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告朝阳区司法机构由黑社会控制 司法腐败进行有组织犯罪(转载)

    作者:无关人士甲 提交日期:2016-04-24 16:47:00

      控告人林侃,男,1961年7月7日出生,身份证号码320919196107070211,出生地江苏省东台市,汉族,大学文化,原系中智国际工程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户籍地为江苏省东台市东台镇健康西巷4号407室,长期居住地为北京市朝阳区农光里小区109号楼7-903室。
      控告人因长期无法依法讨回850万元的欠薪,老赖李庆明不但赖账不给钱,反而造谣反诬控告人欠款43万元,并通过原海军日报副总编、现任(北京)振兴盐城咨询委员会秘书长季阳林(13910580187,现仍居住海军大院内)等,从江苏省盐城市找来黑社会成员,经常挑衅寻衅滋事,对我进行跟踪和死亡威胁,严重危及我人身安全。而我数十次求助,北京市安贞里派出所都以经济纠纷为由,朝阳法院以是治安案为由,长期拒绝受理控告人的报案和诉讼请求。
      控告人2013年6月4日突然被安贞里派出所非法绑架和羁押,当日未经过任何合法手续就被直接非法刑事拘留,整个过程中办案民警多次向我解释,是李庆明告了我,领导交办了这个“铁案”,他们也没有办法,如有不服,以后直接去找朝阳公安分局处理,与他们办案人员无关。
      被关入朝阳看守所3天后我才得知:原来被抓只因为我在寻求司法保护无果的情况下,曾被迫在中智公司办公室门上只写了“讨薪讨债”四个字,就成了“故意毁坏他人财物”的“犯罪”证据。同时我爱人也一直不知我身犯何罪,而安贞里派出所与李庆明等一直对我爱人进行恐吓和威胁,强迫我爱人撤回了已立案的劳动仲裁申请。2013年6月8日17:56:11我爱人生命中接的最后一个电话,在手机上不显示电话号码,整个通话时间长达11分25秒,2013年6月9日凌晨就在家就因不明原因的火灾中去世,朝阳公安到场后对我爱人的遗物等实施了抢劫。2013年6月14日朝阳公安在审讯室内提出给我100万元了结本案(查审讯录像),被我拒绝; 直到2013年6月16日朝阳公安以要求我家人必须同意立即火化我爱人的遗体为先决条件,才确认本案“情节轻微”,对我进行了取保侯审。
      由于我依法实名举报坚决要求立案侦办本案中的一切违法犯罪,不接收朝阳公安用朝阳区20万元维稳经费进行私了的解决办法,朝阳公安分局一边在2014年6月年向北京市公安局纪委等打报告,谎称我的案子已妥善处理好;另一边多名副局长及有关单位负责人以“维稳”为借口,十多次分别找朝阳检察院和法院疏通,并通过朝阳区政法委进行施压,坚决要求抓人。
      朝阳区法院分别于2015年1月28日和2015年4月14日以涉嫌犯故意毁坏财物罪两次开庭,庭审中,控告人用本案卷宗为证据,要求公诉人提供公安在刑拘过程中的执法录像而公安拒绝不给,证明整个刑拘手续全部都是后来造假时补的,所有“犯罪证据”全都是李庆明等人虚构的,安贞里派出所提供的“证据”全是在我爱人被害死且检察院退档后,为逃脱罪责才伪造补充的。由于证据严重虚假,使得法院无法进行有罪判决,迫使朝阳法院打报告书面向朝阳区政法委请示处理办法。
      朝阳法院分管副院长为取得我自认有罪的口供,配合朝阳公安继续把冤假错案弄假成真,绕开朝阳法院刑二庭,直接指示本案审判员王杨(010-85998560),在所有证据都是假的、没有发现任何新的犯罪线索、没有任何违法活动、没有任何危害社会行为、没有出逃等情况下,寻私枉法于2015年7月1日以“法院有权”为名,直接非法逮捕已经认定只是“情节轻微”的控告人,2015年7月31日(2014)朝刑初字第3538号,用虚构损失价值13217.6元,非法作出“林侃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拘役三个月,缓刑三个月”的刑事判决。
      控告人依法向请求北京市第三人民法院审判长杨立军提出如下请求:从北京市110指挥中心调取与本案有关的报警记录、要求价格鉴定师出庭作证、要求调取中智公司所谓换门的录像等关键证据、并向法庭提供了玻璃门上写字可以修复的样品、提供了北京市政府公布的2013年钢化玻璃价格,再次用强有力的证据证明所谓换门和损失完全都是虚构的等,证明本人无罪。
      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三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于下列案件,应当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一)被告人、自诉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对第一审认定的事实、证据提出异议,可能影响定罪量刑的上诉案件”。而本案中,控告人和辩护律师对一审认定的事实、证据提出明确异议,且对定罪量刑有重大影响。但审判长杨立军(010-84773166)仍不顾一切剥夺公民应有的弄清真相和为自己辩护权的权利,坚持不开庭就直接判决,并用流氓口气对我说:“我就这样判了,你不服就去告我”,“你不接受判决,我就不给你判决书”,使得我至今都没拿到二判判决书。
      朝阳公安仅凭李庆明伪造的虚假证据为唯一依据,在没有任何换门录像等确凿证据,能够证明门是被故意损坏、门被写字后就必须换门或真的每次写字后都换过新门、所谓的损失是否真实的情况下,不依法侦查和取证,与奸商勾结、伪造证据、非法绑架、非法拘禁、害死我爱人后又实施抢劫、并至今不让对公安等犯罪的实名举报立案侦查,并由专人安排,有组织地与朝阳区政法委、检察院、法院和北京市三中院等相互勾结,组成黑社会团伙,在本案中只要借口、不要证据,采用非法手断对我进行拘留、逮捕和判决。本案的实质是黑社会有组织犯罪,他们利用已盗取的公权力,预先直接定为“铁案”,再共同制造伪证进行栽赃陷害,长期非法反复纠缠守法公民,对我进行司法迫害,最终真的做成了他们预先设定的虚假“铁案”,使得宪法付与公民的合法权利形同虚设。
      本案的起因是李庆明为诈骗控告人的巨款,利用在北京的“盐城帮”勾结朝阳政法部门,先由公安分局副局长李阳等交办内定为“铁案”,再共同设立陷阱寻找借口,仅以李庆明的诬陷材料为本案的全部事实依据,在黑社会组织专门安排和干预下,不核实不按法律程序进行侦办,不顾任何法律和事实,故意把毁坏财物罪的冤假错案强加于控告人,直接对控告人实施绑架、非法拘禁和枉法判决,坚持把虚构的假案办成原先早就定好调的“铁案”。
      尽管控告人已经连续不断依法向各有关部门进行过500多次的实名举报,控告我的财物被故意损坏和抢劫、我爱人被害、朝阳司法系统与黑社会勾结,恶意故意制造假案害人等严重犯罪却至今没有任何单位受理、过问和答复。
      根据警方提供的卷宗,可确定本案全部“证据”都是以不能说明任何问题的我在办公室门上写字录像为唯一基础,进行的反复造假虚构成的,具体如下:
      一、 中智公司办公室根本没有被“换过”门,所谓的毁坏财物根本不成立。
      二、不应该换门
      三、从本案定案的唯一依据——换门人张凯提供的所有“证据”看,所谓的毁坏财物和造成损失都是虚构的,真实性根本不成立。
      四、公安直接参与了本案全部证据的造假
      1、公安确认的“犯罪事实”,只凭李庆明以张凯和凯美德公司提供的虚假证据作为唯一依据。
      2、检察院多次退回补充侦查后,朝阳公安才补充了所谓的“110接警记录”,所有出警时间全部被篡改伪造过,出警事由和现场情况等也多次被篡改和伪造。
      3、由民警提供所有亲自拍摄的现场和损失的两套照片,所有照片全部都是伪造的,其中一套照片是补充侦查时后加上的。
      4、公安不能提供任何一次监控录像和现场执法录像来证明:
      (1)李庆明的换门和粉刷等损失有任何一次是真的。
      (2)证明2013年4月26日当天的换门和在办公室内写字是真的。
      (3)任何一次110接警后到现场是事实。
      (4)任何一次民警到现场拍照是真实发生的。
      (5)价格认证中心曾经按照鉴定规程到过现场进行了实物(实地)勘验。
      (6)证明第三方曾经按规定到过现场,对所有举报财物的损坏程度进行确认和修理方法进行认定。
      (7)2013年6月4日对我的刑拘过程,2015年7月1日对我的逮捕,其程序不非法。
      5、本案所谓的犯罪证据和价格签定结论,除监控录像外公安自始自终没有向控告人出示过任何一个“证据”,没有让控告人对“犯罪”证据进行过任何辨认和签字确认。控告人只是直到2014年12月,由律师从朝阳法院调阅卷宗后,才第一次见到了本案所谓的“犯罪证据”和价格“签定”结论。
      6、整个刑拘过程中公安没有出具过任何合法手续,在安贞里派出所对我没有进行过任何讯问,卷宗中的“讯问笔录”是伪造的,所有“诉讼权利义务告知书”、“拘传证”、“拘留证”、“问讯笔录”、“鉴定意见通知书”、“送达回执”等所有的法律文书,凡上面记录有“以上内容已向该人宣读过”等类似的记录全部都是伪造的。整个刑拘过程中,公安没有向控告人宣读过任何材料,直到被关入看守所,从2013年6月4日晚上预审和2013年6月6日等问询笔录看,控告人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犯了何罪。
      7、没有任何人依法向控告人宣布过,已被刑事拘留了。
      8、从来没有任何人依法告知过控告人,要被拘拘留多长时间。
      9、从控告人被非法绑架到安贞里派出所后,虽然我爱人连续几天多次与公安见面,但直至今日也没有任何人依法在规定时间内书面通知我爱人,也没有人口头告知我爱人我被刑拘及理由,只有民警多次吓唬我爱人说我的案子是“铁案”,至少要被判三年徒刑,只有与李庆明达成和解协议,才有可能被少判刑。
      10、“延长拘留期限通知书”京公朝延拘字【2013】004059号和130046号,都是非法伪造的:
      (1)从没有依法向控告人宣布过,控告人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是在律师调阅了法院卷宗后,才首次得知。
      (2)卷宗证明:记有时间的当天并没有进行任何提审,预审不可能接触到控告人,更不可能做任何讯问笔录,也没有任何问讯笔录中记录过向控告人宣布了延长拘留时间,通知书上凡“以上内容向林侃宣读”,全是预审员自己伪造的。
      (3)在案情非常简单、事实非常清楚、公安自己也确认“情节轻微”的情况下,以使公司全部财物损失15477.56元完全的一样理由,两次办理“延长拘留期限通知书”,特别是第二次延期拘留就是非法的,是超期羁押。
      (4)从被抓和第一次预审开始,所有场合都一直确定是五次“毁坏财物”,但两份“延长拘留期限通知书”都没有提及2013年5月19日所谓的毁坏财物行为,同样证明五次毁坏财物不是事实。
      11、2013年6月10日、2013年6月11日等讯问笔录上的“以上内容向林侃宣读”,全是预审员自己伪造的。
      12、控告人在2013年6月4日到2013年6月16日被拘禁期间,朝阳公安没有将本案在法律规定的7天时间内移送给朝阳区检察院,朝阳区检察院也没有依法通知控告人。
      13、本案如果真是“铁案”,只要满足公检法提出的与李庆明达成“和解”,就完全可以不被起诉;而在被证明是百分之百的假案后,控告人反而被逮捕和判刑。
      (1)2014年6月9日预审电话告诉控告人:“因为没有接受他们的解决方案,所以要把我的案子转交给检察院处理”。而公安所谓的解决方案是:a、2013年6月14日在预审室里,一个坐在预审员后面左边墙角的便衣提出,要给我100万元解决所有问题,至今朝阳公安拒绝答复我这个便衣是谁;b、2014年5-6月朝阳分局信访办主任赵伟文13901282186和我住地辖区劲松派出所所长王建军13601306565曾多次找过我和中安集团,要求给我20万元,最多可给30万元私了。以上方案都因我坚持要依法立案查处,而未能得逞。
      (2)2014年10月,检察院本案公诉人李晓辉多次打电话要我与李庆明和解。
      (3)2015年1月法院在第一次开庭前几天,本案主审法官王杨也提出来要我与李庆明协商和解。
      14、本案中,公检法只办假案不办真案,只保护罪犯不保护守法公民,自愿充当犯罪团伙的家丁和打手。
      (1)李庆明派流氓跟踪我、发短信对我进行死亡威胁、打伤我等等,安贞里派出所都以是经济纠纷为由、朝阳法院以是治安案件为由,不立案不处理,长期互相踢皮球,而我仅在门上写了“讨薪讨债”四个字,虽每次110出警清楚记录是经济纠纷,只应由法院立案受理的民事纠纷,却能被公安立即恶意立案。
      (2)恶意欠薪800多万元,长期不被法院受理立案,2014年5月劳动纠纷案终于被朝阳法院受理,但直至今天,受理了近两年时间都还没有正式开庭审理过,并已成功掩护李庆明变卖公司全部财产,逃避还款责任;而只写在只租了100多平方米用来办公、员工不超过30人的微小公司的内部室内墙上,且没有任何逻辑关系的“李庆明缩头乌龟”七个字,不仅被立即立案,而且被判要在全国登报道歉和精神补偿。
      (3)我仅在门上写了“讨薪讨债”四个字,造成的损失极小,无任何真正换门造成财产损失的证据,不经核实就能被立案;公安抢夺抢劫财物,造成我巨额财产损失和我爱人非正常死亡及巨额财产被故意毁坏等案的证据确凿,却长期不能被立案侦破。
      (4)卷宗中所有证据都已被铁的事实证明是假的、没有任何故意损毁一次财物的确凿证据,在公安局认定“案情轻微”,没有发现任何新的证据,控告人没有任何逃跑,没有任何造成社会危险和发生暴力犯罪征兆的情况下,控告人仍被非法逮捕判刑,所有造假并留下确凿证据的犯罪嫌疑人却不让被立案追究责任。
      (5)执法程序非法则整个案件就非法,证据非法仍在使用,用非法手段不可能等到正义的结果。
      15、《呈请辨认报告书》造假。2013年5月20日李庆林辨认的是2013年3月31日发生的事情,而其他材料都认定发生在2013年3月30日。而2013年6月4日安贞里派出所民警程垚、张鹏才提交了《呈请辨认报告书》,辨认的实际时间竟然会在批准前的 2013年5月20日。这份《呈请辨认报告书》上签署同意的领导是“杜学某”,而“审核意见”一栏签署“拟同意”的竟然是办案民警“程垚”。
      16、公安局的主要责任先是预防犯罪,然后才是打击犯罪。本案中安贞里派出所有无数的提前向我提出预警的机会,完全可以在我第一次或第二次写字时就进行教育帮助,阻止任何犯罪的发生。但是,安贞里派出所非但不阻止犯罪,而是与李庆明勾结一起设圈套,故意激化矛盾逼我继续写字来发泄不满,制造把柄和借口好实施抓捕。
      17、所有执法过程中是否违法犯罪,只要查清审讯录像和执法记录仪上的录音录像即可。公安除只提供了到我办公室骗我协助调查很短的录像外,而我从2013年6月开始就国连续实名要求查清公安的绑架和非法拘禁,至今不敢拿出当时的执法全过程的录音录像,只能说明是当时的执法是非法无效的。
      18、2013年6月4日朝阳公安不仅不告诉控告人的权利和义务,反而在控告人多次提出安贞里派出所原副所长马志刚收李庆明的行贿10万元,安贞里派出所许多民警经常与李庆明一起赌博、吃喝玩乐,涉嫌相互勾结,要求安贞里派出所在本案上回避后,都被违法拒绝。
      19、“故意损坏财物”只是犯罪团伙实施有组织犯罪的借口,本案的没有财物遭受大的损失,没有任何换过一次门的录像等确凿证据、没有任何必须换门的依据。全部案件都是李庆明怎么胡说,公警法就怎么胡来,不分青红皂白充当黑势力的打手,发现案件不能成立就继续编制伪证圆谎,法庭上证明卷宗中的一切证据全部都是假的,就气急败坏直接下令逮捕,枉法裁判,不惜动用一切公权力把冤假错案继续办成非法“铁案”。
      五、朝阳区法院知法犯法
      1、2015年1月25日朝阳区法院主审法官王杨提出能否通过调解处理本案?我表示同意,诬陷人李庆明表示不同意。
      2、2015年1月28日上午朝阳区法院用了整个一上午的时间首次开庭审理,到了中午,当公诉人出示朝阳区价格认证中心的《价格鉴定报告》被大量事实质疑,证明所有“鉴定结论”完全是抄写李庆明虚构的“损失”时,法庭调查无法进行下去,不得不宣布休庭。
      3、2015年4月14日第二次开庭,从早晨开始,一直到晚上才结束,整个法庭调查中显示:检方所出示的全部证据,除控告人在门上写字和描字的录像是真的外,其它证据全部都是虚构和仿造的。
      4、一个在门上写字讨薪的简单“损坏”财物案,本应只需要1、2个小时的审理就能结案,而本案却花了整整一天半的时间,得出的结果只能证明本案全部证据严重造假,使得朝阳区法院无法有罪判决。朝阳法院只得打报告给朝阳政法委请示处理办法。
      5、朝阳公安得知法院无法判决后,先后多人近十次与法院勾通,通过朝阳政法委对法院施加压力,坚决要求作出有罪判决。
      6、朝阳法院分管副院长不顾反对,绕开刑二庭,直接指示主审法官王杨,于2015年7月1日利用把控告人骗到法院“谈话”的机会, 在所有证据都是假的、没有发现任何新的犯罪线索、没有任何违法活动、没有任何危害社会行为、没有出逃等情况下,寻私枉法于2015年7月1日以“法院有权”为名,直接非法逮捕已经认定只是“情节轻微”的控告人,然后通过控告人的代理律师传话,要求控告人自认有罪进行配合,否则法院因无法进行判决,会长期关押控告人直至认罪为止。同时法院从南京找来控告人的弟弟和儿子,专门安排见面机会,欺骗他们说只要我能配合法院自认有罪,朝阳法院就可以在我的劳动纠纷案上对我进行照顾,让他们直接做控告人的工作,要求控告人不顾本案虚假确凿,自认有罪,好让法院作出有罪判决。
      7、在非法关押控告人一个月后的2015年7月31日,在朝阳法院分管副院长的直接指使下,没有通过刑二庭,(2014)朝刑初字第3538号直接虚构“损失”价值13217.6元,非法作出:“林侃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拘役三个月,缓刑三个月”的刑事判决。
      8、朝阳法院于2014年5月25日受理控告人控告李庆明欠850万元的劳资纠纷案,至今已经快两年了,还没有进行过正式开庭审理。在朝阳法院的掩护下,李庆明已成功地变卖和转移了中智国际工程技术(北京)有限公司的全部资产,变成了一个没有任何财产的真正皮包公司,将来即使判决结果出来,也无法执行。
      六、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在本案是假案的铁证面前,继续徇私枉法。
      1、控告人向北京市三中院提供了由北京市建设工程造价管理处、《北京工程造价信息》编委会出版的2013年第三期和第四期《北京工程造价信息》,都明确“12mm的水平钢化玻璃”的已包括了运费市场信息价也只有120元/平方米,而市场成交价远低于该市场信息价。但李庆明和朝阳区价格中心伪造的虚假价格,不但180元/平方米,而且另加了30%的折损率和200元的运费等,折算到每平方米的价格高达540元。控告人申请法院传唤朝阳区价格认证中心到庭解释其价格认定依据。
      2、控告人向三中院提供了喷砂修理的样品,证明钢化玻璃完全能够用很少的资金就可以修复。
      3、控告人申请朝阳公安到庭解释为什么110报警记录及照片与本案认定“事实”完全不符。
      4、控告人申请北京市三中院直接向北京市110指挥中心调取与本案有关的110报警记录。
      5、控告人要求朝阳公安提供2013年6月4日的所有执法录像,来证明公安有没有依法执法。
      6、控告人要求传唤张凯到庭解释他所“签”的合同、发票、说明及“维修”等的真实性。
      7、控告人申请对钢化玻璃上的字进行笔迹鉴定。
      8、北京市三中院不敢开庭弄清事实,审判长杨立军用欺骗手段宣称“等我先判了以后你们再说”,坚持不开庭就直接判决,判决后反脸不认帐,拒不解释为什么不开庭弄清事实,并用流氓口气对我说:“我就这样判了,你不服就去告我”,“你不接受判决,我就不给你判决书”,然后就猖狂逃窜,使得我至今都没拿到二判判决书。
      综上所述,本案的起因是李庆明为诈骗控告人的巨款,勾结朝阳公安先由副局长李阳等交办定为“铁案”,再共同设立陷阱寻找借口,不顾没有任何财产被毁坏和造成共计不超过1000元损失的事实,仅以李庆明的虚构的诬陷材料为本案的全部依据,对控告人实施绑架和非法拘禁;本案中对控告人进行的非法逮捕和枉法判决,也是由朝阳区法院分管副院长枉顾事实亲自交办、继续非法做成的“铁案”的结果。
      控告人一直质疑本案的真实性和合法性,除举报材料外拒绝在公安的所有询问笔录上签字。把故意毁坏财物罪强加于控告人,是朝阳公检法及价格认证中心和北京市三中院等共同执法犯罪,自愿充当黑社会家丁和打手的有组织犯罪。
      控告人长达两年多的连续实名举报,至今没有任何单位给过任何处理结果的回复,爱人被害、遗物被抢、两次被非法拘禁、巨额财产被故意损毁、李庆明的十项犯罪、公安的无数犯罪等等,尽管证据确凿,但至今都没有一项被立案侦查,我国的法律对所有人和所有事是不是执行的是同一个标准?
      如果各级政府和司法机关只办假案,继续不受理我爱人被害、我的巨额财产被抢、故意毁坏我的财产、我的劳动纠纷案已到朝阳法院近2年至今还没有正式开庭审理过一次、掩护李庆明把全部财产转移已变成了一个没有办公地点的皮包公司等真案和大案要案,如仍无任何部门受理和查清本案并给我一个公正合理的答复,仍有持无恐用你们手中有权力一手遮天,不顾法律、道德、良心、证据等继续让我国的司法制度用来为保护少数犯罪集团谋私利,有组织有领导有计划地迫害守法公民,对冤假错案不理不采而拿你们没有任何办法并坚持迫害到底,就证明中国的司法制度本身就黑暗,从严治党和以法治国只是用来愚弄百姓的鬼话,那本人只好把命交给你们,随便你们怎么弄都行。如果你们一定要打着虚假的法律旗号逼出惊天动地的事件来,无论现在你们手上的权力多大,你们一定都要记住: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多行不义必自毙。如果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不管,依法无法解决问题,那我最终一定会用生命来寻求到结果,最后一定会让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中国的司法黑暗,让所有涉案者都来为本冤假错案承担责任,一定会让他们来为我陪葬。
      本案是绑架、是非法拘禁、是枉法仲裁。控告人不服法院判决,请求中纪委查清事实真相,依据法律公平公正还控告人无罪之身,还法律尊严和正义,还控告人公道和清白。

      谨呈
      中纪委
      上诉人:林 侃
      联系电话:13718083689
      2016年3月1日

      附:
      1、本案全套卷宗 2、北京工程造价信息

    热门评论:

    昵称:依法不了维权提交时间:2017-11-22 06:10:13

      北京市朝阳区公检法与黑社会勾结,2013年5月19日才首次让流氓李庆明用伪造的“维修合同”和虚开的假“维修发票”向公安报案,不经任何侦查就迫不及待地在2013年5月20日就勾结朝阳区价格认证中心直接抄写李庆明的虚假损失,当日非法做成虚假“鉴定报告”,朝阳公安当天还让李庆明的同伙看录像指认,虚构损失。故意回避了价格鉴定规定半个月可提出异议的时间,于2013年6月4日不经任何法律程序,直接非法绑架和非法拘禁,所有刑拘手续全部都是后来伪造补上的。

    昵称:大C小咪提交时间:2017-11-22 05:29:53

      朝阳公安一边坚持把虚构的假案弄假成真,而北京市公安却一直拒绝受理侦查朝阳公安分局自己的犯罪:1、拒绝调查2013年6月4日是不是非法绑架和非法拘禁;2、林侃爱人被害前接的最后一个电话是2013年6月8日晚上打的,来电不显示电话号码,朝阳公安拒绝调查这个电话与林侃爱人被害有无关系;3、强迫立即火化林侃的爱人,不让立案查清死亡原因和凶手;4、朝阳公安局抢走遗体时对遗物进行了抢劫,至今不让立案侦查;5、拒绝查处本案中的真正的犯罪分子。

    昵称:依法不了维权提交时间:2017-11-22 02:59:13

      1、北京市公安为什么胆敢无视法律,贪脏枉法,明目张胆栽脏陷害,非法绑架非法拘禁,为掩盖罪行而连续伪造证据,自己烧杀抢后还能封锁信息,拒绝立案侦查?
      2、公检法的相互监督为什么形同虚设,检察院、法院、政法委明知案件证据不实,却甘当犯罪分子的帮凶、继续配合公安局弄假成真,把假案做成预定的“铁案”?为什么公安机关能长期一手遮天,公安犯罪没有任何部门能够对其真正监督?不管案件真假,既然公安怎么说检察院法院就怎么办,那么就干脆把检察院和法院撤了,任由公安胡作非为好了。
      3、各级信访、市长信箱、举报信箱的设立是为了真正解决问题,还是用纳税人的钱来拖延时间、阻塞言路、掩护犯罪、欺骗全国人民?为什么长达三年600多次的连续实名举报,至今没有得到任何一次有处理结果的答复?这些不干事和干坏事的部门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4、依法治国、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司法的公平正义、司法人员的良知良心为什么都成了空话或笑话?

    昵称:套的NVHR提交时间:2017-11-22 02:42:16

      感谢全国网友支持

    控告朝阳区司法机构由黑社会控制 司法腐败进行有组织犯罪(转载)

      文章信息
      作者:

      无关人士甲

      文章来源: 法治论坛
      时间:2016-04-24 16:47:00
      阅读次数:6
      回复次数:0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