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小三逼退情敌弱爆了,亲爹谋害母亲小灰雀报仇变凤凰

    作者:番茄醋溜西红柿 提交日期:2018-06-25 10:40:32

      小说是转载的,原创作者明药。。小说是转载的,原创作者明药。。小说是转载的,原创作者明药。。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楼下还有筒子说楼主抄袭请自觉滴眼药水哈。前段时间逛天涯看到了这部小说的开头,这种腹黑又有三观的的小表砸真是深得我心,决定把它更下去。
      过审了就开车。。
    热门评论:

    昵称:提交时间:2018-07-17 16:23:01

      小说的名字是什么?_?

    昵称:wg3663提交时间:2018-07-17 14:30:16

      众人一愣,包括老太太。

      “你还会把脉”老太太问出了众人的疑虑。

      顾轻舟腼腆而笑:“我学了点皮毛,您这么疼我,我才敢班门弄斧。若是您不介意,咱们说话,我一边听您说,一边把脉”

      老太太并不相信顾轻舟的医术。不是老太太轻狂,而是老太太有见识,知晓中医难学,没个几十年的功夫,是学不成的。

      所以,现在的世道都在骂中医,无非是人心浮躁,中医的继承人没几个静得下心去研读,个个半桶水,毁了祖宗的名声。

      和西医相比,老太太其实更相信中医。

      早年京师有个名医叫慕宗河,医术非常了得,只可惜他已经死了十几年,没有传人。

      “那你试试。”老太太捧着顾轻舟,对这个孙儿媳妇颇为喜欢,刻意给顾轻舟做脸,就伸出手给顾轻舟把脉。

      顾轻舟道是,轻轻将手指搭在老太太的手腕脉搏上。

      她搭脉的时候,司夫人、司琼枝、秦筝筝和顾缃都目不转睛看着她,只有司督军觉得有趣。

      顾轻舟把脉的样子,很是认真。

      人的感情很奇怪,司督军中意这个儿媳妇,就不觉得顾轻舟做作,反而觉得她孝顺,越看越喜欢,将来能撑起司家的门庭,会是贤内助。

      司夫人和司琼枝等人则觉得顾轻舟装模作样。

      两分钟之后,顾轻舟收回了手,冲司老太微笑,露出一口细糯洁白的牙齿,笑容恬柔美丽。

      “看得如何”司督军问。

      顾轻舟笑道:“我就是随便看看,没看出端倪。”

      顾缃噗嗤一声,忍不住笑了。

      看看,装不下去了吧

      司老太抬眸,瞥了顾缃一眼,顾缃心下震惊,收敛了她的嘲讽。

      “好啦,孩子有这份心就好。”司老太给了顾轻舟一个台阶。

      司督军正要说什么,副官进来,有事通禀。

      “说。”司督军一挥手。

      副官道:“督军,医生们商议好了医案,想请您和夫人借一步说话。”

      中医一般不当真病家的面说病情,怕影响病家的心情。

      督军府的西医,都是军医,从国外留学回来,华人保持着他们的传统,所以请督军和夫人借一步说话。

      司老太对自己的病已然豁达,对副官道:“不必背着我,你去把军医们都请进来,我老太婆这么大的年纪,什么受不住从前大夫们问诊,都是当我的面说。”

      副官为难看了眼司督军。

      司督军不敢违逆母亲半分,对副官道:“去请医生们进来。”

      四名军医,依次进了里卧。

      里卧就拥挤不堪。

      司夫人给女眷们使眼色,顾轻舟等人就退到了西南墙角的椅子旁边,静默坐下,不敢打扰医生的会诊。

      “.......老太太,您的病症是中风无疑了。这半年来,中医、西医都试过了,我们想请您远渡德国,德国的医疗设备更先进,医生的医术更好。”一名军医道。

      “是啊,老太太。”另一个接口,“中风不能耽误,再耽误下去,只怕.......”

      司督军也劝:“姆妈,您还要四代同堂,看曾孙出世呢。去德国一趟,治好了再回来,后面享福的日子多得是。”

    虐小三逼退情敌弱爆了,亲爹谋害母亲小灰雀报仇变凤凰

    昵称:wg3663提交时间:2018-07-17 13:40:18

      @wg3663 2018-06-25 14:07:06
      还更吗?
      -----------------------------
      会更的。

    昵称:wg3663提交时间:2018-07-17 13:19:29

      司行霈的奥斯丁开得很慢,两旁的梧桐树缓缓后退,行人步履悠闲,黄包车都跑得比他的汽车快。

      他从后视镜里观察顾轻舟。

      顾轻舟低垂了羽睫。

      她的睫毛又浓又长,微微阖下便如两把小羽扇,将她明亮清澈的眸子遮住,情绪深敛其中。

      她嫩白小手交叠在腿上,坐姿优雅,曲线温柔,只是不知她在想什么。

      “轻舟”良久,司行霈喊了她一声。

      顾轻舟回神。

      “嗯”她应了声,眸光里一成滢滢,早无情绪。

      司行霈问:“吓到了”是被司慕的病吓到了吗

      顾轻舟摇摇头:“没有。”

      司行霈说完她未婚夫的病,她眼前就浮动那个在何氏药铺修桌子的颀长身影。那人眉眼冷峻,气度雍容........


      文章信息
      作者:

      番茄醋溜西红柿

      文章来源: 天涯杂谈
      时间:2018-06-25 10:40:32
      阅读次数:77
      回复次数:5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