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个敏感话题:宗教、哲学与科学【事实和你想的不同,比如拜佛的不懂佛】

    作者:刘萝卜锅 提交日期:2018-06-26 14:32:36

      




      你想没想过这个问题:我死后会怎样?

      宗教会告诉你:你会上天堂。

      哲学会告诉你:有无相生,死是生的开始。

      科学会告诉你:大脑排氧1分钟后,大小便失禁,2分钟后思维终止,生物意义上的你消失,5分钟后眼球慢慢变平,4小时后尸体开始僵硬,24—72小时内脏开始腐烂、胰腺开始消化自身,几周后指甲和牙齿开始脱落,1个月后组织开始液化...

      猜猜看,哪个答案会令你安详地离去呢?

      科学家当然不会傻到这样去搞临终关怀。但以科学目前的结论,人死后就是如此。所以说,科学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比如爱情、归属感、心灵慰藉等等。

      宗教、哲学、科学,在各自的领域,解决不同的问题。

      但是,不知从何时起,一些哲学、宗教人士对科学产生了一种精分的感情:一方面抢着和科学攀亲。比如“科学再一次证明了我教××”,“我教是科学的”;另一方面逮着机会就踩一脚。比如“科学家千辛万苦爬到山顶时,佛学大师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科学不是真理,科学是不停犯错误的...错的越来越快才叫科学”等等。

      产生这种搞笑的现象,并且很多人掉进这个坑,是因为没搞清楚三者究竟是啥,到底啥关系。

      宗教、哲学、科学,本质上都是人类认识世界、解决问题的方法体系。

      生命来到世界,必须应对世界。应对,就需要手段,或者方法。不同层次的生命,各有各的手段。但总的来讲,越复杂、越高级的生命体,手段也就越多、越复杂。

      细菌、病毒、植物的应对手段,由可变异的DNA编码决定。适应就生,不适应就去死。

      低级动物不仅有DNA的演化适应,还有本能。比细菌、植物更善于趋利避害。比如蚯蚓,钻出土感觉太晒,它就会钻回土里。

      高级动物不仅有本能,还有记忆来支持。比如你给二哈扔一 哈一口下去,尝出是辣椒馅儿的。下次你再扔 哈就会三思而行。

      智慧动物,也就是人类,不仅有本能、记忆,还会复杂的学习和思考。这就厉害了,把人和其他所有物种区分开来。

      那么,DNA编码、本能、记忆、思考,这4种手段,或者说能力,哪个更重要呢?

      对人来讲,当然都很重要。但是对生命来讲,越原始、越基础的能力越重要。不会思考,顶多人不存在;没有记忆,动物不高级;失去本能,动物没法活;没有DNA编码,生命不可能存在。

      哪个更好用呢?当然是前两个最好用,老天赏的,直接就用。你生下来会吃奶,手被烫会缩回来,被异性吸引,这都是本能,神经反应,不用学就会。所以,你要当高手,比如踢球、打架、开车等等,必须把技术动作练成肌肉记忆、神经反应,不经大脑思考就能做出“正确的反应”才行。

      如果世上所有的问题都可以这样搞定,那么,一切就太美好了——我们只要把技能练到可以存进DNA或者神经系统,就足以应对所有问题。这多舒服啊。

      可惜,世界太复杂了。除非不想解决问题,或者蠢到看不见问题,否则,我们就舒服不起来。比如:猛犸象那么壮,怎么能打赢它?尼安德特人那么强,怎么干掉他?推磨那么累,让啥玩意替我推?生老病死雨落花开地震水流斗转星移都是咋回事?

      这些问题,用DNA编码、本能,甚至记忆都解决不了,只能动用更复杂的手段:思考。

      思考解决了生存问题,也滋生了一种高级的贪婪:解释世界。

      这种贪婪是必然的,因为人一旦会思考,却又无法解释世间的一切时,就是迷惘的、恐慌的、不踏实的。所以,对任何人来讲,世界都需要解释。


    热门评论:

    昵称:黑白不是颜色提交时间:2018-07-03 09:26:57

      回到佛学,佛学把世界概括为五蕴。

      “色蕴”是指物质世界,一切物质都是色。

      “受蕴、想蕴、行蕴、识蕴”指精神世界。我们对世界的感知、认识,包括任何理论,都在这“四蕴”之中。

      佛说:五蕴皆空。世间存在的物质,以及我们的感知和认识,包括科学、哲学,都是“空”。在空间上没有稳定性,在时间上没有恒定性。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那么,作为一名佛学爱好者,如果对科学这个梦幻泡影耿耿于怀,说出“科学爬山,佛等山顶”的话,就是着相了,有了分别心,这是没搞懂五蕴皆空、色即是空的佛理。

      而如果认为“量子力学证明了佛学是正确的”,那么说明他也没搞懂量子力学。因为:量子力学在微观世界吊打了因果律,而佛学是最讲究因果;量子力学“波粒二象性”概念,也完全不是佛学所说的“空”。

      本文胆敢拿佛学说事儿,是因为佛教包容性比较强,佛学的形而上学部分也相对成熟。谢谢。

      就到这里。




      PS:宗教、哲学、科学各自都是非常复杂的体系,一篇短文肯定没法说清楚,只能写个大概。

      如果大家感兴趣,以后在下专门写一些哲学、科学方面的东西,供大家拍砖。

      参考资料:《熊逸书院》、《西方哲学简史》、《中国哲学简史》、《文盲正侃时间史》等

      文盲正侃时间史链接:

      http://bbs.tianya.cn/post-free-2532845-1.shtml



      在下的一些科普短篇(微信ESSCA GROUP):

      1.地球极简史(3分钟看完45亿年)

      2.宇宙极简史(3分钟看完148亿年)

      3.人类极简史(4分钟看完700万年)

      4.中华极简史(3分钟看完5千年)

      5.服装极简史(衣食住行:凭啥衣排第一?)

      6.能源极简史:从钻木取火到核聚变

      7.货币极简史(你以为的钱可能是假钱)

      8.可燃冰极简史(一篇相当严肃的科普文)

      9.石油成因极简史(一场200多年的口水仗)

      10.地球年龄极简史(地龄测定魔幻剧情200年)

      11.能量的三大终极问题:你是谁,从哪来,到哪去?

      12.地球物理是个什么鬼?

      13.这个故事不太冷:波动传奇

      14.混沌与信息论:OPEC减产后会发生什么?

      15.新地心游记(从世界屋脊到地心的真实体验)

      16.那支干掉元首的枪,现在怎么样了?

      17.病毒全攻略:我是怎样让你感冒的?

      18.关于感冒,你必须知道的16条常识

      19.暗物质

      20.奥陶纪的烦恼

      21.霍金简史(这个生活在同一时代的伟人你也许并不了解)

    昵称:秋天的原野333提交时间:2018-07-03 09:25:09

      证伪主义


      证伪主义、否证论、批判理性主义,这三者虽然说法不同、名称不同,但指的都是同一样东西。它们都指向一个人,一位20世纪杰出的哲学家——卡尔波普尔。
      1902年,波普尔在奥地利的维也纳出生。此时,一场近代科学史上规模最大、意义最深远的革命正在兴起,年幼的波普尔可以说目睹了这场革命。随着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的出现,这场伟大的革命被推向了高潮。
      1919年的日食观测,不仅决定了波普尔一生的道路,并且在整个科学革命的进程中具有象征意义。在西非的普林西比岛,爱丁顿爵士做了一场观测,让一个不知名的专利局小职员爱因斯坦从此声名鹊起,同时也影响和改变了整个科学史,改变了人类的认识。
      这次的日食观测,是一次判决性实验,也是一场狭路相逢的决斗。尽管两个预言相差不足一角秒,却将决定两种理论体系的生死存亡!爱丁顿在英国皇家科学院当着众人的面,对观测结果进行公开的验证,然后严肃地说:“爱因斯坦赢了。”
      多年来经过千万次科学检验的牛顿引力理论宣告败北,大地上席卷起了相对论热浪,人们争相颂扬一颗升起在科学天空的新的巨星。在美国,出访的爱因斯坦竟被公众当成神一样的人物。这一事件给年轻的波普尔以巨大的震撼。他以其敏感好奇的眼光看出了这个事件背后更深一层的含义。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一直以来都能经受住考验的理论会一败涂地?这样一来,还有什么理论能够摆脱被推翻的命运?看来即使是相对论也不能例外。
      在相对论“名扬”海内外的时候,爱因斯坦不但没有得意忘形,反而冷静地说:“如果引力势场不能使光谱线向红端位移,广义相对论就站不住脚。”并且还说,“从它推出的许多结论中,只要有一个被证明是错误的,它就必然被抛弃。”他的这一举动让波普尔十分佩服。波普尔也由此得出结论:任何科学理论都有可能出错,都包含着潜在的错误,并且可能会有一天因经不起检验而被证明是错误的。
      20世纪前半叶,随着量子力学的兴起和发展,这场科学领域的翻天覆地的革命,摧毁了整个经典物理学的理论基础,经典物理学所有的基本概念几乎都遭到了质疑。与此同时,由经典物理学所导致的整个思维方式也发生了根本性的动摇。
      波普尔就在这个历史时期登上了舞台。批判理性主义,作为物理学革命在哲学中的反映,也正式登场了。
      波普尔认为,科学发展模式的本质特征,就是把科学当作一个永远都在发展、永无尽头的过程。证伪主义揭示出逻辑实证主义与科学实际之间,以及其自身内部的矛盾。如果按照逻辑实证主义的可证实性标准,那么许多历史上和现实的科学理论都会被排除在科学之外。
      波普尔于1959年出版的《科学发现的逻辑》一书是其成名代表作,之后他又出版了《猜想与反驳》《客观知识》《历史决定论的贫困》等著作。与书名相反的是,《科学发现的逻辑》所表达的思想恰恰是“不存在一种科学发现的逻辑”。我们并不是在占有充分材料的情况下,就可以通过某种逻辑“自动地”得到科学理论,科学的发现在相当程度上有非理性因素的作用,需要创造力、想象力、直觉顿悟等,科学发现没有特定的死板方法,不要求也不接受逻辑分析。
      既然不存在科学发现的逻辑,那么科学哲学家工作的重点应该放在什么地方呢?应该放在对已经提出的科学理论的评价和选择上。也就是说,科学理论、科学发现最主要的是一种大胆的猜想,一种假说,然后我们必须通过某种方式和标准来甄别和筛选科学理论。
      波普尔提出了一种新的科学发展模式。一开始,通常是已有的理论和新的观察事实不相符,出现错误,进而提出了问题,接着就导致新的理论或猜想出现,从而解决问题,与观察结果达到暂时性的一致,获得某种真理。但是,在以后无穷的观察事实面前,新理论肯定又会暴露出错误,从而又出现新问题,导致新理论,这个过程会一直循环往复,直至无穷。这便是波普尔的“问题——猜想——反驳——问题”科学发展模式。
      “科学”这个词对于人们来说通常就意味着真理,“科学的”几乎总是“可靠的”“没问题的”“正确的”的同义语。牛顿力学的伟大成就,不但使科学更加声名显赫,而且也恢复了人们希望寻找确定无疑真理的古老的迷信。波普尔打破了这种迷信。他指出,科学的本质并不在于它正确,而是在于它有错误、它能错误。科学之所以是科学,关键在于它可以被经验所否证,而不是因为它可以得到经验的证实,因为任何伪科学也可能碰巧正确。
      也就是说,任何一个科学理论都包含着可能的错误。由此,波普尔揭露了科学发展史中的一个基本矛盾,即真理与谬误的矛盾。因为存在着这个永远都不可能最终解决的矛盾,科学才会成为一个永无止境的发展过程。波普尔颠倒了主次,把谬误、错误提到了首位,建立了以证伪,而不是以证实为原则的科学哲学思想。这种视角的反转可以视为科学哲学中的“哥白尼革命”。
      波普尔还提出了“三个世界”理论,在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之外,加了一个知识的世界,这便是他所谓的“客观知识”。除了科学哲学之外,他还是一位出色的政治哲学家。
      伊姆雷拉卡托斯(1922—1974年)是证伪主义的另一位杰出代表。他是英籍匈牙利人,著名的数学哲学家、科学哲学家。“匈牙利事件”发生后,他前往英国剑桥皇家学院,开始了学术生涯。1960年,他到伦敦经济学院任教,成为波普尔的同事和学生。他的主要著作有《科学研究纲领方法论》《证明与反驳》等。
      拉卡托斯早年从事数学和哲学研究。在数学基础的研究中,他运用了波普尔的科学哲学思想。波普尔与逻辑实证主义者都认为,经验科学是可错的,而数学和逻辑是不可错的。在数学史上,这种认为数学是先验的、永真的、无可置疑的观点也是经历了诸多曲折,才慢慢占据了主导地位的。
      拉卡托斯既反对数学纯粹是人类理性思维的产物,也反对数学完全等同其他经验学科,他认为数学的产生是由于人们的社会实践。但由于数学的发展具有很大的相对独立性,因此长期以来被人们看作是与经验事实无关的纯思维产物。由此,拉卡托斯提出,数学既不是理性的,也不是经验的,而是“拟经验”的。
      按照拉卡托斯的观点,拟经验的数学具有几个特征:第一,数学是一个具有演绎结构的公理化系统,在“拟经验”的系统中,由于公理集不具有自明的真,也无法证明其真,因此无法保证由公理传到定理的真。第二,拟经验的理论不能被证明,只是一种说明或者解释。数学公理只是一种约定或猜想,本身不具备真值。第三,拟经验理论的基本原则,是寻找具有大胆的、富于想象力的假说,这些假说具有高度解释力和启发力。其发展模式是问题——猜测——严格的检验。第四,数学的这种拟经验的理论与自然科学的区别在于,数学的“基本语句”是一些单独的时空命题。
      在进行数学基础的研究之后,拉卡托斯开始质疑证伪主义。他认为,波普尔的理论虽然在很多方面是正确的,但也仅仅是一种朴素的否证论。这种朴素的否证论的最大错误就是认为理论一旦被经验否证,就应该马上抛弃。事实上并非如此。
      拉卡托斯认为,经验破坏性的反驳并不能淘汰一个理论。为了证明这一点,他提供了几个方面的证据:一是经验的主观性。二是理论的正确性必须以一定的条件为前提。任何理论的正确性都是有条件的,受一定条件的制约。三是关于科学理论的背景知识问题。任何理论都不是孤立的,而是与其他理论存在联系。与一个理论相互联系的其他理论就构成这个理论的背景知识。当实验事实和科学理论不相符时,到底错的是科学理论,还是背景知识?显然我们无法确定。
      拉卡托斯列举了许多科学史上的事例,来证明观察和实验并不能否证科学理论。他认为,波普尔的科学哲学的关键问题是没能建立起一个可靠的否证基础。他说:“精致的否证论区别于朴素的否证论的一个重要特征,是用理论系列的概念取代理论的概念。”因此,拉卡托斯主张,在评价一个科学理论的时候,不应该单独地对它进行评价,而必须把它的辅助假设、背景知识或初始条件带上,综合起来进行评价。
      “理论系列”被拉卡托斯称为“科学研究纲领”。拉卡托斯阐述了科学研究纲领的内在结构。这个纲领分为四个相互联系的部分,也就是:由最基本的理论构成的“硬核”、由许多辅助性假设构成的“保护带”、保卫硬核的反面启示规则“反面启示法”、改善和发展理论的正面启示规则“正面启示法”。
      科学理论的发展变化是拉卡托斯的科学哲学最关心的问题,这种变化就表现在科学研究纲领的进化或者退化上。他认为科学研究纲领的进步可分为两种,即理论上的进步和经验上的进步。一个成功的科学研究纲领,必须在理论上和经验上都是进步的。
      事实上,科学研究纲领的进步是暂时的,等到它上升到某个特定时期之后,就必然会开始退化。这个时候,反常就成为了不利于它的东西,但是反常并不能否定一个退化的研究纲领。拉卡托斯说,能够否定和取代它的,只能是另一个比它更进步的研究纲领。也就是说,只有当一个更好的竞争者出现,替代了旧纲领时,我们才淘汰这个退化的旧纲领。
      由于拉卡托斯去世过早,没来得及继续阐述他的思想。西方科学哲学界给予了他很高的评价。他重视科学知识的整体性和内在结构,将科学哲学和科学史相结合,这些思想在西方产生了重要影响。这些思想成为科学哲学的新方向。20世纪六七十年代产生的科学哲学的“历史学派”,就是沿着这个方向前进的。

    昵称:A上帝的左手A提交时间:2018-07-03 07:24:27

      你收藏,慢慢看!

    聊个敏感话题:宗教、哲学与科学【事实和你想的不同,比如拜佛的不懂佛】

    昵称:上帝话提交时间:2018-07-03 04:58:42

      科学发展越快,越让人类感觉自己的渺小与无知。


      文章信息
      作者:

      刘萝卜锅

      文章来源: 煮酒论史
      时间:2018-06-26 14:32:36
      阅读次数:74
      回复次数:5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