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 刘玉多申请再审理由之二、之三:(18—16)

    作者:刘玉多2017 提交日期:2017-11-15 15:48:14

      

      转发: 刘玉多申请再审理由之二、之三:(18—16)

      发件人:2922159508 <2922159508@qq.com>
      时 间:2017年11月2日(星期四) 下午2:56 纯文本 |
      收件人:
      YZXX <yzxx@court.gov.cn>


      ------------------ 原始邮件 ------------------
      发件人: "2922159508";<2922159508@qq.com>;
      发送时间: 2017年8月31日(星期四) 上午8:17
      收件人: "YZXX"<yzxx@court.gov.cn>;
      主题: 刘玉多申请再审理由之二、之三:(18—16)



      申请再审理由之一:(请见18—2)


      申请再审理由之二、之三:(18—16)

      申请再审理由之二:被一审法庭作为定罪证据使用却无定罪证明力的证据:李树平出具的《询问证人笔录》;

      
      

      榆树市反贪局办案人从“镇农经站向外发放的这几笔贷款,你知不知道?”的角度询问几位大岭镇原领导,他们以:“我不知道,这是刘玉多个人行为。”来回答,是无可厚非的。因为我签批的那七笔计息借款,不是发放的贷款。而是为解决下乡清欠工作经费,经单位全体财务人员共同办理的创收业务!再说就算涉案的那七笔计息借款是在镇领导们不知道的情况下批办的贷款,负责人的行为也只能是违规呀?榆树市检察院办案人却按违法的挪用公款罪起诉我,居心何在?!

      申请再审理由之三:被一审法庭采信却具有伪证之嫌的证据:举报人刘彦和不仅是这几笔涉案借款的经办人,还给其中王新民的一万元借款担过保。有他在这张借据的担保人栏签过字为证。可他却出证说这都是刘玉多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亲友挪用的公款!请见王新民的借据及刘彦和出具的《询问证人笔录》(摘录):

      

      
      

      别说还多亏这张有本案举报人担过保的借据,才使都是经我签批又都被起诉的其他六笔借款,免遭也被定上挪用公款的厄运。如果不幸都因我签了字而被判有罪,那么就算我认了罪,也得被判实刑了!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都是经单位财务人员共办、都是由站长签批的借款,我那笔自用借款,是不是也不应该被定为犯挪用公款罪呀?!


    热门评论:

    昵称:bj2018001提交时间:2018-01-30 16:37:18

      大力转发《如此泰州法官:沙林霞、于炎、刘艳生》:
      2013年,40多岁的受害人,仅因受风凉嘴角略歪,被泰州中医院耳鼻喉科门诊医生黄俭仪、张新玲违法、违规医治,致使被造成近10种严重激素并发症后果:双侧股骨头缺血性坏死、全身严重骨质疏松、全身关节功能退变、双眼白内障、脊椎压迫性骨折、肌肉萎缩、肥胖症、十二指溃疡、皮屑症复发加重等(有泰州人民医院、泰州中医院的书面诊断)。后进行司法诉讼及医学鉴定。
      经对照江苏省医学会医疗损害鉴定书中提出的《中国国家处方集》、卫生部《糖皮质激素类药物临床应用指导原则》和省鉴定书,泰州市中医院对受害人使用激素超过大剂量6次,超过总剂量3.5倍,超过天平均剂量2倍,总用时竟然超过近1倍!违反该两部医学法规中激素使用规定达90%以上,并违反激素使用的禁忌症规定!受害人所得的病症后果,全部是上述两部医学法规中载明的违反激素使用规定后,而会造成的后果!
      经泰州市姜堰人民医院骨科科刘玉林、内分秘科钱才凤、耳鼻喉科孙荣汉、高港人民医院史爱梅、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医张荣明等人鉴定:不能确认泰州市中医院的责任!
      经江苏省中医院骨伤科蒋东明、江苏省南京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耳鼻喉科程颐清、内分泌科游娜,江苏省南京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药剂科曹加、江苏省南京公安局法医鉴定中心法医周顺平等人鉴定:考虑患者数年前曾有皮屑症,身体较为敏感,不能全身使用激素,虽入院记录曾载明患者曾有皮屑症史,泰州中医院未予足够重视;泰州中医院对患者使用激素过程中,发现患者曾出现4种激素不良反应,未停止激素的使用;末告知患者使用激素和使用激素后的不良后果;医方开具激素的是不具备资格的住院医师;由于泰州市中医院激素用量偏大,致使受害人皮屑症复发,有直接责任;医方医疗方案及病程记录中没有使用激素的记录等;考虑泰州中医院在为患者医治过程中,还有一些违法、违规,和受害人短期内出现这么多的后果,鉴定结论为:受害人被医方造成的近10种激素并发症,是泰州中医院使用激素的正常结果,考虑是由于患者曾有皮屑症、身体敏感、不适合挂激素所造成,泰州中医院仅对患者被造成的双侧股骨头坏死承担50%的责任。
      泰州海陵区民庭法官沙林霞,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于焱、刘艳生、王小莉等人,借口法官不懂医学,对卫生部医学法规不了解,考虑泰州中医院在为患者医治过程中,确如省鉴定书中所说,虽医患双方皆不服省鉴定书等,但法庭认为,省鉴定书正确,应作为定案的唯一依据,知法犯法,枉法判决为:患者被泰州市中医院造成的近10种激素并发症后果,是泰州中医院使用激素的正常结果。
      受害人自2013年至今,被造成终身残疾,这么多的严重病症后果,行动不便,生活不能完全自理,失去工作,失去每个月8000元的收入,还要看这么多的病(后来,受害人去上海看病,被上海第一人民医院专家诊断确认,受害人的所有病症,是被违规、超时、超量使用激素所造成),估计损失至少不下百万元。
      如上所述,全部在泰州市、江苏省医学会鉴定书,一、二审判决书中白疷黑字的写着!这些法官、医学专家完全是文盲、法盲加脑残:1、泰州中医院违反医学法规的,全部是最重要、最关键的条款,几乎全部违反,短期3个月造成受害人近10种激素并发症后果,于法不符,于常理不符!2、受害人的入院记录中已写明曾有皮屑症病史,不能全身使用激素(挂激素、注射、口服等是全身使用激素),泰州中医院是明知故犯。鉴定书和判决书中己确认受害人的所有后果是泰州中医院激素所造成,己确认泰州中医院激素用量偏大,造成受害人银屑病复发是直接责任,为什么结论仍然会推到入院记录中泰州中医院明知的受害人曾有皮屑症病史,不能全身使用激素上去?3、泰州中医院激素用量如此大,用时如此长,违反禁忌症及几乎所有国家医学法规中激素的使用规定。国家法律明确规定:以法律为准绳,以事实为依据,国家法规法律效力大于鉴定书,法官竟无视国家法规,无视事实,以错误的鉴定书为定案依据。4、白疷黑字的医学法规条款文字,竟推说不懂医学,不懂医学,医患双方都不认同,法官确认鉴定书的正确性的法律依据在哪?5、本案法官居然通过考虑和认为就判了案:是正常结果!等等。6、最为荒堂的是,受害人当庭质询本案法官17天是否大于10天,1.1是否大于1(1是医学法规中大剂量标准,1.1是泰州中医院对受害人使用的激素量;10天是医学法规中使用激素治疗面瘫的最长时间,17天是泰州中医院对受害人使用激素的实际时间),本案法官竟然说不知道,这是医学问题!畜牲到家了!
      受害人很清楚那些畜牲为什么这么做。这些人就是国家政府部门中的败类,是在崩溃国家正常的法制体系,拿国法做人情,是误国之贼,是叛国之贼!
      受害人希望:所有的国民,所有的正义之士都站出来,共同抨击这世间的丑恶和丧心病狂,还世间公道,还世间朗朗乾坤!希见者转载!

    转发: 刘玉多申请再审理由之二、之三:(18—16)

    昵称:bj2018001提交时间:2018-01-30 16:32:55


      苍天有眼!

    昵称:thcthc9提交时间:2018-01-30 13:52:46


      据理力争,依法维权!

    昵称:thcthc9提交时间:2018-01-30 12:51:53


      申请再审,铁证如山!


      文章信息
      作者:

      刘玉多2017

      文章来源: 法治论坛
      时间:2017-11-15 15:48:14
      阅读次数:7
      回复次数:2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