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望”愿您能被这故事感动。

    作者:晨风文学 提交日期:2018-05-06 08:22:00

      序章

      坐在电脑前,看着显示屏中的一张图片,心有万千感触。
      那是一幅摄影作品,潺潺流淌的溪水中,漂着一片绿色的树叶。叶子已经脱离了树木,结束了它短暂的一生。它并没有归于尘土,再次成为大树的养料。也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落叶归根”的福分已经与它无缘。
      它的宿命,从它落入小溪中开始,便已经注定将要在漂泊中随着水流前往一个陌生而未知的地方。并且在那里干枯……埋入地下……化作一团泥尘……
      叶子并不知道自己的宿命将归属何方,事实上,谁也不知道它将要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停下来。甚至携带着它的小溪都不知道。
      或许在中途被冲上岸边,那里是丛林、草地、亦或是荒野……
      或许是随着小溪汇入小河,然后在小河边的田亩之畔最终停留,来年成为庄稼的养分……
      或许是随着小河汇入大河……
      亦或是……随着大河汇入大海……
      一切,或许只有那片叶子在获得自己最终结局的时候才会知道吧……
      而此时此刻,我所知道的是:这片叶子虽然生命已逝,绿色却依然存在,尽管这属于它的绿色将很快消逝。
      这种精神是值得我们每个人反思的。是啊,即便生命已经逝去,也要把这一抹最后的绿色留在世间!以证明它曾经存在过。
      向这片叶子致敬!

      想到这里,我想写一个故事。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是我的一个朋友,确切地说,是我朋友的妻子和她的弟弟。当我听他们给我讲述这个关于他们自己的这个真实的故事时,我的心中百味杂陈。故事中的痛苦与希望、悲伤与快乐、灾难与幸福……我都没有经历过,所以无法彻底感同身受。不过我可以想象,那曾经发生过的一幕幕串连起来,是怎样一个震慑到灵魂深处的故事!
      其实,听了这个故事,我的心情更多的是失落。以至于我好几个晚上都夜不能寐。经过反复思量,我终于决定把这个故事写出来。
      我的朋友也同意了,还要求我赠书一本。朋友之间无需太多的言语,他的心情我懂。
      可是此时此刻,坐在电脑前的我无论如何也无法下笔。文字写出来又删去……再写出来……再删去……头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文字是多么苍白无力。
      难道……我将如此负了朋友的期待吗?
      虚构的故事,始终代替不了现实!
      也好,那就不加入任何构思,直接将这个故事娓娓道来吧。待到完成的时候,看看这些凝聚着人间百味的文字,能否给自己带来心灵的震颤。
      故事……还是从主人公诞生的那个美丽的小山村说起吧……

      (声明:为保护故事中相关人物的隐私,不至于他们日后的生活可能受到干扰。本故事中的所有人名、地名均为化名。)

    热门评论:

    昵称:丢人丢大了恢提交时间:2018-05-10 03:13:44

      此时此刻,她正在车站的候车室里等车。身上穿的是一身简洁朴素的校服,胸前印着“仲翔中学”的字样。仲翔中学正是她就读的高中校名,虽然是一所国立中学,但建校的时候,出资者是一位名叫叶仲翔的外籍华人,校名因此而来。
      尽管穿着朴素,可依然掩饰不住从她的骨子里渗透出的美。这种美并不单单体现在她的容貌上,更多的是来自于气质上的文雅大方。再配上那张美丽精致的脸庞,堪称完美。
      在学校里,这样的女孩身边往往不乏追求者,暗恋者更是多不胜数。像苏锦这样由内而外都很完美的女孩子,自然是众多男学生争相议论和日思夜想的对象。
      可是落花有情,流水无意。苏锦对待那些追求者一向保持着距离。实在诚心诚意的,也仅仅和他们保持着友好。既不接受,也不伤害。
      “苏锦!”
      随着话音,只见一个人高马大的帅气男生走进候车室。
      “周平,你怎么来了?”苏锦看到周平,神色颇为愕然。
      “我一猜,你就在这等车回家。这些东西你拿着,在路上吃。”周平说着,便将一个鼓鼓的手提袋往苏锦手上塞。不用看也知道,里面都是一些女生喜欢的零食,而且档次和价钱都不低。
      周平在学校里的名气是人尽皆知。因为他家境很好,据说父亲是县里的一位很有地位的领导,母亲经营着县里最高档的饭店。本人又帅气,学习成绩又很好,而且小伙子很有才华……这所有的条件加起来,足以让那些想要找个白马王子的女生疯狂了。毫不意外,为了周平而疯狂的女生还真不少,明着暗着的都有。
      只是那些整日想着他、追求他的女生,他一个也看不上,唯独对苏锦情有独钟。
      “谢谢你,不过这些东西我不能要。”苏锦又将手提袋塞回周平的手里。
      “苏锦,你看这些东西也就是我的一点心意,你就别推辞了。”
      “周平,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我的心思都在学习上,现在还不想考虑这些。所以很抱歉,你的好意我真的不能接受。”
      如果说苏锦是仲翔中学公认的校花,那么周平则是校草。想跟他们交往的男生女生不知道有多少。众所周知,周平的心在苏锦身上。而苏锦这个冷美人在一次次拒绝了追求者之后,便有传言说苏锦也许在等周平。因为从各方面看起来两个人都很般配。久而久之,周平也有了这样的感觉。所以经过彼此认识,几次遇面之后,也算熟络起来。今天放暑假,周平便鼓足勇气前来向苏锦表白。可结果却出乎他的意料。苏锦并不是在等他,而是真的不想谈恋爱。
      尽管周平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可还是一脸沮丧。
      “车来了,我要走了。再见。”说完,苏锦便走上了大巴。
      少男少女处在情窦初开的年华,还没有真正懂得情爱,只是在情爱的边缘徘徊。对爱情很向往,只是因为好奇。至于责任,还不在他们考虑的范围之内。在他们看来,这只是满足心理上的一种需求而已。所以周平被拒绝之后,也只是稍稍有些难受而已。他想下学期再碰碰运气,或许经过一个暑假,苏锦会改变主意也说不定。
      没有痛苦和绝望,有的仅仅是一丝失落。一场青涩的表白就这么结束了。
      痛苦和绝望没有降临在周平头上,可苏锦呢?
      此时的苏锦靠着车窗,看着外面的景色。刚刚下过一场雨,周围的一切都是翠绿欲滴。远离了小城的喧嚣,马上就要回到那绿树成荫、宁静美丽的小山村。那里是心灵的港湾,有着她最爱的三个人-爸爸妈妈和弟弟。想到这,她拉开背包的拉链。里面有给爸爸买的酒,给妈妈买的糕点,还有给弟弟买的玩具。一想到很快就要见到他们,苏锦的脸上浮现出幸福的笑容。
      是的,家再穷,也是自己的归宿。也是容纳自己心中所爱的地方……

    昵称:无计可施菊提交时间:2018-05-10 01:22:34


      “啊……不……”
      苏晨躺在床上嘶吼着,他的声音已经嘶哑,他的力气已经耗尽,却仍然只张着嘴发不出声音来。他的样子很可怕,周围的几个大人全都被他的样子吓着了。
      就在前一刻,苏晨终于痛苦地相信了这个事实:他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了。他的悲伤再次瞬间爆发。
      “孩子!孩子!”
      刘大娘连忙把苏晨抱在怀里。事已至此,她也不知道如何来安慰这颗幼小的心灵。他才七岁,却要承受这样的痛苦。令人看了心生悲怜。
      苏晨此时只能用口型来让大家知道他喊的是爸爸、妈妈。喉咙过度嘶哑导致他已经发不出声音来。他的裤子已经湿了一片,悲伤过度导致他严重虚脱。此时已经小便失禁了。一个叔伯辈的中年汉子见状,立即抱起苏晨。旁边的人帮忙褪去了苏晨的裤子。只见苏晨此时尿出来的不是尿液,而是掺杂着乳白色的体液一同尿了出来。
      众人七手八脚地替他擦干净身子之后,苏晨开始浑身抽搐起来。
      “啊!快去叫医生来!这样下去小晨会死的!”刘大娘焦急喊道。话音刚落,便有一个中年男人跑出帐篷,去找医生了。
      一声痛苦的呼唤传来,就在这个时候,苏锦被人搀扶着走进帐篷。就在她看到了弟弟这个样子时,也吓着了。她扑到苏晨跟前一把将他抱在怀里。安慰的话说了一大堆,但无济于事。
      “小晨他……他这是怎么了啊?”苏锦抬头泪眼汪汪地向四周的人焦急问道。苏晨在她的的怀里,仍然一边不断抽搐,一边无声地嘶吼着。苏锦不知所措,只能紧紧地抱着弟弟,泪流不止。
      或许是因为闻到了姐姐身上淡淡而又熟悉的体香让苏晨的心里有了一丝踏实的感觉,不一会儿他就渐渐安静地昏了过去……

    昵称:徐晨风李京委提交时间:2018-05-10 00:48:51

      “小晨,咱们有新家了……”
      苏锦此时就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不知道是为有了个暂时稳定的住处而欣慰,还是为逝去的父母而哀伤,或者是为老师们在自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援手而感动……
      这是女生寝室楼顶层六楼最靠西的一间闲置屋子,先前堆放着一些杂物。在几个同学的帮助之下,将杂物搬进了其它空屋子里,又靠墙并排放了两组上下铺,床铺旁边是一张破旧的木书桌和一把学生椅。靠门口两端是一组储物的铁橱、一个脸盆架、以及垃圾筐、笤帚等物。这些便是姐弟两个所有的家当了。今后,姐弟两个将在这间十几平方米大的小屋子里度过两年相依为命的日子。尽管非常简陋,但是对于姐弟两个来说足够了。
      夕阳的橘色暖光从窗子里照射进来,很明朗。让人不禁觉得身心舒畅。苏锦这棵阴影中的向阳花似乎碰触到了向往已久的太阳光,心中顿时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她相信,只要自己肯努力,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见弟弟仍然呆呆的样子,苏锦蹲在他身前握着他的手,又强调了一遍:“小晨,快看,这是咱们的新家。以后我们就要住在这了。”
      一丝神采从苏晨的眼中一闪而过,尽管很短暂,可依然被苏锦捕捉到了。苏晨似乎是听到了姐姐的话,才打量了一下这个陌生的地方。随即又将目光投在姐姐的脸上,似乎姐姐的脸才是他目光的归巢一般。弟弟这段时间一直这个样子,苏锦起初还多少有些惊喜,不过日子久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她朝苏晨笑了笑,开始收拾床铺。
      将一切都收拾妥当以后,见苏晨的眼皮开始有些沉重,便将他抱到床上,盖上毛毯。苏晨一沾到枕头便合上了眼睛,沉沉地睡着了。这段日子,苏晨除了吃饭、睡觉之外,剩下的时间就是发呆。
      心疼地摸了摸弟弟的头,苏锦便从书包里拿出新学期的课本开始预习新功课。纵然心情已经糟糕到了极点,可未来的路还很长。她除了暂时忘记一切不幸,将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学习上之外,别无选择。更何况,她还有一个时刻都需要她的亲人在身边,更由不得她消沉。
      灾难,逼着人的心灵迅速强大起来。苏锦在这一个多月中似乎长大了好几岁一般。属于少女的天真懵懂,逐渐在她的灵魂中慢慢褪去。有时想想,苏锦觉得自己和弟弟其实挺幸运的,她们生在了这个年代,才没有在灾难中被吞噬。毕竟党和国家在他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了援手。所以从古至今,没有比共产党治理的天下更加人道、更加有保障的时代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毕竟人与人之间还是有着温情存在的。若是没有这些,苏锦和苏晨姐弟两个此时已经流浪街头,而且没有人会可怜他们、帮助他们。在那种处境下,活下去都是一种奢望,更何况有书读、有学上。若是换做旧社会,或者再往前推溯到古时各朝各代,她和苏晨极有可能已经连同整个村子那些活下来的人在逃荒的路上,奔往各地乞讨为生了。甚至活下来的人会羡慕那些告别了痛苦的死去的人。
      苏锦很感恩自己的国家,很感恩这个国家的执政者共产党。苏锦相信:只有人民感激政府,这个国家才会团结一心,才会强大永远。
      苏锦是不幸的,她的不幸是自己无力抗拒的,可她没有任何怨恨。她只相信一条:要用自己的努力,报效这个她感恩的国家;要用自己的努力,报答向她伸出援手的老师们;要用自己的努力,报答带给她温暖的乡亲们。
      夜幕不知不觉降临,苏锦合上书本,抬起头看了看窗外。夕阳的最后一丝余辉渐渐被西方的地平线掩去,这一天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过去。青朦朦的暮色已不知不觉笼罩了天地间的一切,包括这间姐弟俩刚刚搬进来的新家。
      这一天终于走了吗?苏锦仰起美丽的脸庞看向窗外。对于别人来说,这或许是很平常的一天,平常得不会在记忆中留下一丝痕迹。可是对于她来说,这一天所经历的事情太多、太沉重,以至于不愿去想……

    昵称:ty_北慕南城1提交时间:2018-05-09 22:30:34

      在六楼最西侧的一间屋子门口,苏锦止住了脚步。片刻后,便听到了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门开了。这一扇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门仿佛将两个世界隔开。外面是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里面是属于苏锦和弟弟的悲情而孤独的世界。而苏锦从今后将要撑起这个世界,别无选择。
      就在苏锦打开房门的那一瞬间,走廊上的灯光顿时投射在屋里,驱散了一个小范围的黑暗。
      如果说这个世上最黑暗的是什么?无非就是世界末日了。事实上,世界末日看似离我们很遥远,其实就在我们身边。之所以不知道它的样子,那是因为每个人的一生只经历过一次,那便是死亡。随着生命的逝去,一切的感知荡然无存,包括整个世界。这便是每个人的世界末日,谁也无法逃避。所以说,这个世界每天都会发生着成千上万次世界末日。
      除非人的感情能够像大海一样博大,死后能够将情感转换到另外一个人的身上,乃至很多人的身上。但这是不可能的:就像一个人在快乐或者痛苦的时候,他人只能同情,却无法感同身受一样。苏晨此时此刻的感受,又有谁能真正理解并体会得到呢?或许此刻的他已经感知到了同世界末日一般无二的可怕。
      苏锦蹑手蹑脚地走进屋子里,她怕惊醒熟睡的弟弟。
      “姐……”一声清唤打破了屋子里的宁静。这声音充满颤抖和恐慌。苏锦闻声,不禁怔住了。
      “姐,是你吗?”颤抖而微弱的声音再次传入苏锦的耳中。
      躺在床上的苏晨想挣扎着坐起来,却无能为力,只好无力地躺着。他拼力地扭着头,却不管怎么努力也看不到门边的方向。
      “小晨,你……醒了?”苏锦快步上前,将 放在桌上,然后打开了床头灯,就在灯光驱散黑暗的那一霎那,苏锦迫不及待地看向苏晨。
      仅仅这一瞬间,苏锦愣住了。因为她看见苏晨的身下已经被浸湿了一大片,他还在浑身颤抖着,汗液早已浸透了衣服。
      “小晨!你怎么了?别吓姐姐!”
      苏锦一刹那呼吸急促起来,猛扑上前去抱起弟弟。
      “小……小晨,哪里不舒服?快……快告诉姐姐!”苏锦因为担心弟弟生病,就连说话都一下子口吃起来。苏晨没有答话,只是将头埋在姐姐的怀里。很深很深、很紧很紧……好像要破开姐姐的衣服把自己融进姐姐心里一般。
      苏晨的身体逐渐不再颤抖。良久,苏晨的双唇才微微地翕动了几下:“姐,不要抛弃我,好吗?”
      话声微弱得近乎听不见,却字字清晰地传入苏锦的耳中。
      此时,苏锦明白了,她全都明白了。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她就像疯了一样吻着苏晨的脸:“不会的,不会的。姐姐不会离开你的……”
      一句“姐姐,不要抛弃我好吗?”就像一颗燃着炽热火焰的太阳,冲进苏锦的心房。把她原本脆弱不堪,同时包裹着痛苦的心灵城堡燃烧殆尽。这座城堡叫做快乐。她把因为失去父母所埋藏的悲伤,在这一刻全都爆发出来。
      “不会的……不会的……就是死咱俩也死在一起……姐姐……姐姐……呜呜呜……姐姐不会离开你的!”苏锦抱着苏晨的头,凄凉而又悲痛地哭着。她紧紧抱着苏晨,一刻也不肯松开哪怕一点点。似乎要把弟弟融到自己身体里面似的。
      此时哪怕再铁石心肠的人在场,看到这一幕也会不禁潸然泪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锦才停止了哭泣,渐渐平静下来。苏晨这个时候也不再颤抖,他抬起手来,笨拙地擦拭着苏锦脸上残留的泪痕。
      “姐,以后不要不告诉我就离开好吗?我……我害怕……”话说到后面,苏晨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小得几乎只有自己才能听得见。
      “好……”苏锦深吸了一口气:“以后姐姐不管去哪,都会先告诉小晨。不会再这样走开了……”
      “嗯。”多日不见的笑容,在苏晨的脸上出现了短暂的一瞬间。让苏锦的心里不禁再次燃起了希望。
      门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了几个女同学,她们一脸震惊地看着这一幕,有两个已经眼圈泛红。
      苏锦站了起来,缓步走到门口:“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说完,不等那几个女同学回话,便关上了门。现在的苏锦对别人投来的各种目光已经免疫。不管是同情的、妒忌的、爱慕的、嘲讽的……对于苏锦来说,都不会让她的心里产生哪怕一点波澜。
      心如平湖,方可面如平湖。这等境界高于胸有激雷而面如平湖者,苏锦不是上将军,她的心性完全是由她的种种经历造成的。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已经渗入到她的灵魂深处。
      “小晨,饿了吧?”也只有面对自己的这个可怜的弟弟,苏锦才会有这般轻柔的话语。尽管语气是温柔的,但冰冷已经在不知不觉间透进了她的骨子里……
      苏晨点了点头。

      霓虹闪烁的夜,有一个被孤寂占领的角落。在这个角落里,姐弟两个默默地吃着 。这个看似温馨的角落寂静无声。有谁会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个女孩名叫苏锦,和她的弟弟顽强地挣扎在命运的蹂躏之下,艰难地活着。
      苏锦喂苏晨两口 ,便用汤匙盛一匙热水,吹凉了喂弟弟喝。她吐气如兰,气息吹在汤匙中的热水上,吹在苏晨的脸上。对于这些饭菜的味道,苏晨是陌生的。但是姐姐的气息是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对苏晨来说,这股气息就像那春风里的花香一般令他的五脏六腑都十分舒坦、令他从灵魂深处感到幸福。不!春天的花香能让他舒坦,却不能让他感到幸福,而姐姐的气息却能让他既感到舒坦,又感到幸福。
      苏锦把买来的几个半个拳头大小的 全都喂给了苏晨,自己没有吃一口。她感到好累,是那种浑身上下、由内而外处处都透着无力的那种累。她连装 的塑料袋都没有收拾。便脱下外衣,换上了睡衣。然后关了灯,爬上了床。
      “小晨,姐姐累了,想睡觉了。一会儿有什么事就叫醒我。”苏锦的温柔语声中透着些许疲惫。苏晨闻言点了点头。苏锦将他的头搂在怀里,不一会便沉沉地睡去……
      下午睡得觉已经很多,苏晨毫无困意。不过他在姐姐的怀里一动也不敢动,生怕吵醒姐姐。他稍稍扭了扭头看着窗子:窗外是茫茫的夜空,星星依然眨着眼睛与苏晨对视。苏晨微笑一下,在心里默默地说道:“谢谢……”
      这个微笑,还有这个从心灵说出的谢谢,苏锦看不到,也听不到。也只有苏晨自己知道他为什么对着星星微笑,为什么默默地感谢吧……
      ===
      写到这里心里很不是滋味,酸酸的,很难受

    “苦望”愿您能被这故事感动。

      文章信息
      作者:

      晨风文学

      文章来源: 天涯杂谈
      时间:2018-05-06 08:22:00
      阅读次数:69
      回复次数:2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