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句容市万顷良田建设全面失守之内幕调查

    作者:周晓妹2018 提交日期:2018-03-13 09:32:52

      
      万顷良田成“荒地” 违规拆迁埋“地雷”
      ——江苏省句容市万顷良田建设全面失守内幕调查之一

      近日,家住江苏省句容市后白镇的农民周阿林通过网络实名举报句容市政府启动的万顷良田建设项目成为坑民伤财的烂尾楼工程,称被政府强制拆移的村庄、农田大面积抛荒,原本应当是“吃饭田”“保命田”的高标准农田变成了花卉、草坪种植地,甚至是开发成度假观光游乐场所。周阿林多次向句容市政府申请公开万顷良田建设项目审批、验收、拆迁补偿等文件,均遭拒绝,本人多次受到乡镇干部“劝解”威胁,胁迫其放弃维权和举报。

      万顷良田 名存实亡

      据了解,万顷良田建设工程是指依据加快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要求,将农村居民迁移到城镇,节约集约利用建设用地,建成大面积、连片的高标准农田,实现农地集中、居住集聚、用地集约、效益集显目标的一项系统工程(摘自江苏省国土资源厅印发的《江苏省“万顷良田建设工程”试点方案》苏国土资发〔2008〕290号)。而高标准农田就是划定为只能进行粮食种植的永久基本农田的耕地(摘自2014年5月6日实施的由国土资源部、农业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水利部、国家统计局、国家林业局、国家农业综合开发办公室等部门共同编制的国家标准《高标准农田建设通则》,GB/T30600-2014)。
      由此可见,万顷良田就是高标准的粮食田,严禁侵占他用。但在江苏省句容市万顷良田现场看到,在村庄被拆移后,大片农田被开发成玫瑰庄园、圣湖花海、假日绿道等休闲娱乐场所,很多原先的基本农田被铺上沙子,开始种植草坪。“这一片估计几百亩都被承包出去种植沙坪(草坪种植技术的一种),这些沙子一铺,再想恢复成农田就困难了,但我们村民没有一个人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周阿林很无奈的说。
      同时,根据上述《江苏省“万顷良田建设工程”试点方案》(苏国土资发〔2008〕290号)要求,实施万顷良田建设必须征得工程区内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同意,并将土地开发整理潜力分析、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方案和综合效益评价等规划方案进行公示,听取群众意见。对此,周阿林表示:“从来没有人向我们征求过意见,也没有公示过规划方案,只是被告知这我们村子要进行万顷良田建设,必须服从。如果说有全体社员书面同意的东西,那肯定是伪造的。”周阿林又说:“你看眼前全部是荒废了的耕地,还有被侵占了种花种草的耕地,这些开发项目跟粮食种植有什么关系?所以关于粮食种植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方案和综合效益评估,肯定是造假的,根本就没有。我也不知道这样是怎么通过江苏省国土资源厅验收的。”
      据说,这种状况已经持续5年之久。虽然极小面积的村庄所在地存在着拆迁后土壤不良问题,但大量原先就是基本农田的田地全部抛荒和非粮食生产的长久项目大面积实施,可以很容易的判断出当初的申报和后来的验收存在着伪造捏造行为,加上当前开发经营项目明显违法违规,都表明江苏省句容市万顷良田建设已经变成了一个对抗中央农村政策、造成农村集体经济重大损失的失败项目。
      “除了句容市政府增加了建设用地指标,其他的没有任何一点好处;政府有没有申请到相关粮食种植财政补贴,还用在不是粮食生产的项目上,我们就不得而知了。”周阿林表示完全不明白。

      拆迁安置 暗箱操作

      依据万顷良田建设项目实施的拆迁补偿工作,更是一笔糊涂账。
      “当初,村干部告诉我们要拆迁了,每家能拆到多少多少钱。像我夫妻两个,能分到两套房子、十五万现金;我父母亲,分不到房子,只有八万块现金;我儿子、媳妇、孙女,没有房子,没有现金。祖孙三代7口人一共分到2套房子和23万块钱,所以一开始我就不同意。”讲到几年前的拆迁,周阿林眼睛红了,“后来,村子里面进来了活闹鬼(当地人对流氓的尊称),不打你,就住你家天天骂你、不让你睡觉;慢慢的大家都认同这个补偿标准,签字搬离了。我坚决不同意,就是后来对我家断水2年多,我都坚持住了,否则我儿子媳妇还有他们的小孩以后住哪儿?”
      对于应当主动公示的拆迁依据、拆迁许可证、拆迁评估补偿和补助费基本标准或确定办法、拆迁工作人员名单及拆迁岗位证书号等一系列信息,以及根据《江苏省“万顷良田建设工程”试点方案》要求,应当主动公示的拆迁补偿和迁建方案、资金预算与筹措等信息,包括周阿林在内的村民并不知情,句容市政府也不愿意公布,这一点在后面周阿林申请政府信息公开一再遭拒过程中能清楚看出。
      周阿林说,这次拆迁补偿金额,每家每户都保密,你不知道我的,我不知道你的;村委会所在小学校,当初是村民集资修建的,拆迁补偿款也不知道去哪儿了;作为村民,一切都是不知情。即使有知情人说某某村干部拿了好几套房子,镇里哪个领导在安置小区也分到了房子等等,因为信息不对等,大家根本无法求证。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十九条规定:“房屋征收部门应当依法建立房屋征收补偿档案,并将分户补偿情况在房屋征收范围内向被征收人公布。审计机关应当加强对征收补偿费用管理和使用情况的监督,并公布审计结果。”按照立法者的说法,这是要求将补偿结果公开,“通过公布分户补偿情况,主动将政府的征收补偿曝光于天下,自觉接受群众检验,在保证了补偿公平的同时,也能有效杜绝征收行为中的违法、违纪行为。”
      宅基地和承包地性质上是集体财产而不是房屋所有人或土地承包人的个人财产,所以在征收时并不一定把补偿费都补给个人,而应当依照《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四条第七款规定,必须经村民会议讨论确定分配方案。这就根本决定了,各个被征收人分得多少补偿费是由大家决定的,在集体组织内部是公开的。因此,全村及村集体每户的拆迁补偿款这种涉及所有村民利益或村民普遍关心的事,应当及时、全面、真实公布。
      江苏省句容市政府对此采取保密、不予主动公布的做法显然是违法违规的,既滋生了不可他言的内幕交易,更让普通老百姓对党对政府寒了心。
      显然,这还不是最坏的结果。周阿林说:“更为重要的是,听说拆迁补偿款主要是由政府担保、以万顷良田土地作抵押、从银行贷款出来的,现在绝大多数农户已经被拆迁搬离,拆迁补偿款也已经花费的干干净净。从目前这个状况来看,万顷良田完全没有收益,之后也不可能有收益,就是纠正侵占、恢复原貌来从事粮食生产,将又是一笔巨大开支。除非违反中央政策将部分土地出卖,否则这笔贷款怎么能还得上?这将成为一个随时爆照的定时炸弹,随时酿成严重的群体性事件。”

      寻求真相 举步维艰

      直到村干部通知村民准备拆迁,周阿林等村民才知道有万顷良田建设这回事。从最初的兴奋,到对拆迁暗箱操作的失望,到被恐吓威胁的愤怒,周阿林带着一头雾水走上了艰难的寻求真相之路。
      2013年8月,周阿林通过句容山水网发帖要求句容市政府公开此次拆迁依据等文件,特别是万顷良田建设项目的申报材料文本;句容市政府办公室督查科回复“拆迁整理,得到了广大群众的理解和支持,总体平稳顺利。”绝口不提向周阿林提供应要求需公开的文件。2014年3月14日,春节刚过,周阿林向村干部索要江苏省句容市万顷良田建设项目申报文件,遭到拒绝。3月21日,向江苏省国土资源厅厅长信箱写信,申请公开万顷良田建设申报、批复文件;江苏省国土资源厅将该信件转江苏省句容市国土资源局办理,句容市国土资源局向周阿林回复了一份信件,只简单称“该项目合法合规,得到省国土厅的批复同意”,没有正面回答是否向周阿林本人公开万顷良田建设申报、批复文件。
      公开政府信息是法治政府的前提条件,权力必须在阳光下接受人民的监督才能廉洁和高效。
      《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10条规定,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及其部门应当重点公开下列政府信息:(八)重大建设项目的批准和实施情况。第11条规定,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县级人民政府及其部门重点公开的政府信息还应当包括下列内容:(三)征收或者征用土地、房屋拆迁及其补偿、补助费用的发放、使用情况。同时,从法律层面上讲,补偿安置资金的存款证明、拆迁计划书、拆迁方案属于涉及公共利益的信息,应当依法予以公开。《国土资源部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做好市县征地信息公开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市、县应通过在政府门户网站或国土资源主管部门网站设置“征地信息”专栏的方式,同时利用报刊、广播、电视、微博等载体,建立征地信息主动公开渠道。
      综上可知,对于这些与土地征收、房屋拆迁密切相关的政府信息,政府是必须依职权主动公开的,被征收人不必通过申请信息公开的方式去“折腾”就应能获知这些信息。
      江苏省句容市政府做到了吗?没有!
      既然没有主动公开,那利害关系人申请公开如何?江苏省句容市政府依然SAY NO!
      周阿林先后多次向句容市政府申请政府信息公开,内容包括:万顷良田建设项目申报请示文件、江苏省国土厅批复文件和验收通过报告等复印件,全村拆迁补偿费用发放及使用情况、特别是党员村干部个人补偿协议等复印件,拆迁补偿专项资金预算报告、决算报告、2016年与2017年审计报告等复印件。并要求书面送达或邮寄本人。至今,江苏省句容市政府没有依法履行政府信息公开义务。
      《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24条规定了答复期限:“行政机关收到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能够当场答复的,应当当场予以答复。行政机关不能当场答复的,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予以答复;如果需要延长答复期限的,应当经政府信息公开工作机构负责人同意,并告知申请人,延长答复的期限最长不得超过15个工作日”。
      一直拖到2018年。自2月11日始,周阿林多次拨打江苏省句容市政府办公室秘书科、市政府办公室主任的办公室座机,讲明:鉴于江苏省句容市政府一直不依法履行政府信息公开义务,其本人将通过网络实名举报时任江苏省句容市长、决定万顷良田建设实施的尹卫东。市政府办公室主任电话一直没人接听;办公室秘书科一女同志告知了市政府督查室电话,将此事移交督查室处理。周阿林先后拨打江苏省句容市政府督查室电话,一朱姓主任很热情的予以了接待,并称已经协调好句容市后白镇政府,接下来将由该镇某一位专职副书记亲自联系周阿林本人,妥善解决问题。接下来的几天一直到春节过后,周阿林没有接到任何电话,更没有见到那位专职副书记大人。2月24日,无奈加愤怒之下,就句容市万顷良田大面积失守造成巨大损失和政府拒绝公开相关信息问题,周阿林拨打江苏省委组织部的监督电话对时任现任市长市委书记的尹卫东和许文进行实名举报,同时委托女儿通过网络实名举报。此后,周阿林遭到江苏省句容市后白镇和任家边行政村干部的多次登门骚扰、威胁,阻扰其劳动,胁迫其放弃举报。
      目前,周阿林仍然没有得到本应由政府主动公开的信息。“我考虑过打官司,也咨询过律师,也在网上查过相关法律法规和很多申请人胜诉的案例,但想想之前无数次的碰壁,想想江苏省句容市各个政府部门的傲慢,加上种种利用公权阻碍揭露内幕的手段,我对能否在句容市范围内胜诉没有一点信心。”周阿林迷茫的看着门前杂草丛生的万顷良田说道。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周晓妹2018

      文章来源: 法治论坛
      时间:2018-03-13 09:32:52
      阅读次数:86
      回复次数:3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