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游记----一个真正修行人云游名山大川大寺院的真实经历

    作者:真隆道 提交日期:2013-02-11 19:02:00

      南方游记



      小说家总是想远离政治,小说却自己逼近政治。

      小说家总是想关心“人的命运”,却忘了关心自

      己的命运。这就是他们的悲剧所在。

      ——斯大林

      一个作家如果只为了明哲保身就一味地逃避现实,

      不敢写出抨击时弊揭露鞭挞假恶丑、歌颂真善美的

      东西,那他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好作家。

      一个佛弟子如果只为自己享安乐不为众生求离苦,

      那他就也不是一个真正的好佛子!

      我佩服那些真正的全心全意为众生服务,英勇无畏

      “视死如归”的圣人大菩萨们!

      ——赵枫

      引子

      不想写游记。不愿写游记。很不想不愿写游记。因为既然是游记,就必须要真实。因为要真实写出我出游南方的纪实记事,那就是谤佛谤法又谤僧,就决定我必然会下“地狱”。我不想下地狱,我不愿下地狱。我极不想极不愿下地狱。可是如果我因惧怕下地狱,不把我所经历所看到所悟出的写出来,那我就对不住几十年来佛菩萨对我的屡屡点化,亦对不住神菩萨一直对我的护佑,更对不住那些因愚痴无知而犯错执错又至堕落败坏的出家僧们众生们!因为我自私,因为我很自私太自私,就只为怕下地狱受苦刑苦罪,就置佛菩萨之点教期望于不顾,就置众生之苦罪安危于不顾。那我又何言悟道成道大慈大悲,何言众生普度舍已为众,又何言行证果满见佛无愧呢?如是思如是想,在犹豫沉寂了两年后,几经辗转,终于下决心开始写这部《南方游记》。
      要写游记,又该从哪里写起呢?总得有个由头吧?如此,那就说说那个由头,就从那个由头——2007年写完《废墟》说起吧!
      2007年四月间,《废墟》初稿手稿完毕。因了与同修朋友于书荣交流,善意地把整个作品的内容讲给她,并把其中的片段读给她听。结果被她大骂一嗵:你那心里可阴暗了,阴暗得一点阳光也没有了。你知不知道你是在谤佛谤法谤僧?你会下地狱!你迟早会下地狱!我给她解释不通,也根本无法向她解释。所以也就不能解释也不必再解释。如此,我们多年的朋友也就不欢而散。而第二天,我又接到了她发来的最后的规劝:《戒经》云:宁破塔坏像,不向未受具足戒人说比丘过恶。若说过罪,则破法身。
      《一切功德庄严王经》云:有四种魔。云何为四?……四者,于法师说陈其罪过。
      《大迦叶问大宝积正法经》云:他罪实不实,终不而言说。设睹诸过犯,如同不见闻。
      〈〈赞僧功德经〉〉云:或有外现犯戒相,内秘无量诸诸功德……常能防护口业过,不谈如来僧宝众。
      …………
      另外还有几条。发完了这些就再也不理我了。由此,我又一次陷入了深深的忧虑当中:难道我真的“执着”错了?我真的是在谤佛谤法谤僧?难道我真是犯下了不可忏悔的大罪,将来要堕地狱?……难道佛菩萨点化我错了?不,佛菩萨绝对没有点化错。那么是我悟错做错了?不可能呀!师父处处都管得我很严,不让我自私不让我贪嗔痴,甚至不让我挣一分文,就让我以拣菜叶维生,让我为众生写书教化甘愿奉献出一切包括生命……这些都是正的呀,怎么可能错呢?这……根本不可能错!可是……要么再各几个道友交流交流?……而后来的几个道友几乎都是异口同声的谴责,包括几个僧人:你说僧人错,你有什么资格?僧人的事你到底了解多少?就算是他们再怎么不好好修再怎么修不好,不也天天披星戴月早课晚诵佛经佛咒吗?你要慎重!书出来若断了人们的慧命,你是要背因果的。倘若下了地狱,你可是要等到何时这世上一本书都没有了,才能从地狱里出来的。知道写《西厢记》的关汉卿吗?因为宣传跳墙偷情破坏世风民风,到现在还在地狱里受苦呢!他要想出来,除非这世上没有人再唱西厢记了!……如此,你是何苦哉呢?你真是吃饱撑得何苦哉呢?……
      是啊,我这真是何苦哉呢?吃那么多苦受那么多罪,为了众生。而为了众生,却又没有一个众生能理解。甚至连道友朋友也都如此反对!如此“反目成仇”冷然相对形同陌路。他们对我除了谴责还是谴责,没有一个人能更理解哪怕一点点儿。真是,我这真是何苦哉呢!可是师父——师父点化我的那个闪光的十字架;点化我的那个有病的没病没病的有病;点化的……师父点化的那么多,只可惜不能面对面请教师父告诉我,我悟得到底是对还是错?写了这些书是对众生有益处,还是当真会断许多众生的慧命?若当真会断许多众生的慧命,那我就是罪魁祸首。要是罪魁祸首,那这些书稿,我是应该烧毁掉,还是应该打印出来送出版社呢?师父——师父——师父——对啊,梦中点化我的那些佛菩萨师父们我不能面见请教。但我可以去找这世上存在着的“活佛菩萨”师父——净空法师啊!之所以说净空法师是我师父,是缘于几年前的几个梦:一是在一个很古朴典雅的寺院里,说是我在寺里主管挂单。就在一颗巨大如伞如盖的古树下,来了一群文人和僧人要求挂单。我说:你们等会儿。我去问问我师父。然后就跑到后边一间很狭小的療房里,见净空法师在独自打坐。于是我就问:师父,外边来了一群文人和僧人挂单,咱给挂不挂呀?净空法师说:挂呀!你快去安排!……二是梦到净空法师微笑着站在远处望着我。我就赶紧跑过去给净空法师顶礼说:师父,我已经写了二百多万字了!净空法师很欣慰地点点头……三梦是在年前十二月间,写〈废墟〉到一半儿感觉很轻松。就想再写完了这部书,就把要写的该写的都写完了,就再也没有什么可写的了。那么往后我就能剃度出家做“自在菩萨”,再不用如此吃苦如此艰辛了!结果就在那晚,就在有了出家想法的2006年12月29阴历11月初九日的晚上,就忽然梦到:在一个由琉璃地砖装饰地面的一个地球城里,有一高大雄伟的佛塔。在佛塔的周围,有着一条宽大的壕堑皆装饰着彩色琉璃。而净空法师就在这塔东边仅剩的壕堑里铺砖栽树做装饰……时我就跑过去说:师父,佛祖点化我说您老人家就是我在这世间的师父。我来帮你呀!净空法师就很高兴欣慰地看着我笑着……然后我就在看一本经书,封面上着重号写着“阿弥陀经”。好像我当时还吃着什么掉到了书上,觉得自己可不好意思。时就突然成了一个大光头,我就想是我该出家了么?而净空法师竟突然又出现说:我要回去了……我就醒了。回去了?回哪去?反复思悟,我就想是师父点化我要真成了一个大秃和尚,净空法师就要回极乐世界去吗?难道我真是净空法师的徒弟,真要接替师父弘法吗?不然为什么要我成了“大秃”,净空法师就要回去呢?难道我真是净空法师的传法弟子?……可是这怎么可能?我顶多也就算一居士,还是人们眼中一个很不守戒的居士,也没剃度当和尚,也没什么修行也没证佛果,怎么可能……怎么会有资格能接替净空法师弘法能做他的传法弟子呢?……唉,算了快算了!咱有自知自明,那一个梦——只是一个梦一个幻想的好梦而已。随它去吧!我还是先写书吧!
      于是,就又先写书,就不再想那个梦。但是现在想起来还真是得应该慎重,还真是觉得很应该去找净空法师解开这许多许多的谜。请净空法师告诉我这样做是对还是错?放下我是不是他的的徒弟不说,放下我有没有资格接替他弘法度生也不说,就单说我是众生之一,我是个普通却极正义的文学青年,是个一心向道的佛弟子修行人——就是一个小小居士,难道就不能,就没有资格去见老法师请教请教我遇到的这些修行上的问题吗?岂有此理!那是绝不可能的!若然如此,他怎配来点化我能做我的师父?他又怎能修行证果成为世人敬仰的活佛老和尚呢?走,就找他去!就找那个和我有着数世深源因缘的“师父”去!时东巷子里的李香菊阿姨说,在河北高碑店有一个念佛堂。那念佛堂听说已交给了常慧法师管理。而常慧法师所住持的百国兴隆寺和齐素平居士所管理的东天目山道场,一直是净空法师在讲经时常向国内居士们所推荐的少有的正法道场。由此可知,常慧法师和齐居士,一定和净空法师有联系的。如此,那我就先去高碑店找常慧法师罢了!对,就先去高碑店!
    热门评论:

    昵称:大力水手2工提交时间:2017-12-08 22:13:27

      没看进去,不像一个修行人的手笔。

    昵称:吴某某人2011提交时间:2017-12-08 21:33:59

      第三天是7月19号。吃罢早饭去中心,正好碰到高天宇。他一见我就笑着说:那卡你可以接着用,那人没有来。我笑了,想那人不会来了。一抬头,又碰到了徐不凡。我忙合什弯腰,就把她给笑得满脸开花可像朵“老黄菊”。我心想今儿这是怎么了?如此反常?!
      那天上午是黄俊红老师讲礼仪“和谐社会礼仪家帮移风移俗莫善于音乐”。没有特别有印象的情节。下午则是那个内蒙的律师李毅多老师讲“修善为本乐在工作”。记住一个特别情节,那就是讲着讲着就学明星要掌声,哗……人们鼓起掌,那样子真是幽默又俗气!咕噜噜-咕噜噜,“胃老兄”在叫唤抗议不好受啊,原来是我饿了。晚上又是来自西藏的职业医生胡平老师讲“百善孝为先”,讲她自己的经历,讲什么瓜籽仁的故事。讲得特生动特煽情,煽情的让人忍俊不禁就都落了泪。那天晚上好像还举行了一个活动,每人发给一张表让填感想。我一点不客气,提笔就写了三句:第一天:失望(接待部素质太差)。第二天:感幸(神奇地得到一张白卡进了门。佛祖保佑!)!第三天:心为之动容(胡平师的演讲让我也泪眼朦胧。这种真诚能令全世界感动!)
      下晚课后回到旅馆。挨我们屋南边房子里的那位带着一个四岁小男孩的娇小可爱浙江小妇人,突然就过来要我去她那屋住。说是她亲戚走了,她安了空调挺凉快的。对床的那位小赵一听,就忙说:这屋电扇太闷热不凉快,弄得我昨天一夜没睡,扇着电扇也直冒白毛子汗,所以我想过去。小妇人说:我只为找她过去,因为早听说了她的特殊情况早就有心让她过去。只是因为亲戚在这儿今儿才走,所以才来叫她。小赵一听就忙说:她们怕空调。我一见她那猴急的样儿就笑了,就对小妇人深深合什又连连表示感谢说:感恩感谢!是特别感恩感谢!!!菩萨这份善意我心领了:扎西德勒!阿弥陀佛!真诚为您祈福!不过……我们确实都不用空调。您还是让她去吧。小妇人有些无奈的颇不甘愿但没再说话。我也就很无奈地转对小赵说:你去吧!小赵就忙说:好,那我就不客气了。就欢天喜地随着并不欢天喜地的小妇人去了。我心想,像小赵这样的人咱还是第一次遇见,如此的“无赖”到哪儿是也吃不了亏的!真是令人”佩服佩服”!
      第四天是20号。上午是周永彬老师讲企业文化;下午则是李越老师讲礼仪,:什么“公输之巧”,什么不以规矩成方圆等等;好像是还讲了礼仪改变民风。老百姓受感动,会议期间都把自己种的桃梨瓜果送来中心,表示他们的一点心意……
      老实话,他们的外相长得都很高大很体面,课讲得也都很不错。所以那个时候——在那个学期已过了一半的第三天,要看那些讲课教师们的综合素质,确实是挺不错的。但是那天中午,我的同桌恰巧坐了一个从河南来的略长我两岁的高个女会计吕慧心,——那个精干直爽又快言快语的李姐,在中间休息和我聊天时,听说我在调查有关僧人堕落的事儿在写书,就突然告诉我说:和尚炒股,与时俱进!这是一句特流行的话,早就流传遍了谁都知道。有那寺院的和尚,一下了晚殿就带上假发出去娱乐。而就在我们河南少林寺旁的某个寺院,那寺院的住持就在郑州市里繁华街上设了一家“办事处”,卖些经教典藉和法器之类的,兼给人算卦相面看阴阳宅风水等等,以此敛钱募集资金。哪去都带一大帮随从,用的都是最好的手机。告诉你吧,要是有钱我宁愿给残疾人要饭的舍点儿,也不愿意给那些披着袈裟的假和尚们。还有这学校那边的那什么五洲禅寺,把从这学校送过去的书都卖掉变成了钱,海青多的都放烂了,就放烂了也不布施出去。你说他们还修啥呀修?!是!我说:要是如是所说,确实太差劲了!只是少林寺旁边那什么寺院……你怎么知道?她说:他们聘我在那里去给做会计的,一干就是两年。后来终于因为看不下去那些害人的把戏,就跳槽到了别处,再不给他们干了。哦,再说这个教育中心。我到这里读弟子规学校已来过两次,发现这里好像也都是说的好听竟做表面功夫,实际却处处体现着不公正不平等。比如很简单一个事——招生卡。就这么一张小小的印了几个字儿的塑料卡,却是分了四种。你看咱们这卡是白的;而那人那卡却是粉的;另外还有一种绿卡和一种蓝卡。其中说是蓝卡是管吃管住的,绿卡是管吃不管住的,而粉红卡是管住不管吃的,像咱们这白卡则是不管住也不管吃的。至于谁要想得到这四种卡,那可是必须要有条件的。里边除了白卡是明做广告大张旗鼓地通过网络报名又接电话通知发给的,其余几种都是多按“捐助奉献”的多少,和有各种关系的原因获得的。试问,如此的“圣人学校”竟有着如此不神圣不光明的“勾当”,你说我们这课听的还有什么意思?又有什么意义呢?这次我来纯粹是为带朋友,找了关系得到的粉卡进来的。也就这一次,下次再不想来了。佛门、道门,还有这现在正潮起的国学儒家等等,嘿嘿,如今的时代真是哪家都认钱是家家都认钱,多是在打着幌子诱人们捐钱呢!有名又有利,谁都想干哩!可是谁又是真的无私无我纯粹的为众生毫不利已专门利人把自己豁出去呢?口号是都喊得好听的,就是到实际一看不到钱就变脸,一看到钱就笑开颜。四种卡,你给解释解释吧!此地无银嘛!不贪婪,不贪婪干嘛不大敞开大门广引众生进普化众生民啊?!要能那样该多好啊,那才胸怀博大包罗天下广纳细流入大海哩!
      对呀!你说得是真对呀!就应该是圣门大开广引众生学德学,慈化民众成圣人呢!可是,四种卡——是四种卡吗?我是见过白的和粉的这两种挺多;但绿的少没咋见,而蓝的好像是第一天迎来什么集团单位的领导,都带着蓝卡,阳光下炫耀着典雅高贵与众不同非同寻常……呀,原来如此!只是我没缘拿到那几张卡,要能拿到,我就跟着持各种卡的人们去体验一圈儿,回头就实打实地写进去。吕姐说:认识有持粉卡的人都在那边旅馆里,有学校集资只管住。这你可以跟我去看去体验。至于持绿卡的人到外边的饭店去吃饭,住宿得自己想办法儿。还有贵宾蓝卡管吃也管住的,都是在这中心里的大楼上,有专门的餐厅和宿舍。这……恐怕你就没有办法了。我说:那就一切随缘,一步步往前走吧。
      中午下了课没回旅馆吃饭。因为高天宇说要请我吃面,而我想谢谢他所以告诉他由我请。当时吕姐正在,就特为爽快地说:干脆你们谁也甭请了,就是由我来请最合适最恰当,因为就我能挣钱嘛。于是我们便不再客气,中午就一起到了东大街的“喜来聚饭馆”要了捞面带炒菜,三个人边吃边聊,真是很投机。小高提议我说:这几天我一直在想你这件事。要见蔡礼旭不容易不好见,你感觉到了。但我想,要见净空法师却并不一定非要通过蔡礼旭。嗯?我眨眨眼望着他,你有办法了?他说:也不能肯定成。等这里课结束,你可以去居士林,就在这里坐小巴,哦,好像当中还得换个公交车,然后当中就有居士林那一站,谁都知道的,那居士林挺大的呢!你去那里找那个叫徐善尤的林长。她原先是工商局的,后来投资几十万元,在净空法师的支持下建起了那个居士林。净空法师很欣赏她,常带她出国。而每回来安徽,也必常去居士林做指导开示。所以我建议你就去找她。她肯定和净空法师有联系,说是常出国去看望净空法师嘛。那人有四五十岁的样子,短发白肤长得不怎么漂亮但打扮挺时尚高雅的。我上次来这里到那儿挂过单待两天,和她照过几次面儿,见她跟人说话挺和蔼挺好说话的。所以你不妨去找她试试看,你们都是女的能相通,也许她会帮你。哦对了,还得告诉你,那里挂单要钱,可能每月二三百吧。但挂短单几天不要钱随缘拿,你到那里能挂几天就挂几天,她要帮你就留那儿,要不帮你再回来也不迟。另外你既然写书来到这了,铸祖山----哦,也就是冶父山,你不能不去。那上边有两个老寺院你要了解了解。我上次到上边就下来不怎么清楚,但相信你写作肯定会有收获。来了就走一圈去吧!

    南方游记----一个真正修行人云游名山大川大寺院的真实经历

    昵称:往事如风韭提交时间:2017-12-08 21:16:31

      看了两天,还没明白楼主的观点,作个记号

    昵称:了众生提交时间:2017-12-08 19:37:39

      我忙说:真是够不容易的!可事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想它了。能进去听课,也算是不虚此行万幸万幸了!她说:是是是!但是,我发现他进去听这几天课,虽然稍稍有点明白,但总然还是不行不悟。所以我想……想请您帮忙给开导开导,您看……行吗?我?我一怔,然后就笑了说:行自然是行。只是……他连你们的话都不听,我说又能起什么作用?她说:应该会起作用,而且可能会起很大的作用!她很肯定。为什么?我问。她说:这孩子学习一直数理化不行,但偏好文学爱写作文爱读小说,早就发愿说将来以后要当作家。那天——就是大前天,一听房东说起您,就非缠着我让我带他去找您。所以……我想请您帮忙!我说:也只能说试试。老实话,我一直写作修行,还真从来没直接跟现在的孩子聊过这些问题。他人呢?她说:他跟我们同事和她孩子一起到那边的旅馆里去找另外两个同伴玩去了。您看下午下课回来吃过饭后,我带他上去找您行吗?我说:行。下午下课我早回来等你们就是了。这样,那我就先上去了。你也稍微眯会儿,下午好听课。谢谢您赵老师!真是特别感谢您!这么和善这么爽快,我们真是有幸有幸!不客气!下午见!
      那天下午,是傅伯清讲的“诚敬人生”;那天晚上还有课要做个什么“总结分享”。而我就抓了中间回来吃饭的那段时间,和被他妈妈送上二楼来的那个十五岁、长得很瘦小却十分精神的小男孩,做了一次不长不短的谈话——那是个很爱羞涩红脸的纯纯男孩子,可能是出于对作家的崇敬尊重,一直低着头不说话,像是怕说错什么似的。直待我开始慢慢地问他,他才羞羞地和我讲了那个小女孩,那个扎两条马尾辫写一手好字好信好作文的大眼睛漂亮小女孩:其实我没有追过她,反而是她一个劲儿地给我写信又发短信。而我又确实觉得从心里很喜欢她,所以就答应和她相恋了。但我们只是发誓将来要一起考文学院一起当作家出作品,并没有别的。可是我爹妈就是不干,就是每天闹吵的非要我和她断。老师您说为什么非要我们断呢?我们互相有个“红颜知己”不行不好吗?我妈就整天吵吵逼我。唉,好烦!有时候真想自杀!他说,小大人似的满脸的情愁恼恨!
      天哪,现在的孩子可真是了得!怎么动不动就想自杀呢?真是胆大包天真是不负责任真是无知愚痴真是真是……岂有此理!小伙子,你这么大这么高个男子汉了呀,难道真想自杀?你……你说这话是怎么张开你那白牙红口来的?你那胆儿是真不小啊!你想自杀?我想问你,你有什么资格自杀?你爹妈把你生下来,从砖一样抱大养这么大,为你操碎了心。你回报了你爹妈点儿什么呢?没有。你想自杀,只能回报你爹妈无尽的悲哀痛伤,你爹妈欠了你的呀?鸭有反哺羊有跪乳啊小子,想想吧,你连鸭羊都不如。爹妈的养育恩不报,你说你有什么资格自杀?又有师长恩,你的老师们教育了你这么多年,你学到了什么?你又回报了什么?你就学回了自杀么?然后以一个臭名昭著无能无彩的不成器窝囊废之名,回报曾教导过你的老师们,让人骂他们纯粹是庸才窝囊废,才能教育出你这样嘛也不懂只会自杀的庸才窝囊废学生!还有国家恩,国家建立学校给了你那么好的环境条件受教育,你又回报了国家什么?难道就回报一个荒冢孤坟,占用国家土地不让他人子孙耕吗?更有众生恩,你长这么大不是孤零零的独自生存在真空,每天都有许多的人们在关心你爱护你帮助你,你又回报了他们什么?就回报让人们每每想起你看到你的孤坟丘就有的一种怜惜哀叹和遗憾吗?你——你若真想自杀,你说你这么多的恩一点点儿也没报你对得起谁?嗯?你说你对得起谁呀?哦,还有啊,佛经上讲,凡自杀者皆大罪,发肤受之于父母不可轻伤,何况生命!且自杀者死后皆不得投胎,每七天重复一次死时的剧烈痛苦,然后孤魂野鬼到处游荡其苦难喻;除非有人为其诵经念佛做功德超度回向方能得救,否则就算是找个替身害了他人去投胎,也是罪大恶极一世不如一世生不如死比做鬼更痛苦!所以啊,小伙子你要想自杀可千万得想清楚想明白想仔细了啊,那要堕落下三途可就真是不好玩的啦,啊?!
      我……我……小男孩一时语塞,憋得脸刷地红到了耳根。半晌才讷讷地道,对呀,这些怎么我没想到呢?
      是,你是没想到,你没想到的还多呢。你要是想到这些就不会只想自杀了,就不是个不成熟的孩子了。不,应该说是你要想到这些,你就是个懂事明理的成熟孩子了,就不会让你娘这么操碎心了。还有啊,你说你和那小女孩相恋,你说你喜欢你爱。可是你知道什么是爱吗?你懂得爱是什么吗?爱是奉献——是无私的毫无保留不求回报的给予和奉献,是永远永恒的给予和奉献。你懂吗?你行吗?赶明儿那小女孩要有两块糖自己吃或给另外的男女孩子吃啦,你就会恨她就会不理她就恨不得杀了她;你所谓的爱只不过是自私的索取,是无尽的永不知足的索取而已。而一旦遇到点儿挫折稍有不如意,你就会嫉恨会愤怒会走极端。你既然想自杀,有一天就会想杀人。你说你这样一个汗毛未退乳臭未干嘛也不懂的小毛孩子小屁孩,竟敢大言不惭地妄谈什么恋爱,你说你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羞也不羞?!你有什么资格谈呀你?还有啊,爱是责任,不管是谁,你只要爱她,就要给她幸福和快乐。这责任你能负得起吗?动不动就想自杀,那被你娶的小女孩岂不早早就成了小寡妇?每天哭哭啼啼的还有什么幸福和快乐?你——你个小东西,你还怎么好意思说爱这个字?嘻,你告诉我是也不是?嗯?是也不是?
      我……我……他又语塞了,脸比适才更红了。
      你——你——就是你,你记住,现在回去就马上向你妈妈认错。然后好好地在这儿坚持把课听完,再跟你母亲回家乡去。从此后要好好地上学、上大学,学知识长智慧做个好好的人,要成器成才要有出息,好好地孝顺父母敬爱师长报效国家回报社会利益众生,那么你以后才不会后悔怅然愧对人生,才不会白来一世才不会空活一生!记住了嘛?
      记住了!他说,咬咬嘴唇,很坚定:感恩感谢老师指点我迷津!不知该如何报答您!虽然您 说的话我还不能懂得更深,但我一定会去按照您说的去做。谢谢!说着,就弯腰对我鞠了一个90度的大躬。我说:不谢。你好好地学习,将来做个好人做个君子做个圣人利益众生,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他说:是!再鞠个躬,直起腰来,又祈求地望着我说:老师,能给我您的电话号码吗?我想以后有事向您请教。能啊!我说,但是我要写书要修行,所以只接短信不接电话。你有事尽可以给我发短信。我每天早九点以后、晚九点以前都会开机肯定能收到的。只要你有所问,我必回答。好吧?嗯!他应着,疾快地把我给他的电话号码保存好,又弯腰给我鞠了一个90大躬,再说声:谢谢老师!那我就先回去了。然后就下了楼去。
      看着他的背影,感到很是欣慰,好像自己收获了什么成就硕果似的。真的,每每帮助了别人,我都有这种快乐幸福感觉。回到屋里告诉林姐,林姐说:我发觉你真的是凤非凡鸟非同寻常,竟能随缘做度化了呢!这下轮到我脸烧红了:哪什么凤非凡鸟非同寻常,我只是尽点心力帮助别人而已。也不知能否真度了呢?哎,贵就贵在尽心尽力!林姐说,佛菩萨保佑!你将来肯定能成为大菩萨能度很多的人。记住啊,将来你功德圆满要去极乐世界时,可别忘了带上我啊!我可不愿意在这个五浊恶世受折磨了,竟是些个贪嗔痴的污秽肮脏和丑陋!我笑了:“呵呵,哎呀姐姐,极乐世界在心中啊,即心即佛,是心是佛,念念佛即是佛,念念魔即是魔。心能做佛亦能成魔,懂得道理精进修行,有日忽然明心见性,原来世间五浊皆是空,无我无人无寿者无众生;悟知空性再精进,把我们无始劫来的那些执着分别妄想的陋习都去掉,自然就回归自性光明体,然后法身遍虚空法界无所不包无所不在如来如去随缘度化,寂乐常乐可不自在快乐乎!
      我天!小凤,这些你都悟通了吗?修证了吗?怎么说的这么流畅连个磕绊都不打?林姐惊讶地瞪大双眼,上上下下地直瞅着我。瞅得我就忍俊不禁就哈哈大笑了,说:班门弄斧!姐姐,老实说悟是悟通了,可要修证还差得远,所以这会儿白话也没什么神通广大。好啦,我们一起好好修行,争取今生成就,看它年莲池海会去相会呀!好了睡吧,梦中坐着莲花就去了呀!


      文章信息
      作者:

      真隆道

      文章来源: 天涯杂谈
      时间:2013-02-11 19:02:00
      阅读次数:42
      回复次数:2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