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公开的控告信

    作者:u_110250247 提交日期:2018-01-23 00:33:00

      
      控告沈河区滨河派出所民警徇私枉法罪
      控告人:李洋,女,1978年4月14日出生 ,汉族,沈阳市于洪区人 ,联系方式:15524298896。
      控告人:朴宇航,男,02年11月7日出生,与控告人李洋是母子关系
      被控告人:时小国,男,滨河派出所民警,联系方式:15502414395。
      被控告人:罗峰,男,滨河派出所民警,联系方式:18940136683。
      被控告单位:滨河派出所,沈阳市沈河区东滨路162甲,沈河分局
      电话:24813076
      控告事项
      1. 依法追究被控告人时小国罗峰徇私枉法罪。
      2. 依法责令被控告单位对侵犯朴宇航施暴犯罪份子进行法律制裁。
      事实与理由:
      2017年11月21日晚18点23分后,在沈河区南乐郊路85-2号附近朴宇航被诚鑫缝纫机店主李峰,王芸殴打致三踝粉碎性骨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四章 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罪二百三十四条 【故意伤害罪;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 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2017年11月21日控告人李洋因为到施暴者店铺看缝纫机,由于施暴者不讲诚信没有在其处购买,施暴者就对李洋进行辱骂,控告人的孩子听对方骂的难听就还嘴了。然后施暴者夫妻就对朴宇航殴打。直到朴宇航说:“别打了,我都骨折了。施暴者才停住继续殴打。随后控告人李洋拨打了110报警,并拨打了120急救电话。
      在控告人报警前有人已经报警了,这时候五八速运的司机也来了,那天孩子被打前都已经叫好了车,因为买了缝纫机还有进的货没法拉走,突发的孩子被打骨折无法离开向其58司机支付20元。案件由沈河分局滨河派出所处理,警察出警控告人李洋提到了男施暴者用棍棒追打将孩子打倒在地上。警察没有问在场的人,出警人有个姓周的,但是案件后来不是他处理。当时罗峰出警,他一直站在边上至始至终一切都看在眼里,事发地四周到处是监控。李洋说:“孩子被施暴者棍子打倒的。”施暴者马上说:“我没打,他们两个打一个。”然后警察对报警人说不听你说,让孩子说。警察问:“谁打的你?”孩子说:“他打的。”施暴者马上就指着孩子鼻子说:“谁打你了?我没打!”孩子极度恐慌剧烈疼痛加上自我保护意识,主要施暴者又在场。孩子说:“他打我,我打他。然后他坐我身上,把我压骨折了。”施暴者夫妻马上又冲孩子喊,男的说:“我压你了啊?你压我身上。”女的说:“他压你了啊?你压他身上。”这期间没有警察制止施暴者的共同问话!朴宇航一个没出过校门的孩子极度恐慌疼痛回避问题正常,他大声喊听我说:“我打他,他打我,我压他”施暴者说:“对他压我”不知道怎么把我自己腿弄骨折了。”然后换来民警的嗤笑。当时孩子距离施暴者很近极度恐惧疼痛产生的回避问题,恐惧中他认为有监控民警能主持公道。警察来之前控告人被58司机缠着取消订单。
      警察让对方说经过,没有让控告人说话。他说:“一个个说,让你说的时候再说。”明显的施暴者撒谎,他们说:“控告人两个打他们,我不卖你你就走呗,然后你又回来等等”警察也不想想?控告人要走了车都叫了,会去和他们打架吗?还有那是对方的地盘,我们又不熟悉可能会和陌生人打架吗?而且孩子被伤害的位置还离开了诚鑫店铺。后来我说的谁打你啊?要不要脸啊?孩子说:“调监控得了。你们打我,我妈一直拉架告诉你们别打我。”然后警察马上说:“怎么办案我知道不用你告诉我,比你有经验。”
      然后警察告诉那男的:“你别说了,一会回所里说。”我相信他们能看出来怎么回事。毕竟那么多年的经验在那呢!现场没有调取任何一家监控,罗峰在一边最后对施暴者说:“那小伙你过来,回派出所说”其实罗峰一直在边上就应该知道怎么回事,第一时间调取事发地监控看看施暴者夫妻是不是向报警人说的那样拿东西,报假案是要承担责任的!而且案发现场砸伤孩子的箱子还在,控告人李洋手机屏幕被打烂了,包被砸出个口。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九条 ,对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可能判处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采取取保候审尚不足以发生下列危险性的,应当予以逮捕:
      三、可能毁灭伪造证据的,干扰证人作证或者串供的;
      八十条,公安机关对现行犯或者有重大嫌疑份子如果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先行拘留。
      一、 正在预备犯罪,实行犯罪或者在犯罪后即时被发觉的。
      二、 被害人或者在场看见的人指认他犯罪的。
      三、 在身边或者住处发现有犯罪证据的。
      四、 犯罪后企图自杀、逃跑或者逃逸的。
      五、 有毁灭伪造证据或者串供的可能的。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79条第三款警方就应该及时向检察院提出批捕,根据第八十条前几款就应该先行拘留。
      隐匿证据作伪证
      2017年11月21日孩子被打就医于铁西区八院,孩子已经骨折有当时病历和刑警时小国通话录音为证据。骨折就构成刑事案件,还有在场孩子都说骨折了,从医院片子看脚整个后根部三踝骨被砸粉碎性骨折,后脚跟骨头都砸分离了。控告人李洋是在场看见的人指认施暴者犯罪,受害者朴宇航也说了看见了他们两个打他,而且周边有监控。案发地方是施暴者常住的地方,不对施暴者进行拘留就有可能毁灭证据或者串供,警方却有法不依。
      孩子被撵着打当时周围有人看见了,李洋说:“给做一下证呗。”那人说:“看见了也没法给你作证,离的这么近怎么作证。没法做证这证怎么做啊?”但是这是事实而且那家室外也有监控,当时没有说是实时监控,警方对施暴者夫妻不拘留就有可能串供毁灭证据。
      120来了将朴宇航送往铁西八院,等120在到急诊排队经历了2个小时,这期间如果调监控也早就调完了。警车离开的时候,到控告人离开施暴者隔壁都没下班,他家室内外都有监控。那时候没有人说监控不好使,案发现场警察应该会看到监控。因为那个地方好多监控探头,也许派出所早就看过监控。我们在医院派出所罗峰来了电话问孩子在哪家医院,问孩子结果怎么样了。其实一个老的公安干警应该根据现场能判断施暴者究竟是否用物伤人,现场砸坏的箱子还在,箱子上的东西还散落在马路上。
      办案警察知道施暴者夫妻用了多大力度有多凶狠,现场箱子在那都砸裂了。双方如果事实有争议警方就不应该把施暴者马上带离案发现场,应该第一时间对现场监控证据予以封存并逐一排查,并在及时现场询问周边的人,免得串供作伪证或者视频被删减或者毁灭证据。何况受害者及家属都提出来调监控证据,没及时调就是隐匿证据。监控没调出算是失职或当没有监控,报警人提到了对方拿铁棍子将朴宇航打到,而且手机也被施暴者用铁棍打坏了,关于事实警方现场滑稽的居然只问施暴者?现场不问周围的人不及时取证?孩子被打倒衣服沾满灰尘,施暴者李峰在孩子身上打他。李洋拽施暴者夫妻告诉他们别打架,施暴者王芸就搬箱子砸了李洋和朴宇航。夫妻凶狠残暴狡诈,但是李洋包被砸坏了是事实。办案警察忽略事实不算完,在这之后更是明目张胆的知法犯法徇私枉法!
      明目张胆的隐匿证据
      医院里罗峰打来电话,电话里向罗峰警官提到了希望马上保存监控,要不说不清。其实罗峰从最开始在现场一言不发观察现场就已经知道了是怎么回事,毕竟是多年的公安干警。在医院里过了一个小时警察时小国打来电话问:“孩子结果怎么样了?”当提到监控,时小国说:“哪有监控?嘛把监控保存下来。?”控告人说:“孩子骨折了,对方应该拘留吧。”时小国说:“对方也有伤,对方也去看病了。什么拘留?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监控在那摆着时小国居然公然隐匿证据。
      孩子被打当天为了给孩子讨回公道,控告人连夜去了派出所。希望公安机关采取措施监控保存下来,控告人提了监控,作为一名公安干警时小国却一直在撒谎,他说:“看了周边并没有监控。”四五家监控在那里摆着,怎么看不到?施暴者隔壁监控就能看到施暴者男的经过是不是手里拿着铁棍子和女的有没有搬箱子,施暴者隔壁室外有监控室内也有。那个地方一共有四五家以上有监控,最后由于时小国和罗峰的干预居然全部变成坏的和实时的。
      笔录违法威胁未成年受害者 隐匿证据欺骗报警人
      2017年11月21日晚时小国撒谎说没有监控,当日在派出所对控告人进行询问。做笔录控告人就有权希望警方实事求是记录,报警人看到李峰手里拿着铁棍施暴,时小国却一个劲的反问报警人。极力为对方辩解说:“对方如何说,孩子为什么没提?”我说:“那就去找监控何必各持一词?难道我看到的就不能作为证据吗?”告诉了警方孩子有抑郁症并且被打骨折,胆小怕事被吓着了。时小国却没有记录在卷,提到了孩子脚被砸出个坑,时小国也没有进行笔录记录在卷。事实在那摆着现场不保护,现场有箱子时小国也没有取证。控告人包被砸坏了手机被砸坏了时小国也没记录在卷,挑三拣四的诱导进行记录就涉及造假,笔录不完整报警人没签字。而且21日连夜赶过去就是为了看监控做笔录,没有笔录也没法立案。报警人提先看监控,派出所后来就撵报警人。那天也是罗峰和时小国让去的派出所他们想趁乱作伪证但是没成功,为了赶报警人后来时小国答应第二天早上做笔录。
      2017年11月22日上午九点多被控告人时小国和罗峰已经在去医院的路上,时小国给控告人打电话让到派出所做笔录。做笔录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二控告人的笔录早晚都需要做,如实记录笔录是公安机关的责任。控告人朴宇航三踝粉碎性骨折是受害者,如果考虑朴宇航行动不便二控告人的笔录就可以同时在医院进行记录在案,朴宇航未成年人是受害者受法律保护,民警时小国就应该让施暴者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时小国罗峰用调虎离山的计谋将报警人支开,然后对孩子进行非法询问。未成年受害者做笔录必须有成人在场,这样会减少受害者的恐惧心里,何况还是个胆小的抑郁症患者。时小国罗峰没有穿警服也没有拿出警官证声称是警察将受害者孩子奶奶逼走,孩子的奶奶被逼走病房里人看见了整个笔录询问过程。控告人受害者朴宇航说了一遍真实被打经过,被控告人时小国和罗峰第一次却并没有记录在卷。时小国罗峰对孩子说:“你前后说的不一致不是自己弄的我们就不管了。”孩子说:“当时害怕。”警察也没有记录,孩子说:“脚被砸破皮了警方没有记录。”孩子提到了看见男的拿铁棍子打他,女的拿箱子砸他。不知道警方记没记!警察用眼睛瞪他问:“怎么弄的?”孩子改口说:“不知道怎么弄的”被记录了。控告人朴宇航是未成年人,时小国罗峰弄虚作假威逼利诱进行笔录询问时监护人都没有在场。孩子父亲在笔录做完后回来,警察问孩子父亲是不是监护人是就签字吧。这些有病房内病人录音为证,也有孩子父亲报警记录。李洋是报警人。作为在案发现场当事人也是孩子的监护人,控告人就有权知道孩子笔录内容。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保护法》第五十五条 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办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和涉及未成年人权益保护案件,应当照顾未成年人身心发展特点,尊重他们的人格尊严,保障他们的合法权益,并根据需要设立专门机构或者指定专人办理。
      第五十六条、人民检察院询问未成年犯罪人、询问未成年证人、被害人,应当通知监护人到场。

      根据《刑法》第三百零五条规定:在刑事诉讼中,证人、鉴定人、记录人、翻译人、对于案件有关系的情节,故意做虚假证明、鉴定、记录、意图陷害他人隐匿证据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时小国和罗峰故意将报警人骗走并且在监护人不在场的情况下,对未成年进行询问。就已经违反法律规定,记录笔录删减真实情节,欺骗威胁恐吓引诱未成年进行笔录询问。就涉嫌隐匿证据包庇犯罪。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就应当予以追责!时小国罗峰为了隐匿证据就连李洋作为朴宇航第一监护人连笔录知情权都剥夺了,如此严重违法违纪是法律所不能容忍的。
      隐瞒事实不让第一时间进行伤情鉴定
      时小国罗峰到了医院没有对孩子的伤进行询问。什么是证据?孩子脚上的伤就是证据。验伤委托书是公安机关行政行为,应该在受害者在受到伤害的第一时间就出具验伤委托,时小国和罗峰不但不出具委托书,故意拖延包庇。孩子脚上的撞击面在那,被砸出的痕迹就是证据,表皮撞击面损伤几日内是最佳的鉴定时间,被砸伤撞击面是最好的证据!手术前的损伤能最真实的还原事实,他们却不及时出具验伤委托。
      损坏物品被忽略也是为了隐匿证据
      报警那天朴宇航被打李洋包和手机也被损坏,箱子还在现场。这些能佐证施暴者手里究竟拿没拿东西。时小国和罗峰都不处理这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对证据忽视对施暴者的行为予以隐藏。
      监控证据的灭失是人为
      11月22日那天李洋被刑警时小国骗去派出所,打电话给时小国他都没有说在八院给孩子做笔录。在派出所没找到时小国却找到了另外一名出警的警察,那天派出所没有警车,就打车带周警官去调监控。22日上午施暴者隔壁监控室内外还是都能看的,施暴者隔壁的女老板和工人说:“室外监控是是向里的,看不见案发地。”控告人大儿子发现室内有监控,可通过玻璃看到外面。但是那家女老板说:“要等她老公。”店员也说:“要等老板回来。”派出所故意拖延和掩盖事实,监控在那没核实事实时小国就说没有。那天姓周的离开派出所,时小国罗峰还在八院威胁了孩子,就找他们副所长。副所长在他办公室往外推控告人,让联系办案民警时小国。22日上午在派出所给时小国打电话提监控没调笔录没做,包和手机也被砸坏了,时小国电话里说:“别和他说那些,等找人给做笔录再说。”监控是第一直接证据,在案发现场警方就应该保护现场第一时间调取监控避免被串供人为损坏。
      受害者被打骨折还被威胁监控也还没调,李洋气的跑去了110指挥中心,最后那天被滨河警方带回派出所就没人管了,最后却还是让找时小国。时小国罗峰那天不但没有调监控,控告人李洋2017年11月22日下午却意外的发现时小国在案发地附近,在另一家店铺取伪证让在场的人说没看见,让他少说话。最后逼得实在没办法又在25日那天想实在不行就找人谈不行就买监控证据,要不也没别的办法。那天巧合正好在事发现场附近看到时小国和罗峰,打人的人已经验了伤,被打的人却没有伤情鉴定委托。控告人直接问施暴者谁给开的验伤报告,哪来的验伤委托?”施暴者说:“问警察去。”后来我说他们不要脸,夫妻一起打人还能开出验伤报告?然后罗峰在施暴者隔壁出来,时小国在施暴者隔壁罗峰没说就说:“你要看哪的监控吧?带你去看看好的还是坏的,然后室外四五家监控明明亮着灯,商户说不是他们的他们控制不了。走到哪家都是一样的回答,然后最后到施暴者隔壁时小国在施暴者的隔壁,那家监控能照到外边的就变成是坏的不是他们的,室内监控就变成了实时监控。剩下不能看的警方就说他们也不知道是谁的,他说是浙江商会的,罗峰说他也调不出来。这明明就是作假,其实警方行驶权力拿警官证能调出所有的医院病历,和任何地方的监控。
      《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 任何单位和个人发现有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有权利也有义务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报案或者举报。
      被害人对侵犯其人身、财产权利的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有权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报案或者控告。
      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对于报案、控告、举报,都应当接受。对于不属于自己管辖的,应当移送主管机关处理,并且通知报案人、控告人、举报人;对于不属于自己管辖而又必须采取紧急措施的,应当先采取紧急措施,然后移送主管机关
      孩子脚上的伤就是证据,时小国罗峰在医院没问伤到什么程度没有给进行拍照留存。时小国索要控告人朴宇航的手机,删除图片证据。而且受害者脚上被砸的伤就是证据,这也是办案单位迟迟不给开委托的原因,因为在手术前是都能看出被砸的痕迹存在的。被打坏的手机是证据,砸坏包是证据,时小国罗峰却不尊重事实,徇私枉法隐匿证据

      在案发地取证,相对于受害人和报警人是弱势的。因为不熟和没有权利监控全部瘫痪,沈阳哪有那么多坏监控和实时监控?有没有串供施暴者和办案警方更明确,从程序上看警方已经违法了。事发地是施暴者和派出所的常驻地,在事发之后的最初几日报警人几乎每天都去派出所,在现场明明看到监控是好使的确无能为力,施暴者与办案民警串供简直易如反掌。朴宇航在南乐郊路被打,案发现场控告人孩子受伤之后提到了监控。如果我们说的不是事实,涉及到刑事案件施暴者就天天去找警方要监控了。如果控告人陈诉的不是事实,警方和施暴者早把监控亮出来洗脱嫌疑了。做为孩子妈妈也是目击证人,孩子脚上的伤也是最有利证据。李峰用棍子给朴宇航打到,最后他是在朴宇航身上被人拽走的,王芸搬的箱子那,还在现场。朴宇航看见了被打过程这也都是最好的证据,警方就应该及时将施暴者绳之以法。再多借口都是狡辩,那个地方监控全坏了附近小南街监控是好使的吧。其实调查取证不难也和警方提了,现在很多私家车都有行车记录仪。根据时间看过往车辆还原事实只要用心就不难,就因为是事实所以警方包庇事实就不会还原事实。而且当时那个地方就有私家车在那附近停着,还有路过的私家车可惜百姓没有权限。

      现依据《中华人民国未成年保护法》,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希望相关部门予以立案侦查。
      以上所说句句属实,本人愿意承担法律责任。


















      证据一、被打案发现场照片,证明打架事实。
      证据二、病历2份,证明控告人朴宇航被伤害案件构成刑事案件
      证据三、孩子受伤的照片,可以证明是否为击打伤
      证据四、损坏的包照片物证,和手机被砸的照片证明施暴者持物伤人。
      证据五、案发现场的箱子照片一张,可以证明箱子经过严重撞击
      证据六、周边监控照片数张,可以间接证明受害者所言属实。哪有那么多无人管的坏监控!就因为事实存在监控所以都坏了。
      证据七、录音一份可以证明时小国没有调查就先行谎言否定事实。
      证据八、病房录音录像一份证明时小国和罗峰违法进行询问,选着性威逼利诱记录案件,故意包庇犯罪。
      证据九、受害者向时小国申请了开委托书,而且验伤委托应该在24小时开具,时小国作为警察为了包庇犯罪迟迟不给开委托
      证据十、时小国告诉孩子被打的现场目击人,告诉他不要乱说话。
      证据十一、通话录音证明时小国为了包庇施暴者对受害者的物品也不予处理。
      证据十二、警方没有穿警服拿警官就进行对未成年的非法讯问
      证据十三、孩子有抑郁症的病历一份,证明孩子胆小受到过惊吓时小国还对未成年孩子进行威逼利诱。
      现因为上述原因,向各级纪律监察委员会依据《未成年保护法》 《中华人民刑事诉讼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提出控告和检举。希望各级机关依法追究相关人法律责任
    一封公开的控告信

    热门评论:

    昵称:校兑2015提交时间:2018-02-01 11:31:17

      警察哪里来的勇气违法违纪,即使做了违法的事情也可以逍遥法外!这应该是国家该深思的问题!每个公民都应该依法揭露违法违纪的事情,公安厅接线员还说如果我说的不属实承担法律责任。别怪没提醒我!我有证据包括视频证据和录音证据

    昵称:ty_春风化雨56提交时间:2018-02-01 09:00:16


      粉碎性骨折指骨质碎裂成三块以上的完全性骨折,孩子本来就是粉碎性骨折,后踝就三四处。孩子转到另一家医院,三踝骨骨折每处都有碎骨快。其实当妈妈的不会轻易折腾孩子转院,本来计划在八院做手术。 但是八院的护士态度差,医生报告疏漏我们没说什么找到医调办也没有人说管,片子姓还打错了。如果不找人看片子都不知道是三踝粉碎性骨折,住院医生还可以,但是为了给孩子复印住院病历休学,医生折腾好几趟,让我开社区证明,作为患者家属有这个知情权,最后还求社区开的证明。转院到别的医院都是拿着孩子的片子直接问的,但是有必要在拍次CT。因为八院的片子名字都打错了,我们不能在马虎。派出所那边监控都弄没有了,如果片子姓在错了我怎么给孩子维权?沈阳这个不大不小的城市也挺奇怪的,十五周岁按理说也可以住成人骨科,但是除了八院就没有医院收留。区医院可以收费用还比较低,但是我还不敢拿孩子的健康赌。如果是自己有病到哪医治都一样,就这样沈阳市三四家医院不收。包括部队医院。最后到的孩子看病的医院,做手术前都问了做手术到出院的费用。因为骨科费用可预见性,没有感染等并发症就大概多钱差不多。但是在住院手术后竟然比原来费用就高了一万元,单单后踝就用了两颗螺钉 ,两个就差点七千元。医院病历还不完整,孩子究竟是何种骨折,术中碎骨快如何处理的都没记载。而且给孩子用的耗材我都不知道,我是个较真的人,什么钉子比金子还贵?其实应该对医生表示感恩,毕竟人给孩子做了手术。但是诚实信用谁都应该有,包括医院。孩子的病历不完整通过卫生部门协调没结果,卫生部门也不想管。一个钉子卖那么贵就与卫计委和物价局工商局审计局等都有关系,涉及到民生谁负责?打了一圈电话卫计委是负责采购的,因为骨科耗材应该是政府部门统一采购,进到不同医院就不同价位。这边公安部门好不容易同意鉴定了,那边病历又卡住了。只拿一家病历做鉴定还不行,在与医院协调中。希望医院补充病历,保证病历的完整性。一天千头万绪理不出个结果,就这样卡着不知道何去何从。那边公安不知道打算怎么处理,也不说抓人也不说不抓人。控告信和证据光盘已经交给纪律监察委员会了,他们也不说受理也不说不受理。文字的材料也不给我也没有回复,其实就想简简单单的过日子,偏偏上天让我摊上这么多不简单的事情。头部受过伤,一想问题就头疼,有时候还不得不想。一天天扔着店铺还要养两个孩子,我其实都不知道政府部门都咋想的。我们从没求政府部门帮过什么,但是这次只是希望相关部门尊重事实,尊重患者尊重受害者就那么困难。朴宇航毕竟还是个孩子,再苦再难我都要坚持走下去,因为我是他的监护人是他的妈妈。希望政府部门帮帮这个可怜的孩子,希望我家孩子早日维权成功。我们只希望尊重事实实事求是,一步步往前走。涉及到法律就会找相关部门处理,但是病历卫生局完全可以管辖。患者有权希望他自己的病历保证完整性,根据《病历书写规范》,卫生局就可以管辖这个问题。难道什么都让我们诉讼,我们等得起吗?卫生局告诉我了他们可以接受诉讼,他们有专业的律师。说这句话不寒心吗?你们有专业的律师团队就是用来对付老百姓的?我们只是要求医院病历书写规范完整,如果病历不能改。手写补充病历不可以吗?尊重事实也是你们的责任,毕竟片子在报告单在,这也不是患者本人写的。为了给孩子维权还要过五关斩六将吗?难道要把相关部门都诉讼了,赚着国家工资,做着拖着老百姓的事。我们要过正常日子,相关部门难道不失职吗?我们一路被宰过来的,难道相关部门都不知情?

    昵称:提交时间:2018-02-01 07:23:32

      其实如果那天不还码边机针也不会出现那么大的事件,简直剜心一样的痛。我恨不得被打骨折的是我,孩子还小会恢复到什么程度还是个未知数。如果有先见之明我不会去还针,其实熨板和码边机都是我想买的。因为店铺被盗就是想让自己忙活起来,没时间不去想憋气的事情,也是老二劝我放弃的,想好好照顾孩子却偏偏事与愿违。如果知道会发生这些事情别说宰我五十,算我1100就是算我一千五或者五千我都会买,我可恨,那个河南女的更可恨,她这样不讲诚信,看他老公的动手都不拉架,这样毁了我家孩子也毁了她家。毁了两个家庭,每个人都该为自己的冲动付出代价,孩子还是未成年被打骨折受伤遭罪付出代价,难道施暴者不该付出代价吗?不该受法律的严惩吗?难道不该受刑罚吗?派出所说找我谈,结果是谈出来的吗?我们没有别的要求就是希望抓人,哪怕少赔我都不介意,虽说我不是有钱人,虽说我家条件一般。但是是是非非还得分清,这社会不允许花钱买罪吧?其实从派出所指导员到派出所领导,到办案民警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心知肚明!从一开始和派出所通话打的座机,都没有人说没有监控。只有办案民警时小国说没有监控,还没有核实就直接说没有。只不过是罗峰和时小国把对方先带去派出所询问,人家摆弄明白了。我呢没和派出所摆弄明白,我也不会走歪门邪道。要不打人的人为什么有伤情报告,我家为什么就做不出来伤情鉴定?究竟谁在玩猫腻我相信所有人都明了,不管是做什么鉴定派出所给我安排的人谁出差让我找谁。拖啥啊?事实在那摆着呢!

    昵称:寒风路人2018提交时间:2018-02-01 05:25:45

      我家孩子2017年12月11日下午出院的,我挺累的弄个住院有病的孩子。我没有给派出所打电话,但是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掌控范围内,他知道我和孩子出院了。其实包括他们所里的任何和时小国一个班的人,包括他们领导都知道怎么回事,要不不可能采取拖延的方式。我不需要调解,我在场我看见了还有现场凭什么警方当时不锁定证据,还一家家问。这世道有几个人会得罪警方,除非以后日子不想过了。真的没见过那么不要脸的,二十二日上午我们发现监控能看就全躲了。包括时小国罗峰,还有包括他们所的领导,然后就拖和商户打好招呼说监控不好使不难,就不给你拿出来怎么的?还有孩子脚上的伤在拖着给鉴定就已经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还有挑拣记录事实威胁恐吓受害者就已经违法了,我们报警了有出警的警察吗?别以为我没有事实


      文章信息
      作者:

      u_110250247

      文章来源: 百姓声音
      时间:2018-01-23 00:33:00
      阅读次数:45
      回复次数:0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