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万州区百安坝派出所不作为 公然违反公安部规定

    作者:plsjtlp 提交日期:2016-01-06 20:57:00

      重庆市万州区百安坝派出所不作为 公然违反公安部规定
      我父亲叫谭清攸,现年64周岁,是重庆市万州区新华村6组人。父亲是一个老老实实的农民,一辈子都靠劳动吃饭,以前在农村务农,现在年龄大了,农活干不动了。为了不给政府增加负担,自食其力,就在五桥步行街艺豪宾馆旁边开了个小卖部。平时卖点饮料和香烟,由于没有多少本钱,再加上利润微薄,只能挣个温饱。他是个本分人,从来不惹事生非,可是有人偏偏就欺负这个老实人。
      2015年11月17日晚上19点左右,我父亲一个人在小卖部里面。江暇来到父亲的小卖部里面,二话不说就把烟柜里面的相对好的烟抢了十二包,价值四百元左右。因为他只有四十几岁,父亲已经六十几岁了,而且还患有严重的支气管炎,肺气肿等疾病,自然是追不上他的。父亲只好找到他的商店去找他,但是没看见他,只有他妻子在那里。父亲就和他妻子说江暇干嘛要抢我的烟,说只要他把我的香烟还了,父亲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父亲本是怀着一颗包容的心,想着大家都是熟人,不想以后大家见面不好看。可是好心没换来好报,一会儿江暇倒跑到父亲的小卖部来问我父亲是怎么回事。父亲想哪有你这样的人,自己抢了别人东西,倒还这么理直气壮,倒问我父亲怎么回事,难道你自己不清楚你这是明目张胆的抢劫吗?但父亲还是忍了,只说了句,你自己心里明白,你干嘛要抢我的香烟。谁知他还是二话不说上来就给父亲右脸两拳,其中一拳打在父亲右耳。父亲根本没想到江暇会突然打他,所以一点防备就没有,只有挨打的份。而且就算父亲有防备,一个六十四周岁的,患有支气管炎和肺气肿的老人怎么能打得过一个四十几岁的中年人呢?打完他就跑了,我父亲想追也追不上。并且当时他给我父亲那么重的两拳,已经把父亲打懵了。过了一会父亲才联系家人报警。重庆市万州区百安坝派出所来人之后父亲把事情经过一五一十的告诉当时出警的民警了。他们让父亲先去医院治伤,后面的事情他们处理。
      我对人们警察是百分之百的信任的,相信政府,相信人民警察为我主持公道。但是后面发生的事情让我无法理解,也对人民警察为人民这话产生了怀疑。后面几天派出所都没有动静,我家人几乎天天都去百安坝派出所询问案件进展情况,可是每次派出所都以各种理由推脱,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连续催了十来天了,直到2015年11月27号,距离案发当日过去整整十天才来了一个警察向父亲了解情况。11月29日才去找江暇过问这件事情。后面我家人每次去派出所询问情况,派出所都告诉一样的话,就是江暇不承认有抢劫和打人的事情,他们正在寻找目击证人,要父亲提供目击证人。父亲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法律法规方面的事情不懂。但是我有一点不明白,当时就父亲一个人在小卖部,他把父亲的香烟抢了,而且还把人打了。医院检查说父亲右耳里面有瘀血,右耳挫伤,听力几乎听不到,右脸软组织挫伤,并且父亲从受伤到现在一直头疼,右耳嗡嗡响,听不到。父亲作为受害者认出了加害者,并且有医院的检查结果证明父亲的伤情,有这些铁的事实,难道还比不了旁人的证词吗?我觉得证人有说真话和假话的可能,伤情至少不会说话,应该比证人证词可靠些吧。如果当天晚上他把父亲打死,又没有目击证人,他就不用承担任何责任了吗?父亲现在还活着,还能说话,并且认出了他,还有医院的检查结果就拿他一点办法没有吗?

      

      
      这是医院针对右耳作的检查,检查出右耳有瘀血,提示右耳挫伤。


      
      
      
      
      这是医院对两个耳朵作的听力检查,通过比较可以发现右耳听力几乎为零,左耳正常。


      
      这是医院针对耳朵开的会诊记录。


      
      这是案发当天医院的CT检查结果,虽然没发现明伤,但是头一直疼。

      我认为百安坝派出所在这件事情上是不作为的,理由有:
      一,11月17日发生的事情,为什么百安坝派出所在11月27日才来向父亲了解情况,11月29日才向对方了解情况?难道我们老百姓的事情就这么不重要吗?
      二,《公安部关于改革完善受案立案制度的意见》要求对于群众报案的案件,属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公安机关各办案警种、部门都必须接受,不得推诿。群众上门报案的,应当场进行接报案网上登记,当场接受相关证据材料,当场出具接报案回执并告知查询案件进展情况的方式和途径。对于报案时违法犯罪活动正在进行以及其他情况紧急的案件,公安机关应当先出警进行紧急处置,处置完毕后在24小时内完成接报案登记。刑事案件立案审查期限原则上不超过3日;涉嫌犯罪线索需要查证的,立案审查期限不超过7日;重大疑难复杂案件,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立案审查期限可以延长至30日。为什么一个多月了案件迟迟不处理,我们到现在也没有收到立案通知书,并且没有给受害者一个延期的理由。
      三,江暇先是抢劫,然后再是殴打受害者,一个多月过去了,派出所没有对其采取任何措施,现在仍逍遥法外。并且加害者从来没看望过我,也没有出过一分钱的医疗费。我只想问,天理何在?法律的威严何在?
      我们每次去派出所,他们都以各种理由推脱,我希望政府能替我做主,让罪犯得到应有的惩罚。并且父亲住院已经有一个多月了,伤没有治好,现在头仍然很疼,右耳还是嗡嗡作响,听不到声音。对方始终没有出一分钱的医疗费,我们已经无力承担高昂的医疗费。如果不缴费,医院将会给父亲停药,父亲的伤也许错过最佳的治疗期,也许会让父亲留下终身残疾。后面派出所人还告诉父亲说,江暇现在已经离婚,财产都分给了他妻子。但是他们离婚是在这起案件发生以后离婚的。很明显是为了逃脱责任采取的假离婚。如果人人都象他这样没事把别人打伤,打伤后离婚就不用承担责任的话,这个世界不就乱套了吗?我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望政府给我解决下我当前的问题。希望恶人得到应有的惩罚,别让好人寒心。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plsjtlp

      文章来源: 法治论坛
      时间:2016-01-06 20:57:00
      阅读次数:32
      回复次数:3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