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北安农垦为何不执行判决的犯罪主体反执行无辜

    作者:神人媒体 提交日期:2017-11-14 13:58:21

      黑龙江省北安农垦法院徇私枉法 北安农垦法院(2003)北刑初字61号判决
      所谓的证据矛盾不堪不属实就是‘伤害罪’不成立的铁证!
      尊敬领导您好:
      请允许我质询法院,特别是北安农垦法院、黑龙江省高级法院办案法官:
      你们将公安笔录正反证能印证的牛永忠夜间组团、持凶器打骂并踢开张家大门侵宅追杀张培荣、证明牛等涉嫌犯罪的事实驳到哪去了?
      你们为袒纵借题采信不靠谱的伪证就黑白颠倒诬判张培荣冤刑的北安农垦法院《(2003)北刑初字第61号》判决,全继承一审空走程序不作为,不如实确认包括公安笔录在内的正反证能相互印证张培荣才是本案应受法律保护的被害者如下三事实:
      一、尹丽娟的爱人李炳于2003年8月13日开车轧坏张培荣门口水泥桥(引发本案)李炳还不讲理,在与张打骂撕扯中将张培荣打倒、并骑在张身上正挥拳打张的同时,尹丽娟又举砖骂着要砸张、幸被张菲菲拼命拉开救张一命,尹帮凶未遂后又转身殴打未成年人张菲菲,后被人拉开;
      二、在纠纷平息前提下,尹丽娟唯恐天下不乱,又二挑起并扩大本案,诽谤张培荣“打她了”约与张素不相识的外地人牛永忠等再帮凶才造成本案的事实,否则牛永忠不到现场谈何伤害?所以尹丽娟才是造成本案罪魁祸首;
      三、正是尹丽娟的诽谤欺骗,造成牛等为实现打张培荣的目的,骑摩托到现场后不问青红皂白大喊“谁是张培荣”、张说“我是”紧接着牛不听他人“不要打架打死人要偿命”的劝阻,组团各挥舞凶器铁锨、木板、棍、砖、疯狂打骂张培荣,张为保命被人推走躲回家,牛等踢开张家大门侵入张家追杀张,见证牛被伤正是打骂追杀张的应得报应,所以假设是张一拳打伤牛,依法张也毫无罪、责可言。更何况是牛被人夺下凶器后被多人推出门,在张门口水泥桥上,张为平息干戈 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欲求牛谈谈 说明张没打尹丽娟的真相,牛不但不谈反又挥拳打张、牛的同伙用细棍帮凶,张在本能的哈腰双手推开牛拳打的同时,又躲过细棍一击,因惯性细棍触伤牛脸部,(判决篡改为张一拳打伤牛)再三证明判决罪名不成立。(警察以外地民工不能做证、法院无权取证为由不取该证)见证本案轻伤正是尹丽娟、牛永忠等疯狂行凶犯罪的铁证,要将这罪转嫁到张培荣身上,法院不顾违法网络并采信伪证,篡改或隐瞒上述三事实,这正是判决的证据矛盾重重不成立,且不敢质证原因所在:
      (1)李雪清、曹晶证明:在张门前路、张一拳打伤牛往西跑了,请问如果张真跑了 随后警察怎能从张家、找张培荣到16队办公室做询问笔录呢?
      (2)牛永忠、曹晶、李雪清等都自称所证属实,从公安笔录牛受伤时说的第一句话可见:牛说(25页倒三行)“不行了眼睛打坏了”;曹晶(34页倒五行)则证明牛说“哎呀你还打我”;李雪请又证明(42页倒七行)牛说:“哎呀出血了”。事实只有一个,此关键情节竟三说矛盾不一,谈何印证属实?其所证“一拳打”又岂能属实?
      (3)拳能打出青肿状的钝伤或鼻梁骨折,却不能违背规律打出《法医鉴定》的创周不伴青肿状8毫米创口,且该创口与细棍触伤能印证、拳伤确不能印证,是细棍触伤硬篡改为一拳打或刀致伤谈何成立?所以一审仅凭《法医鉴定》的轻伤结论定罪与情不合、与理不容,再说法律不容‘客观归罪’,况且《法医鉴定》并未鉴定出本案伤害是被谁伤及是怎么伤的,足证明这个‘一拳打’是欺骗法律的伪证;
      (4)李雪清的公安笔录不能证明牛是被谁伤及怎么伤的。曹晶是外来民工,本案尹丽娟电话约牛帮凶是公认不争的事实,而曹晶的公安笔录竟错证为李炳挂电话‘牛永忠等六七分钟后到的现场’,请问曹晶所证哪一点属实?
      (5)更有李炳警察笔录证明,案发前张反击李炳脸部一拳‘肿了’用客观事实印证牛脸部8毫米创口非拳伤!再三证明曹晶等所证不属实应依法排除。面对这驴头不对马嘴的荒唐判决法院不得不认错,不想法院竟不思纠错,反如小儿过家家、又口头代牛永忠狡辩是张手指致伤维持原判,这更不成立; 
      一、仅凭牛及其所谓证人屡屡说谎都不认可、其手推致伤的狡辩也不成立; 
      二、张是为躲避牛拳打等非法侵害、才被迫本能的双手推开牛,是正当防卫,所以别说不是张手推、手指致牛轻伤,就是,依法张也毫无罪、责可言; 
      三、手推不出伤,有伤只能是钝伤;抓,是并拢的五处指甲伤;指甲伤非创伤都作用不出8毫米小创口这是规律。
      四、再说张手指宽均超1.2厘米,形成的创口只能大于或等于1.2厘米决不能是小于的8毫米纵形创口这是规律,所以,会武功手指也不能致该伤,更何况张不会武功。这直接证明法院早就确认李雪清、曹晶、牛永忠等所证不属实,否则为何拳伤判决竟荒唐的用手指致伤来蛮横维持、令法律汗颜呢?法院挂羊头卖狗肉谈何依法治国?
      再说牛永忠书面认可北安农垦法院(2004)北民初字469号判决(尽管该判决也不公正,亦隐瞒上述尹丽娟、牛等七分主要涉嫌犯罪事实,仅确认牛的三分违法责任的皮毛事实),牛也就认可其自己和曹晶、李雪清等所证不属实,直接推翻了其自己对张的诬告。原告当事人都推翻判决、法院凭啥维持?
      况且本案还存重大疑点:案发当晚,从案发地龙镇农场16队到牛永忠居驻地及工作单位所在地——沾河林业局(医院)约5华里,这段路程依法必须有司法人员监护,而事实仅有牛的亲属驾车并护送,这期间能否发生或加重伤情的意外发生致本案轻伤呢?在无合法证据证明不能澄清的前提下,请问法院能排除该意外吗?仅此也再证明判决违法,更证明本案两个张培荣一个张培玉都无罪、责可言。
      你们作为上级法院法官,不但不依法履职纠正错判、反再三继承一审打法律旗号用不靠谱的谎言“证实”,用不审案不质证剥夺辩护权的错误程序“认定”,从而为达到并坐实将被歹徒打骂并追杀的无辜被害者张培荣“依法”成罪犯的目的,竟又黑上加黑直接封杀张申诉权,且法院无视人大及相关政府部门要求纠正错误驳回的督办,逼 “请”冤民服这鬼都喊冤的枉法裁判:
      你们这是警告天下: 你们权大于法,枉法裁判是你们的——专权!!!
      肆意加罪百姓,草菅人命是你们的——专利!!!
      冤民请求正义首长为捍卫法律尊严,依法纠正法院违纪、违法不作为糟蹋法律的行为,并请求督促法院忠于事实,依法撤销枉法裁判,并依法追究本案主凶尹丽娟、帮凶牛永忠的刑事责任、民事赔偿责任!还冤民清白!!!
      此致
      冤民:张培荣
      黑龙江省龙镇农场五区
      2017年8月19日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神人媒体

      文章来源: 法治论坛
      时间:2017-11-14 13:58:21
      阅读次数:55
      回复次数:5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