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向东流我向西──单骑千里走川藏

    作者:niduo 提交日期:2018-03-04 19:06:38

      今年的雨水特别多,本该有些灸人的夏日也阴凉了起来,从来早睡早起的我也不由自主地睡起了懒觉。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叫醒了还在梦周公的我,原来是骑川藏线的周君回来了,兴奋的周君滔滔不绝地跟我交流起骑川藏线的心得。等到和周君互道了再见,我定睛一看,已经七点半了,这通电话讲了差不多40分钟。我坐在椅子上回味着周君刚才所说的见闻,无意中的一瞥,看到了书架上一本已经蒙上了一层灰尘的软皮抄。看到这本软皮抄,我的心不由得往下一沉,眼前立即浮现了一个结实敦厚的汉子。这汉子就是我大学时代住同一个房间的同学刘君。刘君来自农村,当年能考上大学非常不容易,从刘君家到学校也就是八块钱的车钱,为了省下这几块钱,刘君好像是搭的便车提前了两天来的学校。那时候,刻薄、促狭的我三天两头给刘君取外号,刘君虽然也时不时地发怒,但是更多的时候还是宽厚的容忍了我。毕业以后见面的次数也就是一个巴掌多一点吧,虽然对于当年的孟浪,我是十二万分的惭愧与抱歉,但是每次见到刘君,尤其是端起了酒杯,我还是忍不住地一边用拳头杵着他宽厚的胸膛,一边叫着他的外号,而刘君则总是宽厚地笑着答应着。多年前看过一本相面的书,里面有一句话我一直记着:敦者无奸。有人说“奸”字最早是褒义词,我对古文字学了解不多,不敢妄评,不过,用现在的话来说,“无奸”应该就是做人不玩套路吧?

      去年五一节过了的一天,我在同学群里说要去骑川藏线,同学们都说了很多祝福和鼓励的话,刘君最后说,期待着看我回来后写的游记。隔着荧屏,我差不多是慨然允诺:一定,一定!收拾东西的时候,还特地挑选了这本软皮抄作为日记本。当年在学校读书,我的记忆力好,从来没用过笔记本,也没有记日记的习惯,这次骑行川藏线我是第一次带上了笔记本,虽然带上了它,能不能真正用上,我自己心里也没底。不知道是年纪大了自控力会强一些,还是人的意志的确很伟大,一路上我居然一天不拉地记下了当天的感受,既便是因为高原反应或其他原因当天没写,第二天早上也一定补上。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么好的开头竟然一拖拉就是一年多,真的有了点歹戏拖棚的味道,今天周君的电话惊醒了我,承诺了的事情就应该践行,有这本日记做底,就让我把这一路上的见闻和感悟平铺出来,希望刘君看了以后会满意。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niduo

      文章来源: 走进西藏
      时间:2018-03-04 19:06:38
      阅读次数:80
      回复次数:0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