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施法院,你爹怎样娶老婆?你妈怎样嫁人?

    作者:离天三尺三A 提交日期:2018-02-13 17:06:42

      

      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
      (2017)鄂28民申78号

      再审申请人(原审原告):张恩山,男,1958年9月25日出生,汉族,湖北省恩施市人,住恩施市胜利街159号。

      被申请人(原审被告):张嵩,女,1966年11月30日出生,汉族,湖北省恩施市人,住恩施市胜利街5号1栋18号。

      被申请人(原审被告):付泽润,男,1960年4月6日出生,湖北省思施市人,住恩施市舞阳大街4号。

      再审申请人张恩山因与被申请人张嵩、付泽润(被告付泽润2002年是恩施市法律服务中心法律工作者,之后是恩施州联合法律服务所所长)排除妨害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恩施市人民法院(2017)鄂2801民初117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张恩山申请再审称,民事权益受到侵害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张恩山主张付泽润(被告付泽润2002年是恩施市法律服务中心法律工作者,之后是恩施州联合法律服务所所长)和张嵩应排除其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和迁离前占有张恩山房产的妨碍并赔偿损失,但一审法院没有判令付泽润承担责任,请求查清事实后依法判决付泽润(被告付泽润2002年是恩施市法律服务中心法律工作者,之后是恩施州联合法律服务所所长)排除妨碍并承担连带责任。付泽润与张嵩婚姻期间(2001年3月至2016年7月27日)一直占有张恩山的房屋,离婚后付泽润利用张嵩继续侵占张恩山的房产,故被申请人应当排除妨碍并对2001年3月以来占有期间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并相互承担连带责任,本院经审查认为,张恩山与其母亲翟齐芳达成的调解协议虽然约定争议的房屋、门面产权归张恩山所有,但同时又约定,翟齐芳生前对争议的房屋、门面享有使用、管理、经营及支配的权利(2014年7月28日,(2014)鄂恩施中民再终字第00020号《调解协议书》进入再审程序,原告向法庭提交了一份《[2002]恩民初字第172号民事判决立案程序违法、审理程序违法,请速撤销一、二审判决,驳回起诉》的诉讼文件。证明二被告教唆翟齐芳诉讼诈骗漏掉了两个被告和漏审了两个合同的案件,翟芳芳与张恩山不具备原、被告主体资格。中级法院面临“撤销一、二审判决,驳回起诉”被逼得走投无路,为了避免遭到程序性制裁找台阶下不得已和为了息事宁人而调解,翟齐芳弄了个“支配权”。而翟齐芳的“支配权”是原告给予的,必须承诺无权和被它人利用原告给予的“支配权”对原告进行犯罪,因为原告的房产是政府强制性安置下岗职工再就业的生产资料。翟齐芳的权利的本质仅为居住权,而且居住权仅及于翟齐芳本人。原告对张嵩与付泽润没有任何义务,翟齐芳对二被告没有义务。因此,二被告将翟齐芳又隔绝起来目的是侵占原告的房产,必须赔偿。)。根据该约定(翟齐芳的支配权是什么时候取得的?2015年9月17日,[2014]鄂恩施中民再终字第00020号《调解协议书》发生法律效力。翟齐芳的支配权也就是该调解协议书发生法律效力之日取得,(2002)恩民初字第172号民事判决“委托取得”已被撤销而不可能是支配权,而翟齐芳的支配权是付泽润自2001年3月以恩施市法律服务中心的“法律工作者”身份实施的侵占和2006年4月4日利用非正常接触串通法院故意漏掉两个被告和故意漏审两个合同以及故意不传唤其捏造的诉状已明确的两个被告的判决及执行实施的侵占,以及利用中级法院解决问题不得已而调解的支配权又实施侵占。因此,翟齐芳的支配权是付泽润以“法律工作者”侵占的延伸和操纵司法的延伸。而翟齐芳要求:“2015年9月11日在医院对原告说,要原告回去一起住,要张嵩和付泽润搬走”就构成了侵权。因此,被告张嵩与付泽润又采用囚禁翟齐芳的卑劣手段实施的侵占必须赔偿。),翟齐芳在生前有权允许任何人对争议房屋进行占有和使用。被申请人张嵩、付泽润作为翟齐芳女儿和女婿,常年与翟齐芳共同生活(法官,杀杀人诈诈钱骗骗人喝喝红酒写写白痴判决书叫生活?),应视为翟齐芳允许被申请人对房屋进行占有、使用,张嵩、付泽润在翟齐芳死亡之前占有、使用房屋并不构成侵权,张恩山要求张嵩、付泽润支付翟齐芳死亡之前对涉案房屋的占有经营费,缺乏法律依据,原审判决不予支持是正确的。
      翟齐芳死亡之后,如张嵩、付泽润继续占有、使用涉案房屋,则失去法律依据,构成民事侵权的,应当腾退房屋,给房屋所有权人造成损失的,还应赔偿损失。翟齐芳于2016 年7月25 日死亡后,张嵩、付泽润于2016年7 月27 日即离婚,现无充分的证据证明付泽润在离婚后仍然强行占有房屋(法官,一张现场照片胜过千万雄辩。付泽润侵占我房产的照片我有很多),故张恩山要求付泽润承担民事责任,缺乏事实依据。张嵩在翟齐芳死亡后一直占有涉案房屋,理应腾退房屋、赔偿损失。但当事人对自己的诉讼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证实,张恩山在原审中虽要求张嵩赔偿损失,但对损失的计算标准未提供合法依据予以证实,故原审法院不支持该项请求符合法律规定。
      综上,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张恩山申请再审的理由不成立,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张恩山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宋祖军
      审判员:马红艳
      审判员:谭 云
      二O一七年十二月十五日
      书记员:陈佳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离天三尺三A

      文章来源: 法治论坛
      时间:2018-02-13 17:06:42
      阅读次数:47
      回复次数:4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