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州法官黑恶势力帮派操作实况

    作者:梅州的人 提交日期:2018-06-11 23:20:50

      梅州法官黑恶帮派操作实况(现场)
      梅州黑恶势力爪牙刘绍明肖庆浪始终是党和国家的祸害,他们的黑恶行径在公众层面的影响极大,很多老人都说:这些共产党变成这样了……。本贴子前身《梅州法官帮派饥不择食内定判决》《梅州法官违法无法惩处》发出来后,兴宁市人民法院执行局停止了该违法判决的执行,但是,案件未有申冤仍在遭受栽赃陷害对受害人的生活蒙上了阴影。广东高院对本案申诉仍无立案。
      地下阵党不法法官的黑恶手段,承揽案件即″领工程"。违法判决一审粤(2017)1481民初13号判决书,二审违法判决(2017)粤14民终887号判决书内定串案,(申诉编号20171102000025号)就是这样操作的:
      一审2016年3月3日开庭
      不请自到了一个六十岁左右的男人,自称是原告的邻居前来听案。第二次开庭同样不请自来。台上刘绍明伪正经。经开庭收集被害方证据弱点。审案转移焦点,预设套路诱导非关键问题包围受害人。贪腐黑马违法战斗机枉法审判长刘绍明一边念书记员一边记,原被告双方答辨未经审判长转述的不准记录。刘绍明不让受害人提问,短短的二小时只是依照刘绍明事先预设的问题作答。
      刘绍明不准受害人向原告提问。
      事先安排好的另被告陈雪飞范镜环也是事先在手掌上写好对答文字。
      原告起诉提交了一张来历不明的借条。说是被告亲手接的钱现在不承认。……刘绍明拿出过了塑的借条问被告是不是其妻范某写的,被告回答不像范某的字,是不是随便找人写的?如果借了高利贷巨款怎会两年多时间里大家都不知道?刘绍明说是不是随便找人写的不重要,借条上是范某的署名就能印证确是借了钱所写,你说不是范某写的那是谁写的。言下之意是刘绍明亲眼看着交付了八万元并由范某写了借条。
      被告提交了原告的通话录音、范某去世前的问话录像视频、完整的病历档案详细记录着范某一直的身体状况非常良好的。何来判决书说2014年以前体弱多病。
      经播放通话录音原告说:……你是谁……是想搞点钱……。后原告满脸通红答不认识。(约在2016年10月间录了本次通话录音后,被告郑某按照诉状上的二个手机号码分别再次拨过去,原告陈炽泉再也未接过电话。
      提交的视频范某说其在娘家建有房屋,原告律师说范某昏迷了。(昏迷的人还能对话?)。范某所建的房屋任何时侯都是铁证可以调查。但是,黑恶爪牙刘绍明是这样对付受害人的:嗯,记“被告诱导式的问话我没有听清楚”。
      不到二个小时开庭结束,质证记录签名,坭陂高中毕业的另被告陈雪飞说不会写字。
      从一审第一次开庭到第二次开庭,原告郑某均未向法庭审判人员打点。但是,刘绍明在二个多月的时间里作了什么调查?也未见过有调查的笔录。第一次开庭时刘绍明说:本庭要调查。那调查资料在哪里?
      再次开庭,是口头通知的,刘绍明把审判员彭瑞换成何裕,把书记员某某换成刘美良。庭审转移案件焦点,死死咬住并放大被害方弱点,转移举证责任(为赢方省钱)。在庭审记录签名时刘绍明让被告郑某先签后说:你可以先走了。
      一个星期后,寄来了黑白颠倒、栽赃陷害、指鹿为马、篡改隐瞒证据的违法判决。如病历证据中“检查显示……未作进一步治疗”黑白颠倒扭成“并经当地医治”为诈骗设定出处。安排的伪证如:……与原告共同坐车来的另一被告也听说了借钱。 所提交的病历、录像证据一直在法院,刘绍明不调查其他铁证反操作成:……被告未提交证据本院不于采信。
       刘绍明隐瞒了证据,当事人范某说没有借原告的钱,因为斗气,2015年8月就准备合伙向丈夫诈骗的录像证据。但刘绍明栽赃陷害成:范某不但没有否认借款反而承认向原告借款的事实。
       庭审质证原告被告在2016年9月13日才第一次认识,被刘绍明篡改成:原告被告均表示在2014年1月28日前互不认识。
      隐瞒违反常理事实,栽赃陷害。原告说是被告亲手接的钱,经播放通话录音,原告说:"……你是谁?……是想搞点钱"后说不认识被告。被告又拿出原告的另一份诉状白纸黑字是被告亲手接的钱。庭上刘绍明故意问原告:“这是怎么回事?”。原告陈炽泉答:我也不知道。之后,刘绍明居然迅速移开了话题,被告郑某提出要向原告提问,刘绍明不肯,说:“你不要声你不要声”然后拿起事先准备好的材料继续诱导式包围。
      原告先说是郑某亲手接的钱,经通话录音破解,又说是被告郑某的妻子范某不断向原告借钱医癌病,原告为帮助生活困难的亲戚于2014年1月28日把4分利息的八万元高利贷借给了被告的妻子医癌病,被告的妻子范某是在2014年6月份做乳腺囊肿的过程中才检查出肿瘤的。何来还未检查就已借钱医癌病?但刘绍明在判决书上是这样的:……经猜测、推断,范某借到了钱用于治癌病的可能性极大……依据婚姻法合同法……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日期给付金钱,依照民诉法……加倍偿还债务。写文章软软肉肉,无论受害人怎样答辨举证,黑恶刘绍明都可以用文字来扭曲,如诈骗人即原告拿出一张其自已都不能证实是谁在什么时侯写的字条,也拿不出实际交付的证据证明,也说不出事情经过是如何发生的。违法黑恶帮派刘绍明扭出了这样的判决书:……原告出示了借条的原件完成了举证责任对借款作了合理的解悉……。
       一审刘绍明操作的判决书上是这样栽赃陷害的:
      ……猜测推断,范某向陈炽泉借款8万元具有高度的可能性,该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陈炽泉提交了借条一张,证实了范某于2014年1月28日向原告陈炽泉借款8万元,双方约定利息4分……
      ……被告范镜环陈雪飞辨称女儿范某刚病时候向原告陈炽泉借钱,郑某知道后将范某的双脚打肿了……
      (庭审时范镜环陈雪飞说:″好象是好象是借钱后过了几个月就听说了借钱"。有庭审记录为证。)
       后来,转移举证责任的刘绍明电话追给被告说:你鉴定原告的借条吗,不鉴定就写份说明寄过来。被告回复应当是原告去证明自己东西的真实性,天底下也没有我来证明你的东西是不是真的,并且原告每样东西都严重违反常理,要求法庭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侦查。刘绍明竟然说你说的最高法2016法发13号文件可以不理,我有这样的权力。之后,写作能力超强的刘绍明在判决上这样写道:……本院亦明确告知被告郑某未在本院规定的时间里提交书面申请鉴定的法律后果,其后,郑某又书面通知本院……原告陈炽泉与被告郑某均表示在2014年1月28日前互不认识对方……
       过了不到十日寄出了判决书,刘绍明躲避被害人的电话询问。经电话询问法庭,回复是地方民事庭,报案你自已去。刘绍明泡制的判决书,深知本地内幕行情的律师看后都说不想接单上诉翻案机会不大。而外地法律人士却得出不同结论分别是:被围了判决书不是这么写的。
      上诉串通
      被害人上诉由须经原审法官经手,原审法官又串通上级同僚法官。
      梅州中院寄出了开庭通知并有意附上监督卡(目的在于试探被害人掌握的违法情况,确定好不好下手)。上诉受害人未填写监督卡,二审肖庆浪等人认为被害人未发现违法或反应不激烈,可以下手。
      二审开庭现场
       通过二审的收集被害人证物。不管受害方有什么证据都可以转移焦点。不准受害人提问。(违法法官肖庆浪幸庆迈生怕以后认出被打,干脆不到庭)。唯一的审判员曾柳青一连念出了十几个审判人员的名字都是没有见到鬼影的。
       庭上,原告被上诉人(诈骗出头人)的齐昌律师事务所律师曾炳华怒瞪着上诉人(受害人)的黄律师不断重复暗示说:“这已是一审定着的了,你还敢来”。弄得黄律师不知如何是好。但是,黄律师认为:原告陈炽泉先是咬定被告郑某亲手接了4分利息的八万元,后又改成是其妻范某接了钱,连其亲口所述前后不一,并且诉状上白纸黑字手写的是被告郑某亲手接的钱,双方还不认识,并且二年八个月时间里也没有任何人听说过借钱回事,断定陈炽泉虚构事实与当事人串通陷害夫妻另一方,不存在有实际支付,要求被上诉原告陈炽泉出示实际支付的证明证物。台上唯一法官审判员曾柳青不理会上诉方。将话题转向了:上诉人听清楚,你提到的移交公安侦查,我们是地方的民事庭,要报案你自己去。
       上诉被害人认为本案一审判决严重失实基本事实不清,同时,一审用推断、可能性大的方法来结案对事实真像严重失实提出要向被上诉人提问,审判员曾柳青竟然不允许。
       被上诉人不但不用证实其借条的真实性也不用叙述事情经过是如何来的,其补充捏造的答辨也不用证实,而且还有另二位被告的捏造答辨(是和原告一起包车来开庭的夫妻,事先布置好的伪人证,二审开庭场景是这样的:被告即上诉人坐上诉人席,另被告即伪人证与被上诉人即原告一起坐到了被上诉人席)。
       另被告就是一审开庭手掌上写字、听说了借钱的伪人证。另被告捏造的答辨是这样的:……他知道借款后打了妻子范某……后一个星期多天不敢回家……。稍微有些常识的人都能看出一个星期多天是不是模糊并且不敢回家,难道他们都住受害人家里?法庭有否证实。并且上诉中并未提到另被告陈雪飞,陈雪飞竟然和原告被上诉人陈炽泉一起坐车来了。
      开庭结束,原告被上诉人陈炽泉和另被告陈雪飞立即消失得无踪无影。
      二审判决操作文章仍然是黑白颠倒,栽赃陷害,指鹿为马,转移焦点放大被害方弱点。可怕的黑恶帮派,地下阵党是如何残害人民群众的:一审认为原告为帮助生活困难的亲戚借给范某4分利息的八万元高利贷用于治疗还没有出现的癌病,至2016年9月合计欠款十三万一仟二佰元。钱是被告亲手接的,经原告多次催收被告夫妻都以各种理由借口拖。(刘绍明隐匿了通话录音:……你是谁……是想搞点钱……。隐匿了范某临终前说没有向原告借钱并在2015年8月份就想向丈夫诈骗的录像视频),同时篡改成:证据上范某不但没有否认借款还承认向原告借款的事实。
       二审被告受害人提交了2014年的夫妻收入证明及存款证明共计二十多万元来证明原告捏造事实。但无论受害人如何质证,这帮地下阵党都可以随时扭曲,这帮人善于玩弄权术并且还能制造他人的过往历史。二审判决是这样害过来的:…二审…上诉人虽然提交了证据证明其夫妻在公司上班年收入有20多万元,范某工资也一直其自己保存,但被上诉人说上诉人没拿钱给范某医癌病,他们夫妻的收入与本案无关……。(这是多么滑稽技术,范某工资也是共同财产,被上诉人也不是受害人家庭中人,黑恶阵党竟然移开诈骗的被上诉人本身破绽反而死死咬住本不是实质问题的地方)
       再高明的栽赃陷害技术也是违反常理站不住脚的,诈骗钱财捏造事实牛头不对马嘴,前后自相矛盾。诈骗犯即被上诉人一审时一口咬定上诉人家庭生活困难的谎言不堪一击,二审黑恶阵党又帮诈骗分子扭到别处。范某治病自付部分35%总共才自付了一万多元,还有大病救助金,其自已身上又有积蓄,何来借巨款高利贷来医没有出现的癌病。基本事实不清仍然写道:一审查明的事实清楚正确本院予以确认……范某在2014年6月10日做乳腺囊肿的过程中意外检查出肿瘤的情况下其夫仍然不愿意出钱,于是范某时光倒流到了2014年1月份前多次去原告家借钱医癌病,范某是原告女儿的丈夫亲妹妹,为帮助生活困难的亲戚,原告于2014年1月28日将八万元交给了范某并约定利息4分钱月息3200元后写下了借条。既然生活困难了还能借4分高利贷,既然是亲戚又有4分高利贷,既然是法官又没有一点常识,既然无知没有常识怎会当上法官,答案就是阵党买官结党营私,这帮阵党其实并不是主要为了钱财而是不服于中央集体,他们就要对着干。
       不到一个星期,梅州中院寄出了荒唐的判决书和补充的答辨,除了原告被上诉人的捏造答辨还有另被告陈雪飞范镜环的捏造答辨。
      受害人举报
       监察室人员问:有没有拍到交易时的证据?比如交易时的照片、视频、录音。
       没有交易时的证据,监察人员说:案件上不是我们范围。(避开了,违反法官法就是违纪违法,这就是监督失职)
       兴宁监察室在规定的时间里要求对“未发现刘绍明有违法行为”的表格让受害人签名。如此儿戏,被害人不签,监察室主任说:我可以说你拒签。
       梅州中级法院监察室回复:你反映的问题是审判业务,不属于纪检范围。(避开了,违反法官法就是违纪违法,这就是监督失职)
       扫黑除恶本应是扫除黑恶保护伞,举报的回复是:不属于扫黑除恶范围。本地扫黑除恶标语是:铁腕扫黑除恶净化治安环境。(怎么跑到治安上去了?)

      申诉
       经最高人民法院网上申诉平台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诉,申诉编号20171102000025。但是直至2018年6月份向广东高院询问案情,回复是未有立案,立案庭电话无人接听。是什么原因要阁置立案?

      受害人认为
      刘绍明肖庆浪违反最高法文件指示,违反法官法铁打的事实,如此高超的泡制假案技术究竟陷害了多少人?这帮人是寄生在国家机关的杂枝,聚在一起可以主宰地方生杀大权。本应是维护地方社会公平公正的司法力量,反而把心思用在不正当的钻法律空子,为自已创造外水,胡作非为,结党营私开展非组织活动上。
      内定赢方即诈骗人就是原告又是被上诉人从一审开庭到二审开庭加起来都没说几句话,说了的也是露马脚。全是刘绍明肖庆浪等人在违法违纪枉法做文章栽赃陷害。
      这就是梅州法院黑恶内幕现状。梅州塌方式腐败全国排第一,省内各机关的梅州籍违法违纪官员全国第一。此被害一案可以断定黑恶势力仍然把持省市机关。刘绍明区区一个民事庭庭长,从地方各部门推卸责任方面来看,应该在刘绍明背后还有级别高的幕后推手,或许就是揽案人。
       此虚假诉讼幕后推手栽赃陷害案巳严重激发我们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中央领导集体的反腐败斗争和扫黑除恶行动。消灭黑恶势力、地下阵党、幕后保护伞,铲除梅州露头黑恶法官刘绍明肖庆浪等黑恶势力责无旁贷!其等栽赃陷害的文章技术印证了这帮势力既不是善类也不是好东西。基层法院法官刘绍明与中级法院法官肖庆浪串通作案违反法官法危害社会危害人民群众,如此恶行品德或许印证了买的官位德不配位。中央扫除黑恶保护伞的行动在梅州变成了治安口号″坚决扫黑除恶净化社会治安环境",这文章做得既专业又跑题。
      梅州官场的违法操作手法主要是虚假文章和伪证,圈内文化有:我们都是给共产党打工的、坦白从严,抗拒从宽、交易时的证据。兴宁为何正派少?历任主官就不一一再说……而今的政府各局部门的操守也是人人诟病。到处小区维权横幅高挂,这块地盘似乎有着不同的政治文化及某种精神支配以至环境如此恶捞。
      兴宁人民法院的一审违法判决粤(2017)1481民初13号判决,经上诉梅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违法判决(2017)粤14民终887号判决有幕后推手内定上下级法院串通虚假诉讼栽赃陷害案,申诉编号20171102000025号一案己于2017年11月2日在最高人民法院网上申诉平台提交申诉以来一直未有动静。2018年6月8日查询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诉编号20171102000025竟然未立案。是何原因至本案阁置,我们不解,为什么会将本案阁置申诉。

      另外,在兴宁,手续正当的新建楼房办理不动产登记证少则三四年多则七八年,还有十六年没有办到证的,是什么力量控制了兴宁?

      近来案件轰动全城的有
      《坭陂法庭与当事人联手做伪证依伪证写判决书》
      《兴宁华侨新苑上百业主房产被法院查封》
      《让受害人变成罪犯,让罪犯成为受害人,人类史上独一无二的典型案例》
      《福兴血案》
      《恶有恶报,终于来到》
      《正义有时候会迟到 但从来都不会缺席》
      《兴宁市人民法院是这样办案的》
      本案《梅州法官帮派饥不择食内定判决》《梅州法官违法无法惩处》。
    梅州法官黑恶势力帮派操作实况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梅州的人

      文章来源: 百姓声音
      时间:2018-06-11 23:20:50
      阅读次数:97
      回复次数:2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