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寄住重庆市万州区静园路267号

    作者:TT20081218 提交日期:2013-10-03 21:20:00



      我叫应继操,男,68岁,重庆市万州区人,原系重庆市烟草公司万州分公司技改科科长,工程师,现寄住重庆市万州区静园路267号。联系电话:13896398766。
      附后超越法律明文规定,掩盖着真实的《刑事判决书》,是“四风”中“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产物。以下事实和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以及116位公民的建议,足以证明“对明知是无罪的人而使其受追诉,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判我贪污商雄工程款69300元,商雄工程却不差公款并无贪污的资金来源,与判佘祥林、赵作海等杀死的人、人还活着的冤、假、错案没有本质区别。我为此疲于奔命的申诉了14年不见公正,有理有据的申诉却被重庆市高级法院欲盖弥彰的复查挡在人民的法院大门外。
      以权压法,有错不纠,还是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法院吗?正当我申诉无门走头无路,意欲寻求报复走极端的时候,从网络上看到,7月1日起,国家信访局门户网站网上投诉将全面放开受理内容。国务院副秘书长、国家信访局局长舒晓琴指出,要充分认识推进信访信息化建设的现实紧迫性,全面放开投诉受理内容是大势所趋、形势所需。要更好、更快、更多地解决老百姓的合理诉求、纾缓信访群众的情绪,减少群众诉累。要做到“事事有着落,件件有回音”。国家信访局为党和国家分优,全面放开投诉, 亦为法院开门整治“四风”提供了题材,更是权利救济渠道不畅情况下,又一条纠纷解决和维权的通道。我抱着希望一试,向领导反映如下,如有不实,我负法律责任。
      一、重庆市高级法院(2000)渝高法刑二终字第206号刑事裁定书和单方走秀式复查欲盖弥彰,维持着重庆第二中级法院(2000)渝二中刑二初字第8号刑事判决书中、超越法律规定、掩盖真实,程序不公正,证据不确实的三大错误判称。事实如下:
      1、判决书第 4页14—16行判称,“被告人和辩护人提出起诉书指控的数额有出入,工程未结算等辩解辩护理由,因与指控事实无因果关系,故本院不予采纳”。 该判称公然超越《刑事诉讼法》第6条“人民法院裣察院和公安机关进行刑事诉讼,必须依靠群众,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对一切公民,在适用法律上一律平等,在法律面前,不允许有任何特权”的规定。
      判称凭借特权对公民不平等是表露无遗,在控辩双方各执一词的条件下,只惟控方不实指控,只认不实指控原因和结果,不采纳被告人和辩护人针对指控不实,要求工程结算查清全部事实的正当辩解辩护理由。重要的是,对正当的辩解辩护理由“不予采纳”,剥夺了我诉讼权利,即商雄工程项目经理完成商雄工程结算正当程序合法权利,因此,没有查清我1998年巳将商雄工程全部资金交付于公、商雄工程不差公款并无贪污资金来源的客观证据如下:
      请查验《第一组证据》证9页“商雄工程总收入、总支出結算一览表2”,表中工程总收入栏即我应交付于公商雄工程总收入: 8828145.92元(含判贪污的商雄工程款69300元)。表中已交已付栏即我已交付于公: 8902855.53元。铁证如山,虽然不让我完成商雄工程结算程序,但是我1998年巳将商雄工程全部资金交付于公、商雄工程不差公款并无我据为己有资金的来源,且结算证据保存完好,1999年7月,控方立案传讯我时,正是我与副经理严长寿、袁莉、科长邓厚加同往湖北巴東收回25万元工程款后,又出差城口和忠县返回公司欲待报帐结算之时,控方急功近利,剥夺了我多次要求完成商雄工程报帐结算最后程序的合法权利,只凭侦查人逼诱供我将私人存折及装修房屋支出记录说成公款、我又翻供了的供述,判我贪污商雄工程款69300元,商雄工程却不差公款并无贪污资金来源,悖逆了“以贪污罪论处,最终必须是以非法的手段占有了公共财物”的特征规定,悖逆了“只有当某种行为侵犯了刑法所保护的社会主义社会关系时,才可能成立犯罪”“不侵犯任何客体的行为是不会构成犯罪的”客体要件原则。

      2、判决书第4页3—8行判称(证据锁链)“有应继操所用假发票证实领款的金额为69300元;有应继操在建行的存款凭证及装修房屋的记录本证实此款的去向;有证人袁莉、邓厚加、黄美富、张德成的证言证实卖工地节余材料属实;有证人任绍美的证言证实装修房屋系应继操经管;有应继操的供述,将此款用于个人装璜”。该判称公然超越《刑事诉讼法》第46条“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的规定,还悖逆了《刑事侦查学》和《证据学》中“证明犯罪必须有最直接的证据,且间接证据只有在形成完整的证据锁链,排除了其他一切可能性的情况下,才能对被告人定罪”的法定原则。
      判称锁定我贪污商雄工程款69300元的犯罪证据,只是侦查人逼诱我将私人的钱说成公款、被迫提供的私人存折及装修房屋支出记录,而且是我翻供了的供述,以此“证实此款的去向”,没有商雄工程差欠公款直接证据支撑证明。因为69300元是商雄工程款,锁定犯罪证据必须有商雄工程差欠公款的直接证据证明,仅凭傎查人逼诱产生、我又多次翻供了的两起供述相印证,就此组成证据锁链追究公民贪污商雄工程款刑事责任,证据不确实、不充分,不具有排他性、唯一性,不是一个完整严密证明体系。

      3、判决书4页8—13行判称,“被告人应继操辩称没贪污此款,该款借给了东华建司工程一处,…因东华建司工程一处袁莉否认借款事实,…本院不予支持”。该判称公然超越《刑事诉讼法》第47条“证人证言必须在法庭上经过公诉人、被害人和被告人、辩护人双方询问、质证,听取各方证人的证言并且经过査实以后,才能作为定案根据”之规定。
      判称以权压法,证言无一证人出庭,重要的是,判称“袁莉否认借款” 这一追究公民刑事责任的重要证言,不经双方询问、质证,因此掩盖着1999年7月14日《询问笔录》第8页、查案巻或《第一组证据》证16、17页,清楚的记录着袁莉陈述我将款交付她的事实。袁莉说:出了一张2万借条、查证21页,出了一张3万元领条、查证22页。法官欲盖弥彰,侵犯了人权,必须依法纠正。
      法官是公正的化身,是公平正义的守护者,综上三大错误证明本案法官是加害者!

      二、复查法院和法官于民生死不顾,对中央公开听证的要求阳逢阴违:

      本案算帐即清,只须在众目睽睽之下,以公开促公正的方式即可甄别。我根据中央“对申诉案件的审查可实行听证制度,就地组织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律师、记者、信访部门、纪检监察部门、群众代表等参加”“推进信访工作重心下移、关口前移,努力把矛盾化解在基层,把问题解决在当地”“涉法涉诉信访不到北京也能解决问题”“重复信访一律公开听证”的一系列要求,巳致重庆高级法院数十封诉访信,多次致信院长邮箱,网上发帖,要求公开听证审查或算帐澄清事实都似泥牛如海。重庆市高级法院对中央公开听证的要求阳逢阴为,以复查走完程序为由,不再受理我的申诉。然而事实证明,所谓的复查,是形式上单方、官僚式作秀、无视了判决超越法律明文规定的错误,无视了结算帐务查清全部事实、才能正确适用法律,对案件作出正确处理的公正程序。宁可让公民含冤受屈,让党和国家背黑锅,也不给我公开、公正的平台,把我有理有据的申诉档在高级法院大门外,要我向最高人民法院诉访了六年无人问津!这就是本案超越《刑事诉讼法》第20条规定,混淆管辖改由中级法院一审本案,佈好不服判决、向高级法院和最高法院申诉难的局。我申诉了14年的艰难历程就是证明!

      为此,前后3位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和律师,正视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程序不公的事实,本着对法律、对人民高度负责的态度,建议法院再审此案,查清全部事实,形成公正结论。
      为此,116位公民联名建议,人民法院应当以人为本,公开听证审查或再审本案,澄清罪与非罪。
      为此,重庆市委常委、万州区委书记吴政隆等领导在接访我和律师时说,“我认真地看了你写给我的信、证据和公民联名建议,虽然我不是学法律的,但从材料中看出没算帐判了你贪污,很同情你,也愿意促成、支持你正当的申诉要求,你要看到国家法治在健全,不要走极端……”。

      法律在说话,证据在说话,群众反映強烈。可是,重庆高级法院复查法官凭司法特权执意维护着错误判决,对显而昜见、超越法律规定的判称视若不见,对不让算帐而未查清全部事实、只凭翻供供述锁定犯罪的证据锁链熟视无睹,悖逆了不枉不纵,公平、公正的程序原则。若任其明显错误的判决书流传,以侵犯人权和私有合法钱财为代价,让公民含冤受屈,让党和国家背黑锅的现状延续,也不惜把这一有理有据的冤情档在法院大门外,难道这就是法院的司法公正?这就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法院?
      我只有向党诉,十四年沉冤不能再延续了!

      我恳请国家信访局,正视附后!、《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对应继操贪污一案应依法再审的意见》,2、《116名公民联名建议书》,3、《刑事申诉状》及客观证据。责成重庆高级法院与我算帐核对证据,践行公平公正,做到不枉不纵,取信于民。或恳请国家信访局将我的材料批转最高人民法院领导,要求及时查办。以排除激化了的官民矛盾。特此上访,敬请回复。
      此致
      敬礼!
      期待司法公正的冤民:应继操2013、9、22日
      附后,
      《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对应继操贪污一案应依法再审的意见》;
      《116位公民对应继操贪污一案的联名建议书》。

      1.《第一组证据》--是不让我完成商雄工程报帐结算必要程序,因此掩盖着我1998年巳将收回的商雄工程全部资金交付于公、没有贪污分文公款的客观证据;
      2.《第二组证据》--是我翻供否认了侦查人逼诱我产生供述的书证;
      3.《第三组证据》--判决书、裁定书、复查、复函、等司法文件;
      4.《补充新证据》--是2006.6月万州区法院审理商雄工程欠款纠纷一案,证实我按合同约定已支付的20余万元,是1999年判我贪污商雄工程款之前,就应该查清而没有查清的商雄工程支出、尚未报帐结算的新证据。

    热门评论:

    昵称:hulianggege提交时间:2017-11-22 06:03:08

      我巳是一无所有、无路可走的人,再也拖不起了

    昵称:不平则呜2011提交时间:2017-11-22 04:46:38

      冤案纠错本是司法进步的表现。司法机关只有勇于承认错误,才能真正消除制造冤案的病灶,才能让公众看到司法公信重彰的希望。当初赵作海冤案平反时,赵作海也是正大光明地接受媒体采访,风风光光地回乡,甚至河南省高院院长张立勇还亲自登门慰问。如此高调承认冤案,并没有产生所谓“影响稳定”的问题,反而让河南法院系统得了民心分。

    现寄住重庆市万州区静园路267号

    昵称:不平则呜2011提交时间:2017-11-22 03:55:48

      本案检察官和法官缺乏良知,公正一溃千里。

    昵称:石忠华提交时间:2017-11-22 02:33:12

      不让完成商雄工程帐务结算重要程序,只凭诱逼供述判我贪污商雄工程69300元,而商雄工程不差公款并无贪污资金来源,与判佘祥林、赵作海等杀死的人、人还活着的冤、假、错案没有本质区别的错判事实。


      文章信息
      作者:

      TT20081218

      文章来源: 法治论坛
      时间:2013-10-03 21:20:00
      阅读次数:49
      回复次数:4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