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斋语】从陈利民的涉黑到于欢的杀人

    作者:逆行斋主 提交日期:2018-04-14 15:58:56

      去年轰动全国的山东聊城“辱母杀人案”(于欢案),背后的黑恶背景、黑恶势力正在被深挖。
      4月12日,山东聊城吴学占等15名被告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犯罪一案,正开庭审理。 除了大家熟知的吴学占授意手下对苏银霞、于欢母子的非法拘禁、凌辱之外,这个组织的其他累累暴行同样令人发指。2013年,时任冠县东古城镇镇长武德明安排吴学占去截访,之后被于欢杀死的杜志浩等人对女访民王某某实施非法拘禁,脱去其衣服拍裸照、逼其喝尿、用电棍击打女性敏感部位,无所不用其极,毫无人性。但是,此案直到2017年8月于欢案成为舆论焦点之后才得以告破。
      更可怕的是,吴学占集团与基层权力的勾结、对警权的腐蚀。今年3月,山东省纪委监委公布了冠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原大队长陈利民等民警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的问题。吴学占手下马仔李忠早在2010年犯下了轮奸罪行,但身为警官的陈利民却“接受黑社会性质组织头目请托”,让李忠实际脱离司法机关侦控,最终李忠参与了对苏银霞母子的凌辱,并导致杀人案的爆发。而侦破于欢案的受案部门负责人正是陈利民。此外,山东官方的通报也证实了当初有警察在黑恶组织那里放贷的说法。目前,陈利民等两人已经被双开,移送司法机关。
      其实,当初于欢案一被曝光,熟悉中国国情的人,就知道里面有猫腻,因为里面存在太多违反常识、常理的事情。也怪不得有那多的人来抹黑苏银霞、于欢母子,来为聊城警方辩护,为放高利贷者辩护。笔者当时就写了《是哪几股力量在企图极力逆转辱母案?》一文,指出企图为于欢案洗白的三种势力:
      一是一心为国家看门、企图在普通群众中找出不安定分子的毛左;二是聊城当地乃至全国的高利贷者(他们担心因此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一场严打高利贷的行动);三是聊城警方、官场当中不作为者和利益瓜葛者。
      现在看来,笔者所言不虚。
      现在,于欢案背后的黑恶势力已经被揪出,押上审判台;那些涉案、涉黑的警察也锒铛入狱,即将受到法律的制裁。正义虽然迟了一点,但总算来到。
      但如止步于此,显然是不够的。
      联想起前段时间引发轩然大波的ZKK杀人案,虽然两者的性质、规模有很大差别,但有一点相似,就是血案的发生,和司法不公、法律不作为乱作为有极大关系,甚至可以说有直接的关系。
      也许,透过血案的表象,分析并寻找出背后的真实原因并努力消除,才是公允持平之论。
      有句说的好,当别人的屠刀高举的时候,法律却转身离去;而当你的刀刚一举起,法律却适时地出席了。
      是什么把两个平民、一对孝子变成了杀人犯?
      想起《水浒传》里面的一个章节,写殷天锡霸占了大周柴世宗嫡派子孙、小旋风柴进的叔叔柴皇城的庄园,还把柴皇城打死了,后来还连带把柴进打进死牢。而这个殷天锡,依靠的是他的姐夫、新任知府高廉,而这高廉,则是高俅的叔伯兄弟。
      面对这帮吃人不吐骨头的老虎,可爱的黑李逵说:“条例!条例!若还依得,天下不乱了!我只是前打後商量!”
      是什么让李逵得出这个结论,是什么使李逵不再相信“条例”而只相信“板斧”,是什么叫李逵遇事“只是前打後商量”?一句话,是什么使李逵不再做大宋朝的“顺民”,甚至也不做“刁民”,而要去做反抗官府的“暴民”?
      答案只有一个:“条例”不管用了,失灵了。或者说,“条例”对老百姓不管用了,在权贵面前,成了一张废纸。
      殷天锡是知府高廉的小舅子,高廉是东京太尉高俅的堂弟,在这这个权贵关系网面前,就连拥有“铁券丹书”的柴大官人都被弄的家破人亡,何况普通百姓。
      一个社会,如果有高廉、高俅,就一定会有殷天锡,也一定会有柴皇城,最终必定会有李逵。就像有陈利民,就一定会有吴学占,也一定会有苏银霞,最终也必定会有于欢。
      这是历史的必然。
      换句话说,不是打人,就是被打;不是吃人,就是被吃;不是做奴隶,就是做奴隶主;不是做暴民,就是做顺民。
      最后,社会成了丛林,强者为王。毁灭的是整个社会,遭殃的是普通百姓。
      就在这两个极端的轮回中,中国从茹毛饮血的洪荒时代,走到今天;中国老百姓从“长幼侪居,男女杂游”的野蛮时代,走到今天。   
      这样的历史轮回,已经在中国发生了好多次。
      我们该怎样走下去?
      要避免这样的历史悲剧重演,办法只有一个:“依得条例”。   这是古老中国走向现代文明的唯一通道,除此无他。
      十分喜欢这段话:“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著作,不是政客天花乱坠的演讲,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因为只有驯服了他们,把他们关起来,才不会害人。我现在就是站在笼子里向你们讲话。”   
      把中国的“老虎”关进笼子,是我们这一代人应该承担的历史使命。
      让我们在依法治国的道路上大步前进吧。

      个人微信公众号:逆行斋主义

    热门评论:

    昵称:冬蛇提交时间:2018-04-21 04:44:47

      抹黑苏银霞母子?苏银霞至今仍在牢中,诉讼的是于欢的姑姑,这是事实摆在那里,是抹黑吗?苏银霞是老赖,是不是事实?先不论讨债人是不是黑社会,苏银霞一定要还那笔债,对不对?山东高法的判决书已经确认那笔债务是有效的,你不会主张免除苏银霞还债的责任吧?

    昵称:lilei0246提交时间:2018-04-21 02:11:52

      @冬蛇 2018-04-14 20:10:02
      抹黑苏银霞母子?苏银霞至今仍在牢中,诉讼的是于欢的姑姑,这是事实摆在那里,是抹黑吗?苏银霞是老赖,是不是事实?先不论讨债人是不是黑社会,苏银霞一定要还那笔债,对不对?山东高法的判决书已经确认那笔债务是有效的,你不会主张免除苏银霞还债的责任吧?
      -----------------------------
      你看我的文章里有这个意思吗?怎么我觉得你就是和黑恶势力是一伙的?

    【逆行斋语】从陈利民的涉黑到于欢的杀人

    昵称:冬蛇提交时间:2018-04-21 01:26:20

      冬蛇 2018-04-14 20:10:02
      抹黑苏银霞母子?苏银霞至今仍在牢中,诉讼的是于欢的姑姑,这是事实摆在那里,是抹黑吗?苏银霞是老赖,是不是事实?先不论讨债人是不是黑社会,苏银霞一定要还那笔债,对不对?山东高法的判决书已经确认那笔债务是有效的,你不会主张免除苏银霞还债的责任吧?
      -----------------------------
      @逆行斋主 2018-04-14 22:07:23
      你看我的文章里有这个意思吗?怎么我觉得你就是和黑恶势力是一伙的?
      -----------------------------
      “也怪不得有那多的人来抹黑苏银霞、于欢母子,”这不是你文章中明明白白写的吗?不是你使用的“抹黑”这个词汇吗?
      我是不是黑恶势力一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本人确确实实是和老赖一伙,你完完全全站在老赖一边。

    昵称:冬蛇提交时间:2018-04-21 00:20:05

      所有的冤案都有公检法的参与,只有他们能够炮制冤假错案


      文章信息
      作者:

      逆行斋主

      文章来源: 天涯杂谈
      时间:2018-04-14 15:58:56
      阅读次数:94
      回复次数:1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