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映刘玉多曾抵制榆树市官员三起违法行为,却被枉法判刑,请求依法再审!

    作者:刘玉多2017 提交日期:2017-11-18 09:41:41

      

      转发:反映刘玉多曾抵制榆树市官员三起违法行为,却被其操纵司法枉法判刑的问题。请求依法再审!(18—18)

      发件人:2922159508 <2922159508@qq.com>
      时 间:2017年11月3日(星期五) 上午10:01 纯文本 |
      收件人:
      YZXX <yzxx@court.gov.cn>



      ------------------ 原始邮件 ------------------
      发件人: "2922159508";<2922159508@qq.com>;
      发送时间: 2017年8月31日(星期四) 上午8:33
      收件人: "YZXX"<yzxx@court.gov.cn>;
      主题: 反映刘玉多曾抵制榆树市官员三起违法行为,却被其操纵司法枉法判刑的问题。请求依法再审!(18—18)


      反映刘玉多曾抵制榆树市官员三起违法行为,却被其操纵司法枉法判刑的问题。请求依法再审!(18—18)


      尊敬的周强院长:您好!

      我把我在2004、2005年间曾抵制榆树市官员三次违法行为,却招致被榆树市法院枉法判刑、被榆树市委非法废除民事合同冤案的情节,发给您的【院长信箱】,请您批准为我已逐级申诉八年的冤案再审!

      一、在2004年初刘曾向人民日报驻长春市记者站记者反映过榆树市官员侵占600余万元减免农业税退税款问题

      我叫刘玉多,在2005年9月8日被刑拘前曾任大岭镇农业经营管理站站长。在2004年初,为了阻止榆树市官员以市政府名义,向各乡镇下达与本市五棵树镇鑫源淀粉厂(系私营企业)续签《种销土豆合同》的任务,我曾把反映:“上年市政府以兑现该《合同》为名,通过行政干预,强令全市农民以低于市场约50%的价格、车运到该厂出售土豆;再从本应归受灾农民所得的减免农业税退税款中,提出约600万元,给送交土豆的农民做赔款补贴‘概况’”,及“大岭镇政府为完成市政府下达的任务,打破只应向春季签过《合同》农户兑现的界线,以各村的承受能力分配应交土豆的数量;挪占22.5万元退税款为卖‘《合同》内’土豆的农民做补差‘实情’”的材料,让镇区村书记王新生转交给了人民日报驻长春市记者站某记者。该记者因之到大岭镇做过专题采访。虽然该新闻稿因受干扰未能见报、我也未能为全市农民挽回这笔经济损失,但却达到了迫使榆树市政府立即通知停止续签该项霸王《合同》、使全榆树市农民免除了因之继续被盘剥的目的。在2005年9月7日午夜我被刑拘之前接受榆树市办案检察官审问时,我还为立功“赎罪”举报过此事,但却没有奏效!

      可反映榆树市官员为某私营企业牟利, 在2003年末侵占全市农民600余万元因灾减免农业税退税款的、大岭镇财政所打印的《农业税减免指标分配表》:

      

      该表中马铃薯(土豆)栏的22.5万元,就是用于给完成“合同内”土豆任务的农民,支付卖低价土豆的补贴款。而当时榆树市有三十几个如大岭镇规模的乡镇。如此推算不就成了计挪占600余万元退税款了吗?

      二、在2004年中期,刘玉多曾带头抵制过榆树市市委非法免除杜昌大岭镇镇长职务的决定

      在2004年上半年,榆树市官方在没有违法违纪问题做依据的情况下,就在榆树电视台新闻频道上公布了“免去”调到大岭镇任职仅一年的“杜昌镇长职务”的市委决定。并让他就地做镇政府调研员。当时杜昌急得到处喊冤求助。我因“路见不平”,就联系十七位大岭镇人大代表(占镇代表总数的30%),在我起草的“我们不同意榆树市委做出的免去杜昌大岭镇镇长职务的决定。要求依法召开镇人代会对其职务任免问题举行票决” 的《提议案》上签了字。市委组织部在该决定公布后的第十四天就送来代镇长颜庭友到大岭镇就职。但市官方到第三个月也没敢让召开依法免去杜昌大岭镇镇长职务的镇人代会。这场因同期出现两个镇长的怪异现象,曾引起“吉林省人大副主任于海湖为之签字催办;长春市几家报社记者到大岭镇专题采访;虎岗、大龙二村的部分农民开着机动车,打着‘还我杜昌镇长!’的横幅到镇政府大院示威"的闹剧,最后不得不以“在榆树市交通局给杜昌安排一个认可的工作职务”收场。此举虽然没能使杜昌官复原职,但也算给他一个心理平衡。对榆树市某些一贯枉法胡为的官员,也算是给予了一次教训!

      在事发后一个月内,榆树市决策人曾派市纪检委、市组织部计6人进驻大岭镇。试图以揪出鼓动大岭镇人大代表们“闹事”的元凶,来平息该事件。工作组在找遍镇人大代表、镇村干部逐一座谈后,虽然弄清了此“事故”起源于我的首倡,却找不到我在此次行动中存在半点儿违法亏理的地方。于是,为了缓解因这次事件激起的大岭镇人民的反感情绪及便于善后,市委不得不匆匆地把与杜昌镇长在工作中有矛盾的镇党委书记李树平调离大岭镇。我当时保存的《提议案》复印件和几份未能见报的记者稿样,都在我被刑拘期间从锁着的卷柜中不翼而飞了。但好在尚有该事件的知情人:“榆树市委调查工作组组长、市纪检委副书记孙宝玉;大岭镇人大主席刘海生;曾在该《提议案》上签过字的大岭镇人大代表:镇区村书记王新生、虎岗村书记崔占河、贾泉村书记陆文学”等都健在,可供询证。

      原大岭镇镇长杜昌为刘玉多冤案鸣不平出具的《证明》:

      
      
      

      三、在2005年上半年刘玉多曾凭所购买的近一万立方米还债林木做阵地,扬言宁可与全市已买林木人一起退回林木,还利与民。也不支付市官方收取比买林木款还多的“采伐集体林木指标拍卖费”!以此方式抵制过榆树市官员决定的这一坑农行为。

      而当刘玉多因之被榆树市法院枉法判刑并被榆树市委非法废除了据以抵制其坑农行为的购买近一万立方米还债林木合同后,榆树市参与本事件的官员,就成功地铲除了其在采伐完这期更新林木前陆续收取上亿元“采伐集体林木指标拍卖费”的障碍,也镇住了所有将对该行为提出异议的人。促使全市价值几亿元的集体林业收入在短期内就被瓜分殆尽;从而让那些为改善自然生态付出大面积耕地、出资出劳建造“三北”防护林带;且林带附近的庄稼又被遮影多年的全榆树市农民,在这批成龄林木全部被变卖光了之后,却分文销售红利也没得到!

      瓜分采伐集体林木收入的事例:

      1、在2006年榆树市官方在批准采伐大岭镇高山村林木指标时,每立方米就收走263元采伐指标拍卖费。因官方在可采伐林木中收取高额的“采伐指标拍卖费”,无疑使可出售的林木增加了成本。故使已明文规定可陆续采伐的林木,当年该村卖给安成威的每立方米只作价110元(请见(18—14)邮件)。

      2、在2011年为保障榆树市官方顺利收取高额的“采伐集体林木指标拍卖费”,市农民负担监管部门就默许大岭镇政府巧立名目向各村均收约10万元的上缴款,而大岭镇政府则根据各村缴款的多少,在没有一分钱村办企业收入的情况下,给各村书记均签批了约三万元的工作奖金!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采伐完这批更新林木为止。请问榆树市官员的这种做法,与强盗坐地分赃又有什么区别?!

      刘玉多凭[2000]榆政办17号文件规定购买的近一万立方米还债林木合同,因用以抵制榆树市官方收取比出售林木方货款还高的“采伐集体林木指标拍卖费”的坑农行为,而被榆树市委非法废除的证据:

      1、[2000]榆政办17号文件关于村拖欠投放款可变卖林木偿还的规定:

      

      2、刘玉多于2004年11月1日购买大岭村还债林木的(2004)榆证字第487号《公证书》(购买其他六个村还债林木手续与大岭村相同):

      
      

      我购买这批还债林木的手续,与同期各村出售林木的手续相比,是最健全的。与当时其他购买林木人的效益相比,因是以同等价格购买挑剩下的还债林木,也是最不划算的。故我为之申诉维权,是问心无愧的!

      3、 大岭镇党委依据榆树市市委意见作出的《大岭镇关于废除刘玉多与顾陈等七个村林木转让合同的意见》:

      

      在2006年9月8日,大岭镇党委书记高大伟把我找到他的办公室说:“如果你再不同意废除合同,那你就是在和市委打官司了。要是再把你整进去(指监狱),你就得死里面了”。于是,我同意了榆树市委非法废除我购买七个村还债林木合同的决定。

      在去榆树市公证处办理解除合同手续时,同去的高山、顾陈、贾泉三个村领导都不承认自己村是解除本合同的提起方。因无申请解除合同方不符合解除合同的条件。所以,榆树市公证处郑国友主任没给出具解除合同手续。而其他四个村根本就没去办理解除合同手续,可这七个村却在分文没给乙方损失补偿的情况下,就都按照榆树市委的决定把我合同内的林木全部转买光了!

      我购买这批还债林木《合同》》的理由充分,手续严谨;我与榆树市领导们均无私仇。如果不是为了排除收取“采伐集体林木指标拍卖费”的障碍,在全市各村都有人购买集体林木的情况下,榆树市官员为什么宁可违法也要单独废除我购买这近一万立方米还债林木的合同呢?!

      我以上所述皆属实情。如有半点虚假,我认可接受扰乱社会治安罪的处罚。我之所以有上述行动,一是不忍心白拿镇农经站站长工资,却坐视当地农民既受人盘剥,又被人愚弄而不管;二是相信有正义感的人们,决不会在知晓某些官员为排除异己枉法胡为的真相之后,还能眼看着受害人蒙冤仍无动于衷!三、我的工作是大岭镇农业经营管理站站长。故抵制凭公权力收取全市上亿元采伐集体林木指标拍卖费,保护当地农民利益不受损害是我份内的事。不料却因之触犯了榆树市官员的逆鳞,对我下了“必杀令”。使我即被枉法判刑,又被非法单独废除了我购买近一万m还债林木的合同,给我的精神和经济造成了严重伤害!所以,我才坚持逐级申请再审,请求人民法院还我一个公道!给社会一个公平!


      尊敬的周强院长:

      我在任大岭镇农业经营管理站站长期间,曾带领站内人员通过回收已停止贷款单位贷出的投放款,独立完成了返还600多万元镇农村合作基金会吸纳的入股款任务。又将按约定分七年独立完成偿还镇政府担保140万元贷款本息的任务。却因给单位挣本应由镇财政拨付的“清偿”工作经费,批办11万元与站内财务人员经手共办的本息已按约定还清的借款,被按犯挪用公款罪枉法判刑。又因我扬言“宁可与全市已购买村集体林木人员一起,退回所买林木,还利与民。也不支付榆树市官方空手套白狼地收取比卖林木方货款还多的‘采伐集体林木指标拍卖费’款”,而借我被判刑之机,非法单独废除了我赖以抵制榆树市官员巧取全市上亿元集体林业收入行为的购买近一万m还债林木合同。我因不服已逐级申诉了七年,请求院长批准为我的冤案启动再审程序,还我一个公道!或依法给我的《无罪申诉状》回复一份有理有据的“书面通知驳回”,以让我甘心息诉!

      拜托了!

      敬 礼!

      无罪案申请再审人:刘玉多



      刘玉多联系信息:

      身份证号码:220121195409275538
      联系电话:15584479125
      电子邮箱:2922159508@qq.com
      住址:吉林省榆树市正阳街丁香花园二期25栋11号车库
      邮编:130400
    热门评论:

    昵称:实话试说2015提交时间:2017-12-16 14:45:34


      苍天有眼!

    昵称:提交时间:2017-12-16 13:08:55


      坚持依法逐级申诉,正当维权!

    昵称:实话试说2015提交时间:2017-12-16 13:07:46


      依法治国!

    昵称:实话试说2015提交时间:2017-12-16 12:04:39


      坚持依法逐级申诉!

    反映刘玉多曾抵制榆树市官员三起违法行为,却被枉法判刑,请求依法再审!

      文章信息
      作者:

      刘玉多2017

      文章来源: 法治论坛
      时间:2017-11-18 09:41:41
      阅读次数:59
      回复次数:6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