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法官母亲行凶 受害人有冤难平

    作者:泰山愚夫 提交日期:2011-08-09 16:49:00

        一•事件经过
      2009年6月17日下午6时许,山东省泰安市岱岳区岱岳花园小区发生一起人身伤害案。小区内从事粮油经营的尹延兰(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女法官王蕾的母亲)突然窜至同样从事粮油经营的王秀云的门头前,对王秀云进行殴打。众人拉开后,尹延兰又再次返回,朝已经八十七岁高龄的王秀云公爹打了两个耳光,随后用马扎将老人手背打开一个3.5厘米长的血口子。后经泰安市公安局岱岳分局法医鉴定,王秀云及公爹二人均被打成轻微伤。因王秀云被打手部骨片骨折,被鉴定为十级伤残。
       事件发生后,受害人立即向公安110报警。随后警方赶到,详细了解案情,并安排受害人家属将老人和王秀云送到医院包扎救治。6月18日,在岱岳公安分局粥店派出所,警方对受害人和行凶打人的尹延兰进行了询问。此后对现场目击证人进行了走访和调查取证。期间证实了事件真相和受害人受伤致残的事实。
      以上可以看出,此案是一起侵害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侵害后果严重的故意伤害案件。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处罚法》,理应对不法侵害人尹延兰处以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行政拘留,并处500元以上1000元以下罚款。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给予伤着医疗和伤残等赔偿。但是,就是这样一起简单的人身伤害案件,却在尹延兰及其女儿王蕾法官的运作下变得扑朔迷离,使该案久拖不决。
      案发5个月后的2009年11月6日,泰安市公安局岱岳分局粥店派出所以违法事实不成立为由,做出了对尹延兰不予处罚的决定。使受害人有怨难平,有屈难伸!
      二•案中疑影。 纵观本案处理过程,内含玄机,疑点重重。
       1•无故殴打他人的尹延兰其女儿王蕾,身为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自2009年6月18日警方开展询问调查开始,便向警方亮明法官身份及证件,并要求审阅卷宗。其所作所为公私不分,有干预司法,徇私舞弊之嫌。
       2•岱岳公安分局数月间却迟迟不对案件作出处理。而是一拖再拖达5个月之久,使行凶打人者逍遥法外。有什么隐情,令人深思!
       3•2009年8月5日,距案发50天后,迟迟不见动作的粥店派出所突然向受害人送达了行凶打人者尹延兰的轻微伤司法鉴定书,委托和鉴定日期为2009年8月4日。从本案卷宗中也可以看到,行凶者身体本来是没伤的。2009年6月19日,尹延兰在公安机关作笔录时,明确说明自己身体上没伤。办案民警另外还说:“你有伤可到我局做法医鉴定,你做么?”尹延兰回答:“我不做。”那么时隔近俩个月后,打人的人怎么反倒受伤了呢?如果案发当时真有受伤,当初又怎么会拒绝法医鉴定呢?
       应该说明的是,无论从法理的角度分析,还是从实际的证据,尹延兰的伤与不伤,都不能抹煞她对受害人应负的侵权责任。
       4•伤情鉴定有玄机。根据公安部《人体轻微伤鉴定标准》2•4,鉴定时,应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根据人体损伤当时的伤情并结合损伤的预后做出综合评定。2•5轻微伤的鉴定应在被鉴定者损伤消失前做出评定。泰安市岱岳公安分局人体损伤鉴定书中清楚标明:尹延兰其上皮肤未见明显损伤,余未检现异常。既然如此,轻微伤的鉴定又如何能够成立呢?此后,受害人曾要求对尹延兰的伤情重新进行鉴定。2009年8月11日,泰安市公安局法医鉴定中心违反鉴定标准要求,不顾体检实际。简单照搬分局鉴定中皮肤未见明显损伤,余检未见异常的内容后,竟再次认定了轻微伤鉴定。完全没有对应申请人提出的重新鉴定理由作出任何说明,更遑论真实公正。
       期间令人匪夷所思的还有,行凶打人的尹延兰在市区两级公安机关的伤情鉴定总是当日委托,当日取得鉴定结论。与原先公安机关对案件迟迟不做处理,及被打成骨折还要等6天时间才做出轻微伤鉴定的受害人相比,工作效率上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也暗合了尹延兰出手伤人的迅猛和霸气。一个从事粮油经营的中年妇女能够如此从容,稳准狠地对同行实施打击,轻松玩转市区两级公安机关的司法事务。除了个人具有较高的悟性外,我们也应对其女儿王蕾法官予以深切关注,其非凡的企划水平和对事件发展的操控能力着实令人敬畏。
       5•没有实施的行动计划。在从公安机关调出的卷宗中发现,有受害人及家属分别接到的《泰安市公安局岱岳分局行政处罚告知笔录》。拟对两人做出行政处罚。却没有查到本案行凶打人者尹延兰的告知笔录。这意味着,这个倒行逆施的处罚行为一旦实施,受害人就要有牢狱之灾了。而真正殴打他人致伤致残的肇事者却可以安如泰山,什么事也没有。
      三•艰难维权
       公安机关于2009年11月6日做出对尹延兰不予处罚的决定后,受害人满腔悲愤。既没有向分局申请复议,也没有向当地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因为不管是申请对肇事者的行政处罚,还是把公安机关告上法庭,都不会是一条平坦的路。 而这次两人被伤给家庭造成的经济和人身伤害,给这个双双下岗的普通家庭造成了沉重的负担。甚至小店的维持都成了问题。老人住院期间前后医疗花费12000多元。家人因怕老人受到刺激后对身体不利,没有提出任何赔偿要求。2010年3月,受害人王秀云通过泰安市东岳司法鉴定所十级伤残鉴定后,向岱岳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判令被告人尹延兰赔偿医疗费.鉴定费.误工费.残疾赔偿金等47747.70元。审理中,根据被告申请,法院依法委托对原告伤残程度重新进行评定。后经证实,鉴定期间,被告女儿王蕾法官及代理人再次动用多种关系,屡次前往新泰市泰安鲁新司法鉴定所进行骚扰,干预正常鉴定。使鉴定工作数月间不能完成,案件审理处于停顿。
       2010年7月23日,泰安市鲁新司法鉴定所终于做出最终结论,认定受害人系外伤所致右手第三掌骨远端尺侧骨骨片骨折,属十级伤残。此后,本案的审理又一次陷于停滞当中。
      2011年4月14日,距案发1年10个月,距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1年1个月后,泰安市岱岳区人民法院终于下达了民事判决书。判决认为,根据公安机关调查取证材料,并结合双方当事人陈述和鉴定材料,双方撕打事实成立且原告受伤致残,而被告侵权行为是否具有行政违法性以及是否收到行政处罚,并非其应承担侵权民事责任的构成要件。判定被告按60%的赔偿责任赔偿各项费用21751.58元,案件受理费994元,由原告承担540元,被告承担454元。
       判决下达后,受害人明知一审法院有意袒护了被告。但本着得饶人处且饶人的原则,没有再次提起上诉。其中理由有三:一是一审认定了被告的侵权责任,却判定原告承担40%的责任,超出常规地推卸了被告的侵权责任;二是在误工损失核算上,法院采信的是鲁新司法鉴定所的最后鉴定,误工时间却认定了最早做出鉴定的岱岳公安分局的鉴定日期,为被告开脱误工时间374天,误工费22440元。三是案件受理费994元,要求原告承担540元,占到受理费总额的54.3%。在这种有失偏颇的情况下,一审判决获得巨大不当得利的被告及女儿王蕾法官依然不满足。以一审法院证据矛盾,认证事实错误等理由,进而提出了上诉。要求撤销一审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应验了老百姓当中流传的一句俗语:“得了便宜卖乖”。
       无助的受害人!一件普通不过的维权官司给打的一波三折,两年多仍不见结果,只因官司打在了王法官母女身上!人常说:泰安泰安,国泰民安;泰山安则天下安。可泰山之下,也有未必啊。2011年8月,尹延兰的上诉状已送达其法官女儿王蕾任职的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更在王法官的势力范围和掌控之下。
       看新的冤案如何在泰山之下破土而出!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泰山愚夫

      文章来源: 百姓声音
      时间:2011-08-09 16:49:00
      阅读次数:93
      回复次数:5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