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兰兰案触目心惊!当事人在掩盖什么?

    作者:易之明 提交日期:2018-02-07 00:46:36

      从录音看汤兰兰
      犯罪的第一要素是动机。汤兰兰家人每年花费6000元左右供她去外面读书,为了让孩子读好书,不惜6次转学。这和她父母逼迫她卖淫一次收费50元,形成强烈对比。无法解释。《黑龙江省黑河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黑中刑一初字第13号),也模糊处理了她爷爷奶奶父母的犯罪动机,直奔主体。
      本人仅仅从视频《汤兰兰调查》http://k.360kan.com/pc/detail/Bvg6Bp8D8gW1?dl=ss_ds&dl=ss_cs发表一些意见。声援一下所谓强奸犯--那些入狱前象“你我他”一样的平头老百姓。
      2008年,时年不满14岁的汤兰兰并不单纯,大家不能用常规思维,去看不满14岁的汤兰兰。这从她和她表姑刘桂英对话的录音可以看出:
      1、汤兰兰第一次给她表姑刘桂英打电话,说“我老姑父给操了”,要求刘桂英每年给她3000元,给3年,要求表姑“你就直接‘说话’(给钱的隐喻词)吧,(笑)别绕弯了”,急不可待地要求明天就送来。第二次打电话过来,又改口“不3000了,一把拿齐1万,同不同意?!”。既然汤兰兰第一次打电话,要钱3年分期给9000元。第二次打电话却出尔反尔,要求一把付齐1万元了结。一般逻辑思维,一次付清应该比3年3次付清少,她却又加了1千。要钱层层加码,也不说加钱的原因,其中说“1万”两个字和“同不同意?!”时,吐字恶狠,尽管声音经过处理,但是,恶毒的语气还是很明显,不符合一般初中女生的语言风格。所以汤兰兰,并不普通,更不单纯。
      2、刘桂英使用“祸害了”隐喻“强奸”,这符合一般群众的语言风格。汤兰兰谈起被强奸,张口就是“我老姑父给**了”,毫无一般小女孩的羞耻感。“操了”一词,是民间对“强奸”和“通奸”粗野说法,一般熟人之间说这事,才用“操了”,隐喻奸污。
      “操了”有双重意思,有“强奸”和“通奸”,并不单纯指“强奸”。
      汤兰兰随口说“强奸”是“操了”,没有一点避讳,说明她在一个经常说“操了”的环境中,,以至于张口就来。话出口,汤兰兰可能觉得不合适,马上改口为“给我祸害了”。“祸害了”隐喻“强奸”,意思表达就很清楚了。
      短短几句话。听不出汤兰兰对表姑夫等所谓强奸她的人的憎恨,中间汤兰兰笑了两次。笑谈自己被强奸的事情,不符合常理。寥寥几句,就直奔主题,要钱。钱的问题,大费周章,没有和刘桂英讨价还价,就直接谈分期付款,资金用途--自己上学使用,也说得明明白白。要钱的目的很明显,而且经过预谋--汤兰兰一方,也许知道刘桂英家家庭条件不好,以至于想了一个分期付款的办法。刘桂英同意按照她的要求“明天把钱送去”,第二次打电话,就加码为“不3000了,一把拿齐1万。”口气强势恶毒。
      3、刘桂英明确说自己感觉不对,所以电话录音作为证据,很平静地套汤兰兰的话。汤兰兰语言犀利,步步紧逼,应该是事先排练好的,也就是说有人教唆。刘桂英问起她“老叔”怎么强奸她的,她结结巴巴,以至于表姑提醒她“你好好想想”,汤兰兰说“公安局也不会这么详细”,很快挂了电话-- ① 这应该是事先没有想到表姑会问这些,没有排练,脑子猛一下转不过弯。这符合正常思维。②“公安局也不能这么详细”,很明显说错话了--因为如果是常规的强奸案,公安局问得应该比刘桂英问得详细得多。③汤兰兰很快挂了电话--说明,教唆者很可能就在她身边,听到表姑不问明白,是不会答应给“老叔”出钱的,汤兰兰又说不明白,怕她说错话,所以让她挂了电话。
      4、撇开案件不说,一个人逼迫另外一个人,特别是一个弱势的人向一个比自己强势的人要钱,因为是激烈的纠纷,讨钱者处于被动地位,都会很紧张。而汤兰兰不满14岁,向所谓强奸过自己的人的亲属要钱,一点不紧张,中间多次威胁表姑,语言强势。说明有更强势的人在给她撑腰,她无所畏惧。
      5、汤兰兰速战速决的心理很明显,语言组织得很好,几乎没有套话和废话,不允许讨价还价,完全把握主动,这不是一个14岁的小孩子能做到的,应该是事先精心排练好的。第二次打电话过来,要刘桂英“一把拿齐1万”,刘桂英还没有明确表态,汤兰兰就急切地绕到表姑的老弟(汤兰兰的老叔)身上,十分迫切。既然是“老叔”强奸她了,她不找当事人要钱,倒是当事人的姐姐要钱,不合常理。第一次打电话也没有说“老叔”的事情。--很可能是让表姑替她去找“老叔”要钱或者刘桂英替“老叔”把钱出了。
      但是汤兰兰的破绽明显:和刘桂英一有语言冲突,汤兰兰无法自圆其说,就立刻挂电话。
      6、即便是刘桂英滤去了对丈夫不利的录音部分,仅仅从录音展示出来的部分,就可以听出:汤兰兰说话流里流气,语言里充满霸气,步步紧逼,冷酷狠毒。这些行为和语言不是一般的女初中生应该会的。即便有人教唆,一时半会儿学不来。说明她早已经精于此道,轻车熟路。说明14岁的汤兰兰不简单。汤兰兰长期和父母不在一起,“由于路远,家属说,平时汤艳和当地的学生们一样,只有“五一”、“十一”、寒暑假才会回家。”她的父母对她的了解很有限。以至于出现这么大的事情,她的母亲出监狱后回忆,知道的还只是女儿好的一面。
      7、通话里汤兰兰没有说一点被残害的愤怒和激动,也没有指责侵害者--这本来是要钱的原因和筹码。倒是在给钱多少、什么时间给的问题上,怒气冲冲,语言狠毒。刘桂英没有因为自己老公侵害自己的侄女汤兰兰,而对侄女内疚或者安慰,或者说好话以免事态扩大,或者和侄女为钱讨价还价。刘桂英尽管事先就想把录音作为证据,理应心平气和,中间还是没有压抑不住愤怒,多次指责侄女,义愤填膺。这本末倒置,不合常理。
      8、汤兰兰既然打电话要私了,不管什么原因,都有不想让很多人知道的成分。通话里刘桂英身边有一个男人多次插话为刘桂英支招。。任何人和对方闹纠纷,都忌讳有人在背后支招对付自己,汤兰兰却对这个男人的行为没有任何反应,不合常理。
      9、汤兰兰说被强奸,不走司法程序,倒是自己向侵害人大要钱,汤兰兰语言痞子气严重,流露出:强奸这个事情不重要,时间、地点也不重要,“公安局也不能这么详细”地问。重要的是给钱,语言粗俗恶劣。这本来就是犯罪,证据确凿。汤兰兰却没有被追究责任,倒是作为受害者将其他人送进了监狱。
      10、汤兰兰的大姑汤玉梅说:汤兰兰没有离开事发地,2014年前后(她19岁左右)在事发地开了一个化妆品店。象这样的大案,在附近沸沸扬扬。正常的思维是:案子了结,当事人远走高飞,开始新的生活。汤兰兰的年龄,找一个工作糊口应该没有问题,她却留在了事发地龙镇的闹市从事商业活动,不合常理--在一个镇上开店,不是什么大生意,不比上班多挣多少钱,但是汤兰兰选择了抛头露面。无论案子真假,汤兰兰的胆魄可见一斑。
      总而言之,刘桂英录音时,汤兰兰打电话,在何地?和什么人在一起?这是问题的关键。
      对汤兰兰结论:
      1、她是被人教唆的,不然,她没有那么多心智和胆量。
      2、从她的部分行为和语言,可以看出,她的经历很多和年龄不相称。即便是被人教唆,逼表姑拿钱摆平强奸案,因为年龄原因,她也许并不知道,这本身就是她和教唆者在犯罪,所以咄咄逼人。
      3、一个初中生能笑谈被强奸,言语轻浮冷酷,不走司法途径,自己直接上阵逼亲人拿钱解决,说明她心理扭曲严重,而心理扭曲不是短时间形成的。其中随口说“操了”,笑谈被强奸,说明她背后有一个不把男女关系混乱当回事的生活环境。汤兰兰有性行为,毋庸置疑,这不是一个不满14岁的女初中生应该有的。这些性行为是被人引诱?被人逼迫?还是自甘堕落?或者三者都有?还是她指控的父母亲戚强奸她?值得研究。不能因为她年龄小,就可以为所欲为,就可以完全相信。年龄小犯罪或者受教唆犯罪,也得接受法律处罚。被她指控入狱的那么多人同样有公民权、名誉权。不能将人害进监狱,自己然后躲到一边看笑话,就没事了。
      4、录音中多次出现汤兰兰说的公安局怎么怎么,语气强硬,胸有成竹,言语中似乎公安局和法律,都在她一个不满14岁的女初中生的掌控之中,可见她的心智还不健全,思维被教唆者掌控。她语言中没有羞耻感和一般伦理,似乎有人撑腰就可以为所欲为,拿钱什么问题都能解决,不拿钱“明天就得进去”。视法律如儿戏,这和一个不成熟的无赖少年的心智相符。通话录音,这么直接的证据,没有被法院当庭播放,似乎在掩盖什么,或者要达到一个什么目的。让人不解。
      5、刘桂英录音时汤兰兰无赖的语调,象一个不满14岁的女初中生吗?和汤兰兰的母亲万秀玲描绘的乖女儿,判若两人。这也告诉我们一个道理,看好自己的孩子,不要拿工作忙当做放纵孩子的借口。录音中,汤兰兰向表姑刘桂英第一次打电话讨要钱,说“我不是现在上初中吗,你(每年)给我掏3000就行”,语调流露的心理很明白:有钱最重要。汤兰兰小小年纪,母亲视野之外,她生活的环境不简单,将她锻炼的超越我们对一个不满14岁的小女孩的想象。
      综以上所述:在现代中国,一个人乱伦孩子,不奇怪,但是他得偷偷进行;夫妻强迫孩子卖淫,也有可能,前提是也得偷偷进行。爷爷奶奶父母,为了区区50元,100元,让孩子去卖淫,一个60户人的小村庄,11人被判刑,还有很多人被牵扯。为什么长达7年,没有人告发,还是受害人自己举报,才案发了。
      她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为了钱逼她卖淫,施暴者是为了痛快,可以解释。
      但是,这种事情,无论在中国的农村或者城市,公共道德对婚姻中对嫖娼尚且不可原谅。乱伦幼女,施暴者的妻子能对自己的丈夫保持沉默吗?也许一个人会,但是施暴者的妻子都对自己的丈夫保持沉默,就不可能了--难道不怕丈夫对自己的女儿孙女施暴吗?。
      施暴者很多年龄都很大了,女儿能对父亲的乱伦保持沉默吗?难道不怕乱伦到自己身上?儿子难道不怕乱伦到自己女儿身上?
      施暴者的儿媳妇能对老公公的乱伦保持沉默吗?
      还有另外30人左右,是嫌疑犯,后来被释放了。这些嫌疑犯,大部分同样有妻子、儿女、儿媳妇、女婿,这直接牵扯到100多人。



      
      这些靠血缘确立亲情,靠道德约束尊卑的基本家庭关系。无论在道德上、法律上、利益上,这些人都有理由举报施暴者。
      但是长达七年,居然都选择了沉默。
      连一个夫妻不合,妻子借此事发难,闹得案发的都没有。
      60多人的乡村,发生乱伦,不是小事,大家很快就知道了,其他村很快就有人知道。
      但是长达七年,连一个因为乡邻不合,趁机报复,偷偷去举报他人的都没有。
      甚至连一个去举报领赏的人也没有。
      连一个好心人发善心拯救小女孩,去举报的也没有。
      七年间,数百知情人,眼睁睁看着一个7岁的小女孩--自己的乡邻或者亲戚,在他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强迫下,在自己家里,以每次50元的价格,被另外的乡邻或者亲戚强奸下,慢慢长大,然后自己去举报。
      而且,这个小女孩的父母每年出资5000-6000元,相当于逼她卖淫一次50元100倍的价格,让她到外面读书。
      这符合常理吗?这有可能吗?
      一个人会疯,一群人会疯,但是,利害关系牵扯的数百人,只是亲戚乡邻关系,并不在一个群体生活。难道七年中,都疯了。
      甚至小女孩的姑姑这些至亲,也对丈夫乱伦自己的侄女,保持了沉默。
      大家都在等待一个小女孩慢慢长大,举报,让法院把自己的亲人送进监狱。


    热门评论:

    昵称:我行我素234提交时间:2018-02-14 15:26:56

      @无语凝雪 2018-02-07 09:04:11
      顶贴
      -----------------------------
      1、案发前,汤兰兰坠胎,说明有很多真相不为人知。教唆者只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将汤兰兰家人送进监狱,自己掌控汤兰兰,以便掩盖自己的罪恶。
      2、汤瑞景在看守所45天死亡,无论什么原因,办案者都摆脱不了干系。
      3、汤兰兰被人教唆,心理扭曲,办了许多父母不知道的事情,急于摆脱家人的监护。她心智不健全,以为有钱就有一切,她的目的只是为了钱,拿钱摆脱家人。她没有意识到瞎说的严重性,或者也根本不在乎亲情。
      4.教唆者、办案者、汤兰兰,三者的利益交织在了一起。教唆者和办案者都骑虎难下,不能不一条道走到黑。利用心智不健全的汤兰兰,将汤兰兰的监护人和爷爷的亲人一一咬进了监狱。

      (1)进监狱的都是和汤瑞景利害关系密切的人,奶奶、父母、叔叔、姑父等,这些人是追究施害者责任的主要人物,将这些人关进监狱,从而掩盖办案者的罪恶,使汤瑞景死无对证。(2)汤兰兰自己也失去了保护,教唆者掩盖了自己的罪恶,并且掌控了汤兰兰。(3)长期在外的汤兰兰拿到了金钱,脱离了家人,以为有了钱就能过上好生活。
      5、汤瑞景在看守所45天死亡,--暗示或者明示涉案人,不说就得死!而且死无对证,甚至连累家人。这是导致其他人胡乱说的重要原因。很多冤假错案都是这样造成的。

    汤兰兰案触目心惊!当事人在掩盖什么?

    昵称:cherrysnow提交时间:2018-02-14 14:18:02

      顶楼上,佩服

    昵称:昔迪维宝提交时间:2018-02-14 12:20:18

      @戰地黄花特别香 2018-02-08 20:00:23
      警方查明女童两年遭性侵至少50次 广西女童性侵事件回顾:还原留守儿童被性侵的过程 广西玉林女童被性侵后 加害人将她介绍给其他人多次实施性侵
      黄延来得逞后,开始把小雨介绍给其他人。在小雨放学的路上,黄延来嬉笑着把小雨指给别人看:“就是这个,很容易就可以让她干那事。”
      他所说的“很容易”,是指每次性侵完之后,给小雨15元或20元不等的零花钱,让她不要声张。按照小雨的讲述,后来黄延来甚至发展到叫人到......
      -----------------------------
      真是脑残。这些性侵广西女孩的人中,有小孩的父亲,母亲,爷爷,奶奶吗?明明的不同性质的事情,硬要联系在一起,这就是水军们的逻辑。性侵女孩的案例多去了。能说明什么问题?

    昵称:Parmeter提交时间:2018-02-14 12:00:29

      2018年2月7日16:10:

      刚才去看了新京报我们视频“汤兰兰案调查”,得知有这么一个事情:

      1.2009年12月,开庭3日后,黑河市检察院<以下简称黑检>曾以“事实证据发生变化”为由,申请撤回起诉。

      2.但是被告人刘万发等人对此不服,坚持审判。

      3.2010年6月4日,黑龙江省高院核准黑检撤诉。

      4.2010年6月21日,黑检再次提起公诉-公诉书中“无新增证据”。

      怎么,我们黑检发现情况不大对,觉得就这么收拾你们这些小老百姓,于心不忍,申请撤诉,准备放你们一马让你们回家, 你们却七不忿八不服的,坚持审判要说法,要名誉要赔偿,这不是给我们黑省公检法难堪吗?恢复名誉就是叫我们公开道歉,说办错了你们,对不起,这不是叫我们黑省公检法面对全世界自己打自己的脸吗?还有那赔偿,我们工资都发不出去了,哪里有闲钱给你们几十号人还有那个死老头发百多万的赔偿?所以赔偿和道歉我们都做不到。可是既不赔偿也不道歉,就把你们都放出去了,你们也不会依啊,还不得大闹天宫?我们黑省尤其是我们黑河将“国无宁日”了。得,既然你们这么喜欢待在监狱里,就让你们呆个够,在这里养老也行,反正监狱管饭,只要不打你们也死不了。把你们关个十年二十年,晓得一向无敌的我们的厉害了,肯定就不会再闹要说法了。撤诉申请已经交上去,没法要回来了,那就再起诉你们,看谁玩的过谁。

      我估计黑检-撤诉再起诉-就是这么个“心路历程”。(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文章信息
      作者:

      易之明

      文章来源: 天涯杂谈
      时间:2018-02-07 00:46:36
      阅读次数:32
      回复次数:4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