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疫】 帝国的丧钟

    作者:绿谷采工 提交日期:2017-12-20 10:19:07

      中国侨网12月18日电 据中国驻马达加斯加大使馆网站消息,当地时间11月27日,马达加斯加卫生部宣布马城市暴发的急性肺鼠疫已经得到有效控制。但鉴于每年9月到次年4月是马鼠疫流行季节,……中国驻马达加斯加大使馆提醒在马和拟赴马的中国公民继续保持警惕,采取必要措施防范鼠疫,包括保持居住环境清洁卫生,进行灭鼠、灭蚤、除虫;避免前往有病例报告地区以及有动物源性鼠疫活跃的地区,不接触啮齿动物及尸体,尤其防止跳蚤叮咬;避免接触疑似患者、死鼠和病患遗体。(2017年12月18日 10:23 来源:中国侨网)

      ###########——说说鼠疫的前尘往事——#############

      【鼠疫】

      帝国的丧钟

      一

      1910年,中国东北。
      满洲里报告首例烈性传染病,病人从低热、头痛、发烧开始,继而咳嗽、伴有咳痰,没过多久开始大量咯血,大口的鲜红的略带泡沫的血往外喷涌,病人很快便失去意识,终于不治身亡。也就那么一会儿工夫。
      这是10月26日的怪事儿。
      接着,哈尔滨紧急报告、长春也十万火急告警、沈阳又报警说不得了啦!
      电报说的都是疫情,大同小异的说辞,烈火燃烧一样的瘟疫暴发蔓延开来。
      真正不得了的疫情报告很快就来到了北京。
      就在哈尔滨,数万人聚居的傅家甸因感染死亡人数过多,已被隔离。
      背运连连的大清政府,这回又一次朝野震动、惊愕中带着莫名的惊诧。
      两年前,头天死了年轻的皇上,第二天死了个真正掌权的老佛爷慈禧太后……紫禁城上空丧钟一声连一声,悠扬绵长,让人听了那叫一个凄厉苍凉。知道的是国丧,不知道的也明白那是国丧,大家都清楚丧钟为谁而鸣!
      这时候泱泱中华又值孤儿寡母当国。
      与疫情同样可怕的还有如狼似虎的小日本,加上被人修理过的硕大蛮横的北极熊。它们外交使团以防疫为由,借着保护侨民的口实频频施加压力,暗中都在伺机抢夺东北的控制大权……搞怕了,也不得不这么想的呗。
      时任外务部右丞的施肇基挺身而出,自告奋勇请求担任防疫大臣。
      作为一个外交家,其实也不懂什么防疫业务,当然是遍邀名医去东北主持大计。这种情况下,“平常名医”也没几个有胆出头;真有胆欣然赴危难的,恐怕也不见得真能够解决什么问题的。
      万般无奈之下,执掌防疫的施大人终于想到了一个人,任职于天津陆军军医学堂副监督的伍连德。这人是5年前认识,出生于英属马来西亚的槟榔屿,祖籍广东新宁。施大人结识的小伍子是超级学霸,拿着维多利亚女王的奖学金在剑桥大学用7年时间取得5个学位,够牛的吧?
      拥有康奈尔 3个学位的施肇基表示佩服,于是两个青年才俊就有了些交往。
      所以,施肇基知道那个比自己小2岁的伍连德3年前被袁世凯请回国到天津军医学堂任职。就这样,学霸施肇基星夜急电超级学霸伍连德,相约共勉赴危难。




    热门评论:

    昵称:提交时间:2018-01-05 07:15:33

      划重点,敲黑板:不是旱獭就是老鼠,各自的家乡所在地点对照一下

    昵称:秦时明月2008提交时间:2018-01-05 06:54:48

      北里心头这才如释重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马上又有一片阴云黑压压的盖过头顶,使他隐隐不安。
      不,他并不担心传染病的疫情,他担心的还是研究传染病的同行。
      记得就在发现病原体不久,也许是第二天、或者第三天,突然跑来一个愣头青,自称是法国巴斯德研究所的,想来看看我们的病原微生物。那家伙还套近乎说,自己也曾研究白喉外毒素,自己也在柏林科赫研究所呆过两月……
      什么久仰大名、仰慕已久之类废话,想看我小宝贝门都没有!
      可是呢,不都一直忙嘛,这才回过来神来,前些天身边人都有在议论说,法国来的大小伙子亚历山大耶尔森,他从淋巴结中发现的病原体似乎更纯正些。还真是小看了那家伙,单枪匹马除了一架破显微镜之外,也没多少别的设备,哪能跟我们相比!

    昵称:ccf12345提交时间:2018-01-05 04:10:49

      问题是现在,法国那边巴斯德研究所全力介入了。
      目前唯一的优势就是,时间上已经赶在他前头的。
      就算再怎么赶紧,他也不可能抢在我前头发论文。
      我们的论文已经搭上邮轮出发,以邮戳日期为准;他的论文恐怕还没有成型,等他的文章准备好,这边《柳叶刀》已经刊载着我的论文飞向全世界了——多么残酷又多么美妙,学界的风气和规矩,让捷足者先登、让赢者通吃!
      在翘首企足的盼望中,杂志于8月25日如期刊发。
      各家报社的报纸还有别的媒体,纷纷宣布——日本学者北里柴三郎等人率先发现了黑死病的病原体,成功揭开了这个可怕传染病的谜底!
      然后是一通尽情的渲染,还有言过其实的过度解读,这是媒体人的拿手好戏嘛。
      再加自己的畅想,北里也难免飘飘然,激动得眼泪掉下来。

    昵称:秦时明月2008提交时间:2018-01-05 02:41:11

      倘从1855年中国云南首先发生了大型鼠疫起算——如记载确切,也许这就算是鼠疫第三次大流行的“先声”;过40年后,广东、香港暴发;又过十几年东北哈尔滨一带暴发,又过十来年……一直持续到1959年(全球年死亡人数少于250人)才正式结束。据此说来第三次鼠疫大流行前后也延续了100多年。那么第二次延续时间则更漫长……

    【鼠疫】  帝国的丧钟

      文章信息
      作者:

      绿谷采工

      文章来源: 煮酒论史
      时间:2017-12-20 10:19:07
      阅读次数:22
      回复次数:3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