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宁波法院违法判案保护村委会违法拆迁(转载)

    作者:wqyt申冤321 提交日期:2016-10-04 23:59:00

      起诉状
      原告:孙月翠四姐弟,病退返城知青无退休金
      第一被告:宁波市鄞州区高桥镇古庵村村民委员会 住所地: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高桥镇古庵村, 法人代表:李岐阳,村委会主任,联系电话:0574-88017376。邮编:315175
      第二被告:孙敏等三人
      案由: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合同签订主体侵权)纠纷
      诉讼请求:
      1、请求法院依法判令四被告向四原告返还孙家漕自然村拆迁旧房建新房中孙裕丰一间半楼房(面积为103.61平方米)拆迁补偿款49876元;
      返还《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协议签订权利,103.61平方米楼房标的估值:103.61平方米X 9500元/每平方米=984295元。
      2、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古庵村村民委员会和孙敏、孙维、孙逸向孙月翠四原告支付因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无效,导致孙月翠四原告经济损失5万元。
      3、请求法院判令由村民委员会和孙敏、孙维、孙逸四被告承担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
      孙裕丰于2005年5月11日去世,妻子颜根弟于2001年1月9日去世,孙裕丰与颜根弟生前育有孙月翠四子女。2001年被告古庵村村委会奉政府统一指令进行了宅基地调查;又经宁波市国土资源鄞州分局高桥镇国土资源所查询,给与原告的证据,均表明上述宅基地及地上房屋所有权人为孙裕丰。
      2008年6月30日被告宁波市鄞州区高桥镇古庵村村民委员会与被告孙敏签订《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一份,协议载明拆旧房的面积为103.61平方米,补偿费计49876元。被告孙敏对该宅基地及地上房屋既没有所有权,也没有获得四原告的授权,签订合同后更没有得到四原告的追认。因此,被告签订的《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侵犯了四原告的拆迁合同签订主体权利和法定继承权利。
      2012年10月10日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2012)甬鄞民重字第2号判决书;2013年1月9日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浙甬民终字第602号判决书判决被告宁波市高桥镇古庵村村委会与被告孙敏于2008年6月30日签订的《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无效。
      为确认该协议无效,四原告发生交通费、住宿费、误工费、文书往来邮寄费、复印打印费、律师费、精神损失费合计5万元。
      根据《合同法》、《继承法》、《物权法》有关规定,四被告应对其违法行为承担四原告拥有所有权的旧楼房被拆除,不能恢复原状;四原告至今不能与宁波市高桥镇古庵村村委会签订《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的民事法律责任。
      恳请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支持孙月翠四姐弟诉讼请求。
      附:证据材料十三份、四原告复印件各一份、授权委托书一份。
      此致
      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
      起诉人:孙月翠四姐弟
      2014年9月21日
      未完待续
    浙江、宁波法院违法判案保护村委会违法拆迁(转载)

    热门评论:

    昵称:提交时间:2017-12-02 17:52:37


      
      简单叙述辈分,依辈分判定房产所有权,就违背法律宗旨“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证据,证据,证据是判定事实的依据。薛海蓉法官把假话重复三遍,就当做证据。她应该主动回避,才是遵守法律规则。

    昵称:笑汝111提交时间:2017-12-02 16:55:02

      上述6个证据组成证据链,有国家权力机关、社会专业团体、第一被告、第二被告、九位老村民都证明“孙家漕有孙裕丰宅基地和一间半遗产房103.61平方米与7号证据《拆旧房购新房协议》置换面积103.61平方米精确吻合。
      汤涛法官一个错误的1563号判决书,认定的错误的事实,已经被44号判决书撤销。1955号薛海蓉法官作为证据,违背多项法条,上级法院都不做出纠正。国家人大代表们,强烈请求您们关心阅读全部判决书,给出一个说法,公开到媒体,我们愿意“走遍天下”为了公平正义,听任评说。

    昵称:提交时间:2017-12-02 15:58:31

      违背第(六)“明显违背立法原意的”。
      1955号和569号两案件审理全过程,第一被申诉人(第一被告、被上诉人)和第二被申诉人(第二被告、被上诉人)都没有提供任何证据。
      第二被申诉人一审、二审又都未参加庭审,依法放弃法定权利主张。两级法院违反法律规定为第二被告主张权利,“明显违背立法原意”。
      法院主审法官薛海蓉,只要求原审原告递交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所有权证,不要求原审被告递交该“两证”,原告未取得“两证”,并不能证明被告就有“两证”。该案纠纷“标的”,不是“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所有权证书”而是事实存在的被拆除旧房置换的新房产,“《古庵村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签订权利人”。法院确认原告证据刻舟求剑,偏袒被告。“违背立法原意”。
      上述违法适用法律的情况,569号判决;3159号裁定违背民事诉讼法(2015)司法解释第三百九十条,没有依法纠正1955号判决;或者569号判决、3159号裁定都违背。

    昵称:笑汝111提交时间:2017-12-02 14:07:09

      一、 本案是“拆迁合同(侵权)纠纷”争议
      申诉人因与被申诉人“房屋拆迁合同侵权返还财产”纠纷一案,不服一审(2014)甬鄞民初字第1955号判决(以下简称1955号);二审(2015)浙甬民二中终字第569号判决(以下简称569号);(2016)浙高民申字第3159号裁定(以下简称3159号),依照民事诉讼法第200条、208条依法向浙江高级人民检察院申请抗诉。
      宁波检察院给申诉人来函,受理了1955号、569号判决的监督审查。宁波检察院违背监督监察职责,以另案(2012)甬鄞民重字第2号判决书(以下简称重2号)、浙甬民二终字第602号判决(以下简称602号)判决联系本案,做出“被拆迁房屋权属争议”认定,超出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检察院监督审查职责范围;做出《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书》没有道理。


      文章信息
      作者:

      wqyt申冤321

      文章来源: 法治论坛
      时间:2016-10-04 23:59:00
      阅读次数:84
      回复次数:2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