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带泪的幽默】连载

    作者:南极太乙 提交日期:2017-01-09 10:07:00

      带泪的幽默


      主人通儒,家奴也好学。一边挨打,一边还用《诗经》的句子对话,好一个书香门第!《世说新语》这段话,让我想起看戏后的胡思乱想来:要是我们在生活中都象唱戏 那样不说尽唱,多麻烦!比如,一人急着要上厕所,又不知厕所所在,就对人唱开了:“胞中急转兮急煞人,不知厕所东或西。谁能慷慨张援口?俾我轻松兮去更衣。”又正好有一闲逛的书生在旁,他也慢吞吞地唱开了:“水火兮虽然不饶人,君子不能失身份。东转西出朝前走,大便兮小溺皆任君。如若不行再往北,官府衙门有善行……”恐怕他还没唱完,那人的裤子早弄湿一大片了。



      1、 书橱
      陆澄……当时称为硕学,读《易》三年不解文义,欲撰《宋书》竟不成。王俭戏之曰:“陆公,书橱也。”家多坟籍,人所罕见。撰地理书及杂传,死后乃出。(《南齐书·陆澄传》)
      ---------------------------------------------------------------------
      “读《易》三年”,用功勤苦;“欲撰”,其志不小;“家多坟籍”,购书颇丰;“死后乃出”,终有所成。说明陆澄还是一个有心读书的人。读书,关键在于“读”。要读,就须有书。书从何来?正途三条:一借,一买,一抄。所借之书,终归是别人的,草草翻阅,匆匆璧还,不是办法。抄书呢?是古人的常法,如“七录斋”的主人就是。但今人情况不同了,若非情况特殊,是不会去抄的。最好还是掏钱自己买。所以,藏书多少便成了衡量一个人知识量的一个标尺。当然,话又说回来。书橱也有三种:一是满腹经纶——肚子就是书橱,所以有“晒书”之说。这是真有点学问的;一是家藏万卷,却蒙尘盈寸,若粮菜满厨而不做炊。这种人,多半是急功近利、沽名钓誉之徒。有书与无书等尔!还有一种是有书则读,但不过是徒具记诵之功,貌似博闻强识。但认真说来,记诵之功只是做学问的基础,还不能就算做真学问。与人言,则太平洋多大、中国面积多少、秦始皇统一中国是多久、巴黎公社成立于哪一年等等,迤俪道来,滔滔不绝;讲课或作报告,则马克思怎么说、列宁如何讲、《资本论》第一卷第一百二十页第三行文字云云,旁征博引,吓煞人也。但就是没有一句话是他自己的,没有一个观点是他自己的,这与学舌鹦鹉、录音磁带有何区别?“孰知非真知”,黑格尔此话盖谓此也?
    热门评论:

    昵称:夜灬雨懦提交时间:2018-01-17 08:50:20

      25、风流皇帝
      五代的唐庄宗,喜好音乐,能作曲,是个有名的风流皇帝。他喜欢和宫廷里的俳优们混在一起,不太问政事。那时宫中养了不少狗,一次皇帝最宠信的伶人敬新磨上朝时被一只狗撵得无处躲藏,就气喘吁吁地靠在一根柱子上对着皇帝大叫:“陛下不要放纵你的儿女来咬人呀!”皇帝听了,这是人话吗!就拈弓搭箭要射死敬新磨。敬新磨赶忙说:“陛下不要杀我,我和陛下是一个整体,杀了我不吉祥啊!”皇帝问他理由,他说:“陛下的开国年号是同光,你被天下人称为同光帝。同,就是铜,你杀了我新磨的铜镜子,你同光就没有光了不是?”皇帝一听,乐了!于是嬉戏和好如初。
      -----------------------------------------------------------
      如宦官一样的俳优伶人做了皇帝的心腹,终于酿成了历史上一出出悲剧。唐庄宗最后在一次军队的叛变中就死在另一个伶人郭门高的手下。其实,唐庄宗并不是一个低能皇帝,他曾受先帝之命,身先士卒,完成了先帝的遗愿。但他不能居安思危,又耽于玩好,终至身死人手。所以欧阳修在《伶官传论》中大发感慨:“故方其盛也,举天下之豪杰莫能与之争;及其衰也,数十伶人围之,而身死国灭,为天下笑。夫祸患常积于忽微,而智勇多困于所溺,岂独伶人也哉?”

    昵称:巨大猫头鹰提交时间:2018-01-17 08:32:39

      55、小老婆的难处
      《史记·苏秦列传》讲苏秦被人“攻击”为“左右卖国反复之臣,将作乱”,他这个跨国相国怕齐王杀他,就离开了他自己吹嘘为“富而实,其民无不吹竽鼓瑟,弹琴击筑,斗鸡走狗,六博蹋鞠者……车觳击,人肩摩,连袂成帷,举袂成幕,挥汗成雨,家殷人足,志高气扬”的齐国首都临淄,跑到了燕国。燕王也 对他有了警惕,认为苏秦是个不“忠信”的小人,不愿意让他再管理国是。苏秦就再次发扬他的一技之长,大喊自己正是因为“忠信”而“得罪”,并给燕王讲了一个故事——
      有一个在外地做官的人的老婆,在家和一个男人私通了,给他戴了一顶绿帽子。后来,他要回家了,就给老婆捎了个信。老婆的野老公急了,那野婆娘连忙安慰说:“别急,我已经给他准备了药酒等着他呢!”过了几天,老公回来了,妻子就叫小老婆给老公敬酒。小老婆知道他们的阴谋,拿着酒杯手就发抖——想给自己的公用老公说明吧,又怕老公把大姐休了;不说吧,又怕毒死了老公。她挨了半天,才心生一计,突然摔倒在地,酒杯打破了,毒酒洒了一地。那老公大怒,就打了小老婆五十大板。
      苏秦感叹说,“妾一僵而覆酒,上存主父,下存主母,然而不免于笞,恶在乎忠信之无罪也乎?”于是燕王就给他恢复了原来的官职。
      ------------------------------------------------------------------------
      苏秦的诡辩,且不去说它,我要指出的是当小老婆的难处——看来这个小老婆是个有仁心的,老公是自己一辈子的靠山、一辈子的依托、一辈子的幸福,当然要保;而顶头上司是自己的手足大姐,也不能得罪、不忍心伤害,这种两难处境是很尴尬的。
      当然,如果小老婆是个很聪明的人,犹如我们现在的副处级、副地师级、副省军级,为了主子或上级领导的安全和利益,完全可以当机立断,或立即揭发一把手的阴谋、批判一把手的不“忠信”;或者买凶杀人,去掉眼中钉、拦路虎;或者三缄其口,“依法”办事,不得罪人,安坐自己的交椅——去了一个老老公,还会来一个新主子,日子照样舒适新鲜!
      小有小的难处,因为你在下流;也有小的优势,因为你在暗处。就看你是想做大呢,还是甘心做小了。

    昵称:巨大猫头鹰提交时间:2018-01-17 07:11:44

      70、刘备的爱好
      《三国志·诸葛亮传》引《魏略》说"备性好结旄"。当时刘备驻扎在樊城,一日召见群僚,诸葛亮那时候正前往谒见,但他们素不相识,非亲非旧,所以刘备看样儿根本没把诸葛亮看在眼里。等召见结束,大家都散场了,诸葛亮还呆在那里。刘备也不和他说话儿。说也凑巧,那时,就有一人拿了一根牦牛尾巴来献的。刘备接了,只自顾自的在手上把玩那一绺尾巴毛。诸葛亮见了,说话了:"我料想将军应该是有远大抱负的,你只是摆弄那些牛毛过日子吗?"其实,刘备早就听徐庶等人说过诸葛亮的大名,大概是想见识见识诸葛亮的处事为人,所以才故意怠慢了他。这时候刘备赶忙说:"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呀,我只是借此聊以忘却烦恼啊。"
      ------------------------
      人都有爱好,有爱杀人的,有喜欢咀嚼人家身上的疮疤的,有嗜好吹牛拍马的,有甘愿做牛做马的,有习惯性见了菩萨就下跪的,有历来是见了老子就当孙子见了孙子就称老子的,有眈于权术印鉴的,有擅长口舌之术的,有喜爱石头花草的,有沉溺于酒色之中的,有流连于风清月白之下的,有惯于在万人之上而不甘在一人之右的,有专好把世人象泥人儿似的捏来捏去的,有专长是在女儿脂粉中混日子的,有从来就是宁我负人草、养鸡喂猪、生儿育女……大人物们就大不相同了,岂止是牦牛尾巴,从小小一个玉玺,到大大一个天下,都能在掌中象贾宝玉那劳什子一般颠来复去的。而不愿有人负我的,有惧怕阳光而作长夜之游的……
      当然,大人物和小人物的嗜好多有不同--小人物们,玩玩石头花
      大人物玩物,是为了大政方针;小人物们,就只是混日子了。
      刘备就是一例。
      刘备的爱好,很特别,玩牦牛尾巴。但那是为了"忘忧",即使是玩物,也不会丧志的。
      刘备、曹操、刘邦、袁世凯等大人物,都是特级演员,一会儿红脸,一会儿黑脸;一会儿呼风唤雨,一会儿闲庭信步……
      他们有人喜欢吃回锅肉、睡木版床……
      他们有人喜欢拯救天下号令诸侯……
      他们有人朝颁紫黄夕赐毒鸩……
      他们有人畅游长江机载荔枝……
      他们有人巡游南北唱同一首歌……
      他们有人高瞻远瞩荫蔽子孙……
      其实,他们都是另类精英、人中龙凤、地上虎狼。
      你看刘备和曹操的会见,就可见他英雄的气度和那牦牛尾巴下边的席卷风云。
      车骑将军董承受帝衣带诏,要搞定曹操。刘备预知其谋,但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来,曹操就找刘备聊天了:"今日天下的英雄,就只有你和我曹操了。那袁本初等人,都不在话下!"刘备正在吃饭呢,听了曹操的话,吓得连筷子都掉到地上了……
      刘备与曹操何等人物?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变色、雷霆震于耳而手不辍饮、人头滚于案而颊不失笑的家伙--这些英雄人物,都是特级模特儿、都是做秀的行家里手!
      一本语录、一张告示、一颗芒果,一叠煮贫金,一纸诏书、一场橄榄球、一个报告,都是换代产品刘备式的牦牛尾巴。

    【 带泪的幽默】连载

    昵称:巨大猫头鹰提交时间:2018-01-17 05:49:18

      95、不穿毛衣的徐铉

      《明道杂志》记宋初徐铉:徐铉冬月入朝觐见,看见士大夫们都穿着毛衣,他大为感叹:“从五胡猾夏以来,竟然造成了此种风气!”他自己当然是不肯穿毛衣的,后来被贬在野,居然死于风寒……

      ----------------------------------------
      宋初徐铉的最大功绩,不在为官,而在因“许慎注解词简义奥,不可周知”而治《说文》。
      徐铉的最大毛病,不在于向大宋投诚,而在他自相矛盾的“时易事背”观。
      徐铉在李煜手下为官吏部尚书,到了宋朝,做了太子率更令、散骑常侍,后来被贬到陕右,那时陕右刺使是柳开,柳开不但自己“多不法”,而且喜欢“生脍人肝”,对徐铉这个背时干部很是不礼貌。朝廷就派人去巡查,巡查官员恰恰是徐铉的弟子郑文宝。柳开得到了消息,就赶忙去求见徐铉,要他为自己在郑文宝面前说点好话。徐铉先是说“彼时为铉弟子,然时易事背,安能必其心如何!”好说歹说,徐铉终于答应为柳开说点好话。郑文宝到了,师生相见,先私后公,郑文宝问到柳开对老师的态度,徐铉说:“他还是很敬畏我的。”于是,柳开的事才被摆平了。
      看来,徐铉是很懂得“时易事背”的道理的:他既能识大体投诚大宋,又能够奉之命把毒药送给过去的主子李煜使李煜自己了断(虽然,他曾经为主子说过好话:徐铉初见艺祖的时候说,李煜无罪,陛下师出无名。李煜如地,陛下如天;李煜如子,陛下如父。天乃能盖地,父乃能庇子。宋艺祖说:“既是父子,如何两处吃饭?”)可是不然——
      以上不穿毛衣就是一个例证。
      因为徐铉不穿毛衣,有人就问他:你为什么不穿毛衣呢?他说:难道有在朝廷穿戎服的道理么!在他看来,那毛衣是夷狄服饰,中原华夏是礼仪之邦,是不应该以夏为夷的。所以,他喜欢峨冠博带,“未尝窄衣裳”。
      这种维护华夏传统礼仪服饰的观点在徐铉是一贯的。
      他每次在待漏院前看见那些卖肝夹粉粥的人来往喧哗(有如我们今天市场上卖烧烤羊肉串卖凉粉卖烧饼的小摊),就要皱眉头:“世风日下,简直和塞下一个模样了!”
      徐铉虽然知道“时易事背”的道理,但在待人和对事上却自相矛盾,比起敢于胡服骑射的赵武灵王来就差远了。维护传统的礼仪,不知“与时俱进”,仍然抱残守缺,不知更张,只知道一朝天子一朝臣,只要你给我俸禄,我就是你的忠臣子民,不但是徐铉的德性,也是许多中国华夏乃至夷狄的通病:拒绝一切外来的东西,特别是那些对传统观念又特别是对传统理念网络构成威胁的东西,往往视为洪水猛兽、幽灵鬼怪,必欲除之而后快——你看,后来夷狄的坚船利炮我们用了,不再挥舞长枪大刀;夷狄的电灯电影我们有了,不再点火把松明;西装革履我们也玩上了,不再一律的长袍马褂……可是,一切根底却是依然,所有规矩却是依然——这是一个畸形的时代,也是一种畸形的病态。
      可以预料,此种畸形现象,必然导致畸形时代的沉没,正如徐铉的不衣毛衣而导致了他的因风寒而死亡是一种历史的必然(从小而言,徐铉的死可能是一种偶然,但从大处说,却是一种定律)。


      文章信息
      作者:

      南极太乙

      文章来源: 天涯杂谈
      时间:2017-01-09 10:07:00
      阅读次数:82
      回复次数:2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