷了,要这些庞大的各级的信访干什么的?吃皇粮吗?用一些官话糊弄百姓到处走,他们于心何忍?设立信访部门真的是为了解决老百姓难题的吗?

    昵称:龙卷风V龙卷风提交时间:2018-01-19 00:55:38

      贪腐是一切问题的根源。万恶之源!

    昵称:小乙2012提交时间:2018-01-18 23:46:06

      是谁造成了辽宁今天这样的局面?百姓都被欺负成这样了,还上告无门,没人管?


      文章信息
      作者:

      wzzhbd

      文章来源: 百姓声音
      时间:2017-12-14 19:17:36
      阅读次数:49
      回复次数:4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