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肇庆市封开县民警犯罪3年无人查实。

    作者:钱焕萍 提交日期:2017-02-19 19:10:00

      民警聂志勇、曾华违法、违纪和犯罪事实
      事情的经过:
      2013年8月12日我在肇庆市封开县渔涝派出所报被黄思念盗伐林木和诈骗38000元。2014年3月6日“渔涝派出所”将“黄思念盗伐林木案”移交“渔涝森林派出所”受理。2014年6月10日黄思念因诈骗罪被法院判刑一年二个月,黄思念盗伐林木因封开县公安局不立案,不被法院追刑起诉。
      为查明黄思念盗伐林木案渔涝森林派出所不立案的原由,2014年6月13日我向渔涝派出所李所长(13822697118)、渔涝森林派出所(电话:0758-6383989)、检察院尹军咨询黄思念盗伐林木不立案原因?他们口头均告知:“因林地所种植的林木被挖过,现场只留下树坑,无法估算林木的价值,所以不立案。听到如此荒唐、谎称“有坑”不立案明显做假的理由,我感到经办该案的民警“做假”好手段,受理该案后,不找当事人、犯罪嫌疑人做材料,不用当事人带民警去勘查林场,就谎称“有坑”不立案,直接帮助案犯黄思念逃避盗伐林木罪,不被法院追刑起诉。
      为拆穿民警的谎言,2014年6月13日我去到被盗伐林木的场地实地拍7张照片,交由检院尹军,告知“林场没坑”、民警说谎的情况、不立案有错的事实。
      我对法院判决不服,2016年6月13日向封开县检察院提交抗诉的申请:诈骗量刑轻和请求追究黄思念盗伐林木罪。
      2014年6月13日向封开县公安局书面投诉2方面问题:①、“林地所种植的林木被挖过,现场只留下个树坑,无法估算林木的价值,”不立案的理由是错误。②、不立案未告知,程序违法。并提交实拍盗伐林木现场照片7张,要求查处民警口述所谓林场“有坑”不立案说谎的行为和重新立案。
      2014年6月18日(6月13日的投诉)收到封开县检察院“拒绝帮我抗诉”答复。
      2014年6月27日检院尹军约本人、民警、和村民到被盗伐林木的现场实地查看,现场没发现“树坑”证实民警说谎话、不如实立案的情况。
      2014年7月24日(6月13日的投诉)收到封开县公安局答复:①、“根据林业局的《鉴定意见》:“由于该山场已于2011年种植桉树,山场过火面积和林林蓄积没法核实”,所以不立案”。②、没发现民警违法行为。收到答复,我又发现渔涝派出所李所长、渔涝森林派出所、检院尹军所讲述不立案理由同封开县公安局答复不立案的理由不一致,出现两种不立案的理由?我大吃一惊,究竟谁在欺骗我?
      为弄清不立案的真相,2014年7月29日我去到渔涝派出所、森林派出所终将《鉴定意见》和《不予立案通知书》骗到手。发现2014年3月14日封开县林业局出具的《鉴定意见》存在弄虚作假的情况,随便都能找出如下多处错误:
      1、勘查人员的姓名是打印,打印的名单不具备法律效力,没本人签名,无法证明上述人员参与勘查林场。
      2、2014年6月13日我曾联系黎志泳(13822694909),其称没同民警、鉴定人员上山勘查盗伐林木的现场。
      3、勘查林场本人不在场。
      4、民警聂志勇、曾华不找本人、黄思念做材料了解情况,没本人、黄思念带路、指认盗伐林木的现场,请问:民警聂志勇、曾华带鉴定人员去何处勘查林场?
      5、2014年6月13日我在盗伐林木的现场拍照7张图片,清晰反映现场的真实环境和情况:桉木被砍伐后,萌芽更新,长出的桉木,并不是《鉴定意见》所讲的:“2011年种植桉树”。
      6、封开县林业局有何证据证明:“桉树是2011年种植?
      为此,2014年7月29日我联系鉴定人员邓炘凡(13822697900)告知《鉴定意见》与我被盗伐林木现场不相符,请求重新勘查林场、重新鉴定。邓炘凡说:“作出的《鉴定意见》,无法更改”,拒绝我的请求。我明确告知邓炘凡:“出具虚假的《鉴定意见》将构成伪证罪,是犯法的,要坐监狱,再请求其重新作出《鉴定意见》,但邓炘凡依然拒绝重新出具《鉴定意见》和勘查林场。
      2014年7月31日我到封开县林业局信访:提交拍照盗伐林木现场的7张图片,说明现场的桉树是被砍伐后,萌芽更新,长出的桉树。桉树被盗伐后一直没重新种植桉树”,林业局所出具的《鉴定意见》与盗伐林木现场不相符,有错误,涉嫌包庇和帮助案犯黄思念盗伐林木不立案,请求重新作出《鉴定意见》、重新勘查林场。但是封开县林业局温主任(0758-6662321、6660668、13822690869)讲:“工程师和警察一起去勘查林场,“造假”是犯罪,我们是不会造假,《鉴定意见》没错,我局不会重新出具《鉴定意见》。邓炘凡、封开县林业局都拒绝重新出具《鉴定意见》和勘查林场。
      2014年8月6日我再次到封开县公安局信访:递交《举报材料》和在互联网摘录《取证的几个方面》的材料,请求重新立案和查处民警聂志勇、曾华和鉴定人员邓炘凡在勘查林场中共同弄虚做假、包庇、帮助案犯黄思念逃避盗伐林木罪等问题,请求聘请另一家鉴定机构重新勘查林场和鉴定,但封开县公安局再次拒绝立案,说民警没做假、没违法行为。
      我又到封开县检察院信访,请求检察院对封开县公安局进行纠违 、立案侦查黄思念盗伐林木、聘请鉴定机构对林场重新鉴定。检察院却口头答复:“已向封开县公安局纠违,公安局不纠违,我都没办法。检察院不会对黄思念盗伐林木案立案处理,要检察院聘请鉴定机构对林场作鉴定,连这种工作都要帮你去做,那检察院其它的工作都不要做了。县检察院又一次拒绝本人的信访请求。
      我又向肇庆市公安局投诉,市信访民警(警号:234954)讲:“我这里只接受材料,不回复,谁不立案,你告谁”。他收下投诉的材料,我只好无奈的离开(之后,我一直没收到肇庆市公安局的回复)。
      2014年8月11日我向肇庆市人民政府举报、投诉,肇庆市人民政府出具:“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我又向肇庆市人民检察院投诉,其要求:“先向封开县人民检察院提出再次申请复核,等县检院作出处理后,才会受理举报”。
      无奈之下,2014年8月15日我对封开县公安局提起:“行政诉讼”。封开县公安局局长陈卓恩应诉:“封开县公安局不是主体,要告就告封开县森林公安分局,没发现民警违法、违纪犯罪行为”。通过行政诉讼官司,我取得民警聂志勇、曾华多处违法、违纪和封开县公安局局长陈卓恩不作为的证据。情况如下:
      2014年3月6日渔涝森林派出所受理该案后:
      1、民警聂志勇、曾华第一次不调查、不侦查取证、不做当事人、案犯黄思念的材料(现有的笔录材料都是渔涝派出所民警做的)、不勘查林场,就口头谎称:“林地所种植的林木被挖过,现场只留下个树坑,无法估算林木的价值,无法立案。”欺骗本人、尹军、渔涝派出所李所长。
      经多次投诉后:
      2、渔涝森林派出所民警聂志勇、曾华继续不找本人做材料取证。
      3、继续不向案犯黄思念做材料取证。
      4、继续不向村民做证人材料取证。
      5、继续不向德庆县木厂取证。(证据不收集、不取证是否不作为?)
      6、继续叫没技术人员勘查现场、没勘查笔录、没犯罪现场图,没对犯罪现场取证。(不收集犯罪现场证据,民警为何要隐匿现场证据?)
      7、继续不向林业局调取黄思念无证伐木的证明。
      8、继续不立案不告知。(决定不予立案的,公安机关应当在三日以内告知,损害当事人的权利、无法申请复议)
      9、《鉴定意见》不告知。(程序违法)
      10、民警聂志勇、曾华再次不如实立案,伙同鉴定人员一起弄虚作假,出具虚假的《鉴定意见》谎称本人山场的“桉树是2011年种植,无法估价,不立案。
      11、民警、林业局均没法出示现场勘查图、笔录、图片。
      12、林业局的《鉴定意见》并不是立案的条件和唯一标准。刑事立案条件:“有犯罪事实”和“需要追究刑事责任”。以下条件之一均可立案: ①、本人已到公安机关报案,罪犯黄思念也交代盗伐林木犯罪事实,有录音证据,有人证、物证、犯罪现场、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需要追究刑事责任,已达到立案的条件。民警聂志勇、曾华为何不立案?②、无法估算、鉴定被盗伐林木的价值,可依据林场投入约17万元的数额,以成本价计算,初步认定涉案的案值、价值,案值约17万元,聂志勇、曾华为何不立案?③、《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森林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凡采伐林木,包括采伐“火烧枯死木”等因自然灾害毁损的林木,未申请林木采伐许可证而擅自采伐的,定性为“盗伐林木”。只要林业站出具“黄思念无证伐木”的证明,即可立案,聂志勇、曾华为何不去调取该证明?为何不立案?④、用科学方法不能估算林场价值、株数。为何不人工数株数立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森林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规定:盗伐林木“数量特别巨大”,以一百至二百立方米或者幼树五千至一万株为起点。一株一株的数树木,10岁小孩都会数数,聂志勇为何不用人工数株数方法,逐棵数被砍伐林木后留下的树桩,达到立案的条件?聂志勇、曾华为何不立案?
      13、根据《刑诉法》第48条规定证据的8种。(一)物证;(二)书证(三)证人证言;(四)被害人陈述;(五)犯罪嫌疑人供述和辩解;(七)勘验、辨认等笔录;聂志勇、曾华不依法收集上述6种证据,是什么行为?
      山多林多、各林场主混合在一起,如何区分清楚林场界限、面积、林场归属、林场负责人(当事人)?这些都要找相关人员了解才清楚,聂志勇、曾华不找当事人、案犯黄思念、证人做材料了解情况,是如何知道、确认盗伐林木现场具体位置(难道民警是神仙,能推算出盗伐林木的现场?)?民警带鉴定人员去何处勘查现场? 勘查谁的林场?民警勘查林场时,本人不在现场。没本人、没案犯黄思念带民警指认盗伐林木现场,足以证实聂志勇、曾华弄虚作假或根本没勘查林木现场。
      上述13条存在违法、违纪、不作为、为警不为、不取证,只要有一条错,都是错,何况这么多条。历经行政诉讼,本人一一指出民警多处错误、做假行为,封开县公安局局长陈卓恩明知民警有问题的情况下,依然拒不重新勘查盗伐林木现场、拒不聘请鉴定机构重新鉴定、拒不查处民警、鉴定人员违法、违纪、做假行为,坚持包庇、帮助黄思念逃避盗伐林木犯罪行为,拒不立案,使黄思念盗伐林木案在一段的期限内无法得到处理。
      为使罪犯黄思念盗伐林木得到法律应有制裁,我又到封开县森林公安分局上访,得到 “黄思念盗伐林木无法立案”的答复。我又到封开县纪委、政法委上访,均得到:“没发现民警、鉴定人员违法、违纪、做假行为”的答复。我又去到肇庆市公安局督察室投诉,得到:“无权查处民警违法、违纪”的口头答复。
      “上访有理、投诉无门”,屡败屡诉,从2014年6月份投诉到9月份,离罪犯黄思念2014年11月28日释放日期越来越近,一但案犯释放,收集罪证越困难,3个月时间多次往返佛肇两地调查、取证、上访、投诉、信访,为求一立案已花费8000元,心身疲惫。
      2014年8月19日投诉到肇庆市公安局森林分局,2014年8月26日肇庆市公安局森林分局受理和立案,该局两名局长亲自带民警、本人、村民、镇的林业站工作人员和鉴定人员用人工数株数和科学方法相结合一起勘查盗伐林木现场(2015年1月29日出具《鉴定意见》:被采伐桉树5456株,面积49.6亩)。
      2014年9月10日我分别对封开县林业局、封开县森林公安分局提起行政诉讼,法院拒绝受理封开县森林公安分局的行政诉讼,再上诉到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均被驳回,不受理。
      2014年11月7日我到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投诉有关问题,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拒绝接受材料和投诉。
      2015年3月13日我又到封开县公安局投诉,信访主任讲:“公安局只是负责盖章,其它的事不管、不理,黄思念盗伐林木案一日没判,你都不能说民警犯罪。”封开县公安局教导讲:“立案工作中发现,不用告知,民警没错。”
      直至2015年4月30日法院判黄思念盗伐林木罪成立,有期徒刑4年。2015年7月30日法院终审维持原判,其中关健一点认定:“未经林业主管部门批准,檀自砍伐他人林木,其行为已构成盗伐林木罪”。
      至此,我终于拿到:①、民警聂志勇、曾华、鉴定人员邓炘凡、刘海生犯罪证据。②、封开县公安局局长、兼副县长陈卓恩、封开县林业局、封开县检察院3个部门为警不为、为官不为、不作为,不依法履行职责的事实和证据。
      一、民警聂志勇、曾华违法、违纪和犯罪情况。
      聂志勇、曾华身份是公务员?是党员?是警察吗?你们因工作辛苦第一次不想立案,不做材料,或其它的原因谎称“林场有坑,无法估价,无法立案”来欺骗、忽悠检察院尹军和群众,主观故意不明显构不成违法,本人能理解。经第一次投诉,法律规定应取的证据你不取,应做的材料你不做,还伙同鉴定人员邓炘凡一起弄虚作假,出具:“桉树是2011年种植,无法估价,无法立案” 虚假的《鉴定意见》,第二次使黄思念盗伐林木不能立案。第三、第四甚至多次投诉依然拒不立案,不做材料取证,不作为、不取证,历经多次投诉,你们不会说不知道吧?已构成主观故意、明知的条件,你们熟知法律、法规,懂得侦查、办案程序及应取的证据。明知黄思念有犯罪事实需要追究刑事责任,采取伪造或者其他隐瞒事实的手段,故意包庇使其不受立案,对依法可能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故意包庇不使其受追诉的(黄思念因盗伐林木被判有期徒刑4年),聂志勇、曾华是否构成《刑法》渎职罪中徇私枉法罪,应追究刑事责任?
      二、封开县公安局局长陈卓恩失职、渎职。
      第一次投诉,民警不侦查取证,不立案,不知黄思念的犯罪行为,情有可原,你不知道,说得过去。第二次投诉,附上现场图片、指出民警“挖坑” 弄虚作假,请求立案。你说根据林业局的《鉴定意见》做出的不立案,被林业局欺骗,我能理解。第三次投诉,我指出鉴定人员和民警一起弄虚作假12个错误的问题,并附上《取证的思路》、取证的方法、方式,请求立案,查处民警执法过错的问题,及赔偿我多次往返佛肇两地所花费的5000元,也就算了,毕竟我也不想得罪警察,只要立案就行,如何处理民警是你们内部的事,我真不想追究到底,谁知封开县公安局依然拒不立案、拒不查处民警有关的问题。第四次提起行政诉讼,明知鉴定人员和民警合伙弄虚作假,陈卓恩却将责任推给县林业局讲:“民警、工程师没错,黄思念没盗伐林木的犯罪行为,不立案正确”。多次包庇、帮助黄思念逃避盗伐林木罪,逃避法律制裁的事实,构成明知和故意。根据有关的根据《公安机关人民警察执法过错责任追究规定》第二十三条,如封开县公安局及时处理、查处、纠正鉴定人员和民警弄虚作假的问题,重新立案,使罪犯黄思念重新追刑起诉,我相信,民警不作为只是违法行为,可以从轻或者免予追究犯罪行为。但是,我不知道陈卓恩在众多的证据情况下,为何要多次帮助黄思念逃避盗伐林木罪,坚持不立案,将民警、鉴定人员由违法演化为渎职、伪证罪的犯罪深渊,坐视不理,毁了他人的一生前程,使他们一错再错,步步走向犯罪的道路,改过自新的机会都不给他们?局长陈卓恩居心何在?如何面对他们的家属?如何面对社会?面对人民群众?陈卓恩是公务员吧?是党员吧?是警察吧?是领导干部吧?包庇黄思念盗伐林木犯罪行为,包庇民警犯罪行为,为警不为,为官不为,是否失职、渎职?
      报告!县公安局欺负我的记录,我都一一记录下来!长期坚持抗战到底。
      三、鉴定人员:邓炘凡、刘海生伪证罪。
      县林业局辩称:鉴定人员没鉴定株数,理解法律偏差,没主观故意。多好的借口,如此推卸责任。
      如果没人告知你、没投诉过,你说不知道《鉴定结论》是错误的,那肯定是没主观故意。我多次投诉、上门、当面告知①、封开县林业局的《鉴定结论》是错误,你们不会用科学的方法数株数,可用人工数株。②、交给你们2014年6月13日盗伐林木山场拍7张现场照片,反映现场砍伐遗留痕迹,并附上解释:桉树被砍伐后萌芽更新,长出的桉树,并不是《鉴定意见》所讲的:“2011年种植桉树”。只要不是眼瞎的,都能清晰看到被盗伐林木山场的桉树不是重新种植。③、多次请求重新勘查林场、重新出《鉴定意见》。④、勘查人员的姓名是打印,打印的名单不具备法律效力,没本人签名,无法证明上述人员参与勘查林场。⑤、2014年6月13日我曾联系黎志泳,其称没同民警、鉴定人员上山勘查盗伐林木的现场。⑥、勘查林场本人不在场。⑦、封开县林业局有何证据证明:“桉树是2011年种植?明明告知你们上述的错误,也提起行政诉讼,你们依然拒绝重新出具《鉴定意见书》、拒绝重新勘查林场?故意出具虚假《鉴定意见》帮助县公安局不立案,包庇、帮助黄思念逃避盗伐林木罪,构成明知和故意,已触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五条伪证罪。
      四、封开县检察院失职。
      1、尹军明知民警违法、违纪,却不纠违。
      2、对黄思念盗伐林木案拒不抗诉。
      3、封开县检察院明知民警违法、违纪,却不纠违。
      4、黄思念盗伐林木案封开县检察院能立案,却拒不立案,拒不查处黄思念盗伐林木的犯罪行为。
      5、封开县检察院不查处民警、鉴定人员犯罪行为
      6、封开县检察院包庇、帮助黄思念逃避盗伐林木罪。
      五、肇庆市检察院也是忽悠群众。
      1、肇庆市检察院讲:“林业局鉴定人员没鉴定株数,理解法律偏差,没主观故意”。请问:①、林业局理解法律偏差就是证实林业局所出的《鉴定意见》是错误的,②、本人提供被盗伐林木山场拍7张现场照片,反映盗伐林木现场的砍伐痕迹,并附上解释:桉树被砍伐后萌芽更新的痕迹,只要不是眼瞎的都能清晰看到被盗伐林木山场的桉树不是重新种植。电话和当面告知邓炘凡盗伐林木,案值30万,《鉴定意见》与被盗伐的林木山场事实不相符,有错误、如不改正,将触犯《伪证罪》。③、多次上访、投诉告知林业局《鉴定意见》有错误,要求重新出具《鉴定意见书》,林业局明知《鉴定意见》有错,为何拒不重新勘查林场?为何拒绝重新出具《鉴定意见书》?④、如何证明山场的桉树是2011年种植?从何处得出的结论?科学依据是什么?
      2、肇庆市人民检察院回复:公安机关因主要证据缺失,作出不予立案。请问肇庆市人民检察院:聂志勇不作为,不取证,伙同鉴定人员一起弄虚作假,那来的证据证明黄思念盗伐林木罪?
      3、我投诉民警触犯《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第一款徇私枉法。肇庆市人民检察院回复本人的是;民警不属:《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第一款徇私枉法罪。而是用“滥用职权”和“玩忽职守”罪,说民警没犯罪来欺骗本人,为何市人民检察院不用《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第一款徇私枉法来对民警作出处理?
      六、封开县林业局失职。
      1、林业局包庇邓炘凡、刘海生违法行为。包庇民警渎职犯罪行为。包庇罪犯黄思念逃避盗伐林木罪,不被追刑起诉的犯罪行为。
      2、封开县林业局辨称:被砍伐的山场主不到现场指界,林业站的工作人员又不清楚四至范围,只能作出无法《鉴定意见书》。
      ①、本人亲自上门,请求带领工作人员去勘查林场,请求对林场重新作出《鉴定意见书》。②、本人多次到封开县林业局,提供被盗伐林木供现场图片等资料要求对本人的山场重新作出《鉴定意见》。
      你们为何要拒绝重新勘查林场?拒不重新出具《鉴定意见》?
      3、封开县林业局悠忽本人和上级领导,说现场“大部份被砍伐树头腐烂”。
      ①、请出示“大部份被砍伐树头腐烂”的图片,证实该问题。
      ②、为何不对“树头没腐烂”的桉木进行鉴定?
      现有肇庆市森林公安局《鉴定意见书》、《立案决定书》、广东省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肇中法刑二终字第103号《刑事裁定书》等证据证实。足以证明聂志勇、曾华、鉴定人员的犯罪行为及封开县公安局、林业局、检察院等部门失职问题。
      七、广东省公安厅信访民警不作为,为警不为。
      2014年7月起本人多次到广东省公安厅投诉、举报肇庆市封开县公安局、民警违法违纪、犯罪行为。2014年9月25日信访民警002301、2015年7月3日信访民警000204、2015年12月24日信访民警001777均拒绝接收举报民警犯罪材料,忽悠群众,说不属广东省公安厅管,对投诉、坐视不理举报民警的线索和材料。
      由2014年5月13日开始,本人多次往返广肇两地调查取证,控告、申诉、上访,花费路费、误工费等费用合共35000万元,至2016年10月份(2年期间)无法正常工作,花的是自家钱,自家的时间。民警造假好方法,不立案,花的是公费、花的是工作时间,公平否?为警不为,渎职, 聂志勇、曾华犯罪行为至今2017年1月份都没得到查处。由于封开县公安局、林业局、检察院等部门失职造成本人经济损失35000万元不等,谁负责赔偿?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钱焕萍

      文章来源: 法治论坛
      时间:2017-02-19 19:10:00
      阅读次数:77
      回复次数:3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