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越南红木与女人:红木真国色,良商出关当如白衣过江,取之有道

    作者:木中君 提交日期:2017-11-04 16:14:45

      (一)

      过去,因为战争,越南男少女多,比例严重失调。家有一男,如有一宝,宝嘛,自然要供着,高高在上,不用干活,干活的多是女人。现今,越南男女比例已渐平衡,但越南男人仍然是大爷,干活不多,而越女勤劳且专一,如果不是对男人特别失望,是不会离开的,愿意承担养家带孩干家务的责任。
      所以,前往越南的红木人,大都是和女人在打交道。

      

      在阿梅还没有嫁人开店之前,我们就认识了。她老爸是倒卖原材料的,以前家师选大红酸枝料(交趾黄檀)时,常去她家。大红酸枝在越南是最高级的木,还在清朝时期,我国就开始向老挝进口大红酸枝了。在这样的历史渊源下,世人提到大红酸枝,第一反应大都是老挝,认为老挝产的大红酸枝是最好的。
      这种说法,对,也不对,往下会提到。
      有一次,家师带我去阿梅家选大红酸枝料,家师就着一块料和她老爹争辩:这是泰国料,不是老挝料。她老爸信誓旦旦地说:虽然油性差了点,但它是老挝料,我自己收的木材会不知道吗?
      阿梅在旁边插话,咕噜咕噜说了一串,家师听不明白,让她老爹翻译,意思大体是这样:只要是大红酸枝不就好了吗?没必要争论产地,油性差就价低点,油性好就价高点。
      家师想想,是这个理没错。
      也就在那时,我记住了这个勇敢聪慧的女孩阿梅。
      越南的国情是男尊女卑,女人只有结婚生了孩子后才逐渐有社会地位,或许是迫切获得社会的认同感,她们普通结婚早。而女孩只有听话干活的命,在大人说话时不许插嘴的,阿梅在那时插话,当然少不了被她老爹瞪眼喝斥。
      往后,家师接大红酸枝的家具单时,会对客户明说:我做给你的料,肯定是大红酸枝,绝不会拿红酸枝来冒充,但不一定是老挝料。泰国、柬埔寨、老挝都产大红酸枝,汇集到越南这边时,有时连木材商也分不清产地,但我会尽量选油性好的大红酸枝料。
      一般来说,大红酸枝的油性,高山地区优于丘陵,丘陵优于平原,强分老挝料、泰国料实在没有太大的必要,油性好则价高,油性差则价低。而不良商对客户信誓旦旦的咬定是老挝大红酸枝,不过是想多挣钱,实事上,他们未必分辨得出。
      后来,我离开家师,开创自己的天地。某次在越南拿货见到阿慧时,她会说了很多中文,也已经结婚,开了家夫妻红木店。

      

      从前一身的少女清香味,此时处处散发出初为人妇的苹果香,让人感叹时过境迁:花谢了还会再开,但人无再少时。
      刚开始,她没认出我来,后来我说去过你家,她才惊咦了一声说,是你,是你,我知道你。
      我留意到,她男人在看她时,眼角眉梢带着浓浓的情意,应该很爱她。
      不过几年不见,她就从少女变成了人妇,而我也从她不可思议的眼神读出:这些年你经历了什么?沧桑了很多。
      离开家师后,我经历了很多挫折,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正常的人生经历,不足一一而道。
      那时,阿梅家的店卖货比较杂,有罗汉床、圈椅、餐桌……生意不怎么好,我尽量以简单的中文给她建议:你做得太多,做不好的,只做一样,让中国人想买这样时,就会想到你的店。
      她沉思了好一会才缓缓点头,她做不了这个决定,要和男人商量,别看越南男人干活不多,但他们最有话语权。

      

      再后来,我去她家店好几次,只当歇歇脚,没有拿货,她不高兴了:他们跟我拿货,你不拿,我赚你少点,你拿啊
      这不是赚多赚少的问题,而是质量问题。当时我有点累,实在没有心思多想该以怎样简单的中文和她说她才能明白,很多红木老板不过是凑行情想赚钱,连榫卯结构都不清楚,表面看得过去就拿货了。但,家师祖传木工,我跟了他这么久,若连简单的榫卯结构有问题都看不出来的话,那可真是白干了很多木工活了。她们家的餐桌,边框榫头做不好,只是简单的一个假榫,不牢固。
      我自顾歇脚喝水,她不理我,别到一边俏丽的侧脸似乎在诉说着委曲:我都少赚你了,你还不跟我拿货。
      于是,我撕了一张便签,画了犬牙交错那样的错榫结构后,让她过来,边说边比划,让她以后这样做榫。
      她低头咬唇,好一会才抬起头说:可是,这样做,工价高一点,用料也多一点。
      我说:那,你卖高一点。
      “高一点,他们不买!”
      “一分钱一分货,识货的人会买,我就会买!”我这一句,估计她只听懂了“我就会买”,前面的意思,她只能靠猜了。
      越南女人学汉语,速成且略能交流的办法就是:只学拼音,会说不会写。
      勤劳持家,利用业余时间学习中文,像阿梅这样的卖货人在越南红木市场还有很多,而国人对越南女人的认知大都是:她们很轻贱,可以买来结婚。但当你深入了解越南这个国家后,会情不自禁的同情她们:她们没有错,错的是这里的大男人主义。
      我最看不惯的是某些大腹便便、龌龊的红木老板,知道她们社会地位不高,趁着人家的男人不在就大胆调戏,有的还动手动脚沾点便宜,要知道,她们是良家,对生活是有着幸福追求的,有别于风尘女子。
      有个事,我是听同行说的,某位大老板去越南红木市场扫货时,直接调戏:今晚你陪我,明天我把你店里的货都买了。
      “不行,老公会打我不要我的!”
      “你老公迟早不要你,多赚一点是一点啊……”
      人无耻到这种程度,很不容易的,这幅嘴脸,大伙可以自行脑补一下有多龌龊,真的是把脸丢到国门外了。
      确然,过去因为越南女多男少,男人在外有一两个情人是很正常的,很多上了年纪,姿色黯然的女人被男人扫地出门也是常有的事。但,这是她们的可怜之处,言语调戏甚至占便宜,跟落井下石没什么区别。
      很多人会戏言“为国争光”,但对于那场战争,我保留意见,如果客观理智的看待,疑问会从脑海中闪过。
      战争,从来就没有真正的成功,受害的永远是两国人民。
      而越南上一代的老人,会很仇视中国人。我曾碰到过这样的事,在越南红木市场某个店看货时,小孩问我:你们,杀了我们很多人。而刚刚,他还在老人家的怀抱里吃面包,这话,该是老人教的。
      我很想告诉他,这是大人之间的战争,跟你们小孩打架是一样的。一样吗,似乎又不一样。小孩打架很快就忘了,大人打架会积累下仇恨。
      今天先写到这里了,闲瑕再更,想了解越南,或是古典红木文化的朋友,欢迎常来看看。

    热门评论:

    昵称:qiuanb提交时间:2017-12-11 06:54:41


      

    昵称:柔无爱提交时间:2017-12-11 05:35:00


      

    昵称:柔无爱提交时间:2017-12-11 04:42:32

      不经意间走进她的店,内里有两套梅花小桌(休闲桌,可当饭桌,也可用于打牌喝茶之类的),做工很好,可以说是榫榫到位,料实木纹也好看,一翻细看之后挑不出什么毛病,于是寻思着怎么压价。她家的厂就在铺面旁,她原先在厂里帮忙干点活,见店里来客,于是过来招呼,我问价,她报价。
      我心下窃喜,这个价,不用压了。
      为了确认她没有报错价,我再问,拿两套是多少钱?
      她说,拿两套少一点点。
      我问,少一点点是多少?
      她再次报价,一套少了一兆(100万越盾)。
      真是便宜啊,在初一十五拿货越南人为了讨个开市的好兆头,竟优惠到这种程度?
      我再次确认货是纯正的缅甸花梨,没有掺杂高棉花梨后,让她打包发货。
      她掠了掠额间被汗水湿贴的散发,欢喜地道了“谢谢”。
      我心里暗想,不谢,应该是我谢你才对。
      在打包的过程中,阿旋和一个老妈子忙上忙下的,她的男人就在旁边玩手机喝茶,也没搭一把手,这种情况我虽然在越南司空见惯了,还是没忍住撇眼间投去“鄙夷”的目光。
      在收获了数个“鄙夷”的眼神后,他竟然还能悠闲的喝茶,这种无所谓,让人情何以堪?
      横竖没什么事不赶时间,又捡了个大便宜,于是我帮阿旋打包,那仔似乎怪我多事,招呼我过来喝茶,我没理他。
      打包发货过程中,阿旋时不时地道谢,她低头缝包穿针引线的样子,很有中国的传统妇德。
      那时,我其实还不知道她叫阿旋,只是为了叙述方便才打上的称呼,我之所以知道她的名字,是第二次到她店里想要再次捡漏时。
      不料,漏没捡到,反而被她逮到了,她像是逮到一只从地里冒出的土拔鼠那样雀跃:“啊哈,你还敢来,上次我卖货这么便宜,被老公骂死了,他拿鞋……丢我,拿鞋丢我!”

    昵称:恩重如姗提交时间:2017-12-11 04:26:28


      

    说说越南红木与女人:红木真国色,良商出关当如白衣过江,取之有道

      文章信息
      作者:

      木中君

      文章来源: 天涯杂谈
      时间:2017-11-04 16:14:45
      阅读次数:59
      回复次数:1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