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振华述亚布力度假村管委会侵权事件到底冤不冤?

    作者:不舍无悔 提交日期:2018-01-02 22:28:20

      
      
      1月2日,西藏德传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姜广策近日在微博上传了一段视频,中诚信集团创始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毛振华在视频中控诉,自己在亚布力被欺负被愚弄。他表示,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来了之后,是亚布力最黑暗的日子。
      毛振华在1月2日接受采访时感慨道:“我一个堂堂正正的企业家如今搞得像个上访户,跟窦娥似的,这事我不愿再多说什么,这也成了我人生中的一个低点。”
      据澎湃新闻报道,黑龙江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毛振华反映的问题,专门派出省委省政府环境整治办、省政府企业投诉中心赴亚布力开展深入调查。
      在这份三分多钟的视频里,他控诉当地管委会及其执法机构“侵占土地”、“建设非法栈道”、“威胁旅行社”、“强买强卖”等。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黑龙江省下面的一些政府机构不执行国家的,省里的有关政策和规定,照样子我行我素,俨然就是一个土皇上。老百姓喊冤,就是喊破了天也没人理。也没人管
      ,视乎老百姓就是应当被欺负的,我们当地居民也都见怪不怪了

      至于毛振华先生说的到底对不对?亚布力度假村管委会到底侵占土地没有,损害企业利益没有,相信黑龙江省委省政府进行调查,最后能给出一个正确的结论。也能给毛振华一个公正合理的说法

      无论亚布力度假村管委会是否侵权是否损害企业家的利益,我们黑龙江省原住民都将一如既往的支持全国的企业家来黑龙江省投资创业,我们当地的居民会尽全力来维护全国各地的企业家在黑龙江省的所有合法利益。
      同时啊,也让全国的企业家,相信黑龙江省的人民是淳朴的,是勤劳的,是友善的。


      我们当地的百姓相信毛先生是冤枉的,对于毛先生的遭遇我们深表同情。在黑龙江省当地的一些政府职权部门儿。损害人民利益,欺负老百姓的事件层出不穷。

      投资不过山海关这句谚语,在当地流传的也非常的广,我们本地的人都被欺负,何况你们外来人了。我们是黑龙江省当地的原住民,我们的遭遇比你们的还严重,当地政府自己人都欺负自己人,何况对于你们外来人了。

      
      举几个案例让全国人民看看当地政府职能部门是怎样损害人民利益的。
      一、黑龙江省鸡西市密山市纪检委以权代法,损害人民利益。
      兴凯镇兴旺村支书赵仕民在2000年任兴旺村队长的时候因酒后殴打村民黄述海致其轻伤到如今也没有得到任何处置,没有如何赔偿(有立案注销表和伤残鉴定)并且在2001年任代村长期间强行霸占村民黄述海开荒地15亩水田给其亲属耕种。
      在村民们持续告发和通过媒体曝光之后,2016年密山市公安局对赵仕民在2000年殴打他人立案侦查,并取保候审。赵仕民在被公安机关取保候审时期持续为非作歹,欺压村民,并且伪造证据欺骗政府对抗调查。
      难以理解的是村民们把此事告发到了兴凯镇党委,密山市政府,密山市纪检委,鸡西市纪检委,黑龙江省纪检委,中纪委,国家信访局等部门。密山市纪检委也成立了调查组查了快半年了至今没有后果。
      2016年密山市检察院在收到密山市公安局直诉批捕赵仕民殴打他人致其轻伤的案卷后,不采用原伤残鉴定的意见,却让当事人黄述海重新做伤残鉴定,致使犯罪嫌疑人赵仕民至今逍遥法外,逃脱法律的制裁,还四处夸耀说:一个小老百姓能把我怎样地……
      在2017年6月21日赵世民为了掩盖其违法违规的现实,应付上级调查组调查的真相,欺骗黄述海等人签署了一个协议书,协议当中商定赵世民赔偿由于殴打黄述海发生的医疗费用,住院时期的伙食费用13000元,退还黄述海15.48亩开荒地等等,由于此开荒地赵世民的妹妹承包给了其他人,并且曾经插完秧打完药了,由黄述海给付了6600元的费用钱。协议书还商定黄述海不在上访告状了。协议书是在兴凯镇党委书记于朝臣办公室签署的,在场的有兴凯镇党委书记于朝臣,兴凯镇镇长杨松涛,派出所的两位正副所长,村民黄述海等人。

      骗取黄述海签署协议书完了之后赵世民当天即翻脸不认账,不履行协议内容,由于他们的目的到达了,拿着这份协议书他们可以应付上级的调查了。

      2017年9月21日下午黑龙江省密山市村民黄述海接到密山市纪检委调查组董信电话告知:经过调查组调查研究决定:村民黄述海在镇政府与兴旺村村支书赵仕民签订的协议书作废,土地收回归村集体所有。村民黄述海回答说赵仕民及他的亲属有500多亩私自开荒土地是否也收回归村集体所有?既然你们把协议书作废了是否应当按照有关法律法规对赵仕民殴打我致其轻伤追究刑事责任?为什么现在只对我做出来答复而不对赵仕民营私舞弊,欺压百姓,蹂躏党纪国法做出处理呢?纪检委调查组董信说还在调查。

      我们双方签订的协议书是民事行为,在场的有兴凯镇党委书记于朝臣,兴凯镇镇长杨松涛,派出所的两位正副所长,如果协议书有问题应当诉讼到法院,由法院作出判决而不是应当由纪检委作出裁定,或者答复。密山市纪检委已经超出其职权范围,是以权代法。而且赵仕民以签订协议书的名义骗取黄述海6600元钱,密山市纪检委只字不提,也不处理。村民们说你们的眼花了呢?还是根本就没看见?

      

      

      

      
      二、黑龙江省鸡西市密山市和平乡幸福村在1982年非法在密山市兴凯镇宏亮村境内开垦1500多亩土地,无任何审批手续,无当地乡镇村屯盖章同意,密山市国土局违反有关法律为其办理了土地证,并且在2012年又为其办理了另一个土地证。村民们多年上访告状密山市国土局就是不按照法律解决问题,
      在处理鸡西市国土局转交的村民们上访诉求时,密山市国土局违反了1、第九条2、土地登记规则:第十二条 土地登记申请者申请土地使用权、所有权和他项权利登记,必须向土地管理部门提交下列文件资料:3.土地权属来源证明;
      3、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处理办法:第二十条 国土资源行政主管部门在调查处理争议案件时,应当审查双方当事人提供的有关证据材料:(二)人民政府或者主管部门批准征收、划拨、出让或者以其他方式批准使用土地的文件;
      和平乡幸福村侵占宏亮村1500多亩耕地35年,给宏亮村集体造成直接损失(土地承包费用)2000多万元。

      
      三、密山市铁合金青年点,占密山市兴凯镇宏亮村1、4组土地480亩耕地。密山市农副科青年点占密山市兴凯镇宏亮村2、6组126亩耕地。密山市制油厂青年点占密山市兴凯镇宏亮村2、6组900亩耕地。
      村民们多次上访告状到密山市国土局,要求按照国家有关文件退还被侵占的村集体土地,密山市国土局领导对此置之不理。
      以上三个单位侵占宏亮村1500多亩耕地28年,给宏亮村集体造成直接损失(土地承包费用)1600多万元。
      依照黑土(1989)23号《关于加强机关、企事业单位办农副生产基地、青年点、战备点土地管理的通知》文件第二条规定,密政发(1989)21号《关于清理整顿机关、企事业单位办农副生产基地、青年点、战备点》文件第二条规定:建立农副基地时,无偿占用农村集体组织耕地的,原则上应予以退还,属于与拥有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单位协议占地兴办农副基地的,农副基地停办,应按协议将所占土地退还原单位。
      停办的农副生产基地,必须将土地交所在县市土地管理局。不得私自转让土地使用权。有关停办农副基地固定资产处理问题。属于国家投资,应与土地使用权同时无偿移交土地管理部门。
      《土地管理法》第五十八条第一款第四项之规定,土地管理法释义:第五十八条之规定,因单位撤销、迁移等原因,停止使用原划拨的国有土地的。因法律规定,国有划拨土地不得出租、转让等,只能供批准的用地单位按批准的用途使用,如果单位撤销,或迁移不再需要使用,则交回国家。
      根据龙革办〔 1978 〕 19 号《省土地利用管理局关于安排省外、省内机关、部队和工矿企业办农副业生产基地的报告》、和《土地管理法》第五十八条第一款第四项之规定,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有关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报经原批准用地的人民政府或者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批准,可以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四)因单位撤销、迁移等原因,停止使用原划拨的国有土地的;
      国家及省市县三级政府都有文件规定:建立农副基地时,无偿占用农村集体组织耕地的,原则上应予以退还,属于与拥有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单位协议占地兴办农副基地的,农副基地停办,应按协议将所占土地退还原单位。
      还有当初与上述单位签订的协议书:如果青年点停办无偿占用的土地退还原集体。
      而密山市国土局领导就是不按照有关文件去办,致使集体,村民们财产遭受重大损失。
      以上都是一些非常简单的土地权属争议案件,黑龙江省密山市国土局只要依法依规处理,局长朱洪光,地籍股长刘金玲能够秉公办事,密山市的老百姓们也就不用上访告状这么多年了!
      2018.01.02
      举报人联系电话:18346726655

      

      

      

      

      

      

      

      

      

      

      

      

      

    热门评论:

    昵称:大平2005提交时间:2018-01-11 10:09:01

      最主要的官员不是民选而是上级指定,谁给他们官位就对谁负责。

    毛振华述亚布力度假村管委会侵权事件到底冤不冤?

    昵称:最窄的天空提交时间:2018-01-11 08:26:13

      共和国的长子,惯养出来的官员特权病、国企垄断病、百姓幼稚病,到了社会转型期,调头难,麻烦多。

    昵称:不惑ING提交时间:2018-01-11 05:43:04

      出了事情应该积极处理,却想着办法去掩盖!

    昵称:bulademe提交时间:2018-01-11 04:43:38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依法治国是空谈,投资环境差差差

      2018新年伊始,亚布力投资商毛振华视频雪地喊冤黑龙江投资环境,令投诉人百感交集、感慨万端,汇聚成血泪一样,控诉94年江苏省徐州市白云防腐安装工程公司第六工程处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投资到今天的悲惨

      招商引资

      1992年10月党十四大召开,为我国经济发展确定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黑龙江省委省政府在全省实施50个农贸市场建设。93年3月,牡丹江市政府制定了招商引资的优惠政策,开辟江南经济开发区,建设农贸市场的任务由郊区政府领导,镇政府落实,相关规划、土地部门许可兴隆镇政府申请中乜河村2万平方集体土地建设,因规划临建5年批文,镇政府不想投建,招商当地企业无人问津,便推给村委会投建,村委会也不想建,尽管江南农村有场没市,但上级部署就是政治任务,必须建,那就招商引资。
      94年3月,中乜河村委会隐瞒着临建批文,招引徐州市白云防腐安装工程公司第六工程处【简称徐州六处】签约农贸市场合同,约定村委会2万平方土地,由徐州六处组织投建施工,待市场竣工后另行协议分配市场70%产权归属徐州六处,相关批件由村委会办理,如市场用地征用,地上附着物归属徐州六处。合同签订后徐州六处组织多方参与施建,分享权益,于95年7月竣工。徐州六处负责人吴昌华自94年9月有病到95年5月去世,基于投诉人合伙关系接替工作。
      市场竣工后,郊区工商局招引浙江义乌小百货商启动市场,村委会提出待市场统一开业后再分配产权办手续。1996年8月村委会基于市场合同主体权利是徐州六处,与投诉人代表的徐州六处签约协议,一份投诉人承担市场工程前半段的债务债权,一份由徐州六处承担市场工程后半段债务债权。
      97年郊区政府撤销,兴隆镇由东安区管辖,市场也未启动。98年东安区将市内占道露天家具市场迁入农贸市场开业,与村委会等收取租金。村委会工作人员王刚图谋不轨,私刻徐州六处公章转嫁是已死亡的吴昌华刻的伪造了终止合同,要挟投诉人,拖延履约。99年9月投诉人以徐州六处负责人身份与徐州市防腐蚀科学研究所【简称科研所。94年徐州六处挂靠在该所】法人企业签约,约定徐州六处在市场的合同权利由科研所主张。2000年8月科研所起诉村委会,法院判决村委会履行合同。判决下发适逢市场占用地2001年9月征为国有并出让与浙江省温州某企业开发公司为商品房建设用地,村委会取得了土地补偿款,市场房屋处于待拆迁状态。鉴于土地征用履行农贸市场合同已不能,村委会即向代理科研所诉讼的投诉人提出和解条件,即撤销一审判决,双方签约长久合作。判决生效后的40天村委会也能上诉,省法院判决认定94年3月农贸市场合同约定产权涉及村集体土地未国有登记而无效,撤销了一审判决。省判决对合同无效涉及投入问题没有说法,既不发回重审也不再审,主要是村委会又在拖延,科研所则提起申请再审。期间,村委会与科研所、徐州六处于2003年1月1日签订农贸市场【现家具】协议书,约定市场房屋征用征收、动拆迁的补偿安置权益归属科研所,约定本协议是双方诉讼一案最终结果后的市场约定。同年10月科研所、徐州六处与投诉人签约,即,2003年1月1日农贸市场【现家具】协议书的权利转让与投诉人。2003年10月省法院又撤销了原一、二审判决发回再审。再审认定农贸市场合同无效,判决村委会返还投资款,村委会对判决合同无效又不服,上诉,省法院维持。2015年村委会与科研所、徐州六处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变更法院判决给付投资款的义务。履行2003年1月1日签约的农贸市场【现家具】协议书,2005年7月村委会与投诉人签协议,双方合作30年。至此,徐州六处投诉人历经10年,定纷止争,市场权利义务明确。
      基于2003年10月18日科研所与投诉人转让合同,投诉人工商注册登记为牡丹江市南岗家具市场。2006年4月取得营业执照,占有市场、依法经营。

      违法拆迁责任、相互推拖

      2006年市党政机关决定南迁建办公大楼,房地产立马升值10倍,开发区管委会某些官员为当地牡市某开发公司考虑黄金地段开发建设,看好距离党政办公大楼200米处属于温州开发公司待拆迁开发的南岗家具市场占用地,欲强行变更给某公司,为抢得先筹无视城市规划区内国有土地上拆迁应当依法办理拆迁许可证的法律规定,暗箱操作,指令没有拆迁资格的村委会及社会恶势力几十人强行拆除市场,投诉人打110,警察到现场管 不住,数天内市场6760平方房屋灭失,投诉人则停业。牡市某开发公司清理现场占上用地,待开发区官员把土地过户。
      鉴于开发区背后指令拆迁,投诉人找到开发区,得到了口头答复,市场拆除凭什么找开发区,让找拆迁办。到拆迁办,答复是未取得拆迁许可证的拆迁行为,不归拆迁办管,让找公安局。找公安局称不管拆迁的事。那就到东安区信访部门,信访负责人答复还是找开发区。找开发区,主任答复市场拆除与开发区无关。走了一圈,投诉人找到温州开发公司,温州称没有拆除市场,土地坚决不答应给某公司,还是温州公司开发。投诉人到市信访办诉求,等了几个月没信,这几圈诉求下来,一年多了。
      2008年8月4号奥运会召开之际,投诉人基于牡丹江市政府征用土地权利人,依法承担补偿安置的法定义务,到省信访局诉求,省开函回到市信访办,市信访办又让到开发区。到开发区又口头答复市场拆除是村委会擅自行为,应起诉村委会,和开发区没关系,并于2008年8月27日出具开发区红头文件答复,市场拆除与开发区无关,应走法律途径解决。近两年的诉访结局-------起诉村委会。

      民事、行政诉讼跌宕起伏

      2008年8月起诉到东安区法院,2009年10月开庭证据交换中,村委出具了开发区给东安法院的2009年6月证明和2006年8月【拆迁通知】,意在证明市场拆迁是开发区指令村委会实施。开发区和投诉人兜了两年时间,出具一份书面答复没有关系,出具了指令拆迁证明有关系了。楼主持该些证明到开发区核实,不否认。据此,投诉人于2010年7月提起行政诉讼确认具体行政行为违法的申请国家赔偿。牡中院指令爱民区法院审理。2010年10月15日民事判决认定投诉人关于被拆市场的补偿安置权益应向行政机关主张。爱民法院也在2010年10月15日作出行政裁定书,以投诉人行政诉讼过2个月期限为由驳回起诉。投诉人上诉,中院撤销原裁定发回重审,爱民法院又过2年期限的荒唐理由驳回,再上诉,2012年6月驳回。2009投诉人诉村委会一案,村委会对民事判决赔偿投诉人部分停业损失不服,上诉、申请再审均驳回。几年下来投诉人马不停蹄、跋涉在诉求的路途中。

      政府干预、推诿扯皮

      民事诉求补偿安置认定行政诉讼,行政诉讼过起诉期限驳回,诉讼之路已设卡关门。自投诉人2009年11月持开发区拆迁证明到省信访局诉求补偿安置,回到市信访办无音信。 2011年5月东安区以会议纪要的方式决定温州开发公司【该公司与投诉人意向约定拆6760平方房屋按拆一还一安置,先安置5000平方待楼盘竣工交付,剩余房产面积按每平方12000元补偿】,将被拆市场6760平方房屋定价2500万元补偿给了村委会分发给村民,并向温州开发公司保证一旦投诉人起诉温州有政府担保没事,温州安置5000平房屋意向协议和补偿款也就流产了。为此,2012年7月进京上访,国家信访局出函到省信访局,省开函回市信访办,市信访办答复到东安区,投诉人说,告市政府解决问题,东安区能解决吗?信访办答复,市信访办属市政府儿子,解决不了爹的事,楼主说,东安区是孙子更解决不了爷爷的事了,信访办答复,让你去就去。投诉人到东安区把爷爷、爹、儿子的故事叙道了一遍,孙子说,再给你找个重孙子解决,投诉人又到兴隆镇政府,重孙子说,没办法,还得打官司。驴拉磨规则转转。

      东安区成立专案组构陷投诉人
      无奈民事、行政诉讼均设卡关门,因投诉人进京上访影响东安区,便成立春雷一号专案组,意在根除投诉人受让的家具市场合同权利,推翻民事判决认定行政机关承担补偿安置的民事判决书,彻底否定投诉人是徐州六处负责人的身份,由政法委书记牵头参与公安机关罗织投诉人罪名证据,再立案侦查,协调检察院、法院务必统一指控判决定罪,指使村委会出40万元办案经费,指使村民及市场相关人做不利于投诉人的公安机关证言笔录,做原村长张玉恒工作,配合专案组做假证,并由镇政府担保村委会每月给500元到终身,指使村委会报案,村主任刘军以听说楼主私刻徐州六处公章签合同为由报案受理。2013年1月19号投诉人再进京到国家信访局诉求被拆市场补偿安置,惹恼市委贪腐书记张晶川。2013年3月3号公安局把74岁的徐州科研所法定代表人曹广忠抓到牡丹江取保候审,做构陷投诉人的假笔录,否则就刑拘批捕,当晚把投诉人抓到公安局后半夜送到看守所,以涉嫌诈骗刑拘,当在投诉人家搜查的公章没有假,在无人报案也没有立案的情形下,3月8号遂转换妨害作证批捕。公检法联合办案,尽隐匿证据,歪曲、捏造事实,将94---98年证明投诉人是徐州六处负责人的证据材料,且在2000年2月开庭的牡中【2000】民初字第1号民事裁定书卷中存在的数份证据,明目张胆地指控、判决认定是投诉人2000年8月去徐州伪造负责人身份;搜走证明投诉人是负责人的徐州六处公章却不采纳,证明材料签字人笔迹经法院找的鉴定部门鉴定真实也不采纳,更可恶的是西安法院96年以投诉人是徐州六处负责人而执行扣押的投诉人个人尼桑面包车,也落井下石给公安机关出具没有执行一案的假证明。尤其徐州市工商局出具的证明在民事判决案根本不存在,公检法办案人员疯了似地认定投诉人出具了,致使徐州科研所取得了诉讼资格构成妨害作证罪。于2015年11月判投诉人服刑4年,2017年3月3号出狱,圆满完成改造任务。

      贪腐书记张晶川毒素还在发酵

      市委书记张晶川已批捕,但流毒未清净,阴魂还在散,推诿扯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官僚作风,令当事人头疼。投诉人举报参与公检法办理投诉人案件的人员,采用卑鄙三滥的手段,如公安局办案人员隐瞒卷宗,公安办案人员冒充东安区检察院工作人员做假时间的数份提审讯问笔录,伪造30分钟不可能完成的11页证人笔录,威胁曹光忠签字,笔录居然还记载着办案人嘱咐曹广忠到检察院和法院作证要和公安机关说的一样;东安法院邢庭长王洋和院长林忠民删改出庭证人对投诉人有利的笔录;爱民法院剽窃学术论文当庭长的张颖和牡中院庭长杨柏龄拒绝为投诉人作证的证人出庭,投诉人40多份合法有效的铁证一份也不采纳,公诉方提交的黑白颠倒的证据全信的枉法裁判行为,相关部门不为所动。
      投诉人出狱给科研所法定代表人、78岁的曹广忠打电话,曹哀求投诉人别提牡丹江,公安局扣押的科研所公章都不敢要了,否则再到牡丹江就死了。关于西安法院给公安机关出具证明否认执行投诉人车辆财产案。为此,投诉人向牡中院提起赔偿诉求,则由西安法院裁判,庭审中西安法院面对执行裁定扣押令也承认有执行案了,但20多年过时效期为由裁定驳回,上诉牡中院,则撤销西安法院驳回的裁定,也驳回投诉人的请求,一场官司清零。东安法院只因徐州六处当年建市场欠施工费,由投诉人借贷2万元,3年被法院裁判还5万元,执行扣押了投诉人94年的67万元债权凭据,钱还完了,至今67万元债权凭证不给了,如今67万元的债务人单位也没了。
      2017年10月31日乘十九大闭幕,学习落实、务实求真的精神,再诉求到国家信访局,请求牡丹江市政府补偿安置被拆的家具市场,但开发区12月18日一纸答复------无权处理。
      如今投诉人苦苦挣扎在蓝天黑土地上的牡丹江,回忆起招商引资,热情似火,酸楚20年谁理解? 4年囚禁谁主公道?补偿安置谁来管?

      王泽荣,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东安区。
      13694689638
      2018年1月3日


      文章信息
      作者:

      不舍无悔

      文章来源: 天涯杂谈
      时间:2018-01-02 22:28:20
      阅读次数:92
      回复次数:6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