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关注:内蒙古库伦旗公安局制造冤假错案,打压拘留上访人员

    作者:睡醒中的雄狮 提交日期:2018-06-13 13:31:23

      尊敬的各级有关部门领导以及新闻媒体朋友:
      我是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库伦旗六家子镇杏树洼村村民张恒,由于我举报六家子镇以及杏树洼村村干部贪污渎职一事,库伦旗公安局、六家子镇政府伙同恶意举报人借我弟弟张杰脑出血死亡一事陷害我,诬告我谋杀弟弟报复于我!
      1、2017年9月13日,库伦旗公安局接到群众恶意举报,说我谋杀亲弟弟张杰,公安局办案机关,刑警队长张晓光伙同侦察人员滥用职权,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不分青红皂白强行将我抓到库伦旗刑警大队,审讯室进行审讯,审训期间,办案人员(布和,自己承认喝了酒)对我进行侮辱,诽谤,谩骂,刑训逼供(有审训录像为证),刑警队还扬言多年前花了五万块钱做了假的司法鉴定做成假案,恐吓威胁我承认谋杀弟弟张杰事实,审讯期间动用了警械,当时我口渴难忍,有位刑警人员倒了杯水送到我面前,当我要用双手去接时又及时抽走,这样循环做了四五次,不把我当人看虐待于我,拘禁我长达10余小时,导致我血压上升达250/mmhg,致使我住进了医院,办案人员(布和)在医院说我装病,不让住院,说他丈母娘血压380/mmhg,也没有危险,致使我的病情没有得到及时救治,得了突发性脑梗死,(附库伦旗蒙医院诊断书及病历)使我精神受到重创,产生一系列严重后果和社会影响,要求国家赔偿、追究办案机关责任。(此事公安局承认对我动用了警械,以四千元钱贿赂我不让追究公安局任何责任,有负责人公安局督察大队,大队长尹学新签字)
      

      2、我与刑警队长张晓光家族关系,多年前张晓光在六家子派出所期间,曾与我有过矛盾(因为他偷拉我家树枝柴,我批评了他,同年杏树洼村支书刘照新儿子晚上来我家把窗户门玻璃都砸了,我已向六家子派出所报了案,张晓光接的案,不但不处理,反而包庇他,没有得到解决,此事不了了之)关于我弟弟张杰脑出血死亡一事,张晓光有公报私仇嫌疑。3、库伦旗六家子镇政府滥用职权,委派有关人员未经病人家属同意,强行进入病人家中,进行侮辱病人家属,说我们不给病人治病,此事造成很大影响和严重后果,要求政府给予精神赔偿,并向受害人赔礼道歉。(2017年10月17日,六家子镇政府以五千元贿赂我不让我进京上访,此事有负责人镇政综治办主任赵国有签字)
      4、因弟弟张杰脑出血一事,六家子镇政府人员和公安局办案人员强迫我们家属再一次叫120救护,期间对病人心肺复苏、按压胸部导致胸骨及双侧肋骨多发性骨折,致使病人疼痛难忍,加快死亡,死亡后库伦旗公安局请法医专家进行尸检,所造成的后果,要求民事赔偿,追究相关责任人。
      5、由于举报人恶意举报产生一切严重后果,要求追究举报人、证人的刑事责任,和一切赔偿责任,给我恢复名誉,消除影响公开道歉。
      6.经法医鉴定(公安局花了几万在沈阳请的中国医科大学权威鉴定专家),我弟弟张杰因脑出血死亡,库伦旗公安局刻意制造冤假错案,保护包庇恶意举报人,不追究其任何责任,难道此事就想不了了之吗?我弟弟张杰尸体解剖之后至今仍放在殡仪馆无人过问,长达9个月有余,希望各级有关部门领导为我做主,让逝者安息,还我一个公道!
      7.此事我向库伦旗、通辽市多个部门、自治区信访局反映都没有回音,我决定在2018年3月份进京上访,公安局得知此事,不让进京说给解决,私了此事,(通辽市政法委王书记也做了调解)市公安局法制办白主任调解做了私了决定,答应赔偿60万私了,经库伦旗公安局同意后,让我写了一份赔偿申请,我在2018年4月13日写了赔偿申请递交了公安局,后来安排我住进了库伦旗蒙医院进行治疗,库伦旗公安局出了医疗费用。就在2018年5月10日,库伦旗公安局停止对我病情的治疗,下达了国家赔偿决定书,结果不予赔偿,库伦旗公安局审讯我的录像,我怀疑做了剪切,库伦旗公安局调动了所有经办此事的办案人员(其中有原市公安局法制办白主任,已调到扎旗;原六家子镇派出所所长梁秀峰;库伦旗原刑警队长张晓光;原督察大队,大队长尹学新),库伦旗公安局借此推卸所有责任,所产生的一切后果,都是公安局造成的,就应该承但一切责任,难道就不了了之,法理不容。
      8.2018年5月16日,由于库伦旗公安局推脱所有责任,我带着儿子张小亮去了北京进行上访。5月23日经过中南海周边被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府右街派出所发现上访材料,对我儿子张小亮进行了训诫,并且签了训诫书,并送往北京久敬庄接济中心。后来库伦旗驻京办的办事人通知了六家子镇政府、派出所等六人强行将我儿子在北京带回库伦旗刑警队,库伦旗公安局刻意打压报复上访人员,当晚又对我儿子张小亮进行了行政拘留七日的处罚。训诫书本身就属于警告类轻微处罚,行政处罚法中明确规定:当事人因某一行为在一天内受到训诫后,当场被行政拘留,属于一次双罚。同一件事不能同时进行一次双罚,属于量罚过重,违反执法程序。
      


      以上陈述如事实不符,我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控告人,杏树洼村村民张恒,
      身份证号:152325196009111010
      电话:13126548921,2018年6月13日,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睡醒中的雄狮

      文章来源: 法治论坛
      时间:2018-06-13 13:31:23
      阅读次数:9
      回复次数:6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