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比法大,中央管不了地方,中国特色

    作者:正义大使2017 提交日期:2017-12-07 11:07:15

      当百姓有理无处讲时是政府最大的耻辱、政府需要正能量。
      我是河北省永清县里澜城镇后第五村民张松年,在党中央反腐、治腐、倡廉、依法治国的大好形势下,里澜城政府党员干部干着违章、违纪、违法、违反党的政策伤害百姓利益、包庇违法党员事。里澜城镇原纪委书记包片干部许柏和现任永清县里澜城镇党委书记孙海波等人违反党的政策,弄虚作假不处理问题。
      一、任用损害百姓利益的干部:
      1、偷村民宋子臣和宋子恒家的树后入党,任村党支部书记张伯宽。
      2、张伯宽利用职务之便,偷卖村价值二百万元以上的农业用高压线和两台变压器,至今只剩电线杆,全村浇地至今用照明电,不能享受国家农用电优惠待遇。
      3、大喇叭公开卖土15元一车,把后第五至前第五的道路和何宝林家耕地挖成大坑,全村送学生绕树空行走。2015年9月21日、我女儿张嘉慧放学途中在树空中行走碰伤、左眉毛碰断。10月28日县长接待,许柏当县长面说:道路和耕地是使土区。

      400多亩10年的耕地粮食补贴款及死去的人减去的补贴款,没给村里干任何事情,修路县财政拨款37万多元,实修砖路6492平方米,水泥路1067平方米,不过25万元左右,对村民公布还欠款20多万元,集体资金去向不明,与事实不符。


      2015年10月左右,张伯宽对下以赔偿我女儿张嘉慧为名,向上打报告要钱,向上以什么名誉不知道,此事镇长石枫、书记许柏等都知情,一分钱没给我们,四处说给我们钱了,连派出所人员都说我们拿钱了,骗取国家资金,钱款去向不明。


      2015年镇书记周俊让许柏查张伯宽25万元对不上账,到底怎么回事,几天后我妻高发艳问许柏,他说没听见,没让他查。
      二、任用“吃喝嫖赌偷贪”的张高年任村长,原农业用电线杆偷回家搭彩钢棚。偷树入党,成了欺压百姓的村霸。

      河北省永清政府干部和公安包庇违法残害百姓,养黑用黑

      由于我反映村干部张伯宽和张高年偷卖农用高压线和变压器等问题,他们有原纪委书记许柏和原副县长彭建辉作后台,地方政府不处理问题,对我家人进行一系列打击报复,逼我们不断上访。,他们有后台地方政府干部撕下最后的伪装雇佣黑社会绑架关押上访人并 由于我反映村干部张伯宽和张高年偷卖农用高压线和变压器等问题,由于他们有原纪委将年仅8岁的孩子也关了三天,非法关押没成年儿童,全家生命和生活无法保障。
      尊敬的中央领导您好:在党中央反腐、治腐、倡廉、依法治国的大好形势下,里澜城政府党员干部干着违章、违纪、违法、违反党的政策伤害百姓利益、包庇违法党员事。里澜城镇原纪委书记包片干部许柏和现任永清县里澜城镇党委书记孙海波等人违反党的政策,弄虚作假不处理问题。利用手中权力和裙带关系养黑用黑残害百姓。
      为了不让我反映问题,用10亩地粮食补贴款收买我,我没要。镇政府干部许柏等不处理问题上下勾结、弄虚作假、四年来用各种手段打击报复,安排人到家偷我上访材料和钱、鸡、鹅等,往我家偷放窃听器,监听电话,监视我电脑,对外透露电脑上作生意的信息,封我电脑,安排人拦截我们的生意。2015年9月30日政府干部许柏安排村长张高年到家打我,当时我在家放鹅,永清县里澜城镇派出所徐永波所长出假证明说拘留张高年6天,张高年自己说就在家中,没有拘留。就连法院我赢的官司都得不到赔偿,一审找社会混子到法庭说一分钱都不给,庭长让我们找被告要、廊坊中院一分钱不提,还让我反省。派人和我一起坐火车到石家庄,省高院不管、省高检让保安将我推出门外,中级检察院让我找永清检察院,永清检察院至今没有给答复。2015年11月19日许柏、朱海军、张东坤等七、八人政府干部非法关押我妻子高发艳一上午。2016年3月5日我到公安部反映问题,6日在永定门公园就遭到许柏带领张伯宽、张东坤等十多名干部暴力绑架带回永清县,可查北京监控和北京110报警记录。7日派出所指导员季光伟、所长徐永波把黑社会2人派到我家,报警2天不出警,无奈3月9日晚全家外逃到北京,在长安街安检处又看到许柏等,害怕他们加害,要求警方保护,警察送到久敬庄接济中心后,被许柏等十多人暴力等我全家绑架,我左脚弄伤,我女儿头上碰了一个大包,10日已“非法进京上访扰乱单位秩序”之名非法拘留十日。送到拘留所后许艳庆拍着枪说:“今天你没跑、跑就打死你”。非法使用枪支谁批准的。找永清县政府复议不给答复。7月31日政府干部雇人在永定门桥绑架拉到万泉寺抢我手机和身份证,有两辆车,一辆号牌被挡住,一辆京PL3V77,已向天坛派出所报案,始终没给答复,在信访局门前雇人偷我上访材料和钱。长期以来打击报复,用各种手段不让我作生意,又用各种手段不让我妻子高发艳作生意。许柏说:你们干什么都不让干,到哪没人相信你们,都相信我,我是政府的人。政府干部长期“白加黑”对我全家打击报复。我家没人时、政府和公安工作人员到我家翻我家、偷我家。汽车手续也被偷走。
      2016年9月22日在许柏的办公室安排小王场村干部王旭刚谩骂、殴打我妻子高发艳,10月13日在镇政府一楼楼梯处许柏告诉我妻子高发艳:“你和他离婚,我弄死他一人,如果不离婚,弄死你们全家,就没有上访的了,弄死你孩子,就没有报仇的。”10月16日晚上政府干部雇人把我妻子打个半死。17日晚上全家逃到北京我妻子躺在轮椅上,全家以要饭为生。24日被警察送到久敬庄接济中心,政法书记朱海军多人及派出所人员暴力将我全家拖上车,我右腿碰伤,我妻子头上碰了一个大包,许中心说:自己看去,好了爱哪告告去。在永清县特警北院给我们开出非法拘留十日处罚书,并以我妻子身体健康要挟我签字。10月信访局门口和北京南站给我和妻子下毒。
      政府干部违反工作纪律弄虚作假、不处理问题,上级给了他们五年的作假时间。反映到中央的我全家饱受打击报复,想弄死我全家。先雇人将我妻子打个半死,在11月25日前后把我家一只藏獒和5只柴狗全部毒死。政府雇抢劫坐监狱的于涌(又叫于伟)往我家投毒。由于投毒有功,之后被安排进政府机关上班。12月9日镇党委书记原纪委书记许柏在镇政府院内和其他工作人员说:“等他家没人时,找人把他家房子推了、拆了,谁也不敢告诉他,都不用我去,我打个电话就办了”。党给了他们权利,他们仗势欺压百姓,用流氓手段不让我全家活,如果我家房子被拆,人出现意外,都是政府干部设计害的。安排人偷我家祖传中医秘方,交给什么都不会的袁某,政府免费给他办证卖药,作为他给张伯宽作假证明的酬谢。2017年1月18日回家过年,我家养的鸡让政府安排偷了一辈子的张伯健快偷光了,更嚣张的是偷我家鸡还要卖给我。政府还安排黑社会人员在我家附近转悠、进行威胁和恐吓。2017年5月我妻子卖他们偷剩下的鸡和鹅,不卖就被偷光了。政府安排人偷拍照片向上汇报说:我们在做生意,向上说谎、欺骗领导。把监听监控到我们以前做生意的电话信息和电脑信息交给同村的张某想让他干。镇长给我妻子打电话说:“你们反映成功了,过了年就修被挖的路,就没大坑了,你们不要钱就好解决,要钱就不好解决”。政府干部找村里偷摩托车的、抢劫坐监狱的、偷我家的、假装上访被收买的、睡娘们的人监视、监听我家,作假证明设计害我,在信访局附近安排各种人想害我。2017年3月6日至北京南站政府干部围住我全家,晚10点左右雇佣黑社会绑架我,10:45我妻报警后,在警务室门口又绑架我妻子和孩子,在永清特警门口作交接手续,我们地方公安和镇政府孙海波书记和我们谈话,从7日开始对我家监控管制。五年来利用高科技对我家监听监视、窃听住所和手机、控制电脑、制作假录音、假签名等假证据。永清县公安局徐永波等制作假证据。并向廊坊市广阳法院和永清法院提供使用假证据。广阳法院、廊坊市中院枉法判决。
      13日在里澜城派出所出来,镇政府干部李贵宾、朱海军、张东坤等人在派出所门口把我们交给黑社会的,拉到金华胡度假村关在109、110房间,不让出门,由黑社会五、六人和镇政府工作人员共同看着。就连我们八岁的孩子也被关了起来。16日早我要求服务员报警,中午镇王勇、张东坤等人来和我谈话,怕事情弄大了请我喝酒。17日早我乘机逃出报警,才把我妻子和孩子放出,黑社会借机到我家。黑社会人多次找到我家,追杀我、报110多日不给立案,打市长热线多日又往外推,政府机关干部们撕下最后的伪装,露出了流氓的本性,养黑用黑害百姓。2017年镇政府孙海波书记在我家也承认我们反映属实,2017年5月15日我和妻子从廊坊市火车站买票被警察扣住身份证和车票、不让坐车,并打电话让政府干部和黑社会头子去弄我们,报警后,赔给我们100元车票钱。他们向上汇报说每次我们去北京都给我们钱,欺骗上级领导。2017年信访局领导让给我们五年来的50万的赔偿,被地方政府干部拦截。信访局领导已经告诉我们了,让我找地方政府要,地方政府干部利用高科技制作假录音假签名。五年来我们借钱花,5月我妻子买点小鹅养,也被他们说成是做生意,自2017年7月份现在我们找信访局门口捡瓶子、卖点矿泉水以糊口,多次被抢,到9月1日止,9月19日连被子都被抢走,却被他们说成是来北京做生意。河北地方政府用流氓手段栽赃陷害、打击报复、掩盖事实。败坏我名声,在北京当着我妻子面雇小姐等人给我下套,企图毒杀河南一要饭老太太栽赃陷害给我杀人灭口,国家信访局个别领导协助地方拦截我上网投诉、邮局寄信,真不知他们拿了地方多少钱。
      2017年10月1日我去白云观玩,被河北省政府的人跟踪堵在庙内,一人从我身边过时小声说:“等出了门口就收拾你“。我在角落抽烟时,他们的人和我谈话下套,不远处站着一个黑壮男子,用恶毒眼神看着我。那人问我:假如中央不给我解决怎么办“?在那种情况下我说什么都是错,只要说中央不好、说找外媒都会挨收拾,我只能说:”中央不给我解决我就认了“。他说:”你说话要算数,如不算数,拉到精神病院打毒针也会打死你”中央如不想给百姓解决问题、给我解决就出一个书面答复。如没说就是他陷害中央不仁不义、不给百姓解决问题,说百姓威胁政府、百姓一弱势群体怎能威胁到政府、百姓只是在寻找解决问题的出路,谈不上非法与违法。反映进中央的我被他们害了五年多。他们最厉害的就是切断人民群众的经济来源,让你光花钱倾家荡产。
      10月15日在北京后海旅游区永清县公安局的和里澜城镇派出所郑恩柱等人把我暴力带回。想带我们去海南、五台山旅游、我不同意,不违法就非法拘留,被徐永波、刘进、刘振东等人非法送进拘留所10日使用酷刑老虎凳逼供诱供逼我签字、不给任何手续、25日出来后被镇政府张东坤和派出所多人又控制3天。18日我妻子高发艳在百荣商场路口20多人带回非法拘留、30日放出。腐败官僚集团祸国殃民。高科技窃听、定位跟踪暗害。
      中央规定2-----3个月解决问题,腐败官僚集团可以拖上数年不解决处理。失职渎职。

      

      

      

      

      

      






      不认真调查处理百姓反映的问题,协助包庇违法的党员干部镇骗县、县骗市、市骗省、省骗国务院,驴唇不对马嘴的答复领导也够认可。政府干部出头作假,利用高科技、中央一级机构、协助北京各邮局阻止我寄信。中央有政策保护上访举报人,他们却保护违法的打击百姓,就因为他们有后台!不依政策和法律办案,徇私枉法。地方政府工作人员多次作假材料欺骗上级领导违反政策和法律,滥用职权失职渎职,他们故意制造群众矛盾、不稳定,逼着百姓上访骗取国家维稳资金,破坏党和政府形象,不服从中央领导,对抗党的政策和法律,反党反社会是党内的毒瘤,应彻底消除。不然中国百姓命运将走向何方。无本人原始签名、手印及认可都是河北地方政府作的假。举报立了大功的我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可查110)请中央领导明查、为民做主、还百姓公道,要求合理赔偿当事人、依政策、依法追究相关人员法律责任。中央应严查严办,否则不知他们还要害多少百姓。请中央铲除地方涉黑干部和公安。还人民国泰民安。
      举报人:张松年高发艳
      手机号:18034161491 身份证:132825197112231633
      住址:河北省永清县里澜城镇后第五村 2017年12月6
    权比法大,中央管不了地方,中国特色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正义大使2017

      文章来源: 法治论坛
      时间:2017-12-07 11:07:15
      阅读次数:87
      回复次数:2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