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60后的旧时光

    作者:朱乙丑 提交日期:2018-07-02 06:49:55

      前言

      本书是一个60后单身汉的回忆录,记叙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的个人经历和社会生活,既是60后、70后一代人的集体记忆,也让80后和90后看看他们的父辈是怎么过来的,可以说是难得的一段民间史料。每一节都是独立的完整的回忆散文,合在一起就是一部60后的自传。本作严格按照回忆录的规范来写的,字字真实,句句走心。

      正文

      小学篇

      1、第七个鹅卵石

      我是安徽六安人,出生在皖西大别山边缘区域的一个很大的村庄里,我们那个村庄名叫两河,顾名思义,村庄前是两条大河交汇之地。庄子里有几十户朱姓人家,据家谱记载,我们的祖先可以上推到朱元璋,因为朱元璋有个儿子就分封在安徽六安。这只是家谱上的未必靠谱的记载,我们那个村庄上的朱家到底是不是朱元璋的后代,存疑。
      我的出生时间是1969年8月18日,农历七月初六,乙丑日。
      据我父母说,那天中午本村的陈大妈拿个米斛到我家借米,正好赶上我母亲临产,父亲就让陈大妈接生,我一“露面”就撒了一泡尿,因为我母亲的床上并没有挂“禁止随地大小便”的警示牌。
      农村有一句谚语:下地解小便,抛母大海边。意思就是说一个小孩出生时解小便,长大后会远离父母,把父母抛到大海边的。如果接生婆在这个小孩肚皮上划个“十”,就可以破除这个魔咒,于是陈大妈就用食指在我的肚皮上轻轻的划了个“十”。也许是陈大妈那个“仙人指”起了作用,我长大后的确没有抛弃父母,一直都很孝顺的,譬如,我是在大热天出生的,母亲做月子时身上生了热疮,痊愈后留下了后遗症,一到夏天,后背就奇痒难忍。夏日乘凉的时候,母亲就坐在竹床上让我给她抓痒。我孩提时代,夏夜乘凉给母亲挠痒是我必做的工作,一挠就是几个小时,胳膊酸痛也不叫苦,邻居大婶每每见到我都夸我是个孝子。
      在我之前,我的父母已经生了六个孩子,其中有两个已经夭折,一个姐姐8岁时夭折,姐姐名叫朱菊英。还有一个哥哥5个月就死了,名字还没来得及起,就死了,死因不详。
      我是家中第七个孩子,妈妈是一棵大树,而我则是那棵树上的一片落叶,飘零而下的第七片落叶,如果不是这个比喻,那我当是岁月之河携带下来的一个鹅卵石。也可以说我母亲是个多产作家,我是她的第七部作品,而且是力作,最新的。母亲为这第七部作品的问世,仅打腹稿,就用去十个月的时间。
      我出生的时候,父亲48岁,母亲43岁,算是老来得子吧,老来得子不是喜事吗?可是父母却高兴不起来,因为怕养不活。当时我家有多穷呢?这么说吧:一家七个人住在一间土墙小瓦的老屋里,六个人睡一张床,吃了上顿愁下顿。不是我父母笨不善谋生,全国都是这样,我家已经穷得叮当响,可人家更穷,我出生时,同村的陈大妈不是跑到我家来借米吗?另外,在我出生前的一个月,也就是那年的7月中旬,长江中下游地区发生了一次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水,我们那里淹得很厉害,房舍倒塌,农田毁坏,庄稼欠收。在这种情况下,我家更穷了,洪水滔天,一贫如洗。由于家里钱少孩子多,父亲主张把我半卖半送交给别人做养子,出厂价为五十元。“客户”姓孙,邻村的,在县里当局长,家中有四个女儿没有儿子,想收养一个男孩。但母亲不答应,她用心血换来的一部作品,只得几十元的稿费,太便宜了。我三岁时,父亲又于一个冷雨霏霏的天,穿蓑衣戴斗笠,准备把我送给一个杂技团,当父亲抱着我赶到时,杂技团已走了,父亲只得悻悻然把我抱了回来。
      这些事情都是我长大后母亲告诉我的,但我并不怨父亲,我知道父亲那么做,并不是不爱我,而是不想我留在家里跟着他受饿吃苦。因为当年我家赤贫,家中缺粮,如果不把我送给人,我可能会饿死的。哪个父亲忍心看着自己的孩子去“饿罗死”呢?

    热门评论:

    昵称:真相历史2015提交时间:2018-07-04 05:34:58

      第一阶段大约是1979年至1984年,农民好像是迎接第二次解放,重新进行土地改革,虽然有些吵吵闹闹,但还是满心欢喜的搞土地承包、山场承包,农民视土地如生命,把劳力、把注意力全投在种庄稼上;土地承包第一年下来,多数农民生活得到了改善,瓜菜带没有丢,但不必上山挖葛根、刨野菜当饭菜吃了,春种秋收季节,农民按 惯热热闹闹喝栽身酒、割稻酒。
      第二阶段约是1985年到1989年,农民想尽办法发展养殖业、种植业,菌药生产也蓬勃兴起,家家户户栽桑、种茶,踏踏实实过日子。1985年春少数农民开始狂,向信用社大额贷款买车、做生意,其中一部分闯出去了,一部分人背了债,一部分债要不回来,信用社吃了亏。
      第三阶段是1989年到1995年,长岭乡农民的土地自主权受到干扰,用行政手段扼杀了所有的多种经营,专攻蚕桑生产,菜园地也要求栽桑。1995年乡政府在塔儿河新建了金寨县第九缫丝厂,由于大气候和乡政府干部等多种原因,这个厂经营不到三年就垮了。这一阶段也是农民负担最重的时候,乡政府干部下乡催上交,拉猪拉牛、打人骂人,干群关系再度紧张。

    昵称:真相历史2015提交时间:2018-07-04 03:15:46

      长岭乡是大别山的原始林区,森林茂密,入林不见天,合抱粗的古树像大竹林一般,森林覆盖率达90%以上,因为几次大的摧毁性的砍伐,特别是大办钢铁烧木炭,让所有原始森林已不复存在。

      上世纪七十年代,长岭先后办起两个乡办林场、11个村办林场,形成了大片的杉木林基地,总面积为21000亩,每年都进行造林育苗、幼林和成林抚育,这些林场的树木已于十年前就进入间伐和轮伐期,所有林场的主办单位都取得很好的经济效益。

      自2001年始至今实施了国家公益林建设项目工程、退耕还林工程和省级公益林工程,至2007年底全乡共封山育林10万亩,涉及到14个村,森林覆盖率达到79%。

    昵称:真相历史2015提交时间:2018-07-04 01:37:27

      你二哥15岁分田到户,你二姐离世是分田后!所以大队没管。

    一个60后的旧时光

    昵称:真相历史2015提交时间:2018-07-04 01:31:25

      顶一个。
      建议无关人员不要在人家帖子里大段大段地摘录真真假假的资料为那个时代辩护。


      文章信息
      作者:

      朱乙丑

      文章来源: 煮酒论史
      时间:2018-07-02 06:49:55
      阅读次数:81
      回复次数:0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