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现公平的手段是:不公平!

    作者:毛则动 提交日期:2017-12-07 17:54:40

      到底倾向受害者还是倾向加害者?有人认为,谁都不能倾向,“倾向”会导致不公平。是这样吗?
      自然需要平衡,人类需要公平。但大自然就没有平衡的态度,还是动植物通过【弱肉强食】来实现的;人类也没有公平的态度,还是通过【强肉弱食】来实现的。人类社会普遍存在两种现象:善和恶,且善弱恶强。意味着,要想实现公平和善良,必须【强肉弱食】。这就是法律的作用。因此,法律是通过倾向于弱者来实现公平的。有四种方法:
      第一,抑恶抑善法。
      第二,单独抑恶法。
      第三,单独扬善法。
      第四,抑恶扬善法。
      很明显,效率最高的是:抑恶扬善法;效率最低的是:抑恶抑善法。
      我认为,抑恶抑善法不仅是效率最低的问题,更是没有效率甚至是反效率的问题。因为:
      第一,恶强善弱。从逻辑上说两者都抑等于两者都没抑。这还不是最关键的。
      第二,恶不仅体现在与善的对立上,更能在抗抑能力上力拔头筹。
      抗抑能力决定了抑恶抑善法会将人类社会拖进【弱肉强食】的世界,即动物世界。我们的法律就是抑恶抑善法的体现,甚至将受害者自身的生理缺陷、能力缺陷也纳入责任因素中(生理缺陷、能力缺陷只能成为事实因素)。其实从正当防卫的成立条件中就可看出,正当防卫对受害者的要求多严格。
      举两个例子:
      例一:甲要用刀杀乙,乙有心脏病,二人搏斗,甲的刀并没有触及乙的身体,乙因心脏病发作死亡。按照【抑恶抑善法】:心脏病和甲的暴力共同构成了乙死亡的原因。因此,乙的死不是甲的全部过错造成。
      我认为,这是一个混蛋逻辑,因为:
      第一,你杀我,我搏斗,结果我死了,我还有责任了。意味着,我应该等着你来杀,这样我才没责任。
      第二,是你把我的病逼入了一个极其危险的环境中,结果我的病反倒成拯救你的因素了。
      第三,我是有心脏病,我可以在任意时间死,但不应该在你这个时间死。
      第四,我是有病,但不意味着你就可以因此免去一定的责任。免一定的责,证明你的杀人动机有一定的合理因素。
      第五,我是有病,证明我更应该在一个安全祥和的环境中生活,不但没有反而我还有责任了?
      这是典型的拿受害者生理缺陷来减轻加害者责任的混蛋逻辑。
      例二:甲红灯行驶,乙绿灯行驶,两车相撞。乙因采取措施不当承担了一定责任。我认为,这仍是一个混蛋逻辑,因为:
      第一,是你的闯红灯瞬间把我陷入了当与不当的选择中,如果你不闯红灯我也不可能有这种选择。
      第二,瞬间采取正确的措施是高手的专利,我不是高手,交通法是满足大众水平的规则,大众中的高手也不多见。因此,你没有理由按照高手的水平来要求我。
      第三,我瞬间确有不当的地方,但交通法不是制造瞬间的法律,是制造常态的法律。人们是在常态下安居乐业的,不是在瞬间。
      第四,我是有缺陷,但不意味着你就可以因此免去一定的责任。免一定的责,证明你的闯红灯有一定的合理因素。
      挑剔受害者的毛病,以达到不冤枉加害者的目的,认为这才是公平。纯混蛋逻辑!
      抑恶扬善不意味着所有的事实因素都是责任因素,但加害者的每一个因素都是责任因素,受害方只能成为事实因素不能称为责任因素。但受害方有一种因素可以成为责任因素:事实源头,即加害事实因受害者引起。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毛则动

      文章来源: 法治论坛
      时间:2017-12-07 17:54:40
      阅读次数:50
      回复次数:5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