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城县人民法院审案不公,徇私枉法,为行政机关做保护伞

    作者:u_99990438 提交日期:2015-06-21 16:10:00

      本人张剑锋,湖北谷城人,于2015年1月8日在谷城县人民法院立案,将‘谷城县国土资源局行政不作为’告上法庭,此案于2015年5月8日判决,6月12日将“(2015)鄂谷城行初字第00003号判决书”送达本人手中。
      本人认为谷城县人民法院杨平对本案的审判程序违法,存在故意偏袒被告方,以导致此案审判不公正,是一个典型的冤假错案,杨平在审理此案时因被告是行政机关而不敢为老百姓做主,是不是有什么人或行政部门给他施加了压力。
      党的十八大四中全会发布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决定,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本人也是抱着法律能为我主持公道,才把行政机关告上法庭,但谷城县法院却数次要求本人撤诉,在本人没有同意的情况下,杨平草率结案,给本人造成重大损害,本人在诉讼请求中并没有无理取闹,漫天要价,而是按照双方约定价格1550元每平方米(约定价格有书面证据)要求被告支付,但是谷城县人民法院不能给老百姓做主,杨平对此案的判决如此不公,我希望中院领导调查此案中审判人员有没有拿被告方好处而不敢为我做主。谷城县人民法院是老百姓讲理说法的地方,还是国土部门的保护伞。
      审判人员在在判决书上写道“因本人在国土局购买国有土地使用权时未与国土部门签订合同而驳回诉讼请求,我在行政机关以合法的 手续购买土地使用权,国土部门不出具合同,难道还要我拿份合同找他们签?本人于2005年12月就交了24400余元费用,用于购买98.81平方米土地,就在本人缴费的同时国土部门给本人开具发票,这本身就已经形成了合同约定,杨平作为专业审判人员,有几十年的审判经验,却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望领导好好调查处分。
      本人希望中院领导查看本案的庭审视频,在庭审现场审判人员并没有按照行政案件的程序要求被告方行政机关举证,也没有要求被告回答原告的提问。本案为何在判决出来以后一个多月的时间才给本人送达,如果审判人员心里没有鬼,为何会在判决书出来如此长时间送达。如果因为我是一个普通公民起诉行政机关而败诉,我将一直上访来维护我的自身权益不受损害。
      在此他的家人把判决书呈上,请各位业界精英人士帮忙参考评论!
      

      

      

      

      

    热门评论:

    昵称:spfu提交时间:2018-06-21 21:34:56

      须要对前述案患者损伤过程作简介;2006年7月4日晚8:30分患者因谢营邓明勇驾摩托挂倒受伤,到谷城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住院病历诊断记载;患者入院车祸损伤程度;“头颅左侧外伤,清醒入院,颅内无出血,无开颅指征”。
      入院护理记录记载;患者入院仅一个半小时医护人员多次发现患者“二次出血昏迷”异常症状,约13小个时不查原因救治,延误治疗导致“颅内血肿形成”“重型闭合性颅脑损伤,脑疝”脑重伤。
      对“颅内血肿损伤”脑重伤谷城县公安局,公(谷)鉴(法)字[2006]167号。司法鉴定结论为“重型颅脑损伤”就是说脑器官组织结构破坏严重。
      法大鉴定所也已作出鉴定评定是;“医院复查CT时机偏迟,两次CT检查间隙约12小时,期间颅内血肿形成,属医疗不当”。评定医疗责任明确,“颅内血肿”后果清楚。
      被告医院明知自己严重失职,为逃避责任作假病历;如;住院病历记录,以“对冲性,迟发性颅内血肿”作的假诊断,借以抵消延误治疗行为。
      颅内“血肿”是指凝血块,脑血管不可能流出凝固的血块。颅内血肿(凝血)只有出血后才能形成,所以没有“迟发颅内血肿”之说法。正确诊断用语是“迟发出血”。但患者脑出血属于入院后二次出血昏迷,不属于“迟发”类别
      什么叫“迟发”?损伤后迟发脑出血是指颅脑损伤经治疗控制出血稳定后,数天或数年在原伤基础上突然发生脑出血为“迟发”。但不是凝血“血肿”。
      再如;隐匿出血量作假病历;病历记录术中出血90M1,输血500M1,人体与酒壶等物体样装不下多出的血液。所以输血500M1,出血必定在500M1以上。
      “颅内血肿”“重型闭合性颅脑损伤,脑疝”脑重伤。导致“大面积外伤性脑梗塞”致害因素无法控固,最终结局是患者生命。

    昵称:spfu提交时间:2018-06-21 20:54:39

      下是患者给各级人大,法院的信访投诉谷城县人民法院,纪委书记张建平、局长安全、庭长王新文等的择录,患者姓名信息隐匿
      患者投诉包案领导不履行职责,包案多年不给解决问题包的什么案?张建平说“只要鉴定程序合法就可开庭审判”以合法形式掩盖实体不公,反要患者去北京投诉鉴定人。安局长王庭长专程去京纠正故意假鉴定不作为(见下质询专家问答)
      2016-3-21日法院局长安全,庭长王新文与患方两人专程去北京找法大领导纠正故意作的假鉴定。我方就鉴定文书的鉴定评价:“次日复查头颅CT发现其颅内硬膜外血肿,复查头颅CT时机偏迟,属医疗不当。”及“(两次CT检查间隔约12小时)期间颅内硬膜外血肿形成”提问:
      我方问;鉴定评价明确评定诊疗活动期间“颅内血肿形成”,鉴定意见为什么反作出“医疗不当未导致患者损害后果”?应当纠正吗?)
      法大专家项剑答:“医生不是神仙不能阻止颅内血肿形成”。回答纯属胡搅蛮缠,(注:为什么看着出血不救治,要让血液凝固,血肿形成?说明有后果)
      我方问:被告医院约12小时诊疗期间,多次发现异常,若及时查明原因救治有没有可能减轻伤害程度?
      项剑答:“有可能”又说“医院不是主要责任”(注:回答说明被告有责任)
      项剑自知说漏,为欲盖弥彰随后诡辩说“我没有说医院负次要责任”。并提出反问:“若患者损伤当时不治疗,会不会发生颅内血肿”(纯属胡扯)而王庭长此时却称赞说:“说得有道理”说明什么问题?。
      我方驳:照这么说医生就是用手术刀把人杀死也有道理,因为是人最终都会死。我方又问:国家设医院起什么作用?医生的职责职能是什么?尽没尽到应注意义务?就是说为什么不在出血没凝固前手术?
      项剑反复用“医生不是神仙,不能阻止血肿形成---”回答。(注:在客观事实面前诡辩显得多么苍白无力)。
      我方问:抢救脑溢血病人,允许等血肿形成后再手术吗?就是说没有及时手术导致损伤扩大,恶化。
      项剑说:“患者没有出现肢体瘫表现,不能评定伤残”。(完全歪曲司法鉴定规定的技术标准、规范)
      我方问:按最高法院颁布司法鉴定标准,鉴管局颁布鉴定规范。损伤引起并发症能不能评定伤残?
      项剑反问:“用什么来论证认定并发症后遗症是损伤引起的?”
      我方答:用伴随案件发生发展遗留下来影像学检查资料,及关于“颅脑损伤后大面积脑梗塞临床分析”以及司法鉴定规定的技术标准,技术规范。
      项剑说:“作不了,送检材料不具备鉴定条件”。
      我方提出:还须要什么鉴定材料请提出来由我们来办。
      项剑又说:“案件没有受理,没必要给你们提出”。
      我方又问:既没受理,为什么要作出医疗不当未导致患者损害后果鉴定意见?(注:就算法官委托只是过错鉴定,又依据什么作出医疗不当未导致患者损害后果的鉴定意见)
      项剑说:“鉴定意见是说骨片遗留未导致肢体障碍后果表现”。(纯属无根据胡扯)
      我方又问:原鉴定对骨片遗留未作认定,怎么会对骨片遗留作后果鉴定意见?
      项剑说:“是没有认定”又说:“是顺便作的解释”,(注:鉴定意见变性“变解释”,完全信口雌黄的胡扯,实际鉴定意见是指上述鉴定评价的:复查头颅CT时机偏迟“12小时期间的医疗不当,颅内血肿形成,反说未导致损害后果”)
      项剑又说:“脑重伤,及其引起的并发症,若委托交通事故鉴定可以作”。
      这下总算说明白了,患者损伤及并发症可以鉴定,但算医院责任不给作。对此两领导却不就此提纠正问题,局长庭长去北京干什么?去京目的是什么?安局长解释说,去京是为我们达建说理平台,法院不便发表意见。请问:委托人能置身事外吗?王庭长当场称赞说“说得有道理”不是意见吗?
      综上所述安局长王庭长去北京根本没有打算解决纠正假鉴定问题。用我数千元差旅费(事前法院说要我先垫付,判由败诉方承担)去京办坑害我的事,玩猫耍死老鼠游戏戏耍我,强行开庭办冤案我能胜诉吗?我一小老百姓只能干瞪眼。
      投诉人(患者):某某某

    谷城县人民法院审案不公,徇私枉法,为行政机关做保护伞

    昵称:spfu提交时间:2018-06-21 20:25:57

      谷城县人民法院办案有没有原则?张剑锋案是因没有签订合同而驳回起诉,说明合约在法律上的重要。为什么在冯德华诉谷城县医院医疗损害一案的委托司法鉴定中,法院不按照《司法鉴定程序通则》规定程序签订委托合约?
      法院书记张建平,局长安全包案有多少年了?包案要解决什么问题?解决了吗?包案委托十多家机构鉴定不签订委托合约是为什么?不签订合约谁知委托的是什么?
      包案领导推说是鉴定人不给鉴定?为什么当事人先去咨询鉴定人的答复是脑损伤伤残可以作鉴定“要看法院如何委托”?不签订合约就通知患者去鉴定,说明鉴定人要鉴定的事项1法院委托,但非患者申请的事项是什么原因?
      法院包案领导明知冯德华申请“颅内血肿”器官组织结构破坏损害鉴定事项事实清楚,责任明确,证据确凿,为什么反“另行委托责任不明的开颅缺损伤残损害事项”?因鉴定人要鉴定是开颅缺损伤残,由于责任不明冯德华未申请。
      被告医院无法证明冯德华的“颅内血肿”损害的形成非自己过错?更是不能证明“颅内血肿”发生属于入院前的交通事故责任?为什么要患者申请交通事故被告责任作伤残鉴定,才给委托才给作伤残鉴定?
      法院硬要如此强权办冤假错案,普通老百姓只有干瞪眼的份。往往弄虚作假的背后存在不为人知,不可告人的秘密,人在做,天在看,背后有些不为人知的违法勾当,最终历史会作证。

      下是领导包案委托的第十一家鉴定机构的“受理告知书”及患者向院长“反映材料”。证明法院不按照《司法鉴定程序通则》规定程签订委托鉴定合约,篡改冯德华申请的损害实体鉴定事项委托鉴定?因鉴定人要鉴定的非冯德华申请。

      受理告知书:(抄写)
      谷城县人民法院
      本所已受理贵法院对冯德华的伤残等级鉴定及存在医疗依赖评定的委托,根据《司法鉴定程序通则》有关规定,请贵院在收到本通知后五日内通知被鉴定人冯德华到我所进行法医鉴定,并缴纳鉴定费贰仟伍佰元(2500,00)至我所帐户。
      户名:襄阳法正法医司法鉴定所。帐号:-------。开户行------,
      地址:襄阳市高新区东风汽车大道16号,联系人:李法医,电话:------。
      襄阳法正法医司法鉴定所,2015年5月18日
      请6月1日下午到上述地址。杨军,2018,5,31。(法院在此写的通知)

      (在通知书页面尾部)患者注;上述委托事项没有明确的损伤部位及伤情,鉴定人要鉴定的是;开颅缺损和智障,非我申请事项。我申请事项是;“颅内血肿”脑器官组织结构破坏伤残。说明杨军委托不签订合约是为暗箱操作。

      谷城县人民法院 詹院长(注;冯德华向院长反映)
      贵院杨军于2018-5-31号通知我6-1日下午2:30到襄阳法正司法鉴定所鉴定,既然通知我去鉴定和交鉴定费用,就说明已经委托好了。
      6-1日下午2:30分法正司法鉴定所李法医对我说只能给作开颅缺损这块两个伤残项目鉴定,说明杨军委托非我申请事项,暗箱操作。
      我说;我向法院申请的只是“颅内血肿”脑器官组织结构破坏一个项目的伤残,就算你们给作出开颅缺损这块的伤残,责任不明,无法追究责任,最终还是要追究开颅的原因“颅内血肿”后果伤残。
      法医说;你们案子很复杂,先作医学检查,我们与法院勾通,能不能作你们回去等通知后再交费,下星期通知。未说作不了。
      上述情形说明杨军委托鉴定,不签订委托鉴定合约是为了暗箱操作,委托的鉴定事项和鉴定人要鉴定的事项非我申请。
      所以我请求院长制止杨军暗箱操作作弊。督促杨军按照我申请的鉴定事项与襄阳法正法医司法鉴定所依法签订委托合约。请求不要再把我当猴戏耍了,已经如此委托了十多家机构,继续作同样的游戏法官们不觉烦吗?请求法官们给我一合理合法的理由!
      法官们不给委托损害实体(核心主体)伤残,可找出反驳我诉讼事项的证据,让我心服口服,我会自己撤诉。法官们何必如此大费周折,还要背着暗箱操作,弄虚作假的责任!
      此致
      患者;冯德华
      2018年6月1日

    昵称:spfu提交时间:2018-06-21 20:09:17

      下面述说冯德华一个伤害,谷城县人民法院办两冤之概况。
      冯德华的医疗损害是谷城县人民医院严重不负责任造成,其失职程度及造成冯德华脑重伤害程度,在全国都是空前绝后,绝无仅有。只差说是有预谋凶杀。
      谷城县人民法院明知冯德华脑重伤损害主要责任是被告谷城县医院延误治疗所致,为帮被告医院逃避责任,把重型伤害刑事责任,及损害后果民事责任分别分摊给交通事故被告及原告。其表现情形如下;

      一刑事符带民事冯德华要求作伤残司法鉴定不给作,是因为作出伤残程度鉴定赔偿高,必然会带出被告医院的责任,负脑重伤主要责任人谷城医院没有追究,所以乘车祸被告邓明勇和原告冯德华还没有醒悟的情形下草草结案。

      二2008-3月前硬是不同意冯德华中止邓明勇交通事故民事项赔偿案,要先对邓明勇交通事故案判决后再审理医疗损害纠纷案,在开颅原因“颅内血肿损害”责任不明,事实不清情形下。法官又如何审判?冯德华又如何追究责任人?

      三如;冯德华强烈要求作医疗损害司法鉴定,司法科黄志勇说;有领导挡住作不成鉴定。若损害责任人是老百姓领导还会阻挡吗?

      四法庭王庭长要开庭问原告;“你们要赔偿多少钱“,并说;“精神抚慰金可判五万元赔偿”。治疗费也可一次性判赔。法院若不知责任人是谁就不会如此说(当事人说;没有明确的责任人和损害程度,谁会给赔偿,后晚期治疗找谁负责?)

      五冯德华申请的损害实体鉴定事项不给委托,承办法官邱林说;“交领导审查被修改”。责任人是老百姓还会修改吗?

      六纪委书记张建平,局长安全包案督办委托十多家鉴定,选择冯德华申请事项委托,专程去北京纠正假鉴定不作为,篡改冯德华申请事项委托。说明法院是有目的而为之。如原始病历病程记录在法院手中被篡改销毁,说明什么问题?

      七谷城县人民法院刑事符带民事,不是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五条之规定审理,而是把医疗损害的责任,损害后果分别分摊给原告冯德华和车祸被告邓明勇。见下;

      尽管冯德华医疗损害的证据铁证如山,被告谷城县医院既不负刑事责任,法院又不让其承担民事责任,公平正义何在?完全是强权办冤假错案?
      冯德华既要终生承受医疗损害造成的肉体病痛的折磨,又要终生承受损害结局是生命的精神痛苦,还要承担后,晚期治疗巨额费用,及十多年诉讼人为造成的巨额损失以及法院约12年强权办冤假错案对冯德华及其家人精神伤害。只要一说起法院弄虚作假不给鉴定,冯德华就泪水满面!!!

      谷县人民法院审理冯德华重型颅脑损伤“颅内血肿”刑事符带民事一案,法院判交通事故被告邓明勇判三绶四刑事责任,并负冯德华损伤当时住院治疗全部损失21000元民事赔偿责任,。法院判决搞没搞清楚造成冯德华重型颅脑损伤“颅内血肿”的责任人到底是谁?被告医院有多大的责任?邓明勇有多大责任?

      问题是谷城县人民医院的“医疗不当”构不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五条之规定的;医务人员由于严重不负责任,造成就诊人死亡或者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冯德华在谷城县人民医院就诊证据;住院病案的护理清楚的记载,冯德华是晚9时入院,诊断;冯德华清醒入院,颅内无出血。入院仅仅一个半小时(晚10:30)护理记录记载发现冯德华“二次出血昏迷”异常症状,至第二天紧急开颅术约14个小时护理记录记载发现冯德华异常症状约十次,不查原因救治,任凭冯德华从颅内无出血,到出血,到大出血,到凝固形成超大血肿,到发生脑疝。错过了多少治疗和抢救机会或时机,完全构成了超级的严重不负责任。

      鉴定证据;冯德华重型颅脑损伤“颅内血肿”经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鉴定,法大[2011]医鉴字第949号鉴定文书的鉴定评价;“一患者冯德华入院时,颅内无出血,无开颅指征。二被告谷城县医院复查时机偏迟,(两次CT检查间隔约12小时)期间颅内血肿形成,属医疗不当”。

      谷城县法院一直要强行开庭,敬请网友们关注,此案会如何发展???


      文章信息
      作者:

      u_99990438

      文章来源: 法治论坛
      时间:2015-06-21 16:10:00
      阅读次数:31
      回复次数:4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