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家,脚下的路

    作者:飞翔的老太太1953 提交日期:2017-09-15 23:10:05

      我写这本小册子,算不了什么文章,就是当我度过了我的大半生时,去回望我的家庭从诞生到延伸的经历和过程,也纪录我自己的心理历程,困惑过、矛盾过、迷茫过,选择过,还有我个人的性格特点给家庭带来的影响。我希望将这些文字写给我的子女们看一看,让她们了解人生的不易、生活的艰辛,让她们提高战胜困难、面对未知的勇气。懂得在困顿和迷茫的时候,如何正确判断事物的发展会对最终的结局的影响,从而正确的抉择和调整行动的方向。我将会按照时间的顺序,从家庭诞生开始写起,随着我年龄的增长,慢慢的说到我的原生家庭还有我的家庭。
      这是一本记实录,我没有深厚的知识背景、也没有多高的学历,我只是以实事求是的原则、朴实的语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和不怕人笑话的特点,记录下这些,希望大家轻拍。
    热门评论:

    昵称:提交时间:2018-03-20 12:26:15

      就这样以健康的心态迎来了分娩。正月二十四早上一起床,就感觉肚子有点疼,我知道这是要生了,我不恐慌,爷爷给找来了农村接生婆,才开始扩宫,还需要很长时间,她好象家里有事,我让她回去了。随之爷爷又找来保健医生,那时每个村都有村卫生室,也叫保健室。他们来了好象胆子大多了,因他们毕竟都上过卫校,知道知识。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人多胆子会更大。他们告诉我,不要紧张,只要胎位正,就没什么问题,还告诉我扩宫一般要8-12个小时,得要下午或傍晚,不要乱动,保持体能,用乐观的心态迎接宝宝……。他们给我讲了很多,好象无事一样聊天,我也不觉得太痛苦。到了下午还是觉得很紧张,我看时间已过了中午,如果是八小时扩宫,那生就是马上的事。果真是马上的事,几阵大疼以后“哇”地一声宝宝降生了,是个女孩,那时穷,医生都没带手表,我们家也没有钟,不知几点钟,那时爷爷已没给生产队记工了,只听是生产队打吃饭铃一小会降生的,生产队吃饭是下午三点钟,农村只吃两餐饭,早饭九点粒,晚饭三点。所以宝宝至今就定为三点多十分左右降生吧!这四十年都这样定的,以后永远也会这样定。
      宝宝出世后三天她爷爷回来了,我们要商议给她取名字,我爷爷的意思是很想跟他姓,因他是在我妈那儿的上门女婿,只有一个哥还跟我妈姓,有两个姐姐跟他姓,但都出嫁了。我没有意见,我把爷爷这想法告诉他后,他不同意,他说:“孩子只能跟父母姓,姓那么远不成了还情债的工具吗?”不无道理,我背着他也告诉了爷爷,爷很明事理,他说这是有道理。就按老规矩上门女婿的第一个孩子跟女方姓,你和他商议去取名字吧。我又把爷爷的意见转告他,他也很敬重爷爷的明事理。那欠就商议取名字了。他说只取大名,他早就想好了,他说要让女儿象玉石一样洁白,透亮,高贵,纯朴,就叫玉洁,我同意。我也发表了意见,小时侯还是喊乳名随口,玉洁没有按族谱的辈取,如按辈应该是红字辈,爷爷汪姓的辈应该是安字辈,就取这两个姓的辈结合叫红字,就这样名字取定了,大名叫玉洁,小名叫红安,现在她四十岁了我们还叫着她的小名呢。
      孩子爷三天的产假也完了,就剩我们现在是祖孙三代人了。坐月子没有丈夫的陪伴,现在听来是很惨的事,在当时也只有少数,但我觉得没什么,一个新家的诞生,好比一个企业,一个工程,需要很艰辛的营造,家庭成员共同的付出。不要认为我生了个孩子就是大功臣,你要知道一个孩子是一个生命,不是一个物件,需要有生存的各种物资条件和健康的环境,不要认为这都是男人的责任,这样一个男人会压垮的,一个家也要消失。没有丈夫陪伴我不认为很惨,有父亲照顾,有小宝宝陪伴,有我阳光的心态,过着过着就满月了。没有妈妈的家比别人有妈妈的倒是难许多,熟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妈妈!女生生来就是一个内务府的角色,总理的角色。因她细腻,管的多,见的多,所以懂的多。我们家就不行!有一次孩子两个多月的时侯,有一天夜晚她总是哭个不停,不吃奶,三月的天气都哭得大汗淋漓,我知道是哪儿不舒服,又不知道原因。要是有妈妈肯定能知道,因她见的多就有判断力呀!爷爷也急坏了,我也手足无措,爷爷说赶送医院,送医院谈何容易。我们家离镇医院有十多里路,交通不便,又没有有体力的男人抱,天又黑,这样出门摔跤会出大事的。我说爷爷不要怕,我听妈妈在的时侯说过我小时侯长过马牙吗?是不是遗传她也长马牙了?长马牙不是什么大事,弄根银簪子把它挑破就没事了。于是我叫爷爷抱着孩子,我迎着灯把她口撬开一看,上面‘天花板’上果真有几粒白色的小泡泡,下面牙根上也有,我反而高兴了,因明白了原因。我说:“爷爷,快去找邻居来秀婆,叫她把头上的银簪子借给您拿来我一挑就没事了。”马牙这东西就是长在新生儿口里的白泡泡,现在叫鹅口疮产,会很疼,如不及时处理死孩子的也不少,因它发展很快,病变很快,及时发现挑破了就不疼了。病也就好了,关键是要能及时发现问题。

    昵称:提交时间:2018-03-20 11:47:03

      九月二号的晚上我们三人背着行李,揣着希望,含着甜蜜,早早地来到了火车站,其实上车的时间要深夜两点十分,总怕错过时间。到了车站,也有了一些人,我们把东西放条椅上,四处观望着车站四周,这是我们第一次来火车站。坐着,等着,只听‘呜’的一声长鸣,火车到了,她爸和孩子拿着行李飞快地蹬上了火车,毫不留情地把我甩在站台上。他们走了,我还站在那儿朝火车开的方向望着,直到看不见,听不着后才慢慢离开,步行走在回家的路上。
      那几天天天在家等着她爸返回,好知道孩子学校情况。过了一星期,她爸回来了。介绍了学校情况,“校园很大,绿化不错,环境很好,离北京中心城有一定的距离,在大兴县境内。学校安排周到,一到车站,就有学生举着接待新生的牌子在那儿等侯,一见到我们就帮我们拖着行李,把我们带进宿舍,帮助铺床安置,整理完毕又带我们到报到处报名,随之就带学生进了教室,我就和孩子分开了。晚上我在学校招待所过夜,这是六号晚上。七号我就买车票返回,在车上待了两天,以至八号夜晚才到家。”他又说:“把孩子交给了学校,我心里很失落,其实是不舍,那又能怎样呢!还是抱着我那一大包馒头转身了。在车上别人吃午饭,我打开馒头袋子也来吃午饭,袋子一开打,只见馒头周围长了长和区白色的毛,我知道是在开始坏,秋天的天气还很热,放三四天就有问题了,况且是一个星期。我把周围的皮一撕,很香地吃起来,以后每餐都这样处理,吃了五餐也不觉得肚子疼,这不平安到家了吗?”
      送走了一个,现在就是想管那么多也鞭长莫及了,第二天她爸去了煤矿了。小的在一中,其实已经进高三了,这个不那么紧张,这小的读书从小学到现在就没怎么操心,但我知道操心的事还在后面,不是学习,而是也很难处理的事。
      九七年一晃快完了,也就说春节快到了,家里其实快要崩溃了。自从大走后,体力劳动的事就落在我身上,为了省钱,生活指标也下降了,所以返病了。肺结核这个病在没有痊愈的情况下,绝对不能费体力,还要生活好。我们家租的房子里和理发了里都没有自来水,要靠人力在三百多米远的地方,人家废弃的机井里压水,再用水桶提回来,别的不说,就这一点就够难的了。学生在家这个假期长,七月七号高考一考完,就全部在家照顾我,接近三个月时间。现在一乍靠我这个病人承担,而且生活一下降病返了,又吐血了,人也浮肿,又吃不下东西,腿也迈不动,不能大声说话,胸口闷的慌。又到防治站去检查,医生说:“这个病就怕返病,强化治疗后要营养,静养,心态悠闲全配合,为什么叫富贵病,而且时间长,起码要三年。”
      过完年,孩子们带着担忧都离开了家,她爸也去煤矿了。扔我一个人在家病着。这个病老化以后,医药也好象没什么特别的办法,老样子,一咳带血,也还是没恶化,没出现大口吐血,这也算药的功效吧。又过了一个月再去防治站检查,医生说我这病拖老化了,西药已经效果不大了,要我改吃中成药,他介绍了一种山东生产的中成药,相当贵,中成药要自己掏钱,我们哪能掏得起。我接过药看了看它的说明书,眼前一亮,草药配方中,第一味药是‘夏枯草’,我记住了。我为什么要写这一段,人遇事做有心人是会受益的。
      一了一个月,她爸休班回来,他很激动地说,他的一个同事告诉他肺结核过了危险期后用夏枯草,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古牛角,煎水喝最有效,他的一位亲戚得肺结核以后喝好了,几十年未发。我也和我留心得知的对上了,我忙说:“这个我信,防治站的医生要我改吃中成药,我接过药瓶看见它第一味就是夏枯草,而且份量很重,我就知道是主药。”如果我不留心看到夏枯草,别人介绍即使是真我也不会信,也就不会采纳,也就没有今天的效果。望大家遇事多做有心人。
      这一下我们两口子象得了宝一样,她爸说:“我去扯”。才二月间能扯得到吗?我说:”嫩的也行,炒着吃,泡水同样能喝,只不过比老的效果差一点,等老了得抓紧扯一些晒干,过了夏至就没效了,它叫夏枯草嘛!”
      一说容易,真去扯还不知去哪儿扯。现在生态破坏的狠,农药打的狠,田埂上都人为的破坏叔生这些有益草。我们做小孩时遍地都是。世人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中午他去万家水库堤上扯,很少,晚上回来半天也才挖了一斤多活的,还很嫩,用手扯不了,用铲子挖的。见到这,我就好象看见命一样,它不是救命稻草,是真正的救命草。于是我忙洗了一些,用水一煎,喝了一碗,过了三个小时后又喝了一碗,你不说还真见效了,晚上吃饭感觉味口好些了。
      这个病未发之前吃的多,因为是极度缺营养。发病后开始三个月是强化治疗,打针,每天都打,连续一百天,针打完了再就是吃药,要吃三年。从开始就不间断,保持营养好,休息好,心情好也是蛮好治的。如果中途缺少一个元素就会返病,返病就是重新吐血,这就麻烦了,人的口味就倒下去了,你就重新增加营养也吃不下去了,我就是这样。再好的东西在口里嚼后怎么也吐不下去,不过喉咙这一关,吞不下去就无法获取营养,如此恶性循环,直到送命,所以称四大病王之一。
      喝了一天感觉口味好多了,难道是心理作用,不是!是真的。喝了三天真的好多了,主要是味口提起来了,也不挑食,人的体质增强了,抗病的能力自然增强。于是他第二天又去挖,挖了四天。忙返回煤矿去上了十天班,跟着就请了半个月的假,回来专门扯夏枯草。这是也接近成龄,扯着扯着,完全成熟了,抓紧扯,赶在夏至前一天停手。四处寻找,堤坝,山上,河岸都找遍了,结果晒了二十一包装袋,喝了三年,从开始喝我就一分钱也没花,没吃药了,后来去检查,完全好了,而且十分好。喝这个终身不复发,这就是中草药的神奇之处。
      病因为继续喝着夏枯草,这已不是事了。小的迎来了高考,没有老大高考那么神奇,一是经历多了降低了神秘感,二是这小的成绩一向不错,也没那么紧张。但重视还是不分彼此。七月五号学校放假了,她在家呆了一天就返回了学校,我七月七日早早地来到学校,在寝室和她会合,也同样和她同睡一张床,同样的叮嘱,同样的照顾,三天后高考结束了。
      同样要七月二十五号分数才能上榜,她爸爸没有回来,因煤矿正在发生变化。
      二十五号早上,我叫她自己去看分数,我们大人有苦衷,暂且不能告诉她,她不知她考的怎样,起码要等通知书到手才能谈判。
      晚上她回来了,549分,这个结果好坏都不重要,等通知吧。八月十几号通知来了,‘中央民族学院’,那年可能题目不是太深,分数线有点高,585的一类线,她这分只是二类,这个学校也是二类。问题来了,我前面不说了,会有问题也是很难解决的吗?她一个字要“上”,我先说:“这个二类不好,姐姐上二类你应该上个一类。”她不同意,问我:“我考上了,为什么不让我上?”我竭力解释:“这个学校不好,我们奋斗是想你考个好一点的,我们大家都有面子,复读一年,明年再去吧。”她始终不同意,这下我才把我们的苦衷倒出来,“你怎么这么不懂事,难道你不知道家里没有钱吗?我们这一路走来,家里从来祝不单行,坎坷不断,大人拼命硬撑着,还在让你们读书,我们现在处在山穷水尽之际,亲戚朋友都躲着我们,就是对面走来看见是我们都转身回避,我们能去向谁借?等姐姐快毕业时,再去找人借一点或许还行。你真是个孩子,残酷的现实,人们的势利,我们没办法改变。”

    昵称:提交时间:2018-03-20 09:00:39

      定了准时,与别人家有没有时间冲突,他能不能接受。
      欧师傅说:“没问题,时间是有办法错开的。”那么说,这个问题同意了。再就是怎么个做法,他说:“现在不都搞包工吗?东家清闲,省心。”他说完了,我也坦诚地说了我们家的情况,想搞点工,也来了点小狡猾,说我们这屋场子很不正规,是一个直角三角形,很难收方。这个说的是实话,要说收也没有收不好的。假装说:“弄不好不是师傅吃亏,就是东家吃亏,为了公平起见,我们就搞点工。”其实他也知道我们家的困难,禁不住我的磨嘴,同意搞点工了。
      哎呀!真高兴,那夜很激动,三个大事落实就绪,只等下脚的日子到来就开工了。同时也想了很多,既是点工,要在生活上超人一点才对得住人家。在管理上精明一点,又要不失大方,又要做到合理精准,才能合理的省钱。这对一个当事人是一个很高的要求。
      还有一件与屋无关而又重中之重的事,是炊事员。既然是点工,那就有一日三餐,并且早上不是早餐,而是早饭。搞点工效益如何完全取决于炊事员,他不仅要弄饭味道可口,而且要保证时间符合做屋条件。做屋条件就是第一餐饭要吃了上墙。如果定为七点半开工,那就得六点半开饭,最近也得七点。一餐普通的饭也需要两小时,那么请人要比家里吃饭的人总要多些,也总得多弄几个菜,这样说来起码得三个小时,我们就按七点吃饭,往前提三小时,那么四点钟就得开始啦!
      我们家男主人一不会说话,二要死盯着生意,要钱啦!那么照场子就是我的事,其实这也是我的强项,在我手上不早就做过几回屋吗?所以我想请个炊事员。在心里虑了一会,决定找苦竹村毛家菊的妈妈,也在我们镇子附近住,并且关系不错,当年正置操持家务还能心力相洽,六十刚出头。
      去她家和她谈了,从情感上她满口答应了。但她说:“我要去看看条件。” 说到条件,真算是笑话,一没有自来水,当时租的房子里,是各自装自来水,我们没准备长住,所以没装。装水是很贵的一件事,新添的住户要交入户费一千元,各种材料都是自备,怎么算起来也得两千多元。我们吃水要靠在自家棚子那边的井里压水提过来。二没有燃气灶,靠烧蜂窝煤,烧蜂窝煤人少还行,至于做屋全用它恐怕没有先例。
      老太太来看了直摇头:“这是什么条件?怎么能做屋做饭?这我完成不了,你想别的办法吧!”
      能有什么别的办法呢?她说干不了,别人不也是这样想吗?只有那句老话“求人不如求己!”
      自己干!跑材料照场子谁干呢?我仔细想想能有办法的。饭自己弄。自家做屋又不是大建筑场所总不能请人来照场子吧!都自己来。想办法错开:准备又去买个蜂窝煤炉子,两个炉子一个做饭,一个弄菜,饭煮好了的炉子就烧开水。,得先一天买后一在的,水得提前提到这边用缸屯着。凌晨两点钟起床,先择菜,洗菜,切菜做准备,到四点钟时开始做饭,并每餐都要保证十个菜包托火锅,到六点多工人师傅到齐后,六点四十准时开饭,就能保证这吃饭时间。照场子的事,吃饭时先找师傅商量,缺什么趁人家吃饭时把东西买回来,和师傅一起到场子里把班铺开。回去收拾,完事后再准备中饭,心里有了思想准备,就一定能完成。
      激动的时刻终于到了,九月初六做房子的下脚日到了,既神秘又神圣,没想到会梦想成真。欧师傅带着长尺,短尺,三角尺和工人,六点半钟就早早地来到了,他们先到场子上,我早就在这等侯着呢!他们准备开工,我说:“不,先吃饭,干一会又吃饭会影响人的思绪,也会影响专一,我们把饭吃了再来干,这思维打开后能连续几个钟头不误时,不误事。”他们忙说:“有这么早的饭吗?是谁给你烧伙的?”我笑着说:“我自己。”
      开饭了,他们很满意,还夸我菜弄的好吃又不小气。搞点工还要开工烟,在当时别人家做屋都开的一个叫红河牌子的香烟,一元八一盒。也有人建议我就买那个牌子,我还是坚持买的芙蓉牌香烟,两元一盒。这烟造的不错,是有名的湖南烟,我们湖北烟草还管呢!不准卖湖南烟,他不是为了各自阵营吗?其实全国流通是没有错的,你看现在还和外国通商咧!开的芙蓉烟,他们高兴极了,吃饭了连茶都没喝就上场子了,那不是两角钱的事,说明了东家尊重师傅,他会反馈给你的。
      做屋的序幕就算拉开了,每天的开支,每天的事情,每天的工序都是按我预先想的进行着。搞了三天,九月初九,好象是十月三号,电力局来了。我原先不就说场子在一根备用高压线杆子旁边吗?他们也是出于关心,也有义务制止这些地方不能做屋。也问了我们当地变电站的站长,人家肯定很客观地解释了此事。但变电站站长找我谈话了,要我换一个地方,他也不止一次地找过我,找了三四次,问我为什么要往这死胡同里钻,明明有阻力。我也坦诚地说了:“当时买这地皮人家就说了,不负责任,不关人家的事,是我要买的,因为便宜。您问我为什么要钻死胡同?往公家死胡同里钻有好讨哇!我现在实在没有实力在别的地方做房子。您看我老大都成人了,也谈了男朋友,从大学毕业后就没回来过,因回来连洗澡的地方都没有哇!我只能这样耍赖,才能把这屋做起来,您们就照顾照顾我吧!”他们知道我们家情况。其实这些事他们也明白,一做起来就完事了,又不是什么错误,也没有责任追究,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后来这做屋的三个多月的过程中,也断续地停过三回工,县里一来就停,停个半天,他们走后又接着做。后来他们也没来了,他们知道我们家的情况太特殊了,也不忍心毁这已做的墙。

    昵称:提交时间:2018-03-20 07:24:21

      己日常用的东西都没补充齐,还给她分了两万元的助学贷款,能要她们的吗?
      幸好下半年生意不错,人们也闲,庄稼丰收上仓了,也变现了,又接近春节,赶集的人多,摩的生意就好。到十一月份就把两河口曾凡凤老板的水泥钢筋的欠款四千多一次性还完了。她的是攒够了一起给还去的,人家是做大生意,她流动资金多,没那么小的气度。给她还去她高兴极了,还夸我们是好顾客,没讨帐就还来了。这还用讨吗?都是跨了一年了。任务总算完成了,离春节还剩一个多月,这就边挣边办年货。到了腊月二十五孩子们都回来了,还夸我们年货办的不少呢!热闹而亲切地在一起呆了十天左右,这一年过年我们也放了大鞭炮。
      零五年了,我们又得商量新的计划,外债,不是做屋的外债还欠倒女婿的摩的钱900元,还有老二上学向他借了1500,她爸做手术向他借了1000共计三千四,也不少哇!这是最后一笔帐,当时也就说明了准备最后还他。今年的任务是上季度把这帐还完,二季度和三季度挣的钱就搞房子装修,春节时就准备给大的完婚,完成一个任务。
      计划是有了,得一步一步实现。同样的干劲,同样的用心,同样的节流,讲的一季度还账,这个不能宽待自己,得说话算话。于是拼命挣,苦心的攒,到了三月底果真凑齐了,买了礼物连同三千四百元钱一同还到了侄女侄女婿家。他们也夸我们言而有信,还知情知恩,是他们学习的榜样。
      这下就剩两个季度的攒钱,现在心情也好了许多,一步一步实现了理想,慢慢也算见到了光明,做事更有信心。摩的也没怎么出事了,一切趋于平稳,到两个季度完一定能攒攒够装修的钱。我们一路来就象条链子一样,总是一环扣一环,望这接近最后不掉链子,但愿如此。
      两季度,六个月时间到了,我们也攒了万八千元钱,准备装修了。同样是去找给我们做屋的欧师傅,他说:“行,但这不需要这么多人,贴地砖人少还好些,这是个细致的活,要心细,不着急,派两个师傅就够了,宁可多搞几天。”结果找了肖文龙,还带了另一个师傅。肖文龙在当地贴砖很有名气,他贴的砖大方,好看,缝隙不大不小,又上线,既好看又牢固,我们这一条街别家贴的砖总是脱落,我们房子的砖从没掉一块。
      这次装修还是搞的点工,他们也象在我们家习惯了这种模式。我们家房子地形不正,贴砖更得用心,角多形不正,切砖就多,为了达到美观,那个量尺的准度,切割时的稳度,稍有疏忽就会出问题。特别那点厨房,两平方多一点,完全是一个三小四凸,又还做了一个挂墙。挂墙是把砖扁着砌,厚度只一寸多,为了不占面积,必须这样。这没有相当的技术是不能接这样的活的,结果他完成的很好。还为我们想了很多窄地多用的功能,无人看了不称赞。那时工资涨了一些,大工三十,小工二十五,比做屋时涨了十元。十多天后瓦工结束了。接着是漆工,铝合金工,门和窗之类的。最后是木工,要添置家俱,准备孩子结婚嘛!从八月份开始一直忙到十二月份完。
      一切准备就序,定为春节给老大结婚。春节到了,腊月二十五,大姑娘,大女婿,小姑娘都回来了。这一年春节更为高兴,房子标准的完工了,从那时起不欠一分钱的外债,真是一身轻。加之老大今年结婚尤为高兴,三十吃团圆饭我们放了大鞭炮,也挂上了红灯笼,真是一派幸福,喜庆,祥和,兴旺的好景象。
      初一在家休息,团聚聊天。初二开始为婚礼筹备。我们没准备大办,只有几家己亲团聚一下,认识一下新郎,知道家族里又添了一位新成员。客不请太多人,但婚房,家里整体卫生,那是要讲究的。
      老大结婚只请了半边客,为什么叫半边客?也就是只请了我这方的亲戚。为什么?那是有原因的,是我们记他们什么仇?从孩子们读书开始,他们这边的亲戚就把我们当瘟神一样,不和我们讲话,时刻怕我们向他们借钱。他们都住在街河市右边连接万家这条线上,我们如果有事朝这个方向走,他们当中任何一户或他们中的家庭成员,如迎面看到是我们就转身回了,就这样避着我们,望 我们永远贫穷。这不是目的,我们如果不是两个孩子上学,同时读这么多的书也不会贫穷,他们的目的就是不支持我们让孩子读书,怕孩子读出来了超过他们,在当时他们六兄弟姐妹(五男一女)当中也没有一个大学生,就是现在延伸到孙子辈也没有一户有正规的大学生。这只是前奏,我也不怎么介意,读书嘛,本来就是我们自己的任务,他们不借是正当名份,他们借是情感,是高境界,别人不能强求。恨他们的根本原因是她爸得癌症以后,他的兄弟姐妹没有一人借一分钱,我可以对天发誓,说了半句假话天打雷劈,真有点气愤,也有点奇怪,再怎么说也是一母所生,就是死了还不上也是兄弟一场。怎么会这样?你说这样的人,来往又有什么意义呢?当时还在气头上,所以没请他们,免得人家说你想份子钱。

    我们的家,脚下的路

      文章信息
      作者:

      飞翔的老太太1953

      文章来源: 天涯杂谈
      时间:2017-09-15 23:10:05
      阅读次数:98
      回复次数:2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