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鞍山双山医院的一起医疗事故 请关注我已经成为植物人的母亲谢谢大家

    作者:郭宪峰1983 提交日期:2017-11-14 14:05:48

      我的母亲韩牟芝,今年59岁,去年9月21日,因咽痛为主诉到医方门诊就诊,医方遂开具了三天阿奇霉素针剂(0.5g/qd),第二天当患者再次到门诊注射阿奇霉素,(因药物半衰期长达68—76小时)注射完毕后出现口周麻木、面部发凉等不适症状,其陪同注射的家属及时向护理人员报告了相关情况,护理人员让去找医生,当患者用艰难的步伐离开输液室时,准备到门诊急诊的短短十几米行程,多次驻足,随即突发休克,被送到了门诊急诊室。急诊医生向家属询问了几个问题(见相关录像),并进行了简单的处置约十分钟后被送往CT检查,又约28分钟后被送往心一科病房进行抢救,后因病情危重又被转往ICU病房。一个健康活波的人因一点小毛病在医院打了一针突然变成了一个生命垂危之人,我们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院方医疗科长周恩成出来解释:你母亲是特定时间,特定地点冠心病发作,这是在医院发作抢救及时,如果是在家里,你连你母亲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事后当地派出所出面调解时,当着调解警察的面,故意激怒家属,周用脑袋往家属身上撞,并耍无赖的说“有本事您打我啊?”请问:这是人民医院还是流氓医院?故意让家属发生肢体冲突,来推卸医院因医疗事故带给患者无法挽回的伤痛。
      患者的家属表示怀疑,为什么会突发危重症状?母亲从来没有冠心病,诊断何来的冠心病发作?这是不是阿奇霉素的毒副反应?院方的急救过程是否存在过错?与患者的损害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
      患者家属认为院方的诊疗行为存在如下过错:
      一、院方门诊的诊疗行为和护理行为不当
      患者以咽痛为主诉就诊,根据《抗菌药物临床管理办法》第24条、26条的规定,阿奇霉素系用于严重感染属于限制使用的药品,而当时患者只是咽痛,不伴有发热等症状,接诊医生在既不行相关检查以确定是否属于细菌感染引起的,也不顾患者非严重感染,更不问是否有禁忌症,就直接开具了三天的处方。(当天门诊病历即可证明)
      当注射到第二天,患者出现不良反应向护士询问时(见光盘),护士也并未给予重视,依据《医院工作制度<第二十一注射室工作制度>》,“密切观察注射后的情况,发生注射反应或意外,应及时进行处置,并报告医师”。如果及时汇报给相应的医生,可能一次医疗事故就不会发生了。
      二、院方的急诊抢救措施贻误了病情
      当患者被送到急诊室,接诊医生和护理人员只做了个心电图,就把病人推往CT室,而当时的心电图已经提示:可考虑下壁心肌缺血,同时大汗、意识丧失、呼吸困难、血压侧不清,已经休克状态,(当时门诊带声音监控即可证明当时患者状态)此时急救人员依据《医院工作制度<第十五急诊室工作制度>》的相关规定,首先应当严密观察病情变化,做好各项记录,其次疑难、危重病员应即请上级医师诊视或急会诊,再次,对危重不宜搬动的病员,应在急诊室就地组织抢救,待病情温定后再护送病房。而院方的医护人员,第一并未使用任何急救措施,如注射急救药品、胸外按压、抱球呼吸,气管插管等,第二院方的医护人员也没书写急诊病历,第三病情不稳又安排转运病房。
      院方门诊诊疗行为的过失,违反了相关管理规范,也贻误了患者的最佳急救时机,直接导致了患者的缺血性脑病的发生,该过错是引起本例争议的主要因素,如果抢救得当,患者不会出现如此严重的后果,也当然不会引发如此激化的矛盾。
      三、院方住院后关于急性冠脉综合征、心源性猝死的诊断错误
      首先患者并无相关病史及检查记录,而事故发生后院方诊断冠心病,急性冠脉综合症,心源性猝死,并一直拒绝明确冠心病诊断的所有检查项目,并无诊断依据。然而院方却又出具一份患者冠心病门诊开药病历,在没有经过法院的质证的情况下,却直接做为本案的鉴定依据,如果患者的家属质疑该门诊病历的真伪,司法鉴定机构将无法进行过错鉴定,退回法院,等于患者的维权也将无法得到解决。如果接受该门诊病历作为鉴定依据,那么等于认可当时患者存在冠心病史,并在医院冠心病发作的事实,院方将推卸用错药物带来心脏毒副作用的责任。(事实证明,事发第二天该院已将事故的药品调整下架,有药局录音可以证明)而在司法鉴定中,也没有那家鉴定中心去做患者是否有无冠心病的鉴定项目。
      家属到省市级几家三甲医院挂号=咨询,结果是如果患者无冠心病发病指征,也无法开具冠心病相关检查,如冠脉造影,冠脉CT等。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谁诊断的冠心病,找谁去明确诊断去做检查,其它医院不给双山医院擦屁股。那么就是如果院方伪造门诊冠心病开药病历,并编造住院病志的冠心病诊断,来掩盖用错药物带来心脏毒副作用的事实,患者必然没有发病指征,(事实证明一年多时间里,患者根本没有冠心病发病指征,也未使用过冠心病治疗的任何药物)患者家属在患者本人在世,且状态良好的情况下,也将无法证明患者本人根本不存在有冠心病的事实,并且无法走正常法律程序来维护自身权益,医院用这一招来推卸责任,真是高明。
      其次,当时患者就诊前及就诊中到突发疾病前,并无胸闷、胸痛等冠心病症状。同时,院方病历记载患者有口周麻木、面部发凉、大汗、呼吸困难、双眼上翻、双侧眼睑闭合不良水肿,四肢痉挛,嗣后还有肝肾损害(但很快恢复正常)、抽搐等症状,而该组症状均非心源性猝死表现
      再次,发病后,院方院内的会诊记录(病程记录第4页)中李学生主任:“待病情允许行冠脉造影检查,了解心脏血管情况”,但以后的长达近一年多的治疗中,一直未完成该检查,那么所谓的心源性猝死的诊断依据何在?
      最后,院方的治疗并未针对心源性猝死或急性冠脉综合症,如果确如院方的诊断,那么为什么未按诊疗规范使用溶栓西药?并且却频繁大量使用地塞米松和异丙肾(共53支),而其中的地塞米松禁忌包括血栓和心梗,异丙肾的禁忌是冠心病,若如院方诊断,那么这两种药的使用就是雪上加霜了,所以更进一步说明院方的诊断与实际病情不符合,否则也不会冒禁忌风险,长时间大剂量的使用。并且入住ICU病房后曾4次行脑利钠肽前体(BNP)和肌钙蛋白的检查,均在正常范围说明心脏没有气质性病变。心脏超声检查也是正常。
      同时,根据阿奇霉素说明书提示:其组织半衰期长达68—76小时,半衰期长,各组织器官浓度大于血液浓度的10—100倍,并且说明书提示的毒副作用包括心率失常,室性心动过速,低血压,心室负极化和QT延长,尖端扭转型室性心动过速等不良反应记载,而患者在用药后的出现了异常心电图,血压测不出等症状与该记载高度相符。
      四、门诊到心一的转运
      患者是13点02分被抬到门诊的,病情已经很危重,出现了呼吸困难、大汗、意识不清、二便失禁等,,门诊只做了个心电图就在13点10分将患者送去急查CT,随后只在一名护士陪同下,且未给予吸氧等保护措施,将患者用平车送往心一病房,到达病房时是13点40分,当时患者已经昏迷、无自主呼吸、双侧瞳孔散大、无反射、心率30次每分钟,体温下降,患者的病情较转诊前明显进一步加重,说明患者不适宜转运,依诊疗规范应先行抢救待病情稳定后再安排前往其它科室,或者至少在医生的陪护下充分保证病情不恶化的情形下转诊。这其间长达38分钟,没有任何的施救措施,不仅贻误了最佳抢救时机,又因转运加重了病情。
      五、院方的护理不当
      入住ICU后的第二十天,痰菌检查检出大肠埃希菌和铜绿假单胞菌,提示院内感染,此后予以纠正,但纠正后又再次感染,如此反复的院内感染,更加重了患者的病情,也使本来病危的患者更加危险。多次的院内感染说明医方存在的护理不当的过错,应对此负相应的责任。
      六、关于输液袋的保存
      患者系输液后出现的危重症状,而且在还未离开院方时就开始发作,无论门诊还是其它科室对患者病情的发生都是明知的,那么院方应当及时封存输液袋,以备查验是否是输液反应。由于院方没有及时封存并保留输液装置,对输液的成分、浓度、纯净度等无法识别,依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17条和《卫生部关于对浙江省卫生厅在执行<医疗事故处理条例>过程中有关问题的批复》第二条的规定,“疑似输液、输血、注射、药物等引起不良反应的,医疗机构应提醒患者共同对现场实物进行封存”,显然院方并未尽到提示义务,故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801008329944143658.jpg
      综上,院方的诊疗行为从阿奇霉素的开具到输液室的注射,再到门诊的急救和转运至心一病房及铜绿杆菌的感染,诸多的环节均存在过错,导致患者的病情愈来愈严重,并用编造患者门诊病历及住院病志等手段来掩盖事实真相,推卸责任,使司法鉴定无法公平公正顺利进行,院方给出的诊断并无依据,并拒绝做明确诊断的相关检查,因此院方应为其诊疗行为过错承担责任!
      以上内容全部属实 并可提供相关资料作为证明。请相关部门、社会、媒体关注我已成植物人的母亲,我们不公平的遭遇!
      谢谢大家!
      联系人:郭先生 15841268161

    辽宁鞍山双山医院的一起医疗事故 请关注我已经成为植物人的母亲谢谢大家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郭宪峰1983

      文章来源: 法治论坛
      时间:2017-11-14 14:05:48
      阅读次数:36
      回复次数:3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